精兵Ⅱ 第二滴血 (六)

sy65048 收藏 19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size][/URL] “连长喝吧,我这壶水一直就没怎么喝……”胡亮的话还没有说完,刘二宝伸手推开胡亮的水壶后,说:“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我现在不是怎么渴。”刘二宝的话刚刚说完,旁边的身战士马上向他发来了信号。刘二宝和胡亮都凑了过来,顺着战士的指引看到了夜色下,有几个身影在山坡下不时闪过。刘二宝冷笑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


“连长喝吧,我这壶水一直就没怎么喝……”胡亮的话还没有说完,刘二宝伸手推开胡亮的水壶后,说:“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我现在不是怎么渴。”刘二宝的话刚刚说完,旁边的身战士马上向他发来了信号。刘二宝和胡亮都凑了过来,顺着战士的指引看到了夜色下,有几个身影在山坡下不时闪过。刘二宝冷笑了一声,小声说:“就这样的几把刷子,还敢到你宝二爷的地盘上来搞偷袭。”说着转头对胡亮说:“你小子刚刚顶了何富贵的班儿,今天本连长要考考你的业务,跟我下去捉几个活的怎么样,有胆儿吗?”

胡亮听刘二宝这样说,马上变的兴奋起来,忙用家乡话大连口音说:“连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有没有胆儿,说走咱就走,我也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你二宝连长的徒弟。”

刘二宝一拍大腿,马上对旁边的通信员说:“马上向全连及兄弟连通报,不要开枪,我下去抓两个‘舌头’上来。”他说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装具,然后带着新任班长胡亮,向着破烂不堪的山坡悄悄爬了出去。

敌人前进的速度很慢,并不时的向着周围变换着方向,并不时的向着地上埋放着什么。刘二宝等接近了对方后,感觉到这四名敌人并不是来偷袭,而是悄悄埋放地雷的和竹签的。刘二宝强压住心里的火气屏住呼吸,从敌人的右翼悄悄的绕了过来。爬卧在地上还在用手挖土的敌人,没有感觉到危险我来临,从包里拿出一个铁盒子放进坑里,双手刚要拢土埋起来,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后股冷风吹过,还没有等他回头观望,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捂压在他的脸上,紧接着脖子里有锋利的硬物快速的抹过,伴随着热流的向外喷涌,敌人也明白了自己的归宿,身体也随之慢慢的瘫软了下来。

胡亮看到连长刘二宝已经顺利的解决了一个,他也如旋风一样跳窜起来,把身体扑压在另一名敌人的身上。由于这名敌人身体有些强壮,胡亮刚刚用胳膊搂卡住对方的脖子,他竟然在地上滚动直来,接着把胡亮按压在了身下。趴卧在旁边的刘二宝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怕引起另两位注意而逃跑,马上把枪口对准了不远处的两个人,也许埋地雷需要全神贯注,另外两名敌人还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仔细工作,并没有转回头来看一眼。

骑压上胡亮的敌人显然也不想惊动大部队,他一只手掐着胡亮的脖子,另一只手想来抢下胡亮手里的匕首。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让他骑压到上面是胡亮故意所为,敌人的另一只手还没有握上持刀的手腕,胡亮的手已经用力的向上扬起,十分准切的钉插进了敌人左胸心脏的位置,血顺着刀口风槽喷洒到了胡亮的脸上。借着朦胧的夜色,胡亮看到敌人消瘦的脸极度扭曲并张大了嘴巴,他怕敌人发出呻吟忙又滚动身体,把敌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同时把手也捂压在敌人的嘴上。

正在专心埋雷的两名敌人刚把雷布好,他们二人几乎同时,都感觉到了后面有人轻拍了一下自己。他们以为是同伙叫他们回撤,刚刚把脸转回来,一记重重的闷拳砸在了他们的脸上。还没等他们做所任何的反应,反臂拧摔又被重重的丢到地上,还不及大声呼救嘴里便被塞进了两团发酸发臭的东西,紧接着身体上便被飞快的绕上了绳子。

等把两名俘虏的敌人捆绑好了,刘二宝又和胡亮绕过刚刚埋好的地雷,把另外两名敌人的尸体当作诱饵,放到了地雷的前方。如果敌人摸过来想拖走尸体的话,必然要踩响他们自己埋下的地雷。

刘二宝和胡亮刚刚把两名俘虏带回到高地的掩体里,远处便传来了几声爆炸声。刘二宝有有些得意的忙说:“亮子,本连长的这招高吧,这就叫自己种的果子自己吃,呵……刚才的那几颗雷都响了……”刘二宝的话还没说完,看到胡亮向着他身后张望并伸手悄悄碰了他一下儿。刘二宝回过头来,看到方天勇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夜色下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方天勇的怒气冲天。

“谁让你下去的?”方天勇低吼着问。

“我。”刘二宝话说的虽然干脆,但是也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刘二宝你的胆子不小呀,胡闹!现在全营统一指挥!你没有营部的命令,就敢给我带着兵离开阵地下去抓活的,你这是要干什么!现在我对你提出严重警告,下次你再给我擅自行动乱折腾,军法处置!”方天勇的话如钢钉般坚硬清脆,夹带着威严与寒气。方天勇看刘二宝把脸转向别处沉默着,忙对着胡亮说:“你把这两名俘虏押到后面去。”

方天勇看到胡亮拖着两个人在坑道里走远了,他拉了一把刘二宝,二人背靠墙壁坐在了地上。方天勇摘下水壶递给刘二宝,把语气放缓了问:“军法处置你是小事,关键是敌人四处布雷,我也是怕你遇上危险。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同于救老黄时的单兵侦察了,这全营百十号兄弟都跟着我们呢,一定要避免不必要牺牲。”

刘二宝仰头喝了一口水,又把水壶还给了方天勇,然后说:“行了,营长你别说了,你也不用在这给我打个巴掌给个甜枣,还给我做什么思想工作了,我刘二宝面对奖惩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对了,你后背后上的伤没事吧?”方天勇关心的问。

刘二宝起身蹲坐到方天勇的对面,拿出刚才用过的匕首在地上增了增,说:“没事,后背上就是擦破点皮。你放心吧,我刘二宝是福大命大造化大,上次枪子把我脖子穿透了我都活过来了,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刘二宝说着把刀收起来,点上了一支烟又说:“对方的狙击手也真是个二五眼,向着我开枪,贴着我的后背打,一看就是和他师娘学的手艺。”

“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方天勇望着刘二宝嘴上忽明忽暗的烟头说。

刘二宝把嘴里的烟紧吸了几口,拧灭在地上后说,要去连队阵地查看,便起身离开了。方天勇望着刘二宝弯腰离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在冲锋前的一刻,他好象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结果被突然袭击来的炮弹给打断了。这个刘二宝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随着深夜的来临,白色的雾气又开始在山野间蔓延。战士们身上被汗水打湿的军装,刚刚让体湿烘干不久,又被水份浓重的雾气给漫透。在午夜里零点钟的时候,方天勇的先锋一营在205高地上,准时与三营进行了交接换防。他们又接受了一项新秘密任务,开始向战争纵深紧急穿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