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四章 中东路事件 第十二节 鱼死网破3

我爱奇奇 收藏 18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68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基地里面一阵激烈的交火让外围的苏军纷纷驻足观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军大部队的电报员对着基地里面的苏军电台猛烈的呼叫,但是,很快基地内的一切就归于平静了。

苏军的电报员轻轻的叹了口气,放下呼叫器,向指挥官报告说:“旅长同志,里面的苏军已经全部阵亡了。”

苏军的旅长心里吃惊不小:“什么?你说清楚点,里面的人全都死了?”

苏军的电报员无奈的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苏军的旅长气愤的狠命咬着牙齿:混蛋,这帮该死的黄皮猴子。在我们的包围之下,居然敢杀掉基地里面的苏军,真是不想活了,该死的,一会儿我要把他们的皮统统扒下来。

不过,苏军旅长转念一想,也立刻明白了这些东北军想要干什么:看来,他们是不打算活着出去了。从这一方面来说,这些东北军也不是不堪一击之辈啊。俗话说,野兽面临死亡的时候,也是它最为疯狂的时候,这个时候,去进攻这些东北军,那可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还是先劝降吧,能捉到大批的俘虏也是大功一件了。

于是,苏军旅长派人通知东北军,要求东北军投降。

一名苏军的代表举着白旗走向东北军的阵地,东北军看到他举着白旗,就放他进了阵地。

不过,这名苏军代表越往里走,越感到触目惊心,满地都是尸体,有东北军的,也有苏军的,但令他感到惊奇的是,整个阵地仿佛没有一名苏军的俘虏,这在战场上可是不多见的。带着这些疑惑,苏军代表见到了这里的东北军最高指挥官——朱连长。

朱连长和苏军代表互相打量着对方,在苏军代表的眼中,朱连长仿佛就是一个刚从煤堆里面爬出来的矿工,浑身上下一片漆黑,包括他的脸部,都已经被黑色的灰土遮住,成了天然的伪装,他的脸部长什么样子,现在根本无法看清楚,他身上的军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经露出了里面的衣服,不过,苏军代表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愤怒、一种不屈、一种倔强的力量,苏军代表心里知道,这次劝降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问一问的,于是,身穿笔挺苏军军服的代表,带着一份敬意问到:“尊敬的东北军指挥官,我奉命前来,要求你们投降,如果不投降,我们将坚决消灭你们,不留一人。”

朱连长忍住心中的愤怒,决定拖延一段时间,好让战士们能多修一点工事,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能多一些杀伤苏军的机会。

朱连长甚至幻想:也许,自己拖的时间久一点,兄弟部队就会发现自己被包围的情况,说不定,他们会来增援呢。想到这里,朱连长自嘲的摇了摇头:这么多的苏军,就算是整个团出动,也要一阵子才能解救自己,更何况,自己私自出动部队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呢,再说了,就算最后有人知道,部队也来救援自己,那时候,在这么多苏军的围攻下,恐怕整个部队早已经不存在了。

朱连长自顾自的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丝毫忘记了对面苏军的代表正在等待他的答复。

有点不耐烦的苏军代表再次问到:“阁下,是否投降,请您答复。”

苏军代表的问话,将朱连长从幻想中拉了回来,于是,朱连长打定主意,拖延一段时间,换取战士们多活下去的希望,于是,朱连长冷冷的回答道:“请允许我考虑考虑。”

苏军代表无奈的说:“那好吧,给你们10分钟的时间。”

朱连长立刻回答道:“不行,我要20分钟。”

苏军代表略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20分钟就20分钟,这里被围的像铁桶一样,难道还害怕你插了翅膀飞出去不成?只要你想活,就算给你30分钟也是一样要投降的,当然,如果你想死,一分钟也是多余的。

苏军代表想到后一种选择,突然间浑身打了个冷战:这帮家伙想死可别把我也扯进去啊。

苏军代表立刻脚底抹油想溜,于是,他对朱连长说道:“既然阁下已经作了决定,那我就回去向我们旅长汇报了,20分钟后,我们等待您的最后决定。”

朱连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苏军代表立刻转身离去,走了几步,苏军代表又回过身来问道:“请问阁下,我军的俘虏在哪里?是否可以允许我将他们带回去?”

朱连长微微一笑说:“对不起,此战没有任何一名俘虏。”

苏军代表惊讶的张大了嘴看着朱连长,好半天才转过身匆匆的离去。

苏军代表回去向旅长通报了里面的情况,旅长最终决定20分钟之后,等待对面东北军的回应之后,再作决定。

朱连长看着一地的苏军尸体,又看着忙忙碌碌休整工事的战士们,心里十分的愧疚:要不是自己头脑一时发热,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自己一个人死不要紧,可是还连累这么多的弟兄,就算自己到了阴曹地府,自己也不会心安的。

朱连长突然开口喊道:“弟兄们,大家停一停,我有话想对大家说。”

战士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朱连长。

朱连长愧疚的看着大家:“弟兄们,今天我们被包围在这里,恐怕是突围不出去了。承蒙各位弟兄看得起我朱某,在我当连长的时候,大家都很给我面子,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今天这事情,都是我朱某一个人一时糊涂干出来傻事,我朱某一个死不要紧,可是还连累了大家,刚才苏军派人过来要求我们投降,现在,我给大家一个选择,你们可以选择留下来抗击苏军,也可以选择离开这里,接受苏军的投降,无论选择哪一个,我朱某都不会怪大家。当然,对于那些死去的弟兄,我朱某只有以死来报答他们了。所以,我是不会投降的,我选择战死在这里,毕竟我的这些死去的弟兄们是为国捐躯的,我朱某不能让他们走得太孤单,我会一直陪他们走下去,不管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时间不多了,你们大家好好想想,你们很多人还有父母兄弟姐妹,所以,为了家人你们可以选择离开这里。大家都好好想想。”

朱连长说完,站在一边,等待着大家的回答。

场面上十分的安静,谁也没有说话,是生是死全在这一念之间了,大家心里不断的做着斗争。

突然,一名战士站出来打破了这个场面:“连长,俺不会说话,但是,俺只说一句话,我选择留下,不管是为了弟兄们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我都会死战到底,决不投降,俄国鬼子想要我的命就尽管来吧,不过,他们至少得赔上一条命。”

说完,快步走向防守的阵地,搬运起沙袋来。

在这名战士带动下,又有几十名战士纷纷走向了阵地,搬运沙袋,准备武器弹药,修筑单兵掩体。

朱连长默默的看着他们: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弟兄。下辈子,我朱某还是你们的兄弟。

剩下的战士还在不断走向阵地,特战队分队长走过来对朱连长说:“兄弟,不管你去哪,给兄弟我说一声,我陪你。”

朱连长感动得眼睛里面饱含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兄弟,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们。

在场的战士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整个阵地上只有各种工具在作响,所有人都在默默地等待着苏军的进攻。

苏军的代表在一次来到朱连长的跟前要求他们投降,朱连长冷冷的看着他说:“回去告诉你们的指挥官,在你们占领这片阵地的时候,你们不会看到一个活着的东北军士兵。”

苏军代表被朱连长的话震惊了:这个东方民族懦弱了近百年了,他们在对外的战争中屡战屡败,只要向他们发射几发炮弹,胆小的中国人就会投降。但是,今天,在这重围之中,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如此坚强?

苏军代表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转身走了回去,苏军旅长问他情况怎么样,他只说了一句话:“旅长,在那片阵地上,你不会有任何一个俘虏的。”

朱连长率领部队草草的修整了一下工事,战士们默默看着把四周围得水泄不通的苏军,打开手榴弹的保险,把子弹推上膛。

看着周围苏军的阵势,朱连长就已经预料到战斗的结局:苏军把BA—27装甲车都开来了,说明是要对自己下死手,自己又缺乏重型武器,凭借自己手中的轻武器,是对BA—27装甲车造成不了多大伤害的。BA—27装甲车的武器对自己的阵地构成了巨大的威胁,苏军在BA—27装甲车的掩护下,可以很快的突破自己的防御阵地的一点,进而造成自己阵线的全面溃败。所以,自己必须要想办法,在保存自己的同时,如何先打掉对方的BA—27装甲车,这样才能对苏军步兵进行打击。可是,打掉苏军的BA—27装甲车又谈何容易呢?自己现在可供选择的方式只有凭战士们的血肉之躯来抵挡了,这就无非是将几颗手榴弹捆在一起,做成集束手榴弹,增加爆炸威力,来击毁BA—27装甲车,这种方法的弊端是,只有等BA—27装甲车靠近自己或者自己冒着枪林弹雨接近BA—27装甲车,自己才有机会爆破BA—27装甲车。但是,BA—27装甲车可以在远距离就对自己进行打击,因此,自己要是有机会爆破BA—27装甲车,那就是说明了苏军已经冲上了自己的阵地,自己已经开始肉搏战了。

既然大家都选择了战死,那么就多杀点俄国鬼子吧。

朱连长让战士们把手榴弹几颗捆在一起,做成集束手榴弹,选择了力气较大的几个战士,专门投掷这些手榴弹。

特战队员们也各自寻找好自己的掩护,准备对苏军进行狙击。

东北军的战士们趴在简易的掩体后面,与其说是静静地等待着苏军的进攻,倒不如说是在静静地的待着死亡来临的那一刻。

苏军的进攻正式拉开序幕。

首先是苏军迫击炮的射击,空中响起了尖锐的叫声,一枚枚迫击炮弹画着抛物线从空中落下,砸在东北军的阵地上,东北军的战士们纷纷躲避着四散的弹片,泥土不断地被抛上空中,炮弹落在空地上,立刻会炸出一个个巨大的土坑,这倒给东北军的战士们挖好了一个简易的单兵掩体,炮弹落在沙袋上,就会把沙袋撕得粉碎。基地里面的汽车也不幸遭此大难,很多汽车被迫击炮弹击中,立刻引起汽车的爆炸,把带着汽油的火团,溅得到处都是,遇到帐篷,就会把帐篷点燃,如果碰到人的身上,就会让人立刻成为一个大火球。帐篷也被一顶顶掀翻,里面的物品被抛撒出来,处处可见苏军的被褥、杯子或者其他的一些生活用品。

战士们极其狼狈的躲避着苏军的炮弹,同时咒骂着苏军。而苏军的炮弹仿佛打不完一样,接连不断的落到东北军的阵地上。到处都是弹坑,战士们往往会躲藏在弹坑里面,因为,一门炮的每发炮弹轨迹都是不一样的,因此,躲在刚刚落下炮弹的地方,就可以成功的躲避再次袭来的炮弹,除非是背到极点,下一枚炮弹才会击中同一个弹坑。

一时间,基地内,到处可以看见战士们蹲在弹坑里面,如同南极的企鹅孵蛋一样顿在里面。大家知道,苏军炮击向纵深发展的时候,BA—27装甲车就该上来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决战。

苏军的炮弹从东北军的外围阵地向着东北军的纵深开始打过去,苏军的阵地上开始响起了隆隆的马达声,苏军的BA—27装甲车开过来了。

朱连长立刻向战士们大声喊道:“苏军上来了,大家进入各自的位置。注意隐蔽。”

战士们纷纷从弹坑里面爬了出来,可是有6个战士已经永远的沉睡在了里面。

特战队员们也纷纷举起枪,对准了苏军。

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个铁家伙,心里都很紧张,听说这家伙刀枪不入,子弹打不穿它,甚至连手榴弹都不怕,不知道自己做这些个集束手榴弹能不能炸毁它。

苏军步兵们跟在BA—27装甲车的后面,猫着腰,希望BA—27装甲车能抵挡住东北军的子弹,为自己做好掩护。

炮弹依然在基地里面爆炸,战士们的心思都已经放在了苏军的这一轮进攻上,这次苏军大概出动了一个营的兵力,在12辆БА-27装甲车的掩护下,发动了进攻。

БА-27装甲车一边开,一边用加农炮轰击着东北军的阵地,机枪也不停的扫射着,打得东北军的阵地上尘土飞扬,,因为,БА-27装甲车距离东北军的阵地还有300米远,东北军只能干着急没办法,子弹打不透,手榴弹够不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军对自己进行一边到的进攻。

这时候,特战队员们开始发挥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精准的枪法。尽管苏军躲在装甲车后面,但是并不意味着苏军就全部进入了装甲车的掩护,特战队员们只要角度合适,还是能看见苏军的身影的。

于是,特战队员们纷纷把苏军的步兵作为高难度的靶子来练习枪法。一名苏军刚刚露出半个身位,“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就准确的击中了苏军的头部,子弹从苏军的左侧眉骨上方钻了进去,然后破颅而出,苏军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这么远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自己不过是刚刚暴露了一点,对方竟然还能准确地击中自己,就冲这一点,自己就活该倒霉。

跟在装甲车后面和靠近装甲车两侧的苏军不时有人被击倒在地,这造成了苏军的极大恐慌,苏军纷纷向队伍的中间挤去,里面的苏军又顶住不让外面的苏军近来,有的苏军甚至被挤出了行进队伍,苏军的队伍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特战队员们抓住这个机会,一枪又一枪的结束着苏军的生命。

苏军察觉到了这个情况,立刻指挥装甲车的加农炮不断的向狙击手的位置开火,特战队员们遵循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有苏军的炮火始终没有对特战队员们造成伤亡。

苏军见队狙击手的打击没有任何效果,于是,还是改成对东北军前沿阵地的打击。一枚枚炮弹不断的砸向东北军的前沿阵地,东北军前沿阵地的沙袋墙,被打出一个个豁口,沙袋墙后面的战士躲避不及的往往也被炸飞。

东北军除了特战队员们在开火以外,其他的火力点都保持着安静,因为,东北军现在最强大的火力点也就是几挺机枪,这还是要留在最后一搏的。因此,现在,东北军除了挨打,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干着急。

看着东北军被打了半天,都没有还手,苏军猜测出他们没有重武器,对自己、尤其是对装甲车毫无办法,因此,苏军更加有恃无恐。装甲车立刻开始加速向东北军的阵地冲去。

苏军的装甲车一加速,立刻拉开了与后面步兵的距离,朱连长一看空档拉出来了,苏军的步兵暴露在了外面,立刻下令:“机枪开火,对准苏军的步兵狠狠的打。”

立刻,东北军的机枪开始了怒吼:妈的,自己都憋了半天了,总算是可以开火了。东北军的机枪喷射出一条条火舌,如同一条金色的“上帝之鞭”一样,狠狠的抽向苏军,在苏军的身体打出一条条血痕。苏军猝不及防,最前面的步兵被扫倒一大片,后面苏军有的开始奋力向前跑,希望能再次躲到装甲车的后面,躲避东北军的打击,有的开始卧倒,然后向东北军还击。

看着装甲车和步兵被东北军割裂开来,苏军指挥官也是干着急没办法,想让装甲车轰击东北军的机枪阵地,掩护步兵,可是没办法呼叫装甲车(那个时候,苏军的装甲部队没有在每个车都装备无线电通讯系统),只能靠装甲车自己根据战场情况来决定采取什么行动。机枪的子弹打在装甲车身上,打出了一朵朵火花,子弹都被弹飞了,有些子弹被弹进了苏军的身体里,造成苏军的伤亡。

苏军的装甲车距离东北军的阵地只剩下30米了,苏军的装甲车战斗人员甚至都可以看清楚东北军士兵的长相了,眼看着将要突破东北军的阵地,苏军装甲车再次加速冲了上来,只要冲上东北军的阵地,等待那些中国人的就是装甲车的碾压和机枪的扫射了,苏军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要享受对东北军的杀戮了。

朱连长一边躲避越来越猛烈的苏军火力,一边观察苏军的进展,看见苏军的装甲车已经距离自己只有20米了,他立刻对身后准备了很久的投弹手喊道:“给老子把那些手榴弹扔出去,炸死这帮狗娘养的。”那些投弹手纷纷拉开手榴弹的保险绳,然后奋力的将这些手榴弹投掷出去。一般好的投弹手可以将一枚手榴弹扔出80米开外,但是,几枚手榴弹绑在一起,重量就会大大地增加,这时候的投掷距离就会降低很多。所以,朱连长只能等待苏军的装甲车距离自己只有20米的时候,才让投弹手扔出那些手榴弹。

第一批手榴弹大部分被扔在了装甲车的附近,有的甚至滚到了装甲车的车底,火绳燃尽的那一刹那间,这些威力巨大的集束手榴弹,立刻发出震天的巨响,爆炸的气浪将装甲车震的东倒西歪,车里面的苏军被震得耳膜都破了,距离特别近的甚至将装甲车掀翻在地,滚到装甲车车底的手榴弹爆炸的时候将装甲车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装甲车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车轮甚至飞上了半空,然后向流星撞入地球一样,冒着火花,落入地面。

投弹手们不停的将这些集束手榴弹投掷出去,一次又一次的剧烈爆炸在苏军装甲车的阵营中响起,装甲车纷纷胆战心惊的躲避着这些要命的玩意儿,一时间,苏军驾驶员们在战场上练起了车技。

苏军的步兵也逐渐跟上来了,朱连长命令战士们拼命的投掷手榴弹(在这里缴获的手榴弹很多,苏军给东北军送了一个大礼),顿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向苏军飞过来,苏军知道这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一颗颗要命的手榴弹,立刻分散卧倒,但是,四散的弹片还是放倒了不少的苏军,有一枚集束手榴弹落到了苏军的步兵队伍里面,巨大的爆炸将苏军像飓风吹起玩具娃娃一样,把苏军抛了老远,几十个苏军被炸死炸伤,有的苏军外表没伤,但是眼睛、耳朵里面流出了血,是被活活震死的。

东北军的机枪不断的吼叫着,将一发发子弹射向苏军,苏军士兵在近距离中,根本无法躲避,大片大片的被扫倒在地。

苏军的装甲车一看大势不好,有的就向后倒车,有的还是很勇敢的冲上了东北军的阵地,倒车的装甲车将一些躲避不及的苏军士兵撞倒在地,活活碾死。冲上东北军阵地的装甲车开始轰炸东北军的机枪阵地,扫射东北军的投弹手。

一辆冲上东北军阵地的装甲车,将东北军的沙袋防御墙,撞出了一个大缺口,将一名东北军士兵撞的飞了出去,那名东北军士兵倒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吐出鲜血,身体也不断地抽搐着。

“嗵”,苏军的装甲车发射出了一枚炮弹,准确地落在东北军的一个机枪阵地里面,将东北军的机枪手和机枪炸得粉碎。

一名东北军的投弹手正要投出一枚集束手榴弹,苏军的装甲车射出一串机枪子弹,将这名东北军士兵拦腰打断,这名士兵的半截身子掉在地上,头部和手不断的扭动,手里还拿着那枚集束手榴弹,这个士兵还没死透,眼睛里满是惊恐的表情,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手榴弹的火绳燃烧到了尽头,“轰”,这名士兵连同他的下半身一起,被炸得什么也没剩下。

一名离他不远的投弹手,被刚才爆炸的气浪推出了好远,等他站起来的时候,被震得耳朵里面流出了鲜血,浑身都是被弹片刮出来的鲜血,脑袋也震得迷迷糊糊,刚才外界还十分嘈杂的环境刹那间变成了无声的世界,这名士兵看着一个战友不停的向他作出喊叫的动作,可他就是什么也听不见,直到那名战友不停的指向他的身后,他才有所反应的向身后转过去,却发现一辆苏军的装甲车向他冲了过来,这时候,在他的眼睛里,装甲车是在十分安静的情况下,飞驰而来,这名士兵似乎还记得自己的任务,那就是投掷手榴弹,他有些呆滞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手榴弹,机械的拉开了火绳,手榴弹在他的手中“滋滋”作响,不断地冒着青烟,还没等他投掷出去,装甲车已经狠狠的撞上了他,在一刹那间,士兵手里的手榴弹也发生爆炸,装甲车像是撞上了一堵铁墙一样,猛地停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次爆炸,装甲车也发生了殉爆,立刻燃烧成了一个大火球,而那名士兵在这个世界上则什么也没有剩下。

特战队员此刻变成了救火队员,哪里苏军突破上来,哪里就有特战队员们冲上去。几名苏军刚刚踩上东北军的阵地,一个特战队员立刻端起一挺捷克轻机枪,“哒哒哒”,一阵扫射,几名苏军倒在血泊之中。

一辆横冲直撞的装甲车在东北军的阵地里面飞驰着,不断将一些物体撞飞,甚至将一辆正在燃烧的汽车也狠狠撞开。装甲车不断喷射着火蛇,将两个东北军士兵打倒。一个特战队员怀着满腔的怒火,抓起两颗手榴弹,就飞奔上前。他悄悄的绕到装甲车的后面,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上装甲车,然后一手拉开火绳,等待几秒以后,猛地将手榴弹扔向了装甲车底部,自己紧接着一个翻滚,滚到了一个弹坑里面,“轰”的一声,装甲车燃烧着熊熊大火,又向前滚动了一段距离,才缓缓停下来。

几名苏军看见了这个特战队员英勇的炸毁了装甲车,立刻冲了上来。一看他孤身一人,苏军觉得他好欺负,准备活捉他。特战队员一看自己周围好几个苏军,本来打算被他们乱枪打死,可是却发现苏军没有开枪的打算,只是用枪对准了他,示意他投降,这名队员拿出自己的匕首,冲着苏军晃了晃,示意苏军有本事就来捉他。苏军被他的挑衅激怒了,一个苏军冲了他就是一刺刀,队员一个闪身,躲过刺刀,然后抓住苏军的枪身,向前一拉,苏军顿时被一股大力拉的立不住身,向前跑去,这名队员立刻迎上前去,从苏军的侧面滑过,待两人闪身过后,那名苏军的脖子有一股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苏军手中的枪掉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子,鲜血又从他的手指缝里流了下来,守卫的苏军谁也没有看清楚这个中国人是如何用匕首割断了苏军的颈动脉的。这个队员看着那名苏军慢慢的跪倒在地,周围的苏军惊恐不已,谁也不敢上前去帮助那个苏军,害怕被这个中国人用同样的方法割断自己的脖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苏军死去。

那个特战队员带着轻蔑的眼神看了看剩下的苏军,示意下一个是谁?那些苏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前,突然一名苏军拉动枪栓,准备开枪射杀这个中国人,其余的苏军也恍然大悟一般,纷纷拉动枪栓,当他们举起枪,对准这个中国人的时候,看见的是这个中国人无所畏惧的眼神,苏军纷纷扣动扳机,子弹一颗接一颗的在这名队员的身体上打出一朵朵血花,那是对这名勇士生命的礼赞。这名队员在苏军扣动扳机的时候,将手中的匕首奋力掷出,匕首瞬间插进了一名苏军的脖子。

阵地上已经被多处突破了,东北军的士兵们依然在奋力的抵抗,随着阵地上敌我双方犬牙交错,苏军的装甲车也不敢再横冲直撞了,机枪也不敢放肆的扫射。这倒给东北军的压力减小了。

几名东北军士兵绕过一辆燃烧的装甲车,准备迂回到一群苏军的后面,谁料到,一些苏军刚好也有相同的想法,双方在装甲车的一侧不期而遇,一时间,双方都愣在了原地,末了想起了开枪,双方就象欧洲热兵器刚刚兴起作战一样,一阵排子枪对射之后,都倒在了地上,最前面的士兵瞬间就被打死,剩下的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鲜血从身上像小溪一样流入大地,惨叫声不绝于耳。

在一处阵地上,只剩下了几个蓝色的身影还在苦苦支撑,这里已经到处都是黄色的身影在晃动,几个苏军将一名东北军士兵绊倒在地,有的去抓东北军士兵的手,有的按住他的腿,这名士兵在不断挣扎中,将手摸到了身后的手雷上,他在苏军的抓捕中,费尽力气的用手指猛地拉掉手雷的保险环,苏军在忙碌中没有发现他的举动,依旧在死命的抓捕他,这个东北军士兵猛地将身体翻了过来,苏军士兵一看,嘴里大叫着:“见鬼。手雷。”还没等他喊完,手雷将这几个苏军连同东北军士兵一起炸的血肉模糊。

这片阵地上不断地响起手雷的爆炸声,这都是东北军不愿被俘,而纷纷拉响了自杀的手雷,苏军也被炸倒了一片。

经过20几分钟的战斗,东北军的阵地被压缩到一块狭小的区域,人员也只剩下了两个班,特战队员也只剩了6个人。在外面丢失的阵地上,到处都是黄色的身影,中间夹杂着一些蓝色或者是黄绿相间的身影。5、6辆装甲车在燃烧着熊熊烈火。一股股浓烟直上云霄。

看着东北军顽强的抵抗,苏军暂时停止了进攻,稍事休整之后再发动最后的一击。

战场又变得安静了,朱连长身上已经付了两处伤,特战分队长躺在一名特战队员的怀中,奄奄一息,他在炸毁一辆装甲车后,被苏军用手榴弹炸成重伤,其余的队员拼命把他抢了回来,带到这里。分队长看着朱连长,说:“兄弟,我不能陪你到最后,哥哥我先走一步,在前面给你和弟兄们先探探路。你们走的时候,别忘了把这些钢努炸掉,这些特战队的装备不能留给敌人。”

朱连长眼睛里面不断地流泪,抓着分队长的手,声音哽咽着:“好兄弟,你放心吧,我会带着弟兄们去找你的。”

分队长脸上微微一笑,带着一丝歉意地离去了。

朱连长看了看周围所剩无几的弟兄们,想起昔日弟兄们在一起的快乐日子,心中无限的悲痛,他看着大家,低低的问道:“弟兄们,你们可恨我?”

大家回答道:“不恨。”

朱连长又说:“是我把你们带进了绝境,你们怎么不恨我?你们应该恨我。”

大家都哭了:“连长,别说了,我们不恨你,你当一天我们的连长,就永远是我们的连长。我们不恨你。”

朱连长强忍住自己的悲伤:“谢谢大家,来世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们的恩情的。一会儿打起来,我就不和各位弟兄们告别了,多拉几个鬼子垫背,咱们阴曹地府里面见。”

朱连长又让战士们拿出几个珍贵的手榴弹,然后把特战队的装备集中在一起,用手榴弹炸掉。

苏军的进攻又开始了,刚才惨重的损失让苏军的指挥官恼火之极:没想到这伙东北军战斗力这么强,在没有任何重武器的情况下,抗击自己这么久,真是小看他们了。自己也是大意了。这下子,一场稳胜的仗便成了一场惨胜。不过,这一仗打完,肯定不会有嘉奖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啊?为了给自己找一条出路,下来自己必须要尽全力消灭掉这些东北军了。

苏军指挥官下令对东北军进行最后的攻击。

苏军又一次蜂拥而至,东北军的阵地这次被突破的更快了。在刚才的战斗中,东北军的手雷、手榴弹等 “重武器”已经消耗殆尽,朱连长给每人留了一个最后的手榴弹,因此再也无法阻止苏军的装甲车了。

看着苏军的进攻到来,东北军士兵们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战了,于是拼命的将子弹发射出去,与其留给敌人,到不如现在多杀伤几个敌人。东北军的子弹打在苏军的装甲车上咣咣作响,杀伤力不大。在东北军如同瘙痒一样的反击中,苏军依旧小心翼翼的向前推进。不一会儿,东北军的子弹也打光了。一时间,东北军的阵地变得悄无声息,东北军的战士们默默地等待着苏军冲上自己的阵地。

短短几分钟,苏军就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冲进了东北军的阵地,双方进入到了肉搏战阶段,一个东北军战士往往会被数个苏军围殴,一个东北军士兵把刺刀刺入苏军身体的时候,往往会有更多的刺刀刺入他的身体。特战队员们显现出非凡的格斗技能,手中的匕首往往会将好几个苏军送入地狱,无奈,苏军人数太多,特战队员的能力再强,也挡不住苏军的进攻了,不一会儿,整个阵地上到处是苏军士兵在按着东北军士兵,双方互相抱在一起滚来滚去,用拳头、牙齿,来攻击苏军。

在认为自己实在是无法抵抗住之后,东北军士兵们纷纷拉响了最后一颗手雷,阵地上不断地响起爆炸声,一个个东北军士兵被炸得粉碎,连带着往往是几名苏军给一名东北军士兵陪葬。

十几分钟后,阵地上一切都变得安静了,阵地上再也没有活着的东北军士兵了。

剩下的苏军有些漠然的看着这一地的尸体,刚才最后一战,虽然不是很激烈,但是很惨烈,东北军士兵们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都说俄罗斯的人性格强硬,可通过这一仗,谁又能说中国人不强硬呢?

苏军的旅长终于踩上了东北军的阵地,竟然没有一个人投降?苏军的旅长不仅有些后怕了,经过核对,这只是东北军的一个连队,而不是先前估计的一个团,要是一个团,恐怕今天最后站在这里的就不是自己,而是这些中国人了。

此役,东北军牺牲一个连队,外加一个特战小分队,共计165人,苏军牺牲400余人,伤300余人,被击毁装甲车8辆。

可以说,这一仗,苏军是以极高的代价才取得了胜利。此仗过后,李琮将一营营长(刘进已经去了榆林,再次挑选了一名代营长)骂得狗血淋头,再次严令部队不得再进行大规模的战斗,而是进入休整阶段,以备战下一阶段更大规模的战斗,所以暂时不再骚扰苏军。

在东北军停止了骚扰之后,苏军相对获得了一个安静的环境,苏军也认为自己的钓鱼战术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在消灭掉这个东北军的连队之后,东北军不敢再来和自己开展游击战,东北军应该是被打怕了,全部龟缩到了满洲里的城市里面,所以,苏军也认为自己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对李琮下一阶段的进攻又放松了警惕。

第一次写作,可能有些情节考虑得不周全,请大家原谅,我会努力改正的!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