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七,一口水缸救了黄明轩的狗命2

北方老驼 收藏 1 1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画眉告辞先走了,姜氏正要走,刘氏将她叫住,把自己进城去见黄明轩的过程大略讲了一遍,又把黄明轩想霸占画眉的意思说了,和姜氏商量该怎么办?姜氏巴不得画眉赶快离开岳家大院呢,满脸喜气地说:“好呀!只要能救出老爷,就把画眉送给黄阎王吧。早知道黄阎王是这个意思,那五百块大洋也省下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画眉告辞先走了,姜氏正要走,刘氏将她叫住,把自己进城去见黄明轩的过程大略讲了一遍,又把黄明轩想霸占画眉的意思说了,和姜氏商量该怎么办?姜氏巴不得画眉赶快离开岳家大院呢,满脸喜气地说:“好呀!只要能救出老爷,就把画眉送给黄阎王吧。早知道黄阎王是这个意思,那五百块大洋也省下了。”

刘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唉!这样做实在是对不住画眉了。”

姜氏咯咯笑道:“有啥对住对不住的?她跟了警察局长,说不定心里会美的偷笑呢。”

刘氏知道姜氏的心思,有心数落她几句,忍了忍没说,只是安顿她说:“妹子,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声张,更不要让画眉知道。为了老爷的性命,岳家只有对不住她了。明天我骗她说带她进城去看老爷,就让她高高兴兴地去吧。”

刘氏不知道用画眉换回岳林后岳林会是什么态度?又想着画眉一旦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恨自己的,左思又想,又是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起来,先急着问陈管家马占奎回来没有,陈管家说没有。

画眉见大太太眼睛熬得红红地,还以为大太太是为老爷的事担心呢,便劝大太太说老爷吉人自有天相,这次肯定是虚惊一场。又说她现在是岳家的主心骨,切莫急坏了身子。刘氏听了,心中更是惭愧。

吃早饭的时候,刘氏对姜氏和画眉说:“两位妹子,占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是说不定没找到少爷,二是可能路上出了事。我看咱也别一个心眼就指望少爷了,我今天再进趟城求求黄阎王去。”

姜氏见刘氏没提带画眉一道进城的话,朝画眉努努嘴,给刘氏使个眼色说:“姐姐,你一个人去呀?要不叫画眉陪着你一道去吧。”

不等刘氏表态,画眉便急着说:“是呀,大姐,我陪你去吧。”

刘氏“唉”了一声,“画眉,既然你想去,那就吃完饭收拾一下,和大姐一道进城去看看老爷吧。”

画眉高兴地答应一声,放下饭碗说:“大姐,我这就去收拾。”

姜氏看画眉出去了,悄声埋怨刘氏道:“姐姐,你莫不是舍不得画眉,想变卦了。”

刘氏没说话,双手合什放在胸前,闭上双眼默默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姜氏咯咯笑起来,“姐姐,发善心没用的,菩萨保佑不了老爷。画眉命中注定不是咱岳家的人,你庇护她也没用。肯定是她上辈子欠了老爷,老天爷专门让她给老爷解难来的。”

日上三竿的时候,姜氏见刘氏还没有动身的意思,便催促刘氏和画眉赶快动身。刘氏知道,这一去便是把画眉推进了火坑,心中犹豫不决,怀着一线希望说:“再等等吧,反正太阳落山前到了就不误事。”

姜氏蹙起眉说:“早去是去,晚去也是去,早早去了,兴许晚上就能把老爷换回来了呢。”

“是福是祸,也不在这一时半会的,说不定吃晌午饭之前占奎就回来了呢。”刘氏回了姜氏一句,亲自到伙房安顿杜妈晌午好好做几道菜,再烫壶酒。姜氏心知刘氏是舍不得画眉走,本想挖苦她几句,又一想,这么些日子都忍过去了,也不在乎画眉多在这院里呆上两个时辰,多吃一顿饭,便冷笑一声回屋去了。

看着到了晌午,刘氏见马占奎还没有回来,便死了心,吩咐杜妈开饭。吃饭的时候,她不住地给画眉碗里夹菜,还给画眉倒了杯酒。画眉看出大太太神情不对,可当着二太太的面又不敢多问。匆匆吃了饭,丁宝明已经套好大车在院门口等着了。姜氏虽然巴不得立刻就把画眉赶出岳家大院,但画眉真要走了时,也觉得画眉挺委屈的,抱住画眉的手说:“画眉呀!二姐要是有啥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可千万别记二姐的仇呀!”

画眉仍在懵懂之中,见姜氏言语诚恳,感动地说道:“二姐别这样说,画眉小,不懂事,以后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二姐多多担待呀!”

大车出了油坊镇,一路缓缓而行。画眉有心向刘氏打听一下岳林的情况,看刘氏眉头紧蹙,闭着双眼沉默不语,便没敢打扰。待大车行至怀宁城遥遥在望的时候,一匹快马突然从后面疾驰而来,马上的人连声喊道:“大太太,等等!等等!”

画眉闻声回头一看,马上的人竟然是马占奎,忙高兴地对刘氏说:“大姐,你瞧,是马爷回来了。”

刘氏见马占奎终于赶回来了,惊喜万分,忙让丁宝明停下大车。“占奎,你回来了?见到少爷没有?”

马占奎气喘吁吁地抹把汗,“见到了。”

“少爷怎么说的?有法子吗?”

“少爷听说老爷出事了,当时便急了,他本想请假和我一块儿回来,可手里公务太忙,请不下假……”

刘氏立刻蹙起了眉头。“唉呀!真是的,公务忙?难道公务比他爹的命还重要?”

马占奎解释说:“大太太别心急,少爷虽然没回来,但他给我写了一封信,让我到广平找一个叫吉川的日本人,说那个日本人一定能帮上忙。”

“后来呢?”画眉也急着问。她对岳锦荣充满了信心,觉得岳锦荣无所不能。

马占奎说:“我下了火车就去找那个日本人,那个日本人是个当官的,他看了信后,满口答应这件事就交给他了。我怕家里担心,便急忙赶了回来,进门听说大太太和三太太吃完晌午饭便进城了,我没敢耽搁,又急忙追了出来。”

“但愿少爷的信能管用,不然,事情可就麻烦了。”刘氏叹了口气,对马占奎说:“占奎呀,你和我们一道进城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