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村委会开出的证明,让温麦侠的家人哭笑不得


本报延安讯 (记者 张波王卫平)一纸休书休了妻子,这种在影视作品中常出现的古代“离婚”形式,让37岁的洛川女子温麦侠亲身经历了一次。面对村委会开出的一纸“休书”证明,温麦侠的家人哭笑不得。


临盆智障女孤身流浪


7月30日下午,在娘家炕上,身患围产期精神分裂症的温麦侠一直蜷缩着,一句话都没有。“这几天病情加重了,吃喝都不知道,喝水都要用筷子将嘴撬开。”温麦侠69岁的父亲温来娃含泪说。


1993年10月,洛川县百益乡智障女温麦侠与同乡安古村略有智障的村民成玉峰结婚,婚后在生第一个孩子时患上围产期精神分裂症(指生育前后出现的精神病),虽然生完小孩病情好转,但温麦侠平日仍有些疯癫。前5次生产仅有两个孩子存活。再次怀孕的温麦侠今年5月份临近生产,围产期精神分裂症再次复发,精神失常的她经常外出乱跑。


温来娃说,一日他在沟边见女儿后就将其领回娘家,并通知了女婿成玉峰,但时近临产仍不见女婿来接女儿回家。按当地风俗,出嫁的女人生小孩时不能在娘家,于是租房让女儿生产,6月底,孩子出生后不幸夭折。温来娃让儿子再次去安古村询问成玉峰何时接回温麦侠。“谁知道,女婿不但没接人的打算,还称不要媳妇和娃了。”


村委会开出一纸“休书”


但令温来娃没有想到的是,7月初两个儿子再次前往女婿家,回来时却拿了一份村委会今年6月份开出的证明。温来娃给记者出具了这纸证明,其内容为:“由于成玉峰有病,加之头脑不清,无法管理自己的妻子温麦侠和孩子,尽不到常人应尽的义务,现妻子又将分娩,成玉峰提出无能力再管妻子和孩子,经成玉峰家庭成员及直系亲属和村委会多次劝说无果,也无亲属有能力帮管。最后合议同意,成玉峰提出不要妻子和孩子的要求,特此证明。”


证明上有成玉峰本人及其二叔成长印和安古村村主任李新许的签字,还盖有安古村村委会公章。“我不认识字,后来人家给我念了证明后给我说,这就相当于休书,意思是女婿从此不要女儿和外孙了。”温来娃手持证明,颤颤巍巍地说。


温来娃说:“温麦侠病得很严重,这几天眼看就不行了,女婿不要的话,将来死在娘家,按照我们这儿的风俗,我女子连块下葬的地方都没有。”


乡政府:这种现象不应该


成玉峰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记者昨日找到了他,年过40岁的他表示:“咱没有能力,管不好老婆孩子,才不要了。”


安古村村主任李新许说,在开这纸证明前,是充分征求过成玉峰本人及其直系亲属意见的。“我就知道这不合法,当时写这个证明,不证明没有婚姻关系,只是证明成玉峰不要媳妇和娃了。”成玉峰没能力养活老婆孩子,其直系亲属也没人愿意担当,在这种情况下村上才出具了这纸证明。


对于安古村村委会出具“休书”证明一事,洛川县百益乡人大主席团主席仁学义说,村委会不应该开“休书”证明,离婚证应由民政部门办理。“我国进行普法教育已经多年了,在法制逐步健全的今天,百益乡出现这种现象确实不应该,对此乡政府将认真调查,并对当事人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