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七章 大洋 第五十七节 撤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装甲车的车门比较难以打开,不过撬开车门,对于这些特种兵战士而言,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久,就有人跳上一辆RG-31装甲车,两名战士撬开电路板,接通电源,启动装甲车。车上的防撬系统在他们面前,简直就如同摆设一样。

RG-31装甲车柴油机喷出一阵淡蓝色的青烟发出轰鸣声,车顶的25mm链式机炮随之开始怒吼,一条条赤红色的火炼向大楼内飞扑而去,厚实的钢筋水泥墙在穿甲弹面前简直就像是豆腐渣一样被穿开一个个小孔,炮弹钻入墙体内炸开,大大小小的火球闪动,不绝于耳的爆炸声中夹杂着美国大兵的一阵阵惨叫声。

陈冰带着一名战士冲上原本是刘大轩控制的那座塔台,因为刘大轩的牺牲,那座塔台上的火力已经熄灭,因此,陈冰决定补充上去,继续居高临下压制敌人,以免被美国人从兵营内漏出来击毁我们所控制的悍马车和装甲车。

一个窗口内射出一枚破甲榴弹,直扑向一辆正吐着火舌的悍马吉普车。驾驶着吉普车的中国士兵猛一打方向盘,汽车“嘎”一声原地转向,破甲榴弹从车身侧面掠过,打在后面一堵墙上变成一团火球。与此同时,塔台上的袁钦转过枪口,M-134机枪向那个窗户内射入一长串子弹,当场就把那名美国兵打成一个透明的筛子。

陈冰和一名战士冲上塔台之后,那名战士推开战友的遗体,操起M-134六管机枪继续倾泻出暴雨般的子弹,直打得大楼内的美国人鸡飞狗跳。

“Fuck you!”看到自己的士兵遭到猛烈的火力压制,而且那些火力的来源却曾经是自己的武器,查瑟上校气得大骂一句。他转头对约翰说:“约翰,你去干掉他们几个!”

约翰应了声:“OK!一切看我的!”说完,他背起长矛一样的巴雷特狙击枪,带着一名助手便离开查瑟身边,悄悄的向他选中的狙击位置摸去。约翰选择的那个狙击位置是一个绝佳的位置,事实上,最好的狙击点不是在最高点,而是在最隐蔽的位置。他选的位置,是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道夹层的一个小窗口。

兵营外面,赶来的菲律宾军警越来越多。在塔台上用猛烈火力压制美国人的袁钦和小刘,借着我方战士已经控制住装甲车和悍马吉普车的机会,掉转过机枪,向马路上尽情的泼洒去密集的弹雨。

两挺威力强劲的M-134六管机枪挥弹如雨,这两座塔台,本来就是可以用交叉火力来封锁整条街区的。而此时,那些菲律宾军警却刚好进入两座塔台的交叉火力射程内。一时间,金属狂流般的子弹泼水般洒向大街上,一辆接一辆汽车被点燃起火,刚刚跳下车的那些菲律宾警察和菲律宾政府军士兵一个接一个发出惨叫声,有的被子弹腰斩,有的被削掉脑袋,有的被打得透心凉,中弹的菲律宾军警相续倒在血泊中。

有菲律宾士兵试图用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进行攻击,可是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根本就够不上居高临下射击的M-134机枪的射程。疯狂的火力,把那些匍匐前进中的菲律宾火箭筒手相续变成尸体。

被火力压制得无法露头的菲律宾军警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只能白白的往弹雨中添人。

一辆悍马吉普车正用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猛烈射击,车顶的那名战士使用这个美制的榴弹发射器只觉得十分得心应手,他把暴雨般的榴弹不停的泼洒向美军兵营内,看着火光中,一个个精锐的美军特种兵士兵在翻滚的烈焰中被抛起到空中,这名战士心中充满着一种尽情杀戳的快感。他一边大喊着“**你奶奶的!”一边向美军兵营尽情泼洒弹雨。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呼啸而来,正在车顶操着自动榴弹发射器的那名战士头一歪便趴在车顶,榴弹发射器停止怒吼声。

“小心敌人狙击手!”贺剑飞大喊了一声。

另外一辆RG-31装甲车马上就向约翰刚刚射出子弹的那个窗口射出一串机炮炮弹,楼道内火光闪烁,爆炸声连连,楼梯和楼板一片片坍塌。只可惜,狡猾的约翰打完一枪就已经像一条猎犬一样迅速离开狙击点,消失在大楼的中央。

狐狸一样狡猾的约翰又从另外一个窗口射出一颗子弹,又一名正操着链式机炮猛烈射击的战士头部中弹当场牺牲。刚刚还是挥弹如雨的RG-31装甲车停息怒吼声,驾驶员不得不丢下方向盘,爬上车顶操起链式机炮继续射击。然而,一发破甲榴弹从大楼中飞来,击中那辆没有人驾驶的装甲车,金属射流无情地撕开装甲车薄弱的装甲,击穿动力舱,点燃燃油,顿时轮式装甲车燃起大火。

躲在大楼的地下室内,用潜望镜观察外面的查瑟伸出大拇指,对着话机赞扬道:“约翰,干得漂亮!再消灭两座塔台,我们的人就能出去反扑!”

“OK!长官,看我的!”约翰兴奋的喊叫了声。这个美军王牌狙击军官,一看到血腥,就好像猫嗅到鱼腥味一样。他就是一台杀人机器,对于他来说,任何对手在他眼里都不是什么生命,而是一堆枯燥的数字,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试图超越当年射杀苏军最多的芬兰狙击手西蒙.海涅,成为世界上杀人最多的狙击手。

然而,这次约翰的好运也是到了头。当他再次从一个窗口伸出巴雷特狙击枪,瞄准陈冰和那名战士所在的塔台的时候,早就在寻找约翰动静的陈冰也操起FN-30-11狙击步枪。

“啪” FN-30-11狙击步枪的枪口跳出一道微弱的火光,一颗7.62mm专用狙击弹向着约翰所在的窗口飞去。与此同时,巴雷特狙击枪也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一颗12.7mm狙击枪专用穿甲弹向塔台上飞来。

射出子弹的陈冰敏捷的一个翻滚,比她晚了0.2秒射出的那颗子弹从她的身边掠过。

而晚了0.2秒扣动扳机的约翰就没有那么幸运,他还来不及背起狙击枪撤离,一颗滚烫的子弹就从他的左眼射入,高速旋转的子弹把他颅骨内的组织绞得稀烂,然后带着脑浆血液和颅骨碎片从后脑钻出。约翰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头一仰便倒在地上,他身后的墙壁上喷上一大滩红白混合物,血溅射在他助手的脸上,喷得脸上和胳膊上全是斑斑血迹。

看到自己的长官被击毙,约翰的助手连忙对着话机大喊大叫:“不好了,中校长官被打死了!”话声未落,又是一发7.62mm狙击枪子弹击中这名美国大兵的头颅。

得知自己的副手被击毙,查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时间,他肾上腺激素加快分泌,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头顶,他一把抓起一支巴雷特狙击手,想要亲自去射杀几名中国士兵。却被他的两名手下拦腰抱住:“长官,您别过去啊!敌人的狙击手也不少!危险!一会儿我们的飞机就来了,到时候还怕不能消灭他们吗?”

被士兵劝阻一下,约翰慢慢的缓过神来,他清醒下来之后,知道此事自己如果扛着狙击枪出去,估计打死一两个人,自己也将马上成为对手的猎物。而且,他手下说的没有错,刚刚呼唤的飞机很快就会到达,自己也没有必要出去白白送死。

根据自己的经验,陈冰觉得自己应该是打死“一条大鱼”。而此时,美军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也正在向这里飞来。陈冰向贺剑飞呼叫:“队长,打着一条大鱼!”

事实上,贺剑飞也已经感觉到危险,他不知道是否已经击毙美军特种兵指挥官。不过,贺剑飞十分清楚,这次的袭击,给美军造成的损失肯定是不小的,又是M-134机枪,又是链式机炮,还有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再加上几名狙击手的准确点射,即使那些美军特种兵本领再强,也顶不住那么强大的火力。想到这里,他下了命令:“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大家准备撤退!”

听到队长的命令,在塔台上操着机枪猛烈射击的罗尚东又射出一串子弹之后,然后停止射击。他离开机枪,随后掏出一枚手雷,拉开拉环向那挺根本无法带走的M-134机枪投去。只见火光一闪,那台杀人利器在烈焰和浓烟中粉身碎骨。

其他几座塔台上,袁钦、小刘和小杨他们也相续炸毁机枪,随后离开塔台,在离开之前,在塔台内安上几个插上雷管的C4炸药,然后才走出塔台。

陈冰所在的塔台上,那名操着机枪猛烈射击的战士却不肯撤退,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撤退的话,那么即将到来的美军直升机将会对己方撤退中的车队进行疯狂扫射。而自己留下来继续压制敌人的话,到时候美军直升机将会优先摧毁塔台,等他们摧毁塔台的时候,我们的车队已经离开一段距离。这个时候,美军直升机想要再追赶,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这样可以给己方的撤退争取到几分钟宝贵的时间,才能保证战友的平安撤离。

三辆悍马吉普车和两辆RG-31装甲车一边倒车一边以密集的火力压制住大楼内的美军火力,在贺剑飞的指挥之下,所有的战士们都开始有条不紊的撤退。

美国人是被打得无法露头,此事,后面包围过来的菲律宾军警才是要撤退路上最大的拦路虎。正在赶来的,不仅有卡车和吉普车,甚至菲律宾陆军的坦克也已经在途中,很快就会抵达这里,如果不能及时撤退,那么我方将会陷入敌人空中和地面的合击之中。

中国特种兵和特工人员驾驶着美国人的悍马吉普车和装甲车,从炸开的大门向外面冲出去。门外开过来两辆菲律宾政府军的老式美军吉普车,那两辆架着M-2重机枪的吉普车试图螳臂挡车,却遭到迎面射来的一串链式机炮炮弹扫射,两辆吉普车在火光之中腾空而起,车上的菲律宾士兵随着翻腾的烈焰从腾飞的车上被抛出老远。

车队相续退出兵营之后,乘坐在一辆RG-31轮式装甲车上的贺剑飞听到兵营内还有持续的M-134机枪熟悉的声音。他问了一句:“还有谁没有撤退的?”

同贺剑飞在同一辆车上的陈冰这时才明白过来:“糟糕!小林还在里面!”

“怎么搞的!还有人在里面!你们先撤,让我回去救他!”贺剑飞大吼了一声道。

袁钦和小刘连忙抱住贺剑飞:“队长,您不能回去!回去的话就出不来的!小林也是为了我们能平安撤退他才留下来的,如果您回去了,那他的希望就全部破灭了啊!”

“你们放开我!谁敢拦住我我枪毙谁!”贺剑飞怒吼道。

就在这个时候,赶来的菲律宾军警越来越多。看到这种架势,袁钦苦苦劝阻说:“队长,快撤退吧,不然我们今天就要全部死在这里的!”

贺剑飞无可奈何的转头看了一眼里面还在吐着烈焰的塔台,他痛心疾首的喊了声:“都听我的命令,大家一起杀出重围!”

连绵起伏的爆炸声响起,一号塔台、二号塔台、四号塔台和五号塔台相续在浓烟烈火中轰然坍塌,就只剩下三号塔台还在连续吐着灼热的火舌,把暴雨般的子弹向美军特种兵宿舍大楼内倾泻而去。

射速高大6000发/分钟的M-134机枪欢快的嘶鸣着,金属雨一样的子弹泼洒而去。看着一个个美国大兵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一双腿,每个人都在暴雨般的子弹之中狼狈逃窜隐蔽,小林心中充斥着一种尽情挥洒的快感。当他又看到一名美国大兵被弹幕撕碎的时候,他兴奋的喊了声:“好!我又干掉了一个!”

天空中,直升机旋翼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不久之后,接着地面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天空中出现两个黝黑色的身躯,像是长大巨嘴的猛兽般的AH-64D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划破宁静的夜空,带着震撼人心的轰鸣声隆隆赶来。

直升机悬停在空中,短翼下的九头鸟火箭发射巢对准那种还在喷着烈焰的塔台。

一阵划破空气刺耳的呼啸声,数条火龙猛扑向塔台。大火从地面腾起,在翻滚的烈焰和浓烟之中,那座塔台轰然坍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