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深山追凶(3)

菜刀姓李 收藏 1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URL] 雨下得越来越大,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尽管士兵们身上都穿着雨衣,但雨水仍往衣服里钻。路也越来越难走,土匪的影子还没看到一个,沿途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除了士兵,老百姓的影子都看不到。 牧良逢有点着急了,这天一黑可就不能赶路了。 “牧连长,我……我想起来了。”那个胖警察气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雨下得越来越大,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尽管士兵们身上都穿着雨衣,但雨水仍往衣服里钻。路也越来越难走,土匪的影子还没看到一个,沿途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除了士兵,老百姓的影子都看不到。

牧良逢有点着急了,这天一黑可就不能赶路了。

“牧连长,我……我想起来了。”那个胖警察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前面再走几里地就有一个山村,我前年抓贼的时候到过那里。”

牧良逢心里一喜:“你确定?”

“绝对错不了。”胖警察说:“走到这个地方我才认出路来。”

牧良逢很高兴:“兄弟们,大家跑快点,土匪很有可能就在前面的山村,我们去晚了,村里的老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士兵们一听土匪就在前方,都加快了速度,可怜那胖子警察,跑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恨不得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兄弟,你就想象这会儿身后有鬼子的几把刺刀在追,你就肯定能跑得快!”猛子和他开玩笑说。胖子警察一听这话,别说还真凑效,一下跑快了很多。

“连长你看!”一个警卫班的士兵发现了异常,路边掉着一个被子弹打穿的军用水壶,这是国军装备最常见的一款军用水壶,和牧良逢他们使用的水壶一模一样。

牧良逢面露喜色:“土匪一定就在我们前面。”

又跑了没多久,前面出现了一条湮没于深山密林间的青石板路,路边,有一座两三米高的石碑高高耸立。由于岁月的侵蚀,字迹已经模糊,但仔细辨认,依然可以看到石碑最下面的一行字:胡家寨,光绪十年闰五月十五日立,看来这石碑是有些年头了。

“对,就是这里了,前面大概半里路就到了,这里以前是个繁华小镇,叫胡家寨 ,本来有条官道经过的,后来山外通了路,走这的人越来越少,慢慢地这里就萧条了。”胖子警察介绍说。

“前面这个镇子就叫胡家寨?”

胖警察点点头。

牧良逢挥手示意部队停了下来:“兄弟们,现在我们绕开道路,从路边的山上摸过去。”

小伍说:“连长,这么好的青石板路不走,偏要走山路干吗?”

“你懂个屁!就知道图舒服。”牧良逢瞪了他一眼:“土匪常年在山里跑,警惕性很高,万一让他们查觉到我们,往这深山老林里一钻,你去那里找人?”说完后,他带头钻进了旁边的密林里,大家披荆斩棘,开出一条路来,悄悄地向目标方向靠拢。

果然是一个小镇子,镇上有两条街,只是那镇子清清冷冷,没有一点集市的繁华。站在山边的树林里,小镇的情况尽收眼底,由于天色太暗,街上已经看不到人了。有些房子点燃了灯光,整个山间小镇显得恬静而安祥,并没有什么异常。

“连长,土匪会不会没从这里走?或是我们追错方向了?”

牧良逢一听这话,也有些担心了,如果真是那样,这一天的功夫就白费了。他看了看胖警察:“兄弟,你确定前面没有其他的村庄了?”

胖子警察仔细想了想,很肯定地回答说:“前面30里肯定是没有人家了,往山外走几十里倒是有个县城,可是那里驻扎着日本人,土匪们敢去吗?”

牧良逢分析了一下,以土匪的行军速度,目前不可能超过自己太远,去鬼子县城驻扎更是不可能,剩个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土匪害怕国军追击,在山里过夜了,第二种可能就是他们其中一方走错了路。

这两种可能都不是牧良逢想看到的,他希望赵老虎这群土匪出现。

“小伍,你带两个人给我摸进镇子打探一下情况,记得,千万不能惊动太多的人,悄悄地摸进去。”牧良逢悄声下达命令。

小伍鬼精鬼精的,听到连长下命令,立即带着两个兄弟从后面山上慢慢摸进了镇子。没多久,他返回来报告:“连长,一切正常,镇里的人都说没有看到当兵的。怎么办?”

牧良逢陷入深思,自从第一天穿起军装,他就开始学着思考,用头脑来与敌人作战。赵老虎深知他们目前的处境,绝对会更加小心地行事。

“全体就地休息一会儿,等晚一点我们再进入小镇。”牧良逢说:“大家今天也累得够呛了,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士兵们是真的累坏了,一天不停地在赶路,脚上都磨起了水泡。听到休息的命令,大家就一屁股坐在枯枝败叶上。

牧良逢想了想又告诉他的连队:“大家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近300号士兵悄无声息地坐在树林里,只听到周围沙沙的雨声。十几个哨兵在小伍的安排下,散开到周围一两百米的范围,负责暗哨警戒。

猛子凑了上来:“万一土匪没来怎么办?难怪我们真在这镇上过夜?”

牧良逢递给他一块硬邦邦的烧饼,说:“我猜赵老虎也在等天黑,白天摸进镇子的目标太大,他可能也是想等到晚上进镇子。”

他的话把猛子吓了一大跳:“你的意思,土匪也有可能在这附近?”

牧良逢点点头:“有这个可能。”

“我的老天爷,干脆我带人进去搜一下山。”猛子说着抄起了家伙。牧良逢一把拉住他:“不要性急,土匪不急我们急什么?再说像你这样搜山,万一打草惊蛇找他们可就更难了。”

猛子想想也对,就没再说什么了。看看胖警察正在他这边看,乐了,原来那家伙没带干粮,关看着别人猛吃,自己咽着口水干瞪眼。

牧良逢对他招招手,那胖警察立即笑逐颜开地猫着腰走了过来。

“你没带干粮怎么不早说啊?”牧良逢轻声从背包里翻出几块烧饼和一壶水递给他:“今天辛苦你了。”

胖警察嘴里塞满了东西,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这小子看来是真的饿坏了。

黑夜降临了,黑暗中的群山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将这支密林中的队伍吞噬了,空气中,杀机四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