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越还击,岁月留在心中的痕迹

flingwolfman 收藏 29 15774
导读:老兵心中事。

那是2002年,我们到南方某市出差,负责接待并安排我们的是该市接待单位的一位办公室主任。他是个身高一九左右,相貌堂堂的中年人,为人很风趣、活泼,与我们很是谈得来。一日,公干完毕后,他请我们到一处别有韵味的小餐馆吃饭,席间大家喝了些酒,越聊越投机,当他得知我们一行中有现役军人和曾当过兵的人时,更是高兴,他告诉我们他也当过兵,而且上过前线,是在七九年。当讲起这些时,我们发现他的笑容有些收敛了,眼神中显出一丝沧桑的痕迹。于是我们安静地听他讲起了当年的往事,那是一段至今都让他心中隐痛的回忆。


七九年他十七岁左右,在前线他的任务是收容越军战俘。据他说那些被俘的越军都显得很害怕,而且他们骨瘦如柴,显得挺可怜的,越南政府及军队对他们灌输了不少丑化中国军队和士兵的理论。押解战俘到指定地点汇合,再转由另外的部队统一收容到战俘营管理。据他说,一次他们随主力部队打入越南,前进途中收到上级下达的命令,命令他们对未缴械的越军负伤战俘及看到的越南老百姓(含负伤的)要提高警惕,必须由作战部队缴械并甄别后再收容。原来前面有部队战士因为可怜这些伤员而被杀,使部队高层非常震惊和愤怒,据他讲有一名战士看到一位老妇腿部重伤,十分不忍,而且她看上去就是一个老百姓,于是便上去背她,却不曾想,这个老东西不知从哪变出把刀来一下就把这个战士给抹了脖子了,并抢夺这名牺牲战士的枪向其他战士射击,结果当然是万洞穿心死定了。还有一名战士也是,看到一位老伯受了伤便去帮忙,结果让这个老东西杀了不算,枪被抢了人也跑了……他们团政委十分气愤,命令士兵见受伤的越南人谁也不许管,如果发现对方手中有家伙一率毙了。起初主力部队中有些这种很可惜的伤亡,但随着部队命令的下达贯彻,很快也就减少了这部分事故的发生。


当他们行进到市区内一家大型商场时发现,商场后墙上被炸了一个洞,部队让战士守住商场正门,由团政委带领他们收容部队的几个兵从后洞中翻了进去。进去一个,他们都傻眼了,里面全是崭新的缝纫机,蝴蝶牌的,崭新的自动车,凤凰牌的,甚至还有收音机等,全是中国无偿给他们的。那时这些东西中国的老百姓也要凭票才能买得上,而这个商场中却堆得满满的,看了之后他们这个气呀,就不打一处来,上级讲了对越南的东西要秋毫无犯,因此大门口站了哨兵,还有军事记者在拍照作宣传。后面这些兵就开始搬,往回搬,算是缴获的战利品,一边搬战士们一边骂,这么好的东西我们都用不上,都给了他们,现在他们反过来打我们,真是好心喂了狗。


战争是无情而且残酷的,他们经常能看到我军战士的遗体被从战场上抬下来,负责搬运的军工非常辛苦。每次他们看到这些心里都很难受,虽然那些牺牲的战友他们不认识,但那些毕竟是他们的战友、是他们的兄弟。有一次,他们负责押解一队俘虏到集结地,途经一个水果摊,天太热了,就在这里吃西瓜休息,老乡见是解放军一般都不要他们的钱,但他们还是七拼八凑的把钱给老乡,正吃着,迎面来了一队上前线的连队,走到这儿见有友军休息也就停下来小憩,部队长过来见他们是收容战俘的的队伍便和他们闲聊起来,正聊着突然有人大叫他的名字,把他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惊喜的发现是他初中最好的朋友,俩人激动得相拥大笑,在战场上遇到好友太不容易了,他的朋友告诉他要上前线去,他告诉他的朋友他要把战俘交到指定地点,然后再回来……俩人聊得甚欢,但部队要开进了,朋友临行前笑哈哈的对他说打完这一仗回来好好聚聚,要是他死了就帮他照顾一下他的爸爸和妹妹(母亲已去逝),他也只当是个说笑,但总觉得有些伤感就叮嘱他保重,不许胡说八道。俩人就此话别,离开后他就总感到不对劲,据他讲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总之与朋友分手后,他就感到怪怪的。后来他对我们说,那就是不祥之兆,只是当时他极力不想去认同罢了。三个小时后,他们收容部队回返途中再次经过那个瓜摊,再次在这里休息,就在他们准备启程时,从前线下来了由军工、卫生员、几名警卫战士和伤员组成的一支队伍,人员有三四十人之多,看到这支特殊的队伍,他突然觉得心脏好像停了,感到特别不对劲,队伍中有几副担架上躺着重伤员,还有三副担架上蒙着白单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迈步向那走过去,一名军工见他过来好奇地问他什么事,他问军工那担架上的是谁,军工说是阵亡的兄弟他不认识,他问能否看一下,军工怀疑地看着他并问是否认识阵亡的兄弟,他说不知道,他当时觉得已经语无论次了,那种不祥之兆越来越明显,他径直地向三副担架的中间那副走过去,站了片刻,轻轻掀开单子,他一下震惊了,顿时脑中一片空白……那副担架上躺着的正是他的朋友,胸前被打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染红了军装。他那三个小时前还在相拥说笑的朋友,如今已经冰冷的、孤单的、默默的躺在担架上,再不能和他说话,再不能睁眼看他……他哇的一声放声大哭,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过了一会儿,那名军工把他扶到一边,问他这是谁,他哭着说是他家乡的好朋友,刚才就在这里他们还聊天来着,现在怎么会这样,所有的人为之动容。我们每个人都听得眼圈潮湿了,他说他的朋友也许就是这命,在他们分手之后,到他直接奔向朋友遗体的担架,他觉得一切都在隐隐的发生,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他真后悔,当时就应该死拉着他的朋友不让他上去就好的,但是又怎么可能,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讲到这里他的眼里已沁满泪水……


部队从前线回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朋友家,那是他答应朋友的事情。他买了些东西,拎着去了。他告诉我们,进门后他就大声叫道:爸我回来了,从现在起我就是您的儿子,我会为您养老送终的,今后您的事我随叫随到。然后他对朋友的妹妹说,妹子我就是你亲哥,你今后无论遇到什么麻烦都要告诉我,你的事就是我事。他朋友的父亲和妹妹已经是热泪盈眶,失声痛哭。从那之后,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周末,他都要请假外出,去看望他的这家父亲和妹妹,后来他复员到了地方,工作单位离朋友家也不太远,日子也好过了,他也结婚生子,但无论何时只要是朋友的父亲和妹妹找他,他都会放下手上一切事务过去,如果自己实在过不去,他会让他夫人甚至孩子开车过去。单位发东西无论是一份还是双份,他都要先给朋友家留出来,然后是自己和家人的。他说这是他答应他朋友的,是生者对逝者的承诺,他要用一生去做。每次他们战友聚会,他都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每次他的心里都和战友们一样,非常难过,非常怀念他们牺牲的战友,非常想念他的朋友,他经常会在梦里看到他的朋友穿着崭新的军装,笑着向他跑来,或者向他挥手,有一次他甚至梦到朋友笑着对他说:兄弟谢谢啊!他一下哭醒了,泪水沁湿了枕巾,剩下的时间他再无法入睡。再后来一两年,他去的次数少了,他说不是不关心了,是老人年纪大了,每次老人见到他,虽说都挺高兴,但他也不止一次发现老人在偷偷地擦眼泪,他是老人儿子最好的朋友,但他毕竟不是老人的儿子,他的儿子走了,牺牲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多么痛苦,老人心里非常难过,见到他难免不思念自己的儿子,对老人来讲这对身体不太好,使老人总是很激动确实不利于健康。于是他对朋友的妹妹说明了情况,并告诉她,无论什么时候,有难处了一定要告诉他,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他夫人的手机也开着,他的夫人和儿子也都和他一样,只要接到朋友家的电话随叫随到。这之后他们经常保持电话联系,虽然平常和周末去的少了,但在逢年过节还是要去的……讲到这里,我们都举起酒杯,站起来向他敬酒……那天我们都喝了很多……很多……


战争中枪是无情的,为了悍卫共和国的领土和尊严,我们有多少年轻英勇的战士慷慨就义。虽然枪无情,但战友之间的情义却横跨生死疆界,可歌可泣。那些将年轻的生命永驻边疆的英灵永远值得我们怀念,而那些曾经欲血奋战,经历过战火生死的老兵们也永远值得我们尊敬。


向你们致敬!共和国的卫士们!!敬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