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十五章 小王党

零一零 收藏 1 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与皇甫惟明的黯然落台相比,得胜的兀论样郭和论泣藏等吐蕃将领就风光了。


兀论样郭此时已是大相,封大璁玉书告身。在官职上已是封无可封了,赤德祖赞便封兀论样郭今年才十岁的儿子兀论莽热为小铜书告身,并赏赐了三千名奴隶给兀论样郭加上西海以西的一大片土地。而论泣藏则从青海德论提升为副相,加封洪济城城主,赏二千奴隶,封小璁玉书告身。其他参与石堡城防城战和洪济城收复战的官兵亦大获封赏。在逻些,赤德祖赞特意在746的年初召了兀论样郭和论泣藏回王廷述职,并请了各部部落的首领和各大家族的核心人物齐聚逻些城,接连搞了好几场的大型酒会,大肆庆祝!一时间,逻些城歌舞升平。


赤德祖赞非常重视赤松德赞的学习,从赤松德赞六岁开始,赤德祖赞便让朝中的大臣轮流来帕巴拉康给赤松德赞上课,教授的内容更是涉及了历史、军事、法则、农牧业等等各个方面,更是找了很多大臣家里与赤松德赞年纪相近的后代来当赤松德赞的伴读,一则提高赤松德赞学习的兴趣,二则这些大臣的后代在今后赤松德赞当政以后,将成为赤松德赞的臣子,让他们早早地安排在一起,有助于提高这些未来臣子们的忠诚度。为以后赤松德赞的执政创造有利条件。他们当中有大相兀论样郭的儿子兀论莽热,有都护尚结息的儿子尚结赞,有内大相郎星切的孙子郎藏密格,有新任副相的论泣藏的儿子论器然以及内副相恩兰·达扎路恭的儿子恩兰·野扎列息等等。众多权贵当中的权贵混在一起,在学习之余当这帮六岁到十二岁间的小孩子偶尔到逻些城里玩耍时,小不免就有一番鸡飞狗跳的场景,而这帮小孩当然是以未来的赞普赤松德赞为首的,于是逻些城的民众都叫这帮无法无天的小孩子叫“小王党”。这时的逻些城民众自然不知道,正是这个他们眼中就知道胡闹的“小王党”,把吐蕃王国扩张成了吐蕃帝国,而他们眼中现在可能还在尿床的小子,在后来无一不成了赫赫有名的大藏王的能臣,无一不立下足以留芳百世的英名!


由于天天坚持锻炼和习武,八岁的赤松德赞长得结结实实的。在武艺师父尚聂桑的指导下,加上赤松德赞的刻苦训练,现在的赤松德赞在力量上虽然比起成年人稍有不足,但由于经常与人对打,甚至与王宫的护卫对打,现在的赤松德赞的实战能力却已不弱,已能与普通的护卫游斗一番不落下风。赤松德赞不但自己刻苦训练,甚至把“小王党”里的其他成员也抓来一齐训练,当中除了几个出身将领家族的像兀论莽热以及尚结赞等小数几人以外,其他的哪有如此训练过?无不叫苦连天,吓得有段时间连课都不敢去上。家里的大人自然知道自己的孩子现在跟随王子学习意味着什么,现在跟小王子混熟了以后自己孩子的前途可是无限啊,当初可是煞费了一番苦心才让孩子进去的,那能让孩子因为怕辛苦而不去伴读?因此大臣们不但亲自抓自己的孩子去让课,听说小王子喜欢练武,众大臣在孩子回家后还特意叫护卫督促小孩练武,如此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操练后,小王党个个都异常的能打,一时间,打得逻些城的其他孩子帮叫苦连天。


在声名日噪的小王党的表率下,逻些城里的其他贵族子弟兴起了一股练武风,为赤松德赞日后的扩张造就了大量中低级将官人才,这就是赤松德赞始料未及的了。


帕巴拉康里,已经八岁的赤松德赞刚听完近侍苯南辛同扎讲完《赛米》当中的一段。那囊曲珍等南辛同扎走后便递了一杯茶给赤松德赞,她则走到赤松德赞的身后,把赤松德赞的头靠在自己的怀里,用双手揉赤松德赞的肩膀和头,为赤松德赞按摩。


吐蕃人原来是不喝茶的,但赤松德赞喝惯了茶,便托时任孙波茹茹本的尚息东赞派人到南诏银生城界诸山专门采购了一批普洱茶叶。很多大臣来给赤松德赞上课时,看到赤松德赞喝这种见都没见过的“普洱茶”,好奇之下也喝上几杯尝尝,这一尝就了不得,很多人马上就喜欢上喝了。众人不但来给赤松德赞上课时喝,走时还捎走一些带回家喝,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快普洱茶就在吐蕃贵族当中传了开来。由于逻些城茶的需求的猛涨,仅仅靠赤松德赞叫尚息东赞派人采买已不能满足吐蕃贵族的要求了,于是有些贵族便专门派人前往南诏采购,更在逻些城里开办起了茶庄。后世著名的茶马古道由此形成,足足比历史早了近半个世纪。


事实证明,吐蕃引入茶叶是一项影响相当深远的措举。茶叶的诸多功效对身处高原的吐蕃人而言,无疑最适用的。茶叶的引进并普及,导致吐蕃人平均寿命得以提升,更增强了吐蕃军到平地后的战斗力,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的那囊曲珍已经十七岁了。长期深居宫中的那囊曲珍没有像一般的吐蕃女孩一样被晒得黑瞅黑瞅的,相反,由于受到来源于雪山的逻些河的滋润,那囊曲珍长得水灵灵的。十七岁的大姑娘正是含苞欲放之时,那囊曲珍的发育比较早,此时已长成一对丰满的大胸脯,赤松德赞把头靠在那温暖的松软处,肩膀上享受着寻囊曲珍力度适宜的按摩,不由得惬意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按摩方法当然是赤松德赞教那囊曲珍的。赤松德赞在后世虽不至于长期流连于风月场所,但对一些场所里面丰富而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多服务还是知道一些,不过现在自己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还不能做,因此好多花招就还没教那囊曲珍,计划等他再长大一些再实施,现在只是教了那囊曲珍几个诸如按摩之类的小玩意而已。


那囊曲珍也不知道小王子从哪里学的这些小玩意,像她一般大的女孩,很多都已嫁为人妻了。那囊曲珍当然也懂得一些男女间的事情。情窦初开的她自然对任何异性的接触都是非常敏感的,像赤松德赞这样把头靠在自己的胸部上,那囊曲珍就觉得心里痒痒的。更别提有时候在帮赤松德赞沐浴时的一些身体接触了,赤松德赞常有意无意的接触到那囊曲珍的身体,搞到那囊曲珍常常意乱情迷,恨不得赤松德赞在一天内长大成人!


那囊曲珍不知其实她的小主人赤松德赞也是忍了好久才让自己没在这小时候越过雷池一步的。面对那囊曲珍越来越成熟的身体,对在后世早已尝过男女滋味的赤松德赞而言,其诱惑力自然是无比巨大的。但赤松德赞自知一旦陷于肉欲,就很难自我控制了。而且现在赤松德赞的年纪还小,如陷入欲海中对身体的正常发育非常不利。赤松德赞是要干一番大事业的,因此平时最多也只是不经意的过过手瘾而已,没有对那囊曲珍作过多的要求。但仅仅如此,就足以让那囊曲珍心痒难忍了。有时赤松德赞见到那囊曲珍的这副样子不禁心想:看样子那囊曲珍是不会自己解决问题的,要不要我教教她呢?当然,赤松德赞也就仅限于想想罢了,并没有真正付诸实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