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烈涛”号驶近了第37号阿基米德时空隧道,准备时空跳跃。


驾驶舱内,唐纳全神贯注地盯着控制面板上显示的林林总总的数据,在这紧要关头,稍有疏失就会招致灭顶之灾。


一切准备就绪后,唐纳钻进了特制的全封闭抗压舱,摁下了启动按纽,“烈涛”号随即加到极速,实施了惊心动魄的时空跳跃。


这时的唐纳,尽管四肢被机械臂牢牢地捆住不能动弹,眼前是绝对状态的漆黑,但瞬间来袭的力场就象黑暗中有无数支手在暴烈地拉扯他的身体,令他浑身欲裂,神志游离。


……


在茫茫太空中,“烈涛”号像是从一个玻璃球中挣脱出来那样,到达了一个崭新的空间,速度也随即降为正常巡航。在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星体发出若隐若现的微光。


在全封闭抗压舱内受尽煎熬的唐纳如蒙大赦,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他在控制面板上查了查星图,用雷达锁定那个小星体,自语道:“张衡空间站,就是它了。”


不同于金星时代的轨道空间站,银河时代的空间站可以称得上是广漠银河中的驿站。在一些重要的待开发空域,远航的飞行员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直径从数公里到数十公里不等的人造天体,其表面大量使用反光镜面材料,能充分反射附近恒星的光线,俨然星辰大海中的灯塔。空间站一般有人值守,负责给过往的飞船提供导航、补给和通信中转,且习惯上以金星时代的著名科学家命名。


另外,空间站也堪称银河公社的“边境哨所”。发现了空间站,就说明飞船已经回到了银河公社的怀抱,离有人居住的星球不远了。


重新开机的梅莉莎也来到了驾驶舱(仿真人在穿越时空隧道时也要暂时关机),她看了看雷达屏幕,随口问唐纳:“船长,我们到哪里了,是不是到张衡空间站了?”


唐纳一边调弄仪表一边回答说:“对,前方就是张衡空间站,我正在联系他们呢。”


梅莉莎乐得拍手道,“太好了,到了有空间站的地方,就说明我们离家不远了。”


唐纳笑道:“也不近,张衡空间站是比较偏僻的一个站,要回亚特兰蒂斯的话还要一个多月。不过,我们可以通过它中转与总部联系,这也不错呀。……咦,真是见鬼了!”


“出了什么事呀,船长?”


“怪事,这么久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话,按说应该有人值班呀。”


梅莉莎想了想,说出了一个可爱的推测,“也许值班员都出去玩了吧。”


唐纳也乐了,说:“对呀,他们可能是在做游戏呢。”


这时,控制面板上的一盏绿灯亮了,显示通信线路已经接通,三维屏幕上出现一个身着宇宙开发部制服的年轻男子,此人长像俊美,颇有几分奶油小生的模样。


“这里是哥白尼空间站,这里是哥白尼空间站,请报上飞船编号。”


“这里是宇宙开发部所属远航探险飞船‘烈涛’号,这里是宇宙开发部所属远航探险飞船‘烈涛’号,编号C348G960971,编号C348G960971,我是船长唐纳,从亚马逊星系完成‘奥德赛’科学考察任务,正在返回亚特兰蒂斯的途中。”


“‘烈涛’号……C348G960971……让我查查……哦,查到了……‘烈涛’号,船长唐纳,助手乔.波波维奇……不对呀,船长先生,你们的飞船已经被宇宙开发部列入失事飞船名单了,这是怎么回事?”


“列入失踪飞船名单,”唐纳和梅丽莎都大惊失色,“你搞错了吧,我们只不过才掉线六个月,部里的那些人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让我再查查看吧……船长先生,没错,‘烈涛’号确实在宇宙开发部的失事飞船名单里。我们这儿的数据库与亚特兰蒂斯联网,这名单是不会出错的,你和波波维奇先生的名字还上了银河公社宇航烈士榜呢。”


“什么?烈士!!!”唐纳有如五雷轰顶,张口结舌。梅丽莎也忍不住责备道:“你这个人真是不会说话,我们的船长不是好好的吗?”


那个“人”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赶紧道歉说:“对不起,船长先生,我失礼了,请原谅我这个卑微的仿真人的无心冒犯吧。”


“你是个仿真人?!”唐纳和梅丽莎异口同声脱口而出。


那个仿真人作了个鬼脸,戏谑地说:“如假包换,我已经算是过时的型号了,听说亚特兰蒂斯新出的型号比我帅多了。”


唐纳疑惑地问道:“仿真人这么象人,那靠什么区分谁是人谁不是人?”


“这个不难呀,船长,公社规定仿真人的嘴唇必须是蓝色的,这样我们和人类的区别可以一目了然。”说着,那个仿真人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唇。


刚才由于心急,一时没注意,唐纳这会才发现那个仿真人的嘴唇果然是湛蓝湛蓝的,还真是很醒目。


梅丽莎也紧盯着那个仿真人反反复复上上下下地审视,眼光中闪烁着妒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