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清代最后一次科举是光绪三十年,即1904年,刘春霖得状元,而朱汝珍因为地区广东不受慈禧喜欢而当了榜眼,当年的科举试题如下:


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恩科会试试题:

第一场,史论5篇:

1.“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

2.“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

3.“诸葛亮无申商之心而用其术,王安石用申商之实而讳其名论”;

4.“裴度奏宰相宜招延四方贤才与参谋请于私第见客论”;

5.“北宋结金以图燕赵,南宋助元以攻蔡论”。


第二场考各国政治,艺学策五道:

1,“学堂之设,其旨有三,所以陶铸国民,造就人才,振兴实业.国民不能自立,必立学以教之,使皆有善良之德,忠爱之心,自养之技能,必需之知识,盖东西各国所同,日本则尤注重尚武之精神,此陶铸国民之教育也.讲求政治,法律,理财,外交诸专门,以备任使,此造就人才之教育也.分设农,工,商,矿诸学,以期富国利民,此振兴实业之教育也.三者孰为最急策”。

2,“泰西外交政策往往借保全土地之名而收利益之实.盍缕举近百年来历史以证明其事策”。

3,“日本变法之初,聘用西人而国以日强,埃及用外国人至千余员,遂至失财政裁判之权而国以不振.试详言其得失利弊策”。

4,“周礼言农政最详,诸子有农家之学.近时各国研究农务,多以人事转移气候,其要曰土地,曰资本,曰劳力,而能善用此三者,实资智识.方今修明学制,列为专科,冀存要术之遗.试陈教农之策”。

5,“美国禁止华工,久成苛例,今届十年期满,亟宜援引公法,驳正原约,以期保护侨民策”。


第三场《四书》《五经》

首题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义”,

次题为:“中立而不倚强哉矫义”。

三题为:“致天下之民,聚天下自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义”。


我们看一下这样的考题,我们现在做起来如何?我们指责科举就是四书五经的僵死的学问,除了第三场以外,其他的史论和时政,均需要对于天下大事有非常的了解才可以,同时要认真地对于中国历代得历史经济的发展非常的了解,你光读一些经典书是不够的,你没有思考也不够,我们现在且不说我们的官员、公务员们,就是所谓的研究历史和社会科学的专家们能够不翻书不查资料的作答吗?这真是“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