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世界是大国的世界,是大国利益分割包围的世界。在已美国为主导的资本主义扩张阶层字金融危机之后对自己的全球战略政策进行总调整的时候,当在G8峰会上之后奥巴马访问俄罗斯和梅德韦杰夫僵硬的握手达成俄美表面友好的时候,当希拉里带着新美国政策去南亚和东盟的时候,注定了后金融危机下美国的外交政策从以反对恐怖主义为主要导向的热战入侵暂时告一段落,而转变成以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为主要标志全面对顶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以多边合作取代单边主义的合作政策,而这一切的缓和和调整都把战略目标对准了在东方不断崛起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在中国的北部和南部,美国人上演一场苏秦连横的好戏,而在这个连横的美国全球策略之下,一个是在中国北部曾经是世界超级大国的俄罗斯,而另一个则是刚刚经历了总理大选的发展中国家印度,一个是世界领土最大,而另外一个则是人口数量最多,一个已经风光不在沦为世界最大的资源出口国靠着军火支撑着早已经是昨日黄花的伟大帝国,一个则咄咄逼人不断扩充军备着在新的世界版图中获得和中国一样的地位的大国梦,一个在俄罗斯的市场上敲诈着中国的商人,而另外一个则在中国的西藏南部不断增加着军事存在。在这个充满了大国地缘政治的亚洲大陆,在这个充满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的大国世界,善良的希望和平崛起的我国周边早已经是惊风密雨,而在美国号称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旗帜下,俄罗斯和印度在美国以及盟国在中国的西部 东北陆地周边和东部南部海洋周边进行军事存在的全面对峙的时候,一个在能源问题上不断设卡,一个购买了美国160余架飞机,妄图在中美G2世界经济格局的今天,在中国周边利益被侵害不断的时候,分上一杯残羹冷炙。

如果从国家经济发展的格局上,中国和印度都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世界格局中被锁定为低人力成本低资源成本以牺牲环境利益和生命健康接受西方资本扩张阶层所控制的低端位置,只不过中国在经济发展格局上要远好于印度,在艰难的实现着从全球市场全球工厂的低端角色扮演向着资本控制和技术控制为代表的资本控制型国家转型号,在中国占世界第三的GDP中,虽然非常数量的中国制造提供,但是事实上,中国高新技术和海外资本输入扩张一直加大自我比重.而事实上,印度的角色相当于当年的中国,世界的加工制造基地一直伴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在亚洲不断南移,当韩国和日本台湾在美国的扶持下卸去军事发展的巨大包袱而实现了经济的艰难转型之后,事实上改革初期的中国正好为韩国 日本 台湾的这种从加工产业转向技术和资本控制提供了市场和资源,而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正好也需要这种经济改造,而伴随着经济发展,我们的经济建设发展到深入,资源人力成本的相对提高和资源环境的过度透支以及我们创造的财富和现实的经济获得不成比例的现实决定了我们不得不进行经济发展模式的全面转型,而走上的依然是韩日台的经济发展道路,只不过由于我国东中西部巨大的经济差异,表现在产业链的转移上,国内我们是东部进行产业改造资本控制的金融核心城市的建立,而那些加工制造产业在实现着从东到西的产业转变,而在国外,伴随着中国市场的成本提高和环境要求的现实需要,世界制造的重心在继续南移,走向印度和越南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可以说现实的印度和越南受惠于全球经济产业链转移的实惠,他们一定也必须在相对的时间内完成类似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经济发展模式,这种类似于中国当年不顾及环境效益和资源过度透支所产生的经济负担不久就会显示出自己的弊端,而这种弊端必然让印度在未来的经济转型中步履维艰,因为对于以资本控制和技术垄断为标志的资本主义扩张阶层来说,他们必须也一定要把全球化地端市场做好把握,当印度企图改变自己的全球化低端位置的时候,必然一定会面对类似于中国的问题,只是现实中,印度处在加工产业的中期而没有向资本和技术控制转型,这也就决定了西方世界对于没有和他们拥有太多所谓的现实的经济利益冲突和对抗和平崛起的中国的现实需要而走到一起.

而对于俄罗斯来说,曾经的他们作为苏联的国家形态曾经是和美国对抗的世界超级大国,在经济上曾经对周边国家进行过大量的经济援助来完成周边国家的社会主义改造,意识形态和经济援助相互邦定,而伴随着苏联葬送在那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戈尔巴乔夫混蛋手中,以及在叶里钦时期全面回归欧洲政策的失败已经在经济上全面推行的经济休克疗法导致了俄罗斯在从社会主义下的计划经济在向所谓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之中,大量的经济成果被西方资本扩张阶层掠夺,他们扶持所谓的国内代理人和政治结合形成所谓的寡头,控制俄罗斯的主要经济命脉和进行抵端产业附加援助,而对于前苏联的核心的资本控制以及高新技术一个是伴随着苏联解体事实上俄罗斯失去了部分继承,因为苏联的发展重心一直在欧洲,而苏联解体所分裂的国家主要在中亚和东欧,而这些国家对俄罗斯采取的压制和新的利用。所以当俄罗斯完成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经济改造之日,其已经被西方世界锁定为了全球化的低端市场和世界最大的资源出口国家,而普京的加入WTO的设想在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话语权下,显得是那么的不平等和不具有现实意义而最终导致了退出,那个似乎是曾经的苏联支柱的军事工业也由于资金的匮乏和人才的流失,在什么都卖的策略下,勉强的艰难的支撑着,只是在和美国的竞争之中,在和中国蒸蒸日上的军事仿制的过程之中,不断走着下坡路。而所谓的普京的黄金十年,不过是受惠于全球战略资源的不断上涨而获得一种短期的复兴,这种短期的黄金岁月并没有或者说并未对俄罗斯的资源输出国的经济格局做任何改变,相反依赖度越来越高,而美国进军中亚,占领了石油产地伊朗和阿富汗的今天,世界油价将长期锁定在一个不太高的经济价位,这也决定了无论俄罗斯怎么对内整合寡头经济,如何团结一致不会也不可能获得现实的经济发展,因为一个靠卖资源为主要的国家只能是一个连印度都不如的全球低端市场,在经济地位决定话语权的今天,这个国家已经沦为了靠停止天然气供应这种现实的手段来达到企图影响欧洲和苏联的曾经的加盟共和国,这种短暂的以牺牲自我经济利益为代价的政治手段,又怎么会或者说如何能够持续的产生对欧洲和北约东扩大现实的影响。

经济存在决定了政治存在和一个国家的对外关系,事实上中俄印都在不同的道路上实现了或者说实现着国内的政治稳定.在经历了解体阵痛和回归欧洲的失败之后,以普京为主导的俄罗斯的政治精英们为俄罗斯创造了稳定的黄金十年,而在作完两届总统之后,作为一个俄罗斯的领导首先对宪法表示尊重,转而就任总理而把掌握实质权利的总统大位交给梅德韦杰夫,这种梅普双核的双驾马车实质上以普京为主导的特殊的政治格局赢得是民众对政权的信心和长久的支持,而这种信心和支撑为俄罗斯在对抗全球经济危机的过程和对内镇压车臣为主要标志的外高加索的反抗独立运动中以及在对抗格鲁吉亚的入侵战争中创造了稳定的国内政治环境和相对平和的发展机会。而印度在政治上刚刚经历了为期一个月的总统大选,国大党出忽意料的胜利让印度的现实的国家政策能够延续,这个破天荒的选举结果让印度在未来的五年国会的执政周期内,辛格可以利用国会过半的选票来摆脱反对党的国会制肘,而这种选举结果有利于印度现实的国内的政治的稳定和经济的稳定发展,经历了文革十年浩劫的中国,在政治方面走的是一条开放和发展的道路,领导人终身制的废除和以江泽民总书记为主导的第三代党中央领导核心的集体隐退,党中央九常委的集体执政和不断加大力度的发贪腐政策,不断开放的新闻自由和基层民主选举以及官员的异地任免的轮换制度都让我们的国内的政治虽然有不少因为社会内部矛盾产生的群体事件和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和民族问题对中国内政的干扰下越来越走向成熟和稳健,为我们的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为实现我们的经济转型,为实现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而提供着和平的环境。

外交关系和军事存在是一个国家国内政治和经济发展需要的延续,而事实上中印俄三国彼此依靠而又相互矛盾,彼此竞争而又不能分割,可以说是现实版的亚洲大三角。首先中印俄三国都受制于美国全球化的经济格局和军事存在的影响,事实上,在金融危机之后,以奥巴马上台为标志的温和资本扩张阶层缓和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内部矛盾,而把意识形态放到了首要的位置从而服务于在美国国力下降的事实之下保持其全球领袖地位而推行的现实的合作主义,而事实上中国的和平崛起所代表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成了西方世界的一个共同反对的目标,而事实上,由于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认同,俄罗斯和印度在理念上都对美国彼此认同,而那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印度在文化上则事实上和美国更加趋同.当美国把全球矛盾的核心对准中国的时候,在北方奥巴马通过访问俄罗斯和达成全球核武器削减协议以及所谓的暂缓部署波兰的反导系统和给予俄罗斯一定的经济上的让步其实大大的缓和了俄罗斯的现实的敌对情绪,而在金融危机后陷入政府信任危机的俄罗斯和其内部军事变革和经济转型都需要一个相对安全的心理环境和安全周边,俄美这种事实上的合作必然会增加中俄关系的压力,必然会对中俄关系产生不利影响,而刚刚的发生在俄罗斯以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为主要标志的驱逐华人商人在俄罗斯经营的事件则显示了俄罗斯对自身民族商业的保护和现实中对华矛盾的两面政策,而那个所谓的中国渔船仅仅是因为非法停靠就被击沉则更加体现了普京对中俄关系走向的强硬干扰.而希拉里的访问,是继在小布什对印度开放核市场,对印度核大国地位认同之后,所开启的第三轮美印合作,美印军事技术转让协定的签署则让印度美国实现了双赢,一方面美国人获得了足够的定单来挽救在国内经济危机下日益萎缩和痛苦的军工产业,而印度人则在西方世界加大对其军事无限制的出口事实上武装自己,为获取自己的大国地位而不断努力向前.事实上,印美关系的合作还有另外一层深刻的含义,巴基斯坦亲美政权的建立导致了印度在对巴关系中不得不和美国发展外交关系,而印巴关系的缓和则有助于为印度在南亚次大陆建立一个稳定和平的安全周边,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美国的斡旋.而事实上,无论是从国家定位还是外交关系上去看,印度首先也必须先成为亚洲的大国,才能成为世界的大国,而这种事实上的逻辑为中印竞争带来了现实的需求,而不断增兵西藏南部,在国内进行对中国廉价手机为标志的对中国制造的抵制运动则再次为这种中印对抗提供了现实的问题焦点,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美国人全球遏止中国崛起政策提供了帮助,当然这种交换是以军事技术输入和印巴关系缓和为前提交换条件的.

其次,中印俄亚洲大三角的格局对抗而又合作,矛盾而又缓和的现实更多是被三国的自身国家利益所深刻决定,美国的国际政策不过是一种现实利用的策略而已.事实上,从苏联解体而来的俄罗斯已经沦为一个资源出口大国,这种在地理上和具有欧亚双重格局的现实位置导致了俄罗斯的资源出口一直是在欧洲中国之间摇摆,而这种摇摆伴随着北约东扩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加剧所带来的是俄罗斯的资源出口政策越来越偏向东亚.而事实上,日俄在北方四岛深刻的领土尴尬和现实的朝鲜半岛支持朝鲜的政策导致了俄罗斯不可能把资源过多的输入韩日,而由于现实出海口的缺乏和中国经济发展现实的需要导致了俄罗斯对中国资源能源的出口不得不加大规模,而这种现实的资源政策对中国的国家经济安全发展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利的,在金融危机袭击而来,中国领导人四处奔走为中国开辟新的能源供应的时候,更多的是俄罗斯深深的担忧,而由于俄罗斯已经在军事上是昨日黄花和事实上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依赖以及早已经完成了中俄的边界谈判让俄罗斯失去了对中国发难的筹码,而俄罗斯在国内发起的对中国制造的抵制和所谓的俄美关系的缓和是对中国优化能源供应结构和资源政策的一种现实的警告.但是这种警告不可能也不会改变俄罗斯依赖中国的现实,在资源上中国的进口的石油占据了俄罗斯出口的三分之一要多而远东石油管道的建立则更加让这种现实扩大,而在军事上中国一直是俄罗斯的稳定的巨大买家,所以这种中俄现实的危机不过是普京玩弄的外交策略和现实的手段把戏而已,中俄经济的互补性决定了中俄只能走向合作,对抗是一种失去市场的行为.

而事实上,和中俄大的互补格局相反的中印经济的深刻的矛盾,中印经济的发展具有很大的同质性,二者都是从加工产业积累外汇储备开始而二者的未来发展都是走向资本和技术控制的全球大国,只不过中国现在正艰难的实现着从以过度透支自我的资源环境和生命健康的以中国制造为主导而忽视产品附加产值的低端产业逐步迈进资本控制和技术的门槛在和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艰难的进行着全方位的国家博弈,而印度则是刚刚接受亚洲产业链向中国西部移动和南亚转移的经济成果,由于其自身廉价的资源和人力以及巨大的人口消费市场在不断的获得着西方的经济支持和经济支持所带来的政治支持.在亚洲的国家发展中,一直存在着三个梯度,韩日台是已经完成资本控制和技术垄断改造的发达地区,他们的崛起利用的是中国早期改革开放的黄金三十年,而中国的崛起需要象当年韩日台一样为自己找寻一个弱于自己可以为自己资本控制和技术控制提供市场和廉价资源人力的稳定的平台,而事实上,印度的出现是不二人选.我们上汽入主韩国的惨败以及联想并购IBM的全面失败以及华为中兴全球政策的痛苦不过再次证明了我们要在全球化市场成熟的手中握有WTO主导话语权的资本主义强国手中获取现实利益是多么困难和不现实,而从地缘和安全角度来说,印度无疑是中国崛起的一个跳板,但是这种中国的现实选择是印度和俄罗斯都不能接受的,印度的国内政治精英们正是出于这种对中国崛起的危机和对印度陷入全球化的低端不能博弈而出感到的是痛苦和现实的不安恐惧,这种经济的同质性竞争和时效性的阶梯扩张则决定了中国印度不可能走到一起,而双方没有解决的领土冲突和现实的中国对印度周边的平衡策略则让印度不得不对中国采取更加激进的策略.而俄罗斯在对中国经济版图的扩张上也存在深深的和印度一样的忧虑

如果说中俄关系的矛盾点在于资源经济和俄罗斯的现实经济对自我保护的需要,那么中印关系的矛盾点则在于经济的同质化竞争和时效性带来的经济利益不平衡以及现实的领土和安全冲突.在中美形成经济G2格局,美国利用周边全面遏止中国的今天,俄罗斯和印度都想在中国崛起被遏止和美国合作的过程中获取自身的国家利益和为国内经济发展获得安全和平的环境,而这条路,当年的苏联和现实的中国是多么的相似来尔,可是中国现实的国家能力是否能达到当年超级大国苏联的水平,这个有着五千年智慧而不曾洇灭的世界唯一延续的四大古文明面对挑战是自信和坚强的执著,我们一定能也会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结尾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2009年6月16日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金砖四国首次首脑峰会上提出的四点重要建议,地点为俄罗斯叶卡捷琳堡.

第一,增强政治互信。四国都是对全球事务具有影响力的新兴国家,都是维护地区和国际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应充分用好现有机制,通过对话和交流加深政治互信,成为国际上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的典范。

第二,深化经济合作。四国在资源、市场、劳动力、科技等方面各有优势,彼此互补性强。应加大经济合作力度,丰富合作内涵,拓宽合作领域,创新合作方式,增强合作实效。共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三,推进人文交流。积极拓展文化、教育、卫生、旅游、体育等领域交流合作,促进人民相互了解,推动各界成为好朋友、好伙伴,为深化全方位合作打下坚实社会基础。

第四,提倡经验互鉴。应尊重各自选择的发展道路,相互交流发展经验,彼此借鉴发展模式,在自愿基础上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还应本着开放和透明原则,加强同其他各方的对话、交流、合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