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88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不料到了次日,征通远远看见数十个兵士直奔医铺而来,以为匈奴人居然指使焉耆人来此抓捕疏勒夫人等人。不怪征通心急意乱,没想明白。他哪里知道是精夫出了事,又被人告知雒越说精夫是来医铺求医之人,雒越这才派人前来捉拿。 征通几步跨回医铺,让疏勒夫人带着女婴和班勇躲入密室。精夫背起沙狐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不料到了次日,征通远远看见数十个兵士直奔医铺而来,以为匈奴人居然指使焉耆人来此抓捕疏勒夫人等人。不怪征通心急意乱,没想明白。他哪里知道是精夫出了事,又被人告知雒越说精夫是来医铺求医之人,雒越这才派人前来捉拿。

征通几步跨回医铺,让疏勒夫人带着女婴和班勇躲入密室。精夫背起沙狐还没进入,雒越的人已经冲了进来,一把推开上前搭话的征通,朝精夫扑了过去。精夫怎甘束手就擒,大喊着夺门冲出,兵士在后面紧紧追赶。有人令道:“大人说了,死活都要。放箭!”。可怜沙狐眼看伤势渐好,又在精夫背上替精夫挡了几箭,直到精夫也在腿上中箭倒地,箭支才不再射来。

征通追上来要为二人裹伤,却被兵士推开。下令发箭的人厉声喝问征通道:“此人还有同伙吗?”,征通忙道:“没有了!就这两人。”。

精夫和沙狐被带到雒越面前时,身上还插着那几只箭。雒越被精夫一脚踢断了两根肋骨躺在榻上,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先打个半死再关起来,等我好了,我要亲手宰了他!”。

沙狐没有得到救治,当晚就不行了。临死前说道:“告诉成上,我不能跟着他了!让他给我报仇,也算兄弟一场。”。这个狡诈多智、曾让人谈之色变的沙漠大盗,竟然莫名其妙地无声无息死在此处。精夫心痛沙狐为救自己而伤,又被自己连累死去,紧紧抱着沙狐渐渐凉去的尸身,当真悲痛欲绝。

征通打听清楚缘由,赶紧先筹了一大笔钱给雒越送去,求他放人。谁知雒越收下金钱,只是将沙狐的尸身送回。放出话来:要放精夫,再拿五百金来。

征通无奈,只能与疏勒夫人议道:“我看雒越此人性极贪婪,只怕收了钱也未必守信。何况我这里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金钱。成家在西域各地以延城和伊循城最大。伊循城管事延戎乃成家老人,人强马壮,不如以黑牌召他前来救人。”。疏勒夫人心急如焚,连连点头。


延戎一到,不改当年火爆脾气。话没听完就气得哇哇大叫:“这狗贼吃了豹子胆了?敢动成家的贵客。你没告诉这狗贼他得罪的是成家?”,征通一愣,说道:“我这医铺是暗点,我怎敢不顾老主人的规矩?”。延戎点头称是道:“我倒忘了。”,又恶狠狠说道:“老夫这就上门叫他放人,他若不放,就绑了他的一家老小逼他放人,要是精夫再死了,老夫要他全家陪葬!哼,沙狐的死,也要他拿命来还。”。疏勒夫人急道:“不可鲁莽行事,他的命是小事。一旦出现意外,再害了精夫的命……”,征通也道:“我看夫人顾虑的是,要不这样,我曾救过左侯元孟一家几口人,算是有点交情。咱们给那元孟送去重金,让元孟叫他放人。我不是让你带钱来了吗?”,疏勒夫人连声说道:“如此甚好。”,延戎却仍然摇着头说道:“金钱倒是小事,我也带了不少。只是让这么一个狗屁大的小官欺侮到头上,传出去还让不让我成家做人了?”。

次日,还是让征通给元孟送去百金求见。不料元孟却不敢答应此事,坦言相告道:“雒越势利小人,惯于见机而作。不知恩义,唯知厉害。此前见匈奴人势大,就积极参与攻杀汉家都护陈睦,有功得王广授他金牌。又有匈奴监国北鞬支提拔,狐假虎威,气焰嚣张,根本不将我放在眼里。哼!此等小人,日后一旦汉家得势,我看他定会改弦更张,谄媚于我。我曾为汉家质子,在焉耆素来不受信任,虽名为左侯,实则备受欺凌。唉……”,沉思片刻又道:“不如你把这钱送到北鞬支那里,求他说话。”。征通失望至极,只得出言告辞。


成上赶到后,见疏勒夫人无恙,放下心来。跪下给延戎和征通行礼道:“多日不见两位叔叔,侄儿好生挂念。”,二人急忙跪下还礼道:“少主人是要折杀老奴了!”。成上苦战余生,见到二人自然如见至亲。二人先打听疏勒城之战事,听着成上讲起来俱是老泪纵横。反是成上不停出言安慰,又转头向征通问起精夫之事。

成上听完征通的讲述后,伤痛说道:“当年结识了沙狐后,我曾告诉过楼兰酒肆的乌石,若沙狐找来,可以告知消息。他若愿意跟我,也可送到酒泉来。实在未曾想到他竟然死在此地。沙狐已死,精夫还在雒越手上,咱们无论如何也要救他出来。”,延戎与征通一齐点头。成上定定神又道:“我与焉耆王广曾经有过交情,料他不致于不肯帮点小忙,假如王广真要顾忌那北鞬支,咱们再另想办法就是。救人之事,我来安排,只是沙狐的命,终究要着落在雒越头上。”,延戎一拍大腿,叫道:“正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救出精夫,老夫立刻安排人手,结果了他。”。成上沉吟片刻,终于摆手说道:“这次先放过他。”,延戎不解道:“这……这……?”,

疏勒夫人却知成上是顾忌到自己母子在此,还带着一个小婴儿,宁可先放下仇恨。心中感激成上体贴心细,起身道谢。成上急忙还礼道:“夫人万金之躯,如若稍有损伤,成家岂有面目再见班大人。一旦救出精夫,我与耿兄弟即刻送夫人和公子到疏勒。”,疏勒夫人喜道:“耿恭也要来?我自从听到汉军救走你们以后,时时盼着还能相见,这……这真是太好了。”,说着不由流下泪来。成上也心情激荡说道:“夫人恩情,我们兄弟甚是感激!耿兄弟过几日就能到了。”。疏勒夫人哽咽说道:“我没能送进粮食,还累得铁老英雄……”,说到这里,已是难以再叙。成上“噗”地跪倒,含泪说道:“铁叔叔父子英雄,死得壮烈。夫人千万不可因此自责,成家老少上下,但求死得心安,岂恤一命!”。延戎和征通听到这话,仿佛又回到年轻岁月,断然叫道:“正是!”。

王广收下成上的重礼后,爽快答应下来,立刻派人与成上一起去找雒越。雒越一听竟是成家少主亲自前来要人,立刻想起那些关于成家的种种传言,登时吓得一头冷汗。哪里还敢要成上带来的重金,陪尽好言,连道该死,放出了遍体鳞伤的精夫。成上狠狠盯了一眼雒越,背上精夫走了。

两日后,耿恭与塞西安几人到达员渠城。自然又是一番悲喜交加,延戎与塞西安当年脾气相投,最是友爱。见到塞西安仅余一眼,心头恻然,抱着久久不肯放开。征通当年为了医治命悬一线的塞西安,费尽心力足有半年,塞西安每次见到征通,必会跪拜行礼。此时不耐延戎拥抱,推开延戎后又给征通磕头感谢当年的救命之恩。


与延戎在伊循城分别之时,成上特意嘱咐道:“叔叔千万不要急于动手,留着雒越一命,让侄儿亲自为沙狐报仇。”。又从怀中掏出一画递给延戎道:“通知各地,找寻此女。一旦找到,立刻送往疏勒。”,延戎连连点头答应,与众人依依惜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