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那遥远的地方》---是圣殿

央视一套正在热播的《在那遥远的地方》,熬了两个通宵,我已经全部看完了。该剧没有《潜伏》那样扣人心弦的情节,也没有《人间正道是沧桑》那种大视角,但《地方》依然不失是一部好的主流剧。通过它,我们看到了老一代边防军是在何等艰苦的环境下,捍卫着祖国的尊严。通过它,我们看到老一代革命者是在何等坚定的信仰下,奉献着自己的青春。通过它,我们知道了该如何做,才是对这些前辈、以及现在依然在国境线上保卫着祖国大门的战士们最好的回报。

《在那遥远的地方》,给人最大的感受应该是震撼二字。我们为巍峨的昆仑山而震撼、为那5300米上的生命而震撼、为那皑皑的冰雪世界而震撼、为那年轻而又坚强的意志震撼。也许很多战友并没有亲身感受到什么是高原、什么是缺氧、什么是生命的禁区。甚至有人会质疑:仅仅是为战友取水,前去刨冰导致牺牲的老班长也可以评为烈士么?在这里,我要肯定的回答说:是烈士!能在那个高度站一次岗的人,都是英雄。更不要说常年坚守在雪线以上战士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笔者曾经踏上过一次高原,那是随着地质勘探队伍一起上去的。超过4000米的海拔,就已经没有树了,只有那种很矮的、贴着地面长着的小草。超过4500米,连这种顽强的小草也看不到了,只有冻土、白雪。是真真正正的生命禁区。在学校里,我是体育部的副部长,擅长短跑和跳远,足球也还可以。应该说是体质不错的一个人。那次我完全是乘车上去的。在西藏那曲出发的时候,我还随着车内的节奏一起唱《青藏高原》呢。(说来也怪,在那个环境里,唱别的歌都感到格格不入。我相信,即使是周杰伦,望着那宽广的高原,《双节棍》他也是唱不出嘴的)。逐渐的,我张开的嘴巴就发不出来声音了,只有急促呼吸这一个功能了。好像也仅仅是到达了4500米的高度。我就开始眼前发黑、脸色发灰、然后晕倒。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回山下了。那是在西藏的那曲、通往安多的途中。由此我很容易想象出来,在5300米的海拔上,人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我说:只要能在那里为祖国站岗一天的,都是英雄!

《地方》以袁鹰、丁浩天等人入伍,驻守昆仑山为主线,演绎了70年代期间、一批有理想、有意志的青年战士的不同生活。客观的说,该剧单纯从情节上看并不新颖:下生后就被父亲韦铁送给战友做女儿的袁鹰,有着许三多那般顽强的意志。在缘分的召唤下来到了父亲的部队当战士。天真的她没有注意到踏实、内向的丁浩天对自己的好感,反而被利己、自私、善于玩弄小聪明的吕强所吸引。而吕强为了自己的仕途,又对司令员韦铁的女儿韦洁示好。结尾当然是脚踏两只船船的吕强两手空空,在部队混不下去了专业到了地方,有幸成为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弄潮儿。而丁浩天、袁鹰等人都以不同的形式,把自己的一生、一切奉献给了昆仑山。

该剧有三个人物的表演很不错,战友们在观看的时候可以留意一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韦铁(昆仑军区司令员---李幼斌饰)

李幼斌的演技已经是如火纯青了,把一个司令员威严和父亲的慈爱表现是淋漓尽致。他对两个女儿疼爱的同时,又是高标准的严要求。老革命的清廉自律中又带有人情味道。他对两个女儿那句:“吃完了瓜,都给我滚蛋”,把这个人物特点、个性充分的体现了出来。

吕强(昆仑军区战士---吴建饰)

这是剧中一个带有反面意义的角色。但从《潜伏》中的吴敬中开始,今年的反角出彩已经是惯例了。可以称作是帅哥的吴建延续着这个惯例,把一个市侩、利己、善于投机的人物把握的非常准确。尤其是歪主意来的时候,那两只眼睛的转动真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的思维和心灵。以至于到了让观众感到可恶、可恨的程度。吕强从新兵连的时候就开始使用小聪明,来躲避上哨卡。上去后,又一直寻找能够下来的办法,甚至不惜当逃兵。爱情上,他脚踏两只船,使用花样手段,让司令员的两个女儿都成为他迷倒。最终,方扬的几句话为他在昆仑山的表现做了最好的总结:“你做这些事的时候,你心里能安稳么?心里能平静么?咱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咱们到这里来……咳,是你自己把自己钉在耻辱架上的,你永远也逃脱不了昆仑山对你的诅咒!”可以说,这是该剧最为核心的一句台词,最让我感到反思的一句台词---如果我在现在的岗位上,不能认真的旅行自己的职责,那么退休后,我能逃脱开诅咒么?

张保国(昆仑军区干部---王奕盛饰)

王奕盛这个演员我以前似乎见过,但没有什么印象。在《地方》剧中,他的角色是最让我喜欢的。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大老粗,极其热爱军人这个职业。简单、直爽、护犊子。尤其以自己带过的兵出息了而感到骄傲。最喜欢说的话就是:“你是我的兵。”说这句话时的那种自豪感,真的是让人羡慕。转业前,他对部队的眷恋之情,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可以说,当过兵的人,在他的身上都能找到自己某个老班长的影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地方》剧中道具的使用,看的出来,导演还是力求完美的。虽有纰漏,但也应该说是瑕不掩瑜。嘎斯、“爬山虎”、老15等军车能找到已经实属不易了,所以战友们就不要挑剔那辆解放面包的救护车了。当然,我也看到了1976年,丁浩天上哨卡时,背后露出的是81-1的枪托。但这些东西并不应该成为我们调侃的话题。我们观看该剧的时候,应该看到的是那些在草都不能生存的环境里,依然在捍卫祖国尊严的生命,是那种“缺氧但不缺精神”的毅力。我们也应该问一问自己:在自己的岗位上,我们是否在逃避职责?我们有没有把自己钉在耻辱架上?我们能否受到这个岗位的诅咒?

只有好人才能够去的天堂,当然是在天上。在5300米的海拔上,保卫着祖国大门的战士们,是最接近天堂的人。5300高度上的哨卡,也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了---那地方叫神殿。


本文内容于 2009-7-31 22:04:41 被铁血管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