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老大的权力乐趣

wuleini 收藏 6 254
导读:象棋上讲:“小卒过河顶杆车。”因而在现实生活当中,只有小卒才有胆量评论一下我们的老大。 [B]首先,在台湾问题上[/B],统一中国的策略是通过社会公正赶超台湾,而不是依靠国共合作,更不是依靠台湾政府。 所谓的社会公正,是通过中共建立更宏大的社会保障网络、金融网络、产权网络,从根本上培养亲大陆的势力。那种认为:“只要经济上超过台湾,祖国就会统一”的想法,会象赵匡义一样,永远收不回烟云十六州。 所谓国民党,其实早已衰亡,只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影子,同国民党打交道就如同海底捞月。所谓台湾政府,都是官僚,没

象棋上讲:“小卒过河顶杆车。”因而在现实生活当中,只有小卒才有胆量评论一下我们的老大。


首先,在台湾问题上,统一中国的策略是通过社会公正赶超台湾,而不是依靠国共合作,更不是依靠台湾政府。

所谓的社会公正,是通过中共建立更宏大的社会保障网络、金融网络、产权网络,从根本上培养亲大陆的势力。那种认为:“只要经济上超过台湾,祖国就会统一”的想法,会象赵匡义一样,永远收不回烟云十六州。

所谓国民党,其实早已衰亡,只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影子,同国民党打交道就如同海底捞月。所谓台湾政府,都是官僚,没有人会放弃权力,也不会因统一的大义服从中共的领导。

因而中国的对台政策还在于中国本身,对统一而言,邓玉娇的价值比吴伯雄和马英九要高一百倍。


第二在钓鱼岛问题上,应当用肩扛式导弹武装我们的海洋利益,由于中国现在的防空力量还比较薄弱,日本海军在美国C4I系统的支持下,日本的直升机将是我们舰艇的重要威胁,因而中国的舰艇、潜艇、科学考察船、准军事船、海上钻井平台,甚至渔船,应当装备肩扛式导弹,并且中国的空军应当与东海的所有目标建立联系。


第三在南海问题上,应当用火箭筒武装我们的渔民,南海不是外交部的南海,而是中国渔民的南海,没有中国渔民在南海的合法权益,就不会有中国的主权。在中国的外交抗议没有效果,中国的军事力量又很难介入的情况下,只能武装中国的渔民,而中国的海军应时刻监控求救频道,并与中国的渔民建立支援关系。武装中国渔民的武器,以火箭筒为主,肩扛式导弹和自动步枪为辅。


第四在朝鲜问题上,应当以中国的利益为中心,建立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人常常以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来评判中朝关系,但他们有着本质的不同,美国可以通过所谓的民主来控制以色列甚至日本和欧洲,而中国自从从朝鲜撤军以后,对朝鲜没有有效的控制能力。

也正是因为此,美国的情报局可以通过他的金融网络向全世界渗透,特别是中国金融腐败更为美国的渗透创造了条件,而中国和俄罗斯自从共产国际消亡之后,他们的情报工作也必然衰落,也因为此中国和越南反目成仇。

因而新加坡劝中国停止输出革命,是多么的妄自尊大,不输出革命,怎么输入情报,没有情报我们那里来的大国地位,当然这里的革命无非是社会的公正。


第五在经济问题上,通过《反垄断法》来扩大消费,因而中国新一轮经济的发展的动力,是把人们的消费能力从房地产的垄断中解放出来,那些没有住房困难的富豪、银行、基金会、官僚等,不应当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应当通过《反垄断法》来打击他们。

例如任何商品房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销售到公民的手中,否则就会被国家的社会保障网络强制拍卖,每个公民根据身份证有一次购买权,通过强制拍卖的商品房纳入社会服务网络,只能在社会保障网络中拍卖流通,不能再进行市场私自交易和出租。这样不仅能够打击房地产的垄断,稳定社会经济,而且可以加强社会保障网络,为每个士兵和平民提供居住场所,稳定军心和民心。


第六在单纯的军事问题上,是建立中国的C4I系统,C4I系统的难点并不是仅仅建立信息关系,而是建立战场利益关系,即C4I系统是官兵论功行赏的数据依据,从而严厉杜绝“官员与士兵争功”,避免军队的萨达姆式的溃散。


第七在政治问题上,政治是权力的乐趣,权力的乐趣是分权和收权。权力就好像孙悟空的72变,腐败的耗子多了,就要拔出毫毛变出许多猫,边境危险了,就要变出许多老虎和雄鹰,经济困难了,就变出很多的钱,分给老百姓。

当然权力也是有弱点的,他应当象唐僧那样,不被贪婪的欲望迷惑。


总之,希望我们的领导人,具有秦皇汉武的魄力,具有唐宗宋祖的英明,成吉思汗的武力。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