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傍晚的时候,张让和何进秘密和的会了一面。至于说了些什么,两人谁也没有多说。只是鲍信所领的两百人却是紧紧的盯住了十常侍中的封谞府邸。

………

也就是在这时候。张温和往常一样带着高顺、张苟等人上朝了。

原本张温是不想带的,洛阳毕竟是皇城,能出什么事?再说他也有自知之明,毕竟自己的出身不好…做人啊!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可张苟却说这是张信的军令,他们不得不执行,平时不跟着他,那是听了他的话。可现在徐晃送来的张信信中写道如今局势紧张,说不定就会出事。出于对他安全的考虑,必须一刻不离的保护他。

而高顺则是不言不语只是直直的看着他,意思很简单,若是张温不带的话,他就自尽以谢张信。

张温无奈,只好带上两人还有陷阵营兵卒。

张温进皇宫的时候让他们就在南宫门外等候,说是很快就下朝了。刘宏不是勤政的皇帝,每次的朝会都是很短。

高顺生来持重少言,张苟和史阿呆得时间长了,早就将史阿那种冷漠性情学了个全。更何况两人也不是多事的人,张温既然这样说自有他的道理。也不问为什么,就在那里等着,倒是不时经过的宦官、宫女老是怪异的看着他们。

毕竟这里不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该呆的地方。

“高大哥,怎么今天朝会到现在还不结束?”

足足一个时辰,天都已经黑了。张苟忍不住低声的询问。

“怎么了?阿苟。”高顺看看天色,也着实不早了。笑道:“的确是有些不早了。可不管什么时候,咱们也得等,记住公子当日对咱们说的话…守护老爷就是咱们的责任!”

“这个我知道。”张苟点点头,环顾四周,忽然说道:“只是高大哥,你不觉得今天有些奇怪…这里和往常像是有些不同…”

高顺闻言,也觉得有一些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还有,都这个时候,按规矩宫门应该关闭了啊。

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

似乎有很多人在向宫门走来,高顺、张苟不免心中愕然,互相对视了一眼。这可是是大汉皇城南宫城门。不可能任凭谁都能随随便便来到这里。

更不要说,那脚步声嘈杂,随着距离城门越来越近。一阵阵的传来。

可是看不远处宫门外地守卫,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他们的耳朵出毛病了?

“阿苟,可听到什么?”

“好像有人往这边过来,人数似乎不少!”

高顺一皱眉,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不详的预兆,扭头对宫门外的禁军喝道:“有人往这边来,你们还不赶快阻止?”

禁军头领露出诡异的笑容,“是,有人往这边来,我们立刻过去。

宫门之后,人影晃动。

薰卓一个哆嗦,立刻醒悟道:“文开,夺门!”

张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宫门外的禁军头领锵的拔出宝剑,厉声喝道:“杀!”

寂静地宫门外,这一声‘杀’就好像导火索一样。

从远处突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响:“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天下大吉!”

也许是一个暗号,远处灯火齐亮。

数不清的人,身穿各种老百姓的服装,但头上都是用黄巾裹头,手中拿着各种武器。蜂拥着冲了过来。

数百名禁军,从宫门后杀出来。

高顺脸色一正。随手一挥,陷阵营士卒就聚集到了身旁。

禁军头领已经冲过来,但没等他到达高顺的陷阵营前,张苟如鬼魅一般的飘了过去。也顾不得抽出随身的兵刃,抬起手就抓住了那头领砍过来的宝剑,顺势一领,一脚踹过去,正踹在对方的胸口。一脚踹飞出去,胸前的甲冑更凹了进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此时,陷阵营也开始动作起来。

高顺如往常一般一马当先,顺势就接过了士卒递上的大刀。这把大刀正是张信在幽州时血祭陨铁时所铸造的利器。一直以来,高顺就带在自己的身旁,极为的珍惜。

此时,禁军已经冲了过来。高顺大刀一挥,陷阵营中立刻冲出四百士卒,冲向禁军。

“阿苟,带三百人给我挡住那些暴民!”

“好!”

张苟从腰间翻出利刃也顾不得手上鲜血淋漓。大声喝道:“儿郎们,随我杀敌!”

张苟的兵刃唤作“噬神”,是参照张信“念恩”样式专门请人以精铁所铸。虽说学的是剑法,但“噬神”样式奇特,可为刀也可为剑。

呼吸间,“噬神”划出一道弧线,张苟已经冲进了人群。

三百名训练有素的陷阵精士立刻从队伍中分离出来,挥舞着大刀冲向了暴民。

暴民的人数不少,足足有数千人。

远处还有许多黄巾抹额地暴民朝南宫赶来,声势极为浩大。

面对如此众多地敌人,张苟只是冷冷的一笑。“噬神”泛起一片片绚烂的血花,诡异的身形时隐时现。三百陷阵精士更如出山猛虎一样,一把把雪亮的大刀无情的斩断对方的脖子,夺走暴民的性命。

暴民人数虽多,但大都是临时聚集起来的普通百姓。

被陷阵精士人一阵凶猛的撕杀,又被张苟击杀几名首领之后,竟然是节节败退。有的暴民尚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无数只脚踩过去,很快就变成了一堆烂肉。

张苟这边节节胜利,可是高顺却面临危险。

对方同样是训练有素的禁军。陷阵营虽是天下少有的精锐,可分出四百的士卒,而此时地方狭小组不起阵势。再加上禁军人数不少,自是有些抵挡不住。

而此时,高顺知道,如果不尽快关闭宫门,那些暴民的数量越来越多,迟早会发生大事。他倒是无所谓,可张温就危险了。

双眸通红,高顺也豁出去了。

那传入耳中的撕杀声,更让他有一种回到幽凉战场的感觉。

“杀死这些禁军。.

高顺一声吼叫,双手握住大刀更是疯狂的劈砍。顾不得什么招法了,能杀死对方的就是最好的招法。

主将都豁出去了,更激发出了陷阵营的凶性。

这些人,全部都是金城死战留下的老卒,其中更有一部分士卒是金城降兵出身,有羌人的血统。虽不是个个武艺非凡,但那一种漠视生死的疯狂在高顺的带领下一下子爆发出来。

“杀,杀,杀!”

一连串的吼叫声,悍不畏死的冲杀过去。

禁军有点挡不住了!

虽说训练有素,可毕竟是在阳城内养尊处优,那里真正的上过战场。而陷阵营的士卒或是抱住对手的双足,以方便同伴击杀;或是用身体拦住对方的兵器,而后抱住对手,张口恶狠狠地噬咬。

这时候,这些士兵已经不再是人,而是杀红了眼的狼。

高顺,就是那狼王。.无一人能抵挡。

………

冲进南宫的时候,禁军全军覆没。

而高顺的陷阵营,不算张苟带领阻击暴民的也只剩下不足百人。

就这些人想要杀退暴民?肯定不行!

高顺心中一转心思,嘶哑着喊道:“阿苟,带人回来,回来!”

张苟听到高顺的叫喊声,立刻拨转身形,“噬神”刺翻了一个暴民,就往宫门方向撤退。

杀出重围,张苟也已经是全身浴血。

扭头看,竟然没有一个手下跟出来,全都陷入了包围。

高顺也是看到了,冲着身后士卒大吼道:“分出五十士卒看守宫门,剩下的随本将军上!”

说完挥起大刀,对着张苟一挥手,就冲入了人群。紧跟着的张苟也是怒吼一声随着高顺冲了过去。

“杀…”

……

“噬神”忽的钻进一名暴民的后背。张苟大声吼道:“儿郎们,撤退,撤退!”

哪里的暴民多,高顺就朝那里冲,身后自有亲随跟着。

这一路杀过来,他也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只是觉得手中大刀的刀柄已被鲜血弄得极为滑润,一个不下心就抓不住大刀了。

但也就是高顺、张苟这疯狂的一阵冲杀,令两百多名陷阵精锐从重围中杀出来,闯入南宫宫门。

有心再杀回去,可是士卒伤亡惨重,这可不是一般的士卒,都是百战余生的死士。若是再损失下去,就连根也没了!

而这阵子拼斗,也耗尽了所有士卒的力量。

沉重的大门缓缓关闭,高顺和张苟爬上城头,向外面看去。

只见人山人海,足有上万暴民聚集在南宫之外。天下大吉的口号,这些人好像疯了似的朝着宫门冲击。高顺带着众人上了城墙,抄起随身携带的弓箭,朝着宫门外射去。可暴民的数量,也太多了。

不错!高顺曾经是在幽州战场上带着当时的陷阵营阻击过乌恒铁骑,可那时候全部用的是没训练多久的右北平败兵,就是死光了也不可惜。也曾在金城中抵挡过韩遂的骑兵,可那时候金城地形四儿陷阵营组阵,他有自信抵挡住韩遂的西凉铁骑。

更何况还要保护张温,怎么能全部的葬送在这里。可现在的陷阵营可全是高顺的心肝,再加上这里地方狭小也不适合陷阵营组阵,还要留下些人啊!不能拼光了,保护张温不说,也得留些种子,到时候重组陷阵营。

这时候,皇城里的人也得到了消息,何进、张温带着袁绍等人匆匆赶来。

“高顺,你疯了……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看到满地的死尸,看到高顺、张苟一身的鲜血,不止是张温,就是连何进有点懵了。

“太平教徒,太平教徒造反了!”

高顺默然的说道:“我家公子给我的人都快要死光了,连禁军都反了……”

张温只觉得的脑袋嗡的一声,有点短路了。

向城外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人头在火光中簇拥,那些因杀戮而显得扭曲的面孔,更是狰狞可怖。

何进也赶忙探出身子朝外张望,口中大喊道:“放箭,快放箭!”

高顺摇摇头, “大将军,一共就这些人,我们顶不了多久。现在怕是连城门都受不住。末将斗胆提议大将军,还是快点召集人马!”

依着高顺的身份,平时何进连正眼看都不看,可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何进一把抓住高顺:“好好好…你做的不错,等守住了皇宫,老夫定要重赏于你。”

高顺抱拳道:“末将谢过大将军美意,只是此时不是说这话的时候,还是请大将军速速着召集人马,守护皇宫”

何进点点头,回头冲着袁绍喊道:“集结人马,立刻集结御林军!”

……

悠长的牛角号声在皇城上空回荡,和喊杀声揉合在一起,给这阳的夜晚平添了一种恐怖的气氛。

根据张温的提议,再加上高顺是张信的亲信大将,算起来也是何进一系。何进就令高顺 在城头上指挥,而张苟则在城头来回奔走。

战斗极为惨烈,到最后连何进、张温也忍耐不住,从腰间抽出随身利剑,加入了撕杀。

虽说张温是文人,可那时候的文士绝不是后世那种读死书的呆子,腰间利剑也不是装饰用的,人人都有一身不错的剑法。还真让张温刺死了几名暴民 !

这一场战斗,整整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靠着城防坚固,暴民折损了三分之二。暴民却是不管不顾,依旧蜂拥着向前…

数十个暴民冲上了城头,后面还有更多的暴民。

城墙上,到处都是粘稠的鲜血,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会发出嘎吱的声响。

鲜血顺着城墙的缝隙往下流淌,宫门外也是尸横遍地。

高顺、张苟已经杀得连手都发软了,根本就无力再撕杀下去。何进、张温等人早就在袁绍保护之下退进了皇宫之中。

怕是今日就战死在这里了吧!可惜不是和公子在一起…

冲着张苟惨然的一笑,勉强的挥起大刀,“公子,末将无能,守护不住老爷,没脸再见你了。就让末将战死在这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