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3.html


等我走近之后,看见一个公子哥和十几个家丁正在围着一位女子,女子衣衫凌乱,那个公子哥一脸的淫笑,正对其上下其手,这情况连傻子都知道在干什么。妈的,这也太过分了,我抄起旁边地摊上的一根棍子,和德公公说了一声“去喊人!”就冲了过去,冲那个公子哥搂头就是一棍子,那家伙注意力正放在那个女子身上,所以被砸了个结结实实,就地打了几个滚抱住脑袋,呜呜的叫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旁边那十几个家丁一看主子挨打了,就冲上来把我围住。老子在那个世界上了三年高中就是打架打过来的,大小打了不下百次架,这对我来说------小场面而已。我抡起棍子,朝那十几个家丁砸了过去,虽然人多,但是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我没命的一通乱砸之下,竟把那十几个家丁打得狼狈不堪,最后抬起他们主子,一溜烟跑了。“王八蛋!”我骂了一句便扔了棍子向那个女孩走过去询问道“小姐,你没事吧”那女子道了一个万福,说“多谢公子搭救,小女子谢过了”“不用谢,小姐请慢走”女子又道了一个万福,慌慌张张的走了。

这时一位老者向我走来,一抱拳,说道“这位公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朽佩服!不过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为妙,你刚才打得是谁你知道吗?那是京城最大的烟馆德昌烟馆的老板刘德昌的大公子刘昌海,,平时横行市井,无恶不作,可他家里有钱不说,九门提督还是他干爹,惹不起啊!”靠,一个九门提督能将我堂堂智亲王如何啊!“多谢提醒,不过区区一个九门提督,在下还不放在眼里。”正在说话间,旁边跑来一队官军,为首是一位校尉样的官佐,旁边跟着刚才被我打跑的公子哥和几个家丁,那几个家丁冲我指了指,那个校尉便向我走来,横眉竖目的喊道“大胆贼子,竟在京师重地打架滋事,给我抓起来,押回去严加讯问!”我***的,问都不问就乱抓人,知道老子是谁吗?抓我?你全家老小的脑袋不要了吧?我微微一笑,猛的又抡起棍子,狠狠的砸在他脸上,和刚那个公子哥一样,压根没想到我敢打他,所以同样被砸了个结结实实,被砸的口鼻窜血,狼狈不堪。那小子抹了一下血,骂了一声“你找死”便挥刀砍了上来,我架起棍子来格挡,只听噗一声,那家伙胸口多了一支弩箭,应声倒下。我扭头一看,是德公公领着一队御林军,为首的一位领队手持一把弓弩,正向我急速跑来。那位领队跑到我面前单膝下跪道“臣等护驾来迟,还请智亲王恕罪!”“平身”“全都抓起来,抗拒者,格杀勿论!”“渣”说来这些御林军还真是训练有素,齐刷刷拔刀在手,冲上去把把一杆人等捆上押走了。

回到宫中,德公公端上来一杯茶,我一口气喝光后,总算缓了口气,想起来真是好笑,堂堂一个亲王竟然和一个地痞似地在大街上大打出手,实在有失体统啊!“殿下,您看那帮人怎么处置为好啊?”“那个刘昌海作恶多端,还敢带人行刺本王,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据我所知早在我祖父乾隆爷在世之时,就颁布了禁烟法令,那刘德昌私设烟馆,贩卖鸦片,视禁烟法令于无物,着实可恶,就处以抄家,发配宁古塔!”“渣”“好了,我歇会儿了,你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