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事故示意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拖行的交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醉酒司机


昨(30)日下午6时,28岁的新交警罗斌在二环路麻石桥路口执勤时,被一辆面包车拖着狂飙50米后,突然右转冲上人行道,向一面围墙撞去,一名行人受伤……随后,罗斌带伤狂追,终于将一身酒气的肇事司机擒获。


第一幕


交警正敬礼 被面包车拖行


昨日下午6时,正值交通晚高峰,交警罗斌在二环路麻石桥路口执勤。一辆牌照为川ADK391的蓝色长安面包车从万年场路口沿二环路临时公交专用道由西向东一路奔来,罗斌立即在路口东侧将该车拦下。“你好,你违法侵占临时公交专用道,请出示你的……”罗斌站在面包车驾驶室门前,话未说完,敬礼的右手还未放下,耳边响起一阵猛烈的油门声,“轰轰……”面包车突然启动,罗斌的右手被后视镜挂住。此时,面包车正不断加速,罗斌被拖行,他下意识伸出左手抓住驾驶门。“停车!快停车!”罗斌对着驾驶员猛喊,但面包车速度越来越快……


狂飙近50米,前面一公交站台前有两辆公交车正在上下客。罗斌只觉身子向右一甩,面包车径直朝着人行道冲去。“人行道前有棵大树,我瞟一眼赶紧闭上了眼。”罗斌说,“我当时以为自己完了。”幸好,车子未紧擦着树而去,而是斜冲上人行道,一头撞上10余米宽的围墙。


第二幕


面包车撞围墙 过路人受伤


“轰”的一声巨响,行人王鹏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太恐怖了!”王鹏说,当时他看着面包车拖着交警撞上了围墙,一名正经过此地的路人被当场撞倒在地。被撞击那一瞬间,车前挡风玻璃被撞碎,由于巨大反弹力量,正好砸在罗斌的头部。车被迫撞停,罗斌下意识伸手拉门。此时,司机与他躲起了猫猫,见罗斌在驾驶门方向,他立即跳到副驾位置,罗斌绕到副驾,他又跳回驾驶位。来回三次后,司机打开车门向街对面跑去。正巧街对面路口是红灯,车流呈排行状态。


第三幕


百米冲刺狂追 醉司机被擒


罗斌读书时曾是短跑能手,跑百米仅用12秒。此时,满身酒气、身材肥硕的司机已摇摇晃晃跑到对面第二根车道上。“站到!”正当醉司机想穿过排行在路面上的两辆轿车之间时,罗斌一个箭步冲上,一把抓住他衣服。司机疯狂地扭动身子,挣脱了。罗斌猛跨一步,再次抓住他的肩膀,又被挣脱。慌忙中,醉司机撞上停在第四根车道的轿车,顿时没了去路。“我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腕。”罗斌说,紧跟而来的男协管员抓住他的左手腕。“醉司机一个劲地说,‘不要抓了,我不得跑了’。”罗斌说,随后而来的交警将醉司机带回分局调查,罗斌与撞伤的行人一起被120送往成都六医院抢救。


第四幕


提起“孙伟铭”他连连摆手


晚上8时,记者在交警五分局见到醉司机。他与罗斌同岁,叫何兴勇,资中球溪人。交警的血检报告显示,何兴勇事发时酒精含量达到120mg/100ms,属深度醉酒。“警官,你拘我嘛,刑拘我嘛,就这么回事!”何兴勇满脸通红情绪激动,冲着交警吼。当记者问他知不知道“孙伟铭案”时,他眉头紧皱,连连摆手。“就是死嘛,就这么简单!”何兴勇双手举起,要求交警给他戴上手铐。


半小时后,何兴勇亲友陆续来了。何兴勇要求家人去成都六医院看望伤者。


最新消息>>>


伤者生命垂危 醉司机被拘


据了解,被撞伤的行人是一名20岁的男子,叫余海。昨晚9时,余海的继父许汝彬拿着儿子的病危通知书来到分局。“目前,余海是颅内出血,身上多处骨折。”许汝彬说。


罗斌身上多处擦伤,多处软组织挫伤,正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


由于伤者伤情报告还未出炉,何兴勇被警方以醉酒驾车为由,行政拘留15天。


熊征 早报记者丁宁实习生林建平 摄影黄瑶


各方观点>>>


整治改模式 处罚也“连坐”


媒体记者胡军


多年来,对于一项违法行为的打击常常是一阵风,这阵风过去了该违法的还是照旧。好多地方查酒后驾车一般安排在晚上八九点到十二点左右。但事实上,凌晨一至三时是不少娱乐场所的关门时间,这也是酒后驾车事故高发时段,建议交警酒后驾车整治应该推迟到三点钟以后,重点整治时间在周五和周六晚上。


防止酒后驾车,不能仅靠交警部门“唱独角戏”,饭店、酒吧等娱乐场所也要尽义务,如设置酒精测试仪器,提醒开车顾客不沾酒。商家不能只考虑推销酒水而不顾后果。


此外,要扩大处罚的对象,对酒后驾车者,不但要处罚其本人,也应当处罚共同饮酒的人,在民事上要求这些人承担连带民事责任,在行政上要对这些人处以罚款或者行政拘留。


喝酒风盛醉驾难禁


公安民警 汪春洋


酒后驾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法制观念的原因,更与社会风气密不可分。一些司机并不情愿饮酒,而是受社会风气的影响。


社会上流行的酒文化,正对汽车社会的法制观念形成挑战:“能喝半斤喝8两,这样的人要培养;能喝半斤喝1斤,这样的人最放心。”这些酒文化让司机陷入一种两难的境地:喝酒触犯法规,不喝得罪朋友。


请人喝酒,不劝人多喝几杯,别人会认为就是失礼。怕人酒后误事,不去劝酒反而会让人误认为小气。而自己被劝喝酒,如果不喝,就是不给人面子,不能爽快地喝就是不够义气,在这种传统强势文化压力下,禁止酒后驾车的法律规定难以落实到位。


对醉驾量刑亟须规范


媒体评论员李龙


孙伟铭案,说有着标本意义也好,说是法律为弱势者撑腰也罢,在法律警示之外,必然有其一定的社会意义。特别是在汽车已普遍走入家庭之际,醉驾肇事已是越来越多,如何从根本上减少醉驾的发生,保护公众的生命安全,在孙案的重判背后,也凸显出现有法律对醉驾量刑上的混乱。


对醉驾杀人量刑的自由裁量权过大、裁量标准不统一,导致了判决的五花八门。这不能不说是现行法律的缺憾。寄望于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弥补这个缺憾,恐怕并不是良方,因为危害公共安全罪同样弹性过大。


因而,有必要对现行的醉驾相关法律加以完善,对醉驾行为加重处罚,让“醉驾罪”适应性更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律师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修改《刑法》,增加“饮酒、醉酒驾驶机动车罪”,并非毫无道理。美国对造成生命伤害的酒后驾驶员可以二级谋杀罪起诉,我们也该对醉驾杀人有相应的“醉驾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