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急功近利自酿苦酒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6 158


夜是黑乎乎不见五指的夜,万利这周正好是上中班,公司实行三班倒上班制,白班早八点到下午五点,中班下午五点到夜里十二点,然后通勤车送回宿舍也是快一点钟了,夜班从十二点到早上八点,每班一周后调换班次。

回到宿舍也夜里一点多的,她胡乱的洗漱一下,就躺在床上,可不知怎的,今夜无法入眠,说实在的,公司的活并不累,都是流水线生产,员工所需要的只是一份责任心而也,因为她们公司是一家外资企业,生产合成西药。

万利在生产部是位制剂车间的生产组长,是个不脱产的组长,每天跟班,负责本组的生产任务的执行,发现问题后及时处理,如果自己处理不了的就打电话向生产科长报告,科长和部长都只上白班,没有干部跟中夜班,所以,中夜班只有两个组长跟班负责。

生产任务是生产科安排好了的计划,只需按照执行就可,但关键是生产过程中要混合多种化学成份的原材料,所以,比例要绝对精确,出不得半点事情,药品关系到人的生命。

所幸万利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做制药这行也有十多年的经验了,她的工作热情是高的,责任心是强的,所以才能被生产部领导看中提拨为组长。

工作上可以说她是一把好手,但个人感情方面,她应该说是个不如意者,说得严重一点可以说是个失败者。

在宿舍的另一间房间里,母亲带着女儿也早早地进入了梦乡,万利的思绪渐渐的清晰起来,看着眼前的孤灯单影,她的心里瘾瘾作痛。

万利今年也经35岁了,她有一个7岁的女儿,在上一年级,可万利也和女儿的爸爸离婚4年了,前夫就在离宿舍不到一千米的老街上。

这是一个市区的郊区城乡结合部的一个镇场上,她的前夫就是这个镇上的居民,年岁和自己相仿的前夫,原是镇上的居民,后来入伍当了三年义务兵退伍回乡后,接父亲的班到了重庆轮船公司上班,那时岷江的水源来充足,高速公路还没有修建成,大部份的客源都是从水路走,所以,红火了几年的光阴。

比起镇上不景气的经济和无业的人员,前夫当时的工作还是分令人羡慕的呢,但由于前夫这个人不爱交流,话不多,又没有多大的能力,家庭也是个社会底层阶级,所以,在镇上是找不到好女人的。

万利出生在这个镇附近五公里的另一个乡上,纯农家庭,她在家是老大,脚下还有一个弟弟,当年她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就和大部份年轻人一样,在城里来打点小工挣点钱,在市区的打小工生涯时,碰到镇上一农民企业家办了一家制药厂,厂子就在镇上,那时厂子是办起来了,但缺少技工啊,虽然这个企业临时从国营制药厂把一些退休人员请过来了,但都是些爷爷级人物了,能干多久啊,出于对自己企业发展的考虑,这位企业家和一家大型国家重点制药企业的技校合作办了一期技工学校专业:药剂班。

这个班就从镇上范围内招收初高中毕业生去学习,免学费生活费,条件是毕业后到这个企业家的制药厂工作五年以上,这对于农村的女孩子是具有相当的吸引力的,万利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进了这个药剂班学习,两年的专业学习,她取得了一个中专文凭,最主要的是这两年家里没有为她出过一分钱的学费和生活费,同时还得到了一份工作。

学习毕业出来,按照订的合同,自然的全部进了这家制药企业,当时万利才十八岁,正是青春年华的时候,她虽没有闭月羞花之貌,但也还是五官端正,身材苗条,十八九岁是女孩子最美好的年华,是最靓丽的时光,绝大部份农村的女孩儿只有在城里打小工或是在农村务农做家务,万利却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十八岁的女子是多情的女子,怀春的年代,她们这个时候对爱情是似懂非懂朦朦胧胧的,同去学习的同学们也都是差不多大的男女生们,毕业后同样回到这家企业来上班,有些同学就相互的谈起情说起爱来了,但万利不想和班上的同学谈朋友,她有她的心事,她有她的理想,她想抓住自己的婚姻这次机会,脱离农村,能和街上的居民一样过上好生活,成为一名居民!

照理说有理想应该是好事情啊,可问题就出在这个目标上了,同班同学中也有几个人是很有能力的人,(若干年后都成了大款,过着比城里人还要好的生活)但当时全部都是农村户口,而万利的思想是一定要嫁到城里去,所以对暗暗追求自己的人给予了通通拒绝的待遇。

她住在企业为员工修建的倒班房子里,周日不上班时才骑上自行车回到五公里外的家里看望父母亲和弟弟,平时上班就在工厂里,同时常常在街上去玩,那时在她的心里,只想那一天能做个街上的居民就是最大的愿望。

万利年轻时长得也还可以,虽说个子不高,只有1.55但身材属于苗条型,不胖不瘦的,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文静秀气的女孩子,工厂中也不乏有追求者,但由于是农村户口,她都没有答应,这事慢慢的就有人明白她的心思了,明白万利是铁了心要找个居民男朋友的了。

工厂里有个大姐是镇上的人,她有一天给万利说她们街道上有个工人小王,在重庆轮船公司上班,还当过兵回来的,家里只有父母,是独子。父亲以前在重庆轮船公司工作,退休后在镇上的搬运站拉车,母亲无业,在街上有房子,问万利要不要看看?

听这位大姐一说,年轻的万利暗暗高兴,自己等的人难道真的到来了吗,条件正好合自己的心思,是街上的居民,又有正式大公司的工作,加上是家中的独子,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关系不好相处,她满心欢喜的答应了这位大姐的说合,约定一个时间去对方家里看看。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那位工友大姐的带领下,万利去到小王的家里,小王那几天正好轮休在家,他在船上上班半个月休息三天,因为早也联系好了的原因,小王的父母忙着买回了鸡、鱼、肉做菜来招待客人,大姐把万利介绍给小王后,就去街上玩去了,小王父母请大姐中午回来吃饭,大姐爽快地答应了。

小王的家地处街上的位置,虽不是最繁华的地段,但好歹也是在街上,房子有两间,从外表上看有些陈旧,里面也没有怎么的装修,那年代穷啊。

虽然和其它的街上居民比起来小王家还是差点,但万利的心中也是很乐意的了,虽说陈旧些,但比起自己农村老家一年四季日晒雨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来说,必竟要好多少倍了,她暗自庆幸自己终于要摆脱那样的日子了,要过上街上居民的生活了,她的心里,有些得意和自豪起来。

那天中午小王一家三口,加上工厂的大姐一共五人,在一起吃了顿丰盛的午餐,那顿午餐让万利终身难忘,小王父母的热情,大姐的热心,小王的憨厚老实,让万利感觉到很满意,她的心动了。

临走时,小王父母对万利说,我们离你的工厂很近的,不上班的时候欢迎来我们家玩,看着热情有加的老人,万利爽快地答应了。

一下个周日回家时,她把这事儿和母亲说了,母亲听万利说过后,也感觉能嫁到镇上去总比在家里务农好吧,再说人家又有正式的工作,还是大公司,在街上又有房子,所以,也没有阻止万利,只是让她自己好好的把握,自己做主就行了。

随后的日子,万利的心思除了上班工作外,就用在了和小王家人打交道上面了,小王话不多,平时也没什么多的爱好,显得有些呆板,但大姐对她说:过日子就得要这样的男人,踏实啊。

由于万利工作的地方离小王家很近,一有时间万利就会去小王家走走,帮帮小王母亲做做事,小王父亲都退休了却仍然去镇上的搬运站干活,典型的勤劳人家,由于自己出身农家,自然就对这样的人家感到亲切了。

小王仍然是上半月的班在家休息三天, 这人没有太多的话说,但心里还是喜欢万利的,在休息的三天时间里,每天下午都要来厂门口接万利到家里去吃晚饭,晚上又送万利回厂里的宿舍,工友们都很羡慕万利有福气,找了个好老公;特别是同样来自农村的女工友们,更是对万利的走运感到高兴,时常对万利说:利姐,你的运气真好!

交朋友交了二年多,当万利在药厂上班快四年的时候,小王家提出来结婚的事。

这事儿对于万利来说,是盼了很久的了,但她是女方不愿先开口,那样好象是有失尊严的,这下由男方小王家主动提出来,她当然是万分的情愿了。

那些年的经济不好,也没有办多少东西,用小王家的木材打了一张床,做了一套家俱,把房子内部略为收拾了一下,就办了喜事。

办喜事那天,她请了厂里的姐妹们,在自己老家办了酒席,听说万家的女儿嫁到镇上的街上去了,邻居们都很羡慕万家女儿有好福气,能脱离农村去市里生活,那天,万利的脸上始终掛着微笑,她心里想,自己终于可以和农村生活说再见了!

婚后的万利就住在了街上的小王家里,生活继续着,万利仍然在制药厂上班,小王还是在重庆轮船公司上班,下班后万利就回到街上的家里了,每两个星期就回一次娘家去看自己的父母。

其实,小王一家在镇上的居民中,处于低水平的生活状态,小王虽然有工作,但只是一般的工作,没有特长,不是技术活,工资相对较低,公公在搬运站有活时才能有点收入,平时无活时就没有收入,婆婆是无业人员,做点家务事,万利所在的企业也是乡镇企业,收入也不高,所以,一家人只能过着能有饭吃的日子,要想过好一点是没有经济能力的,这对万利向住的居民生活还有点差距。

好在万利并不是那种贪图安逸的人,她也很清楚家里的状况,所以她并不埋怨谁,只是本份地上着班,每月领取工资,安于这种平淡的生活之中。

婚后一年左右,万利的户口顺利的迁到了街道,成了一名非农居民了,这是她多年的愿望,今天得以实现,她感到很高兴,自己追求的目标成功了,可以终身脱离农村了。

办好户口那一天,她特间回到老家,她要让母亲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快乐,听说她也办好城区户口了,一起上学的同学们都来祝贺她,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二年以后,万利和小王也有了一个女儿了,一家人勤巴苦做的过着平常的生活。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由于国家调整企业政策,小王所在的公司完全关闭岷江航道的客运后,无法安置这么多的工人,只好采取一刀断的办法,用二万元钱了断了小王的工作,从此后,小王失业了。

万利没有想到变化来得这么快,小王失业后,又没有特长,怎么办,一家人只靠她一份工资支撑着生活,思来想去,她和小王用这二万元钱在镇上的中学旁边盘下一个门面,做起杂货生意来,以期能赚点钱来补贴家里的生活。

铺子是开起来了,由于小王不善言语和不会经营,一月下来连门市的租金都不够交的,万利很生气,下了班她也在门市上去帮忙,可是半年多过去了,经营还是不见好转,投入的二万元钱只看到一些日杂商品在店里。

看着店里存放的日杂品,万利灰心了,一年后,她和小王商量把租的店又转手出去了,店里的物品底价处理后只剩下5000元左右,一年算下来,投入人工不算,亏损了15000元,就这样,结束了他们的经营之行。

失去工作的小王,同时也失去了自信和自强,剩下的只有一点可怜的自尊了,他学业低,只有初中文化,没有特长,没有技术,能做什么呢?

无奈之中,他只得放下面子:放下国营企业工人的面子,放下城里人的面子,为生活所迫,去街上踩起了三轮车。

万利也不希望小王这样,但为了生活没办法呀,小王在街上转了一圈就回家睡觉,也不认真的去挣钱,完全没有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万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鼓励丈夫要有信心,但都无济于事。

有时万利在想,当初要是不嫁给小王,就在厂里找一个人也许还要比现在的情况好,当初的自己一起上药剂班的同学们,现在有的当上了部长,当上了高级管理人员,有的做起了保健品的经营,财产也是数百万之巨了,那象自己现在仍在为一日三餐发愁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当初答应了厂里的工人的追求,最起码来说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啊,每月有一份工资收入吧,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户口对人们来说也并不那么的重要了,没有了供应,没有了优势,而小王家在街上只有两间房也值不了多少钱啊。现在的农村发展种植业,养植业,家家户户都修起了楼房,住得宽宽爽爽的,近年来,广大农村进行新农村建设,一条条公路四通八达,农民的农副产品的销售和外运得到了极大的方便,看着农村发生的喜人变化,万利深深的后悔了。

而失去信心的小王无所事事,成天混日子,时间长了还特懒惰,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这让万利很伤心,没有工作可以找,钱多钱少可以挣,但小王完全失去了生活的热情,很让她失望,为了让小王振奋起来,她想刺激他一下,提出离婚,而小王则无动于衷的样子,万利真的心灰了,她动了真和小王分开的念头。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万利和小王仍然达不到一致意见,于是两人到民政局协议离婚了,女儿由她自己带,她在经过多年的生活后,又回到了厂里的宿舍,一套小二居室就成了她的全部,每当她上中夜班时,就请母亲来带孩子,上白班就自己接送女儿上学,一月的工资除了母女俩的生活外,也无多少剩余,而小王没有工作,也没有给过女儿一分钱生活费。

有空的时候,万利常常一个人想,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的功利,不是一心只想做城里人,多注重一些对象的能力,人品和家庭的考虑,也许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后来,企业被卖给了一家外资企业,新的工厂搬入高新工业区,老工厂准备卖给房地产商开发地产,那就意味着她住的福利宿舍可能住不了了,那么,在她有限的工资里面,还得用市场价去租一个房间来生活。

所幸国家调控房地产业,这片土地没有被卖掉,万利得以暂时的安身,据说街上要改造,小王家的房子有可能要拆迁,而离婚后的小王又想挽回万利的心,托人来说过多次想重归于好,万利都没有答应。

前两天有人看到小王去了一家超市做保安了,一月有几百元的收入,有时也会给女儿买点水果衣服什么的,但万利明白,要想再和小王一起生活,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本文内容于 2009-8-1 7:27:44 被小西天的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