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替退休老兵叫一叫

记得是一九八几年,一群人闲聊,一个冒失鬼说:“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说罢还洋洋得意,自以为惊世骇俗了一回,我火冒三丈,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住口,过分了哦。”当即把他震得灰溜溜。

前不久,电视上央视体育评论员老梁,说了一句话:"从来都是新人笑,有谁见过旧人哭?”——嗨!直说到我心里去了哇!我觉得有些被遗忘的人和事很有必要拿出来叫一叫,否则,有些人不知道自己的良知正在泯灭。

我常看电视,主要看新闻,经济,科技,军事,体育。现在我给自己出了一道题目:“回忆一下,有一些什么关于老兵的印象吗?”有是有,那就是西方国家经常有一些老兵的活动,看之很令人羡慕。我不清楚西方国家的福利政策,但,如果我估计的不错的话,西方国家的老兵肯定会受到其国家福利政策很好的关怀。

老兵,特别是打过仗的老兵,任何国家都不应该亏待他们!

我父亲就是一名老兵,早在日寇入侵我湘西雪峰山下的老家时,由于有亲人伤亡,我父亲在臂上刺字“文伯抗日”,投入了当地组织的抗日武装,虽然他们被称为喽啰兵,但作战英勇,使日寇始终就跨不过雪峰山,抗日胜利后,这些武装组织也就解散了,我爸继续读书,直到1949.10.10武冈解放,部队急需人才,紧急直接在其中学招兵,我爸作为拔尖的兵源,当即入编45军158师教导大队,所以我称他为老兵,对因差十天而只能享受退休待遇的情况来讲,他可以说是很老很老的兵了。

这个以1949.10.1为离退休分界点的规定,应该是一九五几年出台的,那时候主要是因为国家还穷,无力将多年的战争创伤抚平(或者说抚的那么舒服),应该说: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而现在看起来,绝对不是个好办法,不合理!仅军事方面,当时战事远未结束,1949.10.1时,华南,西南,西北,东南沿海还有大片国土未解放,仗还是要人来打的,兵之可贵,在于卖命,当战火纷飞的时候,面对枪林弹雨总得要人上呀!对吧!改革开放后,国家经济实力比出那个规定的一九五几年强上百倍,绝大多是人不需要碰那个规定,照样可以拿高薪。通过达到高职称高职务的也可以办离休。中国是个多福利的国家,到现在出台各项福利政策已是数不胜数,今天出台对张三有利的福利政策,明天就会出台对李四有利的福利政策,后天,等着瞧吧!也许王二麻子突然把一支鸡毛插到屁股上,叫道:“这下该有尾巴的人加工资了。”这是随意的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快成中华人民共享国了。但另一方面却让老兵干巴巴地看别人拿好处,没有自己什么事,公平吗?老天爷!

尽管我的声音很微弱,但我还是要很庄严的问一声:“已出台的那么多好的福利政策里,有那一点儿惠及退休老兵?而这些退休老兵能活几年呢?”

很多人都说:“千好万好,不如单位好。”我爸所在的单位很好,二甲医院,1980年前,我爸的月收入在全医院经常是前三名内,但针对学历职务职称而出台的福利政策使他在工资排名中,八十年代是迅速下降,九十年代是加速下降,2000年后不要说降不降了,已经垫底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批的后生晚辈拿几倍于他的高收入了,一个退休老兵那有什么学历,职称?稍微能沾点边的是,据说1989年他可以去考政工师,但是那年他有63周岁,按习惯(虚岁)是在吃65岁的饭了,我爸为此伤透了脑筋,绞尽脑汁,费尽周折,只是将出生年份由1926改为1929,晚了三年退休,否则工资还更低!唉!知情人都说:他不中风,必被气疯。

有人算过,2008年的1000元工资相当于1978年的28元,或1954年的12元,那么,我爸在1954年的月收入是72元,推算2008年有6000元的月收入才算是保本,而他直到现在月毛收入是1360元!

2009。3.25国家统计公报说2008年国内城镇在职人员平均年收29227元,我爸只够这个数的56%!

北京有十大行业年收入超过十万,几年前网上报料说上海某电力公司抄表工年收入10万,现又说国泰君安平均年收入100万,央视主持人普遍月收入20万左右,又如何解释呢?要说人才难得,物以稀为贵,说句不好听的,我认为恰恰相反:若去者千千,必来者万万!

至于平安马某,6400万年收入,恐怕是为了奖励他投资英国富通银行最高亏损达千亿人民币而创的记录吧!否则怎么让人想得通呢?

以我的孤陋寡闻知道的不多,但已经可以气死人了!

请不要在老兵面前随便就说:“你们怎么可以和他们比?”否则正确的回答可以是暴跳如雷:“打过仗的老兵不能跟谁比?”

本来本文可以告一段落了,但考虑到有人可能会问“令尊是犯了错误吧?”只好多说几句。

只有什么事都不做的人才不会犯错误。我爸的错误都有这样的特点,那就是:从来不损人利己。他两个最大错:一错是错误的拒绝了一次顶级推荐,二错是没有入党。先说二错,因为我爷爷是地主,而我爸内心里孝心很重,入党是很困难的。一错的话,说来话就长了,1949.10.10我爸入伍,随158师猛打猛冲,很快就从湘西打到中越边境,哪知广西的土匪是全国土匪中的冠军,部队光剿匪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经过很多次激战后,部队改编为公安10师,驻海南时,我爸有次生病,被一技术不好的医生搞静脉注射时打漏了,右臂成了半残,至今仍然“短路”,当时部队首长就责令该医生三次向我爸道歉,但是后事谁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就没有处理。1953年我爸调入工兵8师,建设第一拖拉机厂,他当时是师部文化干事,酷爱美术,半残的右臂绘画时竟然风格独特,其作品先后几十次被《解放日报》《工人日报》《光明日报》刊登,部队首长很高兴,经与上级联系,点名推荐他去中央美术学院学习,而他觉得右手不太方便,以及月收入将由72降为66元不划算,从而拒绝了这次顶级推荐,后来,当然是后悔了。但他在1988年还是成功的将漫画作品登上了《人民日报》。

我爸的优秀品德是令人敬佩的,他一生作风正派,从不损害他人利益,他历经政治运动无数,不管是反右还是大跃进,不管是文革还是三大讲,如需要他害人的话,他干脆就躲到小地方去,或变成政治上的惰性元素,以不害人为准则,不求个人荣华富贵,而工作时,特别是卖体力时,他是拼命的,比如我出生时,那是1962年最热的时候,接生的人看我很胖,好奇的称了一下:10斤!我母亲极度虚弱,全身水肿,很希望我爸回家帮一下忙,我爸正在山岩上写巨幅标语,回家时一身臭汗沾了很多石灰,衣服磨破了,皮肤晒烂了,还因脱水而流鼻血,所以也可以说:我一出生就救了我爸一命,否则那天他可能会严重中暑。

现在令我感到鼻子发酸的情况是:我爸这位可敬的老兵,在世的时间可能不能以年,而只能以月计了。

自2005年10月,他中风以来,身体是每况愈下,2007.3开始拉大小便在裤裆里,2007.7很多事都记不起了,2007.8走路有时会倒退,2008.1走路开始前倾直往地上扑,2008.10站着好好的猛地坐地摔断腿,同时大小便失禁,语言功能几乎丧失,2009.1开始坐不稳,大便要抠,2009.4起离不开导尿管了,2009.6开始咽不下了水。老天爷,请问1360元能做什么?

必须要补充的是,国家因此负的医药费很少,主要靠我日以继夜地护理着这个在吃85岁饭的老兵。唉!尽量吧,看他造化如何。

附注:我会看反响如何,再考虑上传图片,说明真实身份。谢谢关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