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黄艳大闹崇明镇

王大三 收藏 1 1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作为黄艳对大自己三岁的盛联山也十分好感,盛联山威武英俊,责任心强,打仗机智勇敢,关心战友。因此两人实际上谈起了恋爱。 大队长九月也挺支持他们俩的。 原先,在八路军和新四军里明文规定副团级以下的干部不准谈对象和结婚,改编成解放军后,总政治部把门槛往下降了降,改成男女双方有一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作为黄艳对大自己三岁的盛联山也十分好感,盛联山威武英俊,责任心强,打仗机智勇敢,关心战友。因此两人实际上谈起了恋爱。

大队长九月也挺支持他们俩的。

原先,在八路军和新四军里明文规定副团级以下的干部不准谈对象和结婚,改编成解放军后,总政治部把门槛往下降了降,改成男女双方有一方必须是正营级干部。


虽说二十七岁的盛联山才是正连级,但比他小三岁的黄艳却是正营级,因此他俩谈对象也是名正言顺的事了。

几个姑娘里,顾燕的部队行政级别最高,别看她暂时没去延安报道上任,但她的干部人事资料却在延安总部里,行政级别为正团级。

接下来是梁晴和欧阳佳慧,她俩都是副团级干部。于洁、张莉莉以及军医戴晓萌都是正连级,杨乐乐和孙雁是正排。


那“保和堂”药铺的老板叫朱顺清,和驻镇保安团团长倪复利的表兄弟关系。

他听说前厅里来了位阔家大小姐要求医,连忙跟着伙计来到了堂屋。

“哎呀,请问小姐贵姓,住在何方啊?”

朱顺清问道。


“怎么,贵宝号什么时候改警察局起查户口了?”

黄艳又摆起大小姐的架子,讥讽道。

“呵呵,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随便问问而已,敢问小姐有什么需要老朽效力的地方?”

朱顺清讨了个没趣,便向主题切了过去。


“最近我身体略感不适,恐怕是妇科疾病,想请掌柜的您借一步问诊,不知道掌柜的方便不方便。”

黄艳装做害羞的样子答道。

“哦,方便,方便,小姐请后边挪步。老朽早年一直从医,对妇科类疾病略有造诣,非常乐意为小姐确诊。”

朱顺清起先对黄艳有所怀疑,因为虽说不可能对镇上谁都认识,但有名望的大户人家他还算是熟悉的不少,但从未见过黄艳。因为黄艳长的过分漂亮,这样的美色在崇明无疑是独一无二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朱顺清虽说有点医术,也是个出了名的色鬼,常借坐堂问诊之机调戏有姿色的妇女,四邻八里也都知道他的德行。

崇明这个地方是好水好米,十分养人,出的漂亮姑娘不少。

但自从来了解放军华野的江南大队后,人人都知道队伍里有个俊俏出奇的女军医戴晓萌容貌盖过了所有崇明岛上的女人。尤其是上次满财宝、王黑子袭击东沙堡的时候和戴晓萌见过面,回来再一吹嘘,谁都知道了戴晓萌就是不折不扣的崇明第一美人儿了。


本来朱顺清被黄艳的美貌惊呆了,以为她就是军医戴晓萌化了装来买药了,但见眼前的姑娘并不是来买药,而是来问诊的,怀疑和顾虑也就打消了七、八成。

检查妇科病,那不等于自己可以观察到这位大小姐的身体了吗,这让朱顺清着实的欣喜不已。


黄艳何尝不了解朱顺清的特点啊,她就着他的话说:“那好,那就有劳朱掌柜的辛苦了。”

她带盛联山和莫虎来到了后院朱顺清的办公室前。


“能请男性家丁留步院内小歇片刻吗,不方便的。”

朱顺清指了指黄艳的背后。

“哦,没问题,小山子,你们就在院子里观花赏景,我一会就完事了。”

黄艳显得很自然的对盛联山他们说。


盛联山完全知道自己恋人的本事,对付个朱顺清简直是小菜一碟,于是就和莫虎随意的坐在了院中的花坛上休息警戒。

黄艳则跟着朱顺清进了办公室。


这办公室的两进的。

外面的朱顺清的客厅兼诊疗室,里间是他的卧室。

朱顺清却直接把黄艳带到了里间去。

他指着自己的床说:“请小姐上床一躺,以便老朽问诊。”

黄艳也不小气,大大方方的躺上了床,她双脚一交错,把那双米色的高跟鞋甩在了地板上。


这一不经意的举动,却让有心人感到非常的刺激。

朱顺清竟不自觉的惊叹了一声:“真俊的小骚脚啊。”

“恩,你说什么?”

黄艳皱着眉问。

“哦,没什么,没什么。请小姐解开你的腰带,把裤子脱下来吧。”


“哦,掌柜的,不大方便啊。”

黄艳装做为难的样子说。

“小姐,这没办法的啊,不检查你的病灶,我就无法给您开方子下药啊。”

朱顺清见黄艳不肯去解西装裤上的皮带,竟然把手伸过去撩起黄艳的西装下摆,要去抓她腰上的皮带扣。

但他的手好象被电击了一般,僵在了皮带扣的上方,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


原来黄艳的皮带上挂着一把插在枪套里的左轮手枪。

“你,你,你是……?你怎么带着枪?”

“哦,没事带着好玩的,我口袋里还有一把,掌柜的要是喜欢拿去玩好了。”

黄艳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勃郎宁十连发手枪,并且顺手拉上了枪机。


“你,你,你不是看病的,你,你是…..谁…..,谁啊?”

朱顺清大惊失色,嘴巴打起了结巴。

“哦,不好意思,朱掌柜的,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一下了。小女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江南大队的代理教导员黄艳。”

黄艳坐起了身子,把脚又套进了鞋里。


“黄,黄…..黄艳?我没听…..听说过啊。”

“对啊,就是因为掌柜的您不认识我,所以今天特来和您交个朋友的。”

黄艳穿好了鞋,站了起来。

“这…..,这…..,这可不敢啊,长…..长官,我可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不知长官今天光临有何见教啊?”

朱顺清这下被彻底的吓醒了,刚才很快膨胀了的“玩意儿”在裤裆了缩成了一团小肉疙瘩了。


“呵呵,朱掌柜的,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你做的坏事并不多,因此我今天不是来难为你的。只是想问掌柜的借点药用用罢了。”

黄艳把手枪的扳机眼穿进了自己的中指上,打了个潇洒的风车转,然后大指和食指一卡,稳稳的又端住了。


“借….,借药?长官,那药品可是镇公所和保安团严格审查控制的,尤其是西药,我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借出啊。”

朱顺清开始冷静下来了。

“呵呵,民团团长倪复利不是你堂弟吗,有他关照着,你怕什么那。朱掌柜的,有机会你和你那堂弟唠叨唠叨,告诉他要认清当前的形势,给自己留条后路啊。”


“哦,是是,朱某遵命。但小铺药品有限,恐怕很难满足黄小姐长官的需求啊。”

朱顺清还想耍点滑头。

黄艳乐着说:“那没问题,我们可以不劳掌柜的你的大架,我们自己找就是了,找不周全不会怪您的。”

“哦,不,不,不敢,还是我为黄小姐长官效劳的好。”

朱顺清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超群漂亮的姑娘竟然是如此的不好对付。


“那好。这是药品清单,请您照着去取吧,我们的大车在您宝号外侯着那。另外今天我带来的几十号人脾气都不大好,您得快着点,免得让他们生气给您生出什么枝节来。”

黄艳轻声细气的说,却让听者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黄艳根本不在乎朱顺清会马上去报告,她清楚他为了小命绝对不敢在自己离开前出去。于是,她跟在朱顺清后面镀步出了他办公室的门。

外面的盛联山紧张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儿上了。

看到黄艳出来,走到她跟前问:“黄艳,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解了一下裤腰带而已。”

黄艳想戏耍一下这个爱她爱的发狂的人。

“啊?他敢……?妈的,我现在就毙了他个老东西去!”

见盛联山急的真要掏枪了,黄艳乐的是“扑哧”一笑。

“他只是想解而已,然后看见我腰上的枪,比他的肉枪要硬的多,他就服了软了啊。”

“啊,好啊,鬼丫头,你又耍我啊,我不跟你玩了。”

盛联山这才发现自己为了黄艳可以什么都不顾的失态举止了。


四十分钟后,朱顺清如数的把黄艳递交清单上的所有药品准备齐当了,黄艳让莫虎清点了数字后,再让战士把大车赶出了镇子。

她对朱顺清说:“我们走了五分钟后,你赶紧去保安团报告给你的堂弟去。”

“这,这是怎么个话说的,我哪儿敢那,黄小姐长官不是教育我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嘛。”

“就照我说的办,是我让你去的,不会怪你的。再说,你的库存药少了这么多,满财宝知道能饶得了你吗,你去报告了,他也就不能治你的罪了。”

黄艳和盛联山的目的就是要让敌人忙活起来。


果真,黄艳他们还没有出镇子那,大街上已经到处了吹着哨子的保安团和军队的士兵了,看上去就要实行全镇戒严了。

“走,咱们出东门,好掩护在西门抢军火库的岳家进他们。”

黄艳对盛联山说道。

“好的,黄艳,你真的会嫁给我吗?”

盛联山突然蹦出了这句话来。


“嗨,这都什么时候你还跟我说这个,羞不羞啊你!我告诉你我黄艳只会嫁给有出息的男人,你要是的话,就表现出来给我看。”

黄艳是又可气来又可笑。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怕你将来上了延安以后,就看不起我这个小连长了。”

“你真会胡说,当年在延安培训的时候,钱副部长给我介绍的一个旅长我都没眼看那,难道我是冲着谁官大就嫁给谁的吗?快别胡思乱想了,先给我打好今天这一仗,不然休想我会嫁给你。”

黄艳好好的教育了一下盛联山。


“那好,黄艳,你就请好吧,我让你看看我盛联山是条好汉。”

盛联山等跟着黄艳大摇大摆的奔向了崇明镇的东门。

这时候,东门前拥挤了很多要出镇的人,二十多号的保安团士兵正在逐一的检查放行。

一辆带斗的摩托车飞驰了过来,车上是正规军的一个排长和两个士兵。

“快把大门关了,全镇戒严,搜查共军的要犯黄艳。”


老百姓都哄了起来。

“我们又不是黄艳,干吗不许我们出镇那。”

“那黄艳听说是仙女下凡的,手持双枪,飞檐走壁,你们能抓得到吗,不许关门,我们要出去!”

那排长扬着手上的驳壳枪对着守门的军官道:“看那个起哄一定是黄艳的同党,都给我抓起来。”


黄艳一见忙扬起了手:“长官,我就是黄艳,你放其他人出镇吧,你的任务完成了。”

其实那排长和守东门的军官早就注意到黄艳了,她这样的打扮和长相太容易引人注目了。


“对,那俏娘们肯定就是黄艳,弟兄们把她绑起来,这下我们可立了大功了。”

匪军排长和守门的军官带着人冲向了黄艳。

不过,他们离黄艳还没两步远的距离那,马上“砰砰砰砰”的响起了密集而有节奏的枪声。

十多支手枪一起打响,顿时镇东门的土楼下留下了十多具尸体,守门的保安团军官也当场倒地毙命。


那匪军排长见势不妙,撒腿带着几个残余的家伙就跑,盛联山从地上拣起一支三八大盖儿,一拉枪栓是一枪一个。

黄艳推了他一把。

“你别只顾自己过瘾,得留下两个报丧的去向满财宝汇报啊。”

盛联山这才放下了步枪。


黄艳和战友们混在出城的老百姓里,往东而去。

她喊到:“老乡们,我们是新四军的队伍,请你们大家赶快分散躲开,一会中央军就要追上来了,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由于老百姓的头脑里对解放军的印象不深,所以黄艳还是说的是新四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