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白银战役(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白银战役(十二)


卫富贵得到戴维的密报,随即与几人略一商议,随即立即密令各路人马立即造势,势必一举把银价拉起来。同时卫富贵专门通电国内老田,让他联络以往在华夏国内的商界老关系,紧急做好应对措施,卫富贵更让老田,将这一轮赚到的利润留下来做预备金,准备在关键时刻,拉一把国内这些老关系们。

随后卫富贵再密电子文部长一封电报,告知美里哥议会中白银集团议员的动向,并提醒子文老弟,据估计半年内局势大定。白银议员为了加快通过法案,在购银法案的草稿里向美里哥政府及其他反对派议员做了一定的妥协,其中将白银价格最终稳定在1.5美里哥元一盎司等重要条款,做了让步,比如这个1.5元的价格被最终修改到1.22元,而要求国内白银储备占据总储备四分之一的目标,也不再设定实现期限等等重要修改。而且“白银集团议员们还同意授权财政部长决定"购银的速度时机和条件(1)”


子文接电报后大急,随即数份电报发来,与卫富贵商议数轮,这才决定美里哥局势已经到了不可扭转之局,随即子文立即与委员长和孔部长进行了汇报。

之前从美里哥传来消息,说这购银法案可能会夭折,委员长一众人不免兴高采烈,为此放宽下心来的蒋委员长还特地抵达前线视察剿匪战局进展。没想到这转眼间局势就起了根本性的变化。对于美里哥国内如此颠三倒四的变化,老蒋一时接受不过来,数分电报过来,要求美里哥公使馆确认核实情况,并继续干预局势,未等施公使回复,委员长又让华夏商界联合会向美里哥财政部发电,强烈表示了华夏商界整体的担忧和不满,话语中暗指美里哥如此行动实在破坏两国关系。


在无数的华夏政府民间的抗议声中,美里哥议会重新召开购银法案的商讨和表决议程,并且超常超快的快速地通过购银法案的相关条款,几乎在美里哥议会重开的同时,一系列小道消息在国际白银市场中流传,随即,在重开的当天,美里哥国、英吉利国、华夏国几大白银市场,银价突然再次转头向上,只用了两天便重回0.4元一盎司的近期高位,并且一步不停的向上攀升。


就在银价狂飙的这两天,卫富贵基本都是和马麟呆在一起,看着银价不断飙升,而施公使那边又不断传来委员长电令,不断要求公使馆尽一切能力游说阻碍美里哥议会对法案的表决。

卫富贵心态不仅极度无奈和复杂。

几乎从一开始布局白银市场开始,卫富贵就清楚的知道这轮涨价给自己国家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害。但是这次卫富贵没有做旁观者,没有全力去阻碍他的实现,而是参与进了这轮银价炒作之中。之前卫富贵总以--自己不可能扭转美里哥议会的决定,因此坐视别人大力侵吞华夏财富,还不如自己进去干预,即便是华夏利益真的受损,也有一部分落回卫富贵这华夏人手中——这类借口安慰自己。但是面对局势变化真的来到面前, 卫富贵才真正的面临无限的惶恐和困惑中_“到底我是做对了,还是成了发国难财的混蛋?”——这个疑问无数遍的让卫富贵自己拷问着自己。

以至与这次听闻局势终于面临摊牌的局面,卫富贵怀疑的心情更重,这两天,在与马麟商议具体问题时,也不由的问到马麟这个问题。

“卫老大,你如此多顾虑干什么?往昔你的杀伐果断那里去了?你应该知道,这钱我们不赚,美里哥那帮混蛋商人、投机客、政客们也要赚,甚至西洋各国、小日本都会插上一脚。如果我们不动手,这些钱。。。。。”

卫富贵一伸手阻止了马麟继续说,“马麟,你说的都是老话了,不必重复,我都清楚。我问你这个,并不是我多年不掌兵,变优柔寡断了,而是这几年来,我在这美里哥国呆下来才日益明白,咱华夏羸弱才造就我等华人在世界各国面前的地位之低下,虽然这次我们这么做,或许可能让那帮混蛋在我们华夏少捞些不义之财,但是我们捞的是不是不义之财?我们做的会不会是在损害华夏之国力?哎!是对是错,我真是拿捏不定呀。”


马麟听了,也不知如何劝慰卫富贵,不由得沉默了起来。


卫富贵见马麟为难的模样,不由笑着拍了拍马麟的肩膀“别在意,老子不过是看不太清未来局势变化,偶尔发发牢骚,没有那么意志消沉的”

马麟听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不由对卫富贵说,“老大,既然你这般介意,这次你还跟日本人打的火热,尤其这次你也不跟我们商量,就跟江边那小子谈合资去国内炒银子的事。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万一做砸了,卫老大,你免不了遗臭万年呀。”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就算遗臭万年,老子也得做。之前你们不是说了,如今最担心国内经济遭受惨重打击。其中最恶劣的结果就是银价飙涨,银根紧缩、经济萧条,并且加上白银大肆流出,最终让咱华夏国经济彻底瘫痪。这其中白银外流是最糟糕的事情。如果说经济遭到沉重打击是恶劣的结果,那么白银大量流失下的经济遭打击,则是恶劣之恶劣的事情。为了杜绝这最恶劣的事情发生,让国内经济有翻本的机会,首先要保证白银要留在国内为首要对策。而这次小日本依然插手华夏银价,想必在白银价格上升后必然大力参与到走私白银的勾当中,因此,如果遏制未来小日本走私我华夏白银出境,如何将日本人手上的银子留在华夏国内,我想了数月,才想到这么一招——我要跟日本人合伙,在咱华夏国内囤积走私白银。”


马麟这两年专门在美里哥国的一所著名的大学商学院里进修了好久,此时行商理念、手段、经验已有质的飞跃,卫富贵一这样说,立即就让马麟理解了关节所在“哦!老大你是说,通过与日本人合作在国内囤积走私白银,通过掌握主导权,想办法将日本人囤积的白银不出境。这样白银留在国内,经济还有翻身的机会?”


“是”


马麟沉吟良久,这才接着说道“是有可行性。但是与虎谋皮,卫老大你把握的住局势么?你这方法,日本人这次赚钱是赚定了。而且我们这边一旦行棋差池,这白银万一留不住国内,我们与敌合作,就成了叛国的汉奸”



“哼哼,冷眼旁观,无所作为就是爱国者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已经联络了你爹,告知了我的初步计划,还有我之前的几名兄弟和手下,大力配合你爹的行动。今天你要帮我合计下具体的行动方法。这里容不得出大纰漏来。马麟,你放心,尽管放开手脚,我知道分寸,出了问题老子一人担待。”


“老大,你这怎么说的,我马麟怎会是胆小如鼠,不敢承担责任的小人?!”


“呵呵!好,大胆的做,别害怕。再说这次我要拖子文老弟和委员长一起下水和日本人合作!”


……


五月上旬,美里哥国购银法案日趋明朗,议会对该法案过堂神速,几乎与此同时,市场银价已经一举突破0.45元一盎司。华夏国内市场投机客们蠢蠢欲动,虽然国府早有戒备,但是仍旧发现了白银走私的苗头已经开始出现,而一些见机得早以及得到卫富贵提点的商界大佬们,开始将手中产业抛售。


子文老弟在抄底过程动用了三千万美里哥元的外汇储备,囤积了大批的白银在手。而终于死了心的委员长,无奈地下令缩减军费开支,将这一段货币改革收缴的散银囤积在手,枕戈而旦,时刻准备应对危局。

整个华夏局势如同群鲨环嗣,局势如同即将爆炸的火药桶,仿佛一捅就炸。


卫富贵那天与马麟仔细商议局势后和自己的计划后,立即回使馆与施公使进行了彻夜的详谈,游说说服了施公使的支持,随即两人联名通电子文老弟,详细解释了在美里哥购银法案通过后,对华夏经济必然性的产生重大的打击,因此在此前提下,因尽量避免国内白银流出,从而免使华夏丧失最后翻身的本钱。

为此卫富贵将同日本人秘密合作,通过与其在国内共同囤积、走私白银。将日本人出钱囤积的白银,尽量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尽可能的避免大规模的白银外流。卫富贵甚至最后提议,让子文老弟去找委员长,转达卫富贵这个计划,为了保证行动的安全性,卫富贵建议让子文的那笔款子里出一笔钱,秘密与卫富贵合股,这样整个计划就受到国府的监控,从而避免危险的局势扩大化。


卫富贵和施公使的联名电发出五日后,孔部长忽然密电回复——委员长基本同意!




(1)"[注解: John Blum,From Morgenthau Dairies:Years of Crisis,1928-1938〖S TBZ〗,Boston:Houghton Mifflin,p.18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