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卖淫女子可悲又可叹的心理 他们也渴望爱情

zjywhuangmao 收藏 1 520

浙江在线07月31日讯 杭州东新园一个普通的公寓里,竟然隐藏着伪装处女卖淫的犯罪团伙。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软硬兼施,牢牢控制住了5名女子替他们赚黑心钱。杭州东新派出所日前一举端掉了这个团伙,目前9名涉案人员都已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通过与5名受控制女子的交流,记者看到了她们的辛酸与挣扎。尤其是通过与其中一名女子小菲(化名)的交流,可以洞悉她们可悲又可叹的心理。


另一方面,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怎么兜来的生意?记者联合华数新闻资讯网(数字电视零频道)最终搞清了他们的信息来源。原来,网络上有专门的信息销售网站。


19岁女孩日记:我能不能有自己的爱情呢


小菲只有19岁,是5名女子中年纪最小的。没等记者发问,她的眼泪就下来了。


“像我这种贪得无厌,只求回报(钱),不懂得付出的小人,一辈子都会被别人瞧不起吧。”小菲说最初就是“妈咪”燕燕把自己骗到杭州来的,当时燕燕只说是到杭州来卖化妆品,一个月工资有1000多元,想想在老家打工只有几百元的收入,就来了。


小菲说,来了之后,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逼迫自己卖淫,而是先带着自己在杭州到处去玩,还买了许多漂亮衣服。但是,他们话里话外都灌输给她一个理念:只要有钱,这些享受是可以得到的。


大约一周后,他们提出了“工作要求”,起先自己是很抵触的,但燕燕开始现身说法,什么妹妹你要想开啦,什么你不想过好日子啦……第一单“生意”,燕燕给她打了前站,小菲半推半就地从了。


那天晚上,小菲一夜未眠,第二天起来闷着头写了日记。“我终于体会到自食恶果的后果了,到现在我心里还是一点忏悔的意思都没有,我真是无可救药了吧!如果……哎,那(哪)有这么多如果。”蓝色的圆珠笔写出了歪歪扭扭的文字,仿佛可以看出姑娘内心的挣扎。


可是,小菲就这么沉沦下去,也没想到报警,更不敢联系家人。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个插曲,另一个女子和看守的马仔在接触中发生了感情,有了到外面租房子重新过日子的念头。没想到,被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发现了,于是就是一顿严厉的教训。“我能不能有自己的爱情呢?”那天,小菲想了很多,可她却始终没有迈出勇敢的一步。


就在东新派出所收网前的两个星期,小菲做了一次人流手术。孩子的爸爸是谁?她根本不知道。怀孕的原因是:因为伪装处女,老板和嫖客都要求不戴安全套。


日记又记下了她的心路。“写了这么多,事情还是没有解决,但是我还是很渴望得到他们(父母)的体谅,我愿意一个人顶着所有的疾病,让他们(父母)健健康康。”


“真是套上了那句老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办案民警一直摇头。


网络上的情报网:100元买200个“老板”名单


“你们报道中的那种淫窝这儿也有,你们可以来查一查。”


“我也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对了,我的号码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昨天,本报关于杭州警方端掉一个淫窝的报道刊登后,类似的电话一个个打进本报热线。正如许多接到过陌生电话的读者所说,其实,这个淫窝的老板,就是掌握了一个庞大的信息网,才使得他们手下的“处女”不愁没有去处。记者在采访这个案子的过程中发现,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获取信息资料的渠道,除了她做小姐时认识的一些老板外,主要是从一些大品牌汽车店及一些会员制场所获取“老板”电话,而最多的则是从网上取得信息。


记者上网进行搜索,在一个名为“商业情报网”的网站内发现,这里的私人信息非常丰富,分门别类,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比如,网上清楚写着:某某楼盘业主信息、某某小区住户资料、股民资料等等。从这个网上,记者联系上一个留有QQ号的信息出售者,记者自称做婴儿产品,上网聊了以后,对方说有近期杭州新生儿父母的住址和联系电话,并说,每提供200个名单,要支付100元。最后,记者与这位信息出售者见了面,他把一份详细的杭州新生儿父母资料交到了我们手上。买下后,记者试着拨打这其中的一些号码,有的确是真实的。


据此次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说,他获取了大量的“老板”电话资料,每天,只要假装朋友,给这些老板打电话,对方弄不清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但一听有处女,不少人就会动心。


正因为有如此丰富的电话信息资料,给地下淫窝的生存带来了无限的空间,租一间房,招几个女孩子,拨出一个电话,生意就成了。警方认为,这种地下卖淫场地不仅成本低,还具有较强的隐蔽性。要彻底打掉这样的卖淫嫖娼场所,对警方来说,确实存在一定的难度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