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质疑开开集团张隆军信用证诈骗案(转自新浪)

我不在我 收藏 0 50
导读: 作者:杨涛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光权老师是我很敬重教授,2004年到2006年,我在《人民检察》杂志社作编辑的时候,我曾经多次邀请他参加案例讨论,对他的精彩发言记忆犹新。这次,由他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对张隆军信用证诈骗案的质疑,再次引起我的关注。   周光权教授的疑点集中在下面三点:第一,法院没有查清案件所涉及的4亿多元去向,就认定是张隆军诈骗的,而张隆军本人没有拿到一分钱,这难以使人信服;第二,在指示他人伪造单据的问题上,关键证人的证言前后完全矛盾,法

作者:杨涛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光权老师是我很敬重教授,2004年到2006年,我在《人民检察》杂志社作编辑的时候,我曾经多次邀请他参加案例讨论,对他的精彩发言记忆犹新。这次,由他向最高法院提出的对张隆军信用证诈骗案的质疑,再次引起我的关注。


周光权教授的疑点集中在下面三点:第一,法院没有查清案件所涉及的4亿多元去向,就认定是张隆军诈骗的,而张隆军本人没有拿到一分钱,这难以使人信服;第二,在指示他人伪造单据的问题上,关键证人的证言前后完全矛盾,法庭拒绝其出庭作证,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第三,本案在程序上也存在诸多不正常现象,可能导致不公正审判。(《法制周报》6月11日)


显然,在如此疑点重重的情形下,上海两级法院判决张隆军信用证诈骗是很勉强。事实上,不仅仅周光权教授,许多刑法学家也对此案提出了质疑。2008年10月6日下午,包括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我国刑事诉讼法学的泰斗级人物陈光中教授、著名刑法学家陈兴良教授、著名刑事诉讼法学家、现任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的卞建林教授、著名国际经济法学家车丕照教授、著名金融法和刑法学家白建军教授等在内,一起对案件进行了专题论证。专家们经讨论后一致认为,上海方面的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审判程序存在不当,根据疑罪从五的原则,应当判决张隆军无罪。


人大代表由选民选举产生,受到选民的监督与制约,而“一府二院”的领导人由代表选举产生,接受代表的监督与制约。因此,各级法院理应认真对待,诚心接受监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全国人大代表来信暂行规定》,人民法院“收到全国人大代表来信后,承办人应在5日内提出转办意见,报有关领导批准,7日内函转有关法院或者本院有关部门,并程序性答复全国人大代表。 本院有关部门自接到交办函后,必须指定专人在7日内提出拟处意见,或由本部门直接处理,或转交有关法院查报结果。 ” “全国人大代表来信涉及具体案件,正在审理的应在案件审结时,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一般应在2个月内,由承办法院写出报告上报交办法院。”据悉,在周光权教授提出质疑信后,“从提出质疑到批转下级法院办理只过了13天时间”,最高法院一位刑事审判法官说“这是最高法院办理代表建议以来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一次,它不仅意味着周代表的意见得到了高度重视,更表明该案本身的疑点太重”。


但是,最高法院对于代表来信的重视,并不表明案件就能得到重审,更不意味着疑点重重的案件能得到改判。事实上,从最高法院批转来信后至今有一些时间了,我们仍然没有看到来自下级法院的回应。当然,我们更害怕的是,下级法院在收到来信后只是草草地答复代表,并不按照法律程序提起再审,或者即使提起再审,也是走过场,并不认真纠正错误判决。


因此,作为对周光权代表质疑的响应,也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监督司法的权利与责任,我再次提出呼吁:上海法院应当认真对待张隆军案件,提出再审,还其一个公道,如果上海法院不能做到这些,最高法院就应当担当起责任来,对此案进行提审,不要再让这个没有主犯却有从犯,证人主动要求出庭却被置之不理的案件贻笑大方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