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利魂 第一卷:潜伏任务 第七章:首次行动

子任鐵血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size][/URL]   此时正值中秋佳节,全集团准备放大假,为期一天,人员:正副司令,两位军长以及一位副军长,师长一人,还有5个特邀名额,由大家投票决定,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混过去的,猎犬,廖凡竟然力压群雄,把什么副军长,师长之流全都挤了下去。   “司令员啊每次这种时候都是和军长他们几个在清新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8.html


今日9月18日,正值中秋节之际,同时又是9·18纪念日。全集团在此时准备放大假,为期一天,人员:正副司令,两位军长以及一位副军长,师长一人,还有5个特邀名额,由大家投票决定,最终,也不知道怎么混过去的,猎犬,廖凡竟然力压群雄,把什么副军长,师长之流全都挤了下去。

“司令员啊每次这种时候都是和军长他们几个在清新茶馆喝茶,然后在去买些东西给弟兄们。”这是泰戍从马安生那里套来的口供。

“泰戍,跟我一块,还是自便?”司令问。

“我带着焦鹏去逛逛,顺便和他切磋一下武艺。”泰戍答。

司令贼笑着:“行吧,那你们回来的时候可得给兄弟们带点东西,你们刚进来,得在面子上做足,笼络民心嘛。”

“谢司令提点,我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

“走吧走吧,晚上早点回来,还有联欢会。”


山下的镇上人来人往,还保留着古典风范,路边还有摆摊的小烟贩,卖鸡卖鸭卖菜的应有尽有,那些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可是不少,一些黄毛也到处窜耗子,便衣在路上晃荡,也没个消停,但谁也不敢上山去。

“队长,咱这是去哪?接头吗?是谁啊?在哪?”

“跟着走就行了,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Do you understand?”

“Yeah.But……Oh!No problem!”

泰戍斜视着他,虽说猎犬英文还能过的了关,但是让他单独说说,绝对是不可能办到的,但刚刚他竟然完整的讲了几个词,这已经是奇迹了。这可能是潜移默化下完成的任务。

“服务员,把这张菜单给你们大厨,让他按这个烧,给双倍的钱。”进了一家小饭店,泰戍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白纸,上面隐约有些字样,当他告诉服务生,把纸给大厨,还给他双倍钱时,就上下打量了一下,而后镇定的进了厨房。

“哈哈,我知道黑幕了,但你怎么确定这里由我们的人?”猎犬显得很激动。

泰戍没啥信心:“店名叫瓮垵小菜,想想,乍一看像什么?”

猎犬四周环视,谨慎的说:“公安?”

“是,但我不能确定,拿纸给他们看一下,如果是,他们也会警惕。”

“虽说警察是白痴,可应该能明白吧。对了,你用什么墨水写的?”他说警察是白痴当然事出有因,小时候可没少受警察的冤枉,自己又不吭声,案子一旦被定下来,想改也难。

“硝酸银溶液。”

“强光照下就行咯,希望他们智商高点。”猎犬认为他的智商一定高过于警察。

“老高,你看看这张纸,有什么特别的,我觉得来人可疑,气质不同。”服务生刚进厨房,便是一生正气的感觉,那个叫老高的人,被他从睡梦中叫醒。

“快快快,起来了,研究一下。”他那一嗓子,所有休眠的人都起了。“查一下附近总部是否派过人。”

“这纸上除了菜名什么也没有啊!”老高说。“会不会是密写。”一个小生说道。

“方圆几公里,的确有行动人员,不过距离太远,不太可能。”军子说。

“由哪部分领导的?”

“没显示,估计是军队,因为这几块地方几年内拍出了很多人。”

“查一下他们的电台频率,直接找过去,试试。”

“绝域绝域,收到了吗?我是001。”电台兵拼了老命的呼叫。“我是绝域,001什么身份。”对方也传来回话。“公安侦查员,我找绝域02。”“请稍等。”对方静默了。

“很有可能,但也不知道使用哪种溶液配成的,怎么显字。”“以前化学上过,现在忘了。”小生说道。“警校教过,记不太清了。”“你们真是,快想想,国家养你们干什么的?”被老高这样一讲,知道的也忘了。

“我是绝域02,001请讲。”“队长,快。”电台兵立马通知老高。

“我是001,一菜单,怀疑是卧底人员所为,不知如何处理,怀疑是密写,请求支援。”

“对方何种模样?”

“180cm有余,皮肤黝黑,年龄35岁左右。”

“绝域收到,马上处理,请稍等。”参谋长马上通知通讯员,“给我接铁鹰特种大队,我找菜花蛇。”

“参谋长,有何指示?”菜花蛇笔挺的站在电话前。

参谋长说:“我遇到了点技术问题,想问问,你们队长平时是用什么密写的?”

菜花蛇显示咯噔了一下,有思考了会:“得看情况而定,有时候只有白纸,就有好几种选择,如果用硝酸银溶液,会写上A,在强光照射下才显字,如果是酚酞溶液,就用氢氧化钠溶液,会写上N,淀粉溶液就是碘酒溶液,不过身边常配备的是硝酸银。”

“谢谢啊。”参谋长“啪”就把电话挂了。

“001,查看一下菜单上有何字母,或是由字组成的字母。”

“绝域,没有什么字母,但是分析下来,如果加密,得到的是字母A。”

“好,就在强光下照,看看有没有字,顺便告诉他:见面勿多,紧急另议,好好隐藏,切勿暴露。”

“好,清楚了,谢谢!”老高同志相当客气。

“军子,把醋、柠檬汁、番茄汁、洋葱汁找来,弄成汁,然后在发票上写上:见面勿多,紧急另议,好好隐藏,切勿暴露。明白了吗?”“明白!”

“另外,小张把纸放到强光下照一照,看看有什么字,速度要快。”

厨房外,猎犬问道:“队长,你写了些什么?”

泰戍说:“减少联系,总部在此,逾2万。小道石下,有烟卷。”

“好,军子,你负责把发票给他,别有任何表情,见机行事。”老高指着发票说。

“他们不会光研究这字,连菜都忘上了吧,我可都快饿死了。”

“你急什么?要么你外头吃去,孰轻孰重?”

“二位的菜,这是发票。”军子真的是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纯属僵尸型。

泰戍边笑边摇头,猎犬说:“你们是不是忙糊涂了,钱都没给你们,你们就给发票?”

军子一阵尴尬,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昨晚没睡好,今天一大早就干活了。”

泰戍笑着说:“我倒是无所谓,这发票多多少少都一样,就是报销的问题,你这样可会被开除的。“

军子听出泰戍是话中有话,什么是被开除,就是离开前沿了呗,军子勉强笑笑便离开了。

“这年代,真是甚人都有,这都什么素质,这都能混到前沿?”猎犬借题发挥。“副司令,你说,我们不会要在这鬼地方待个几年不回去吧,我可真怕自己憋不住了。”

“怕什么,就几年而已,敌营十八年不是照样度过了。我们从来都没干过这活,都不知道这活的艰难。要不是因为他们有条子的档案,所以条子不能执行,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我们啊。”

“十八年,十八年我都得奔半百了,要真这样,都死球了。我们这可是真遇上这杆子事了,虽说真有这样的人,恐怕那也不可能是我。”

“哥们,在这吃呢,兄弟也来插一脚。”

猎犬吞着饭在讲:“哟,廖凡啊,咋地,没人陪着啊!”

“坐啊,自己人。”泰戍给廖凡拉出把椅子。

“泰大队长,终于承认我们是自己人了!?”

“当然了,我们不是自己人还能是什么人。”猎犬见缝插针,顺着就被扯过去了。

泰戍踢向猎犬:“我们当然是自己人了,都是黑豹的嘛。”

“泰大队长真是深藏不漏,真以为小弟什么都不知道?”廖凡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冲向前去。

“廖凡,我一直有一点弄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敢那么肯定,那么直截了当的跟我挑明。”泰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用眼神威慑着他。

廖凡看着泰戍,猜测着他的心思。“当年在军校,我在侦察营实习过,不过刚来不久,你就走了,不过,我可曾亲眼见过你射击,当时我就想我以后枪法一定要比你好,可惜啊,混了几年都没能实现,‘枪神’的记录没人能打破。不过你的形象,我可是永远记住了。你说,我能不确定是你吗?24岁的营长,27岁的中队长,29岁的大队长,谁不知道?”

泰戍在拼命回忆射击那次:“可我印象中可没你这个人。”

“露馅了吧,印象中,就是真有此事。”

“刑侦学了那么久,倒被你小子算计上了,算了,认输了。”

“突然我觉得你不是泰大队长?”

猎犬听到这反差,他喷出一口饭,口齿不清的说:“你这一会是,一会不是的,整啥玩意啊!”

“据我所知,泰队长,从小就没说过一句认输的话。”廖凡非常自信,好像自己就是泰队长。

“错了,初中二年级,他为了避免同学发生争执,他说过认输。”泰戍更自信,因为这就是自己。

“泰大队长,情报有误,多见谅。”廖凡暗暗说,“这家伙给了什么情报。”

猎犬坐他旁边,一下就听见了:“你,你说谁?”

“路通,两年前,他把你的属性资料全给我了。”为什么要叫属性呢?因为战斗人员和那些枪炮,游戏中的魔兽一样,都是有属性的,包括他的战斗力,损耗程度,牢固程度,力量等等。

“家贼难防啊,回去后,他完了。鸭子就是鸭子。”这可不是玩笑话,等他回去,野鸭真该完了,暴露军情的罪过可不小。他的身份也算军情,知道他的属性,他就该玩完了。“廖凡,有个问题要问你,你怎么被差点误杀的?”

“这可说来话长了。”

“那就拣短的说。”

“刚进去的时候,我是一身正气改不了,他们怀疑我是军警人员,在他们交易的时候,准备干了我,反正我留着也没用。当时我已经察觉到了,当机立断,干掉了一个同样也值得怀疑,但只是个地痞的人,他们就信了我。”

“就这么简单?他们也太好骗了吧。”猎犬又发起了感慨。

他们停止了交谈,静静的吃着饭。


酒足饭饱之后,就开始一个话题一个话题的胡侃起来。

“今天可是中秋节,人家可都和家人在一起,要是我们还在老地方呆着就好了。”廖凡望着外面,好像看到了圆月和星空。

猎犬洒脱起来:“我是无牵无挂,一个身子一条命。”

“就算在那儿,我们也回不了家,还是得训练,拉练。”

“那也不一样,联欢会总有吧,假如当初没来这,现在我可能都是你手下的特种军官了。”

“做梦吧你,我怎么进去的,枪法达到10发100环,21分钟跑完5公里,徒手干掉三个老特种兵才进去的。”

“是啊,那三个特种兵,后来被我罚到浅滩互相格斗一个晚上去了。通常干掉一个半就算优了,干掉半个就算合格了。”

“哎呀,我真得叫你们大哥了。”

“那是,履带车你们有吗?装甲车你们有吗?飞机有吗?滑翔翼有吗?大炮,超轻型降落伞橡皮艇,运输机,‘战神’……”猎犬把自己能想到的全说了。

“得了,别炫耀了,这都是性质决定的。”

“他说得对,这我们什么都没有,穷光蛋一个。当年我们全营出动跟你们一个小组对抗,你们就3个人,干了我们49个人,破坏了我们的指挥中枢,抢了我们的冲锋艇,就逃之夭夭。结果我们情报竟然说:特种兵做鬼,来了十几个竟然只说来了三个,害得我们都没准备。真是大笑话,你们这三个老兵干了我们两个排,太窝囊了。”廖凡回忆着演习现场,三个兵临走前还给他大腿,手臂来了四枪,明显是故意的,还摆了个鬼脸,把他气得。

猎犬喷了廖凡一脸的水:“老兵?那次去的是三个正式进来两个星期的新兵,是侦察营的,是队长下令,我照办的,他说:随便找两个应付一下就行了,我们还得去野外拉练,没时间。”猎犬越讲越轻,因为泰戍不只踢了他,还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大哥啊,没这样耍人的吧,搞到现在,那三个把我们营搞得一团糟的家伙是新兵,还是我们营的,搞了那么久,哦,是自己人打自家人。你不能这样看不起我们吧,你也是我们这出来的。”廖凡摆出一副哭脸,看似快急哭了。

“你不能这样想,这,这也说明你们的兵源好。”泰戍赶忙圆场,自己没重视归没重视,可怎么能明的说呢,这不是破坏友谊嘛。

三方陷入尴尬状态,就这样沉默下去了。

“你们怎么那么能扯,都讲到哪去了?还越讲越响,找死啦!”

“说真的,你们就不想家吗?就不怕回不去吗?”

“我是孤儿,无牵无挂。队长更不用担心,两百多个弟兄都照应着,他的名言有一句就是不想人。说到怕不怕,这更不用讲了,我们生来就是战斗的,生在战场死亦战场,怕的是不能在战场上玩完。”猎犬深知铁鹰话少,在不是很熟的人面前,几乎不讲话,所以就带他说了他想说的话。

“真是佩服佩服,我就做不到你们这样的豁达了。我最牵挂的是我的侄子,我俩从小就像亲父子一样,任务结束,就得摆脱两位兄弟照顾了,我得亏对他了。”他的话一下就让泰戍感觉他断定他是必死无疑的,可这又是为什么呢?当谜底揭晓的时候,已经是生死间的对话了。

泰戍终于是开口了:“要说想,我想得的确不是人,但比人更值得信任,他们跟了我五年了,从来没进行过一场战斗,只干过巡逻,警卫的任务,到现在还被锁在铁笼中,这是我最愧对的了。”

“人犬两命,这是自古不变的定律,就像我,一只犬,可从没当过一会人。”廖凡定认为他们是疯子,一个不想人,只想狗,一个不当人,只当狗。的确,没体会过他们非人的生活,是不会有那种体会的。廖凡无言以对。

“试过蹲在潮湿的坑里,被野草埋没,被蛇,虫缠绕,不能动,不能说话,这样维持两天两夜的生活吗?你肯定没有。在饥寒交迫,口干舌燥的时候,去捉虫子,吃苍蝇,从树叶上挤下水喝。像野人一样,在冬天,只穿一点T恤,身上过的是枯叶,在山上,从林中生存一个月,饿得不行了去挖冬眠的蛇,靠下雪的日子生存,最后被送到医院急救。这种生活你们都体会不了。开着直升机,突然失控,险些撞上悬崖,直接冲到海里,生死未卜,你们常听到的特种队的‘小飞侠’就是这个意思……”猎犬讲的泪水在眼眶打转,紧握着拳头,双脚死死抓着地,向别人倾诉。又是泰戍的手化解了他的一切骄躁的情绪。

“所以大家常说特种兵搞侦查比侦察兵还牛;开直升机,比陆航团都厉害;开坦克比坦克兵还熟练;跳伞比空降兵还准确;泅渡,彼海军陆战队还迅速;格斗比格斗教官还猛……就是名不虚传。”

“当年军报上的话,你还记着呢,这也都是虚名头,不值得一提。”泰戍常常在紧张的气氛中显得轻松,又常常在轻松的环境下制造紧张。

猎犬说:“不管怎么样,集所有本领于一身,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整的底朝天。” 回到山上,已经是莺歌燕舞,没事做的人已经开起了篝火晚会,举行K歌大赛。虽然当地消防部门明文规定,不允许在山中生火,举办大型篝火晚会,但他们就是不照办,硬是反着做。山下的群众顾着自己寻欢作乐,才不管山上的事,公安懒得在这种时候,管这种事,消防队只等着警报声的到来,就给他们娘早了好的机会,举办一个大型晚会。

火一丛一丛的冒起,烟弥漫在上空,夕阳西下,炊烟袅袅,细风吹不灭篝火,反而将火焰一层一层铺高。这天,山上的人明显增多,桌子椅子搬来不少,实在没有,就把巨石块当做椅子喽。好像曾经山上的人顶多1万,这回有两万左右了。

“小马!”

“到!”马安生溜溜的跑了过来。

“去,把这东西给弟兄们分分,不过,不一定够,你看着办吧。”泰戍将两麻袋的东西讲给了马安生。

“明白!”马安生拖着两袋东西就走了。这是最好支开他的方法,留个警卫员在身边实在是烦。

“瞧瞧,他们的办事效率,好好学着点。”泰戍指着山上一群忙碌的人,说出了一句讽刺意味极强的话。

“是该学学了,不然永远的混不到他们一块去。”猎犬随即附和着泰戍。叫了那么就猎犬,还真差点把他的真名给忘了。——焦锦鹏。哦不,赶快住嘴,人家现在改名了,叫焦鹏!

“焦鹏,你们回来的那么晚啊,快点,上去就坐了,该到的弟兄可都到了。”司令员看似早早的在山腰处等待着泰戍们的到来。

整座山灯火通明,到处都有帐篷,旗帜,最多的还是人了,所有的椅子几乎都被屁股给沾满了,桌上也全是酒啊菜啊之类,还有钱听过耍酒的,还没见过耍钱的。嘿,不就是赌博嘛!

“来来来,这位就是新上任的副司令,你们大家都还没见过面吧。”司令将泰戍拉到一伙人那,像各位引荐。警卫员当然归警卫员一桌,司令,军长的警卫员,大大小小数十个,但是派头最大的当然是焦鹏咯,人家是司令员的警卫员,那就得叫老大哥了。

“这两位分别是正副军长,是我们的邻居,基地就在隔壁的山上,不过都没机会见面,趁这个时候大家团聚一下。”司令员边说边举起酒杯,所有人也都跟着这样干,一声“干——”后,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往里面猛灌。

当所有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山上临时安的广播才算是派上了用场。

“大家都尽不尽心?”总台拿起麦克问道?

“不尽兴!”所有人对这麦克喊去,广播里发出嗡嗡的响声。

“还差什么?”

“司令讲话!”

“那我们现在以热烈的呐喊声有请司令为黑豹的每一位人员做中秋佳节的贺词!”不管是总部还是分部都能听见司令的讲话,这也都是惯例了。

司令拿起麦克,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是中秋佳节,在这秋高气爽之际,我们共同欢庆,这里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来的,那就是共同振兴我们黑豹集团。有酒大家一块喝,有肉大家一块吃,有钱大家一块赚,有福大家一块享,有难大家当然一块当啦。现在每桌上都有麦克风,有什么中秋心愿,大家一个一个说,先从一号机开始,长官部最后。在此,祝大家中秋快乐。开吃!”整座山装满了喇叭,司令的声音传遍千家万户,快比上毛主席在开国大典上那响彻天宇,凡是正常人都能耳闻的演讲词了。 “呵呵,司令这人还真有文采嘛。”长官部有几十个地位较高的人,作为这块暂且职别最高的泰戍当然得率先发言。 “司令就是司令,不一般啊!”“司令讲的很激昂嘛。”大家都跟着泰戍七嘴八舌的阿谀奉承。

司令回到座位之后,就开始一醉方休,不醉不归,醉生梦死。 “大家能多吃就多吃,能多喝就多喝,反正也不会影响下周的交易。”这句话看似平常,但是泰戍眼前就白光一闪:哈哈,有交易,总算是有行动了。 一滴滴的酒落入了那些在特定场合,特定地点,特定时间显现丧心病狂本性的畜生的肠胃中去,血液也在流动,可惜这些血液早已被冰凉的酒,寒冷的风给侵犯了,turn there blood to ice。只有2.5个人他们是真正的being human,真正的man,他们的血液在沸腾,为了谁?为了不愧对天安门广场上,13亿人守护着的五星红旗,为了不愧对百万大军守护着的军旗,为了不愧对正安乐度过着“和平年代”的人们。军人一生如何选择?不是拿着国家发的津贴,就到处挥霍,靠着证件到处招摇。而是拿着手中的枪,扛着军旗,热血沸腾,找到合适战机,就干着激情豪迈,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大事。

“大哥,虽说咱们就相隔几里路,但少说也有半年没见了吧,来,我敬你。”一个半醉半醒的汉子站了起来,拿了杯酒,找到司令就干了。

“胡伟啊,最近业绩不错,只要干得好,我就把你调到身边,到时候还愁见不着面吗?来,大哥敬你!”胡为也喝了一杯。

“怎么,司令,你还有弟弟?”泰戍看看面前的两个人,别说,长的还真像,不过好像跟曾经在自己身边的一只“动物”更像。

“是啊,这是我三弟,我还有个二弟。”

“二弟?看胡伟军长的年龄也不大,那这二弟?”泰戍半信半疑,他不希望他想到的是真的。

“哈哈,我今年20岁,我妈生我的时候都已经38岁了,我比大哥小20岁,我二哥今年26岁,当兵的。”

“当兵的,他?”泰戍迟疑了一下,他不敢再问下去了。

“他叫胡为,怎么,你认识?”再一听,泰戍简直快昏倒了,可是面容还相当的镇静。“这家伙干活不行,胆也小,我15岁就出来闯了,那家伙当时才1岁。连棵树都不敢爬,连游泳都不敢,不像胡为,4岁就敢上树了,6岁就敢下河了。”听着大哥这样讲自己,胡伟乐滋滋的。

“呵呵,威,为,伟,畏,幸好没生下去,不然那个胡畏我可吃不消,什么都怕,要来干啥。你看着胡威,胡伟名都不错吧,来个胡为过渡一下,不就是想让我们胡作非为嘛。注定的!这胡畏竟然生不出来,就说明这胡为是注定害怕的。”司令真是喝高了,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了。

“大哥,你说啥呢,跟你干,有什么不好的,给共产党卖命,连点银子都抠。这个二哥,我早当他不在了,在了也顶不上个屁用。”要在部队里讲这话该关禁闭了,要在“文革”,这人已经不在了。

泰戍平定了自己的心情,说:“司令,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兄弟自相残杀的样子。”泰戍确定,如果在他和胡威中选择,胡为肯定会选择他。不过他都没有确定,这个胡为到底是不是“松鼠”。

“没有想过,那瘪犊子玩意敢不出什么大事,进了炊事班还差不多。”司令就这么断言,是有依据的,而且,他的断言没有出任何差错。“别说这些东西了,来来来,吃菜,喝酒。” “我在花好月圆之际,祝我们的胡司令,泰副司令身体健康。祝我们黑豹年年,不,天天有盈利。”“中秋节到了,希望我们集团未来能够一帆风顺,直冲云霄。”……一大堆人在说着无聊的中秋心愿,整座山到处是他们的声音,司令在那无味地听着,年年如此,都腻了。

“一群没心没肺的,生他们,养他们的爹娘倒是都给忘了……就顾着说好话给我们听,一群不孝子。”司令骂了他们几句,可是他们听不见,算是白骂,撒酒疯。

鹰,犬两人心里一阵嘲笑:孝?在你们心中还有孝吗?你们都遗忘了什么?背离亲人,背离人民,背离祖国,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你们的父母遭受着世人的唾弃,你们这算是孝子吗?出来了几年,父母离世,不回去探望,把父母葬在一块所谓的风水宝地,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他们还有什么权利说孝,还不如说是可笑。

但鹰又有什么权利说孝,人从来就不知在哪就暂且不说,悲哀的是,连父母的年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中秋节,花好月圆,人团圆。花是好,月是圆,但始终人没有团圆。他们那里又在干什么?


“小孩,这里是军事禁区,请到别处去玩。”营区最外延的哨兵拦下了两个小孩。

“我们是来找人的,请问菜花蛇在吗,或者是极地狐,游隼?”小孩微笑着。

“哦,你们是羽翼,对不?”哨兵笑脸相迎,“等等啊,我这就找人来接。……喂,喂,食堂吗?我找一下血鹰作战中队队长菜花蛇。……我是外延哨兵,羽翼来找你们。……哦,明白!明白!再见!……你们在这等会,他们马上就来。”

可以容纳上百人的食堂内正在开晚会,不过在场的只有几十人,其他的不是拉练就是执勤,不是执勤就是受罚去了。关有之挂断电话后,整理了一下作战服,说:“松鼠,跟我走。”晚会突然中断,表演节目的停止了,喝酒的也停止了,猜测着是不是有什么作战任务,或者有哪位领导来指导。“你们继续啊,5分钟后就回来。”

松鼠和菜花蛇取出了哈雷摩托车,以最快时速开了出去。哨兵一一放行,还不时的敬礼。

“干爸!”小孩跳上了摩托车,向哨兵敬了个礼,跟着就飞快的冲了进去。圆月下,蜿蜒的山路上有两辆摩托在奔驰,犹如骏马,没有停歇。

“怎么样?使命必达,速度够快吧!”松鼠向小孩子炫耀着。

“恩,的确够呛,快的可以。”在两位干爸的伴随下,他们进了食堂,当有第一个人发现他们的时候,就开始吹起了口哨,其他人也跟着如此,一发不可收拾。

“咦?大哥怎么有兴致到我们这来玩?家里呆不下去了?”野鸭问道。

“的确混不下去了,一个执勤,一个研究军情,一个被约出去了,连饭都没吃,就想到跑这来了。”小孩子讲述着他们的煎熬史。

“还好还好,今天现大队长带着拉练去了,要是他在,可不怎么好说话。”

“谁说的,他敢,我们这些干爸也不是空架子。”游隼发起狠来可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费什么话,快弄点吃的去。”关有之不爱讲虚的,实际点好。

小孩子摇手拒绝:“其实我们到这来,是来学两招的,吃饭不重要,关键是抓紧时间学真功夫,吃饭又不能多学点功夫。”

“不错不错,有潜力,能废寝忘食,可造之材。”野鸭不断吹捧着,他得赶快博得好感,以前说的那几句小孩子的后果,他快吃不消了。

“不错什么呀,武要练,饭得吃,不然哪有力气!快点吃吧,太晚了就不好了。你们大老远赶过来,不想什么都学不到吧?”关有之见小孩子点了点头便说,

“那就先吃饭吧。……游隼,你继续朗诵你的诗去,极地狐,继续配乐。”

“中秋节,咱们都是没爹没娘的家伙,都没地方呆,也没法团圆一下,只能在这发发牢骚,把弟兄几个当做亲人了。”松鼠说。

菜花蛇说:“大家都是这样嘛,身不由己,几十个人在一块吃吃喝喝也不错啊。”

“中秋节都没人陪我们,妈妈还跑去守护城市的安宁,爸爸也不知道去了哪?这生活太悲哀了。”小孩嘴里塞满了饭,讲话起来不太雅观。

“吃好饭再讲,没人管你们,我们来管。”菜花蛇看起来有些严肃了。“肯定把你们培养成一代枭雄。

背景,尹雨奇朗诵着自己的诗:《岁月的尘》

时间如空气般在周身流淌,

岁月一长,

尘埃落地,

积起一层一摞。

……

新鲜的风拂过它,

潮流的水漫过它,

尘埃依旧日积着,

逝去的岁月无法改变。

……

只有重翻记忆深处,

用心感觉往事朦胧的雾,

在云里的弥漫中独处,

在雾里的迷蒙中散步。

……

用力拂去那尘,

在雾中只有印象没有清晰。

模糊中能依稀可见的

是青鸟划过爱之空的泪痕,

还是那留在心底的人。

……

离开那雾霭,

在午夜微光下悄然漫步,

不知路途通向何处,

拒绝彷徨,不能迷路,

目视前方属于自己的殊途,

再也不回头看一眼那岁月的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