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求亲

无真子 收藏 2 5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63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此番张、罗二人损兵折将,已不复当日之盛,凭此千余人马攻城略地几无可能。川地虽富,然富地子民岂肯从贼,若无攻城略地之能,顶天也就混个山大王而已。

南阳军远程奔袭,后勤不能持久。李明华见张献忠已无为祸之实力,而己方又身份尴尬,与秦良玉商量道:“张献忠已不能为祸,我等孤军在外多有不便,不如及早还师吧!”

秦良玉也知久悬于外不妥,虽心有不甘,但仍旧答应道:“将军说得在理,就暂且放这狗贼一马。”

李明华想到秦良玉若留在四川身份尴尬,说道:“此地距秦将军家乡石柱不远,可要前去将家小接来,和咱们一同回南阳?”

秦良玉如今已不可能再回石柱久居,答应道:“多谢将军美意,就这样吧!”

李明华道:“我想留马祥麟将军替我监视各方动向,不知秦将军可否同意?”

秦良玉道:“只怕不止是监视各方动向吧?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管了!总胜过让张献忠在此为祸一方吧,以后也别再叫我什么将军,我不会再为你们领兵了。”说完转身而去。

李明华也早料到是这结果,绕道将秦良玉家人接来后,便将军中事务通通交予了马祥麟,自己和秦良玉先回南阳。

崇祯本来指望洪承寿能迅速击退皇太极,哪知皇太极吃亏后却并不退兵,就在锦州城外与明军对峙开来。

陈新甲如何不能明白皇帝心意,私下问了洪承寿多次,也知道了其中难处,向皇帝建议道:“皇上,洪承寿主要吃亏在清军大炮射程上,不如咱们抽调些重炮给洪承寿,令他与鞑虏早日决战。”

崇祯想了想答道:“行了,你着手去办吧!”说完无力地挥了挥手。若没有张李二人前来,崇祯在这个时候情况虽糟,但相对来说要局势尚且是可控的。但现在的崇祯手中,除开防备鞑虏的关宁铁骑,统共也就七八十万人,刨去需要留守各地维持统治之兵,能用的也就二三十万,当然,战斗力肯定不会比张献忠所部高太多。用这样的兵去剿灭南阳义军,恐怕用不了几天便连这些垃圾兵都没了。

其实士卒能战与否,取决于领兵的将领,此时崇祯手中的强将,撇去辽东的边军外,就仅剩孙传庭了,可说是江山岌岌可危矣!若非李明华不愿天下大乱而使鞑虏有机可乘的话,崇祯已经完了。

李明华一年来东奔西走,好不容易得以空闲,却遇上了一件非常着恼之事。

事情起因是赵钰久不见李明华难免挂怀,所以脸色就有些黯淡。而自将唐门家眷接来后,驻地的七大姑八大姨便多了起来。这些大婶们没事儿就爱嗑些闲条,今天议论张家寡妇偷汉子,明天是李家的猫死了抹泪开追悼会。

赵钰和李明华的事儿本来就吸引眼球,久而久之,这些大婶们便把话头扯到了这上面。赵钰的家人也和大家生活在一起,天长日久难免会听到些风声,于是赵父再次摆出了家长的威严——不许赵钰“抛头露面”。

李明华回来后有幸见了赵钰一次,听过事情原委后没怪大婶们话多,对赵钰说道:“如果你愿意嫁我,那我立刻便聘媒到你家提亲,等你成了我媳妇,那总该不用他管了吧!”其实他心中还想说:“不许抛头露面,那当初他叫你干什么来了?”不过想到不是这事儿两人也不能得见,便忍住不说了。

赵钰心中欢喜,不过却不好答应,说道:“我要嫁你,那岂不连你也要受他管了。”

李明华这时却顾不得谁管不管了,说道:“那我也认了!”

赵钰脸红得不行,说道:“那我走了。”

李明华刚才说得热火,可等赵钰一走,却又觉得坐立不安,赵钰父亲是个啥样的人,李明华整天忙里忙外也没顾得上交往了解,万一人家不同意怎么办?虽说大舅哥在自己军中倒是好说话,可她老子似乎对自己一直不咋顺眼,碰个钉子倒无所谓,只是万一第一次没做好被拒,那第二次便困难多了。想来想去,李明华还是觉得请有一个人最保险,那就是岳父大人以前的顶头上司曹化淳。

李明华虽然也见过不少世面,但初次遇上这种事儿难免不好意思,又绕上了张子雨一起去请曹化淳说媒。

曹化淳见他两个大忙人天黑前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连入屋后跑来凑热闹的曹秋砚也被驱赶。

张子雨想到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之事,急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就是来坐坐。”

双方一番客套,张子雨事到临头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开口,加上曹秋砚在旁插科打诨,倒足足耽搁了半个时辰才将事情说出。

曹化淳听说此事后大为高兴,别人肯请到自己,那自然是十分信任了,当下便满口应承。

曹秋砚听张子雨说完却觉得心中有点发酸,以后的什么话也没听清 ,回过神来时只觉李明华变得很陌生,继而觉得特别可恨,就好像看到一条一直在咬噬自己的毒蛇。有这条更为可恨的毒蛇,她又突然觉得张子雨变得亲切起来,就好像在一个泥泞阴晦的雨后巧遇的老友,想和他说些什么,又不知自己想说什么。

李明华听曹化淳答应,心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变得更加坐立不安,没多久便告辞而去。

曹化淳虽然是太监,但察言观色的本事却是上乘的,一眼便看出李明华的急不可耐,第二日便前往赵钰家提亲。

赵刚毅心中其实还是赞成此事的,只不过是其老于世故,觉得这样久拖下去不妥,这才用了招激将之法。

曹化淳来到赵家一番自我介绍之后,赵刚毅对曹化淳的名头还是知道的,若是以前,这样的大人物恐怕自己想见上一面也几无可能,如今却客客气气在自己面前。老赵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极大满足,客套一番后,便将聘礼收了下来。

李明华闻听事情成了,真恨不得立马便大摆筵席,将赵钰接回家来。向曹化淳问道:“那他答应什么时候可以迎娶赵钰过门?”

曹化淳笑道:“人家都说李将军说话直接,看来果然如此啊!这娶亲需经三媒六聘,如今纳礼已经过了,你需把生辰八字、姓名、排行写在大红庚帖上,然后由我带去女方请相士占算,若八字相合,则可以纳吉,也就是事情初步定下啦!然后还需纳微,也就是订婚了,接下来才可由双方议定吉日,迎娶新娘。”

李明华听说这一大堆道道心都凉了,那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喽!当下也只好按耐住心中企盼,连连向曹化淳道谢,顺便也进屋编了个生辰八字交给曹化淳。

赵刚毅出身暗探,心思自然缜密,这男女之事不怕压力,压力越大越是难分难舍,但最怕的却是久不相见,是以此后对赵钰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然事情黄了,那这周围的人岂会还如今时般讨好自己。

男女之间的情事在一帆风顺时往往并不觉得如何,但倘若需要偷偷摸摸才能相见,那必然是加倍的珍惜了,不但珍惜,简直是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即便天塌地陷也难舍难分。被赵刚毅这一搅和,赵钰和李明华间淡淡的感情却有了质的飞越,变得火热火热的。

李明华这边在享受难得的火热,可洪承寿这小子如今却是“享受着”现成的水深火热。

洪承寿这人其实有些保守,没把握的事儿不愿干,可偏偏崇祯等不!人家都快成亡国之君了,怎么还能任由你磨磨蹭蹭,白耗朝廷的粮草,于是乎,催促洪承寿与鞑虏交战的谕旨与火炮粮草等一并送往锦州,不过若非陈新甲和洪承寿有上次的交道,恐怕送去的东西中就不会有粮草这种紧缺物事了。

皇太极虽然没在关内,但运送大炮这种大动静还是能够打听到的,也顾不得舟车劳顿,急忙倾兵而出,往锦州赶去。

洪承寿消息也灵通,知道这次是躲不过了,东西还在路上,他却认为没炮比有炮好。为什么?因为等炮都来了,鞑虏也早准备好了,虽说自己手下人马和皇太极差不多,但刨开关宁铁骑,其它的战斗力实在堪忧!倒不如乘其不备给他一闷棍子来得便宜。

此时的清军虽然没退,但也不可能十几万人一直就驻扎在城外白吃白喝,所留下的,也就是多尔衮一部而已。

洪承寿虽然没有大炮,但小炮还是有的,这大半年来早将如何使用想清楚了。这种大军行动,一般都是瞒不过敌人的,所以洪承寿也没抱什么侥幸心理,一出动便倾尽全力。

多尔衮陡然听到洪承寿倾巢而出,大为吃惊,不过就这么跑是肯定不行的,且不说面子问题,就是被人家追着屁股打也不是好玩的,何况粮草辎重也总需要时间运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