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重创张献忠

无真子 收藏 3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63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闻得大胜后虽喜,但想到张献忠元气未伤,和秦良玉说道:“秦将军,张献忠虽败但元气未损,不如咱们再追去给他狠狠一击,令其无力攻打坚城,而游走于穷乡僻壤之间。”

秦良玉道:“此言正合我意,只需让其无力攻下州县,其日久必败。只是无须追赶,张献忠久攻蘷州不下,便不敢入蜀,如此其必走尖山寨出川,我等只需先将尖山寨攻下,其进退两难之下方会愤而决战。”

李明华也觉有理,倘衔尾追击,张献忠一味奔逃,想要伤其元气也难,秦良玉对此地地理熟悉,所料必定不差。

张献忠、罗汝才一路走一路骂,心中对李明华痛恨入骨,自己已经避让他多次,又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实在搞不清其为何纠缠不休,非要制自己二人于死地?

李明华等到达尖山寨,只两炮上去,山寨土匪如何见过这个,眼看人家兵强马壮,且还在不断架炮,赶紧下山投降,将山寨拱手让出。

张献忠怀揣满腔怒火赶到尖山寨,哪知对方又堵在自家前路,心中的怒气再也压制不住,大发雷霆。

罗汝才早就气不过对方欺人太甚,怒道:“今日非要和这两个无常鬼见个真章,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献忠听罗汝才一说,也早已厌倦这被人左追右赶的日子,起身说道:“李索命与这老秦寡妇自来找死,也休怪我心狠手辣,待捉住此二人,必将其剥皮抽筋、凌迟碎剐,以消我心头之恨!”

罗汝才道:“即便他有三头六臂,以一敌十,我二十余万兵马战他万余部众,一个个站着让他砍也能把他累死”

秦良玉见张献忠前来,立马派马祥麟领兵五千埋伏于侧,自己和李明华据险守住山口,专等张献忠来攻。

李明华亲自定选炮位,对一些重要的地点也一一进行指导,加强其防御能力,充分发挥出自己战术方面的特长,看得秦良玉也敬佩不已。殊不知此乃李明华当日之必修科目,系后世历经无数血战总结而得。

张献忠与罗汝才商量妥帖,便以张献忠手下,昔日八大王精兵尽数派出攻敌,大军于后防备秦良玉偷袭。这些攻山的精兵跟随张献忠转战四地八方,早已成为一群亡命之徒,又得张献忠“后退者死”之命,端的是悍勇无比。张献忠只一声令下,部下便霎时间杀声震天,冲向山寨。

李明华待敌方冲入火炮射程便一声令下,众炮手纷纷将炮弹塞入炮膛,顷刻间便听山下响成一片,放眼望去,山下土石飞溅、烟尘滚滚,所中之处,无不掀起漫天血雨,残肢断臂竞相飞舞。

张献忠所部精兵虽历经百战,且用过手雷,但好钢都是用在刀刃上,如何见过这般阵势。没用过手雷倒还罢了,这些老兵以前使用之时,早已识得此物厉害,每每危急之时,只需祭出此物,往往化险为夷,如今尚未攻过山腰便被如此狂轰滥炸,若是靠近对方,众敌一起投出震天雷来,如何还能留有活命?

张献忠精兵虽然悍勇,但比之鞑虏却相差甚远,即便与当初左良玉所部相较,亦多有不如,要不然在历史中张献忠也不会“逢左必败”了。这些兵油子眼看往前已渺无生机,哪里还愿意继续抢攻,只冲过山腰不足一里,便纷纷转头奔逃下山。

秦良玉眼见敌兵已惊慌失措,立即下令反攻。南阳军士居高临下,尾随敌军败兵一路杀出,冲向山脚敌军主力。待赶上大股敌人后,纷纷祭出腰间手雷扔向敌军。

张献忠精兵皆乃死人堆中翻滚而出之人,哪有不知此时回头便会立时淹没于追兵之理?此时其久已熟练的逃命本领也发挥到极致,眼看前路督战之人阻住去路,仍毫不停留地冲杀上去,转瞬间便已对穿而过。南阳军投出的手雷,首批便是由这些督战队受了。

张献忠、罗汝才手下之兵多为乌合之众,虽名为士卒,但实为手中有刀之农民尔尔,眼见前路败退,哪里分得清虚实,纷纷转身夺路而逃,瞬间便犹如风卷浪涌般往后压去。

张献忠领骑兵于中军,眼见前军如骇浪般涌来,也知此时已无力回天,急忙转身打马而逃,却奈何此地山石嶙峋,马匹施展不开腿脚,任由张献忠如何驱驰,却始终快不起来,无奈只得弃了马匹,改用双脚逃命。

马祥麟眼见张献忠大部已乱,挥军自侧翼杀出。张献忠溃兵不明就里,只怀疑漫山遍野都是敌军,纷纷四散奔逃,慌不择路之下,掉落山谷者无数。

李明华等自后追杀过来,沿途拾捡战马过万,实在喜不自胜,一面留下人手收拾马匹,一面对张献忠穷追猛打,同时喊出优待俘虏的口号。

两年以前李明华和张子雨还长期为人手不够发愁,如今却已人满为患,越多的人越难以安置。张献忠裹挟的这些农民尤为难办,说他是农民吧,流寇的恶习学了不少,说他是军人吧,又毫无军事素养,如何安置是个大问题。

南阳军不杀俘的小道消息张献忠所部也有所耳闻,逃得慢的溃兵走投无路,侥幸心理便占据了上风,纷纷怀着忐忑的心情跪地受降。秦良玉眼看大军被降兵所阻,担心张献忠喘息过来,派马祥麟领兵抄小道阻截张献忠。

张献忠一路奔逃,民众都有从众心理,腿脚利落的、见机较快的,能跟着张献忠逃脱的还是有不少人马。大家伙齐心协力往前飞奔,总有体力不支的时候。张献忠虽能自手下处夺来马匹,但骑马比不得坐车,也有累的时候,等跑到仙寺岭便被马祥麟截住。

川内地势险要之处甚多,张献忠凭险要地势,据险而守,与马祥麟对峙起来,并乘机收拾残兵,与罗汝才等商量日后出路。

秦良玉沿途为安顿降兵耗去不少精力,迫击炮也没能及时跟上,待追上张献忠之时,张献忠已收拾好残兵,借地利站稳脚跟。

秦良玉只好下令先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李明华对遇到这种情况却比较拿手,次日便从后面提来几千俘虏,由军中劝降人员带领轮番向山上喊话。

张献忠跑得仓促,粮草辎重都没能带出,细软银两又不能下肚,哪里顾得过下面的残兵饥饱。山下劝降的大嗓门先将优待俘虏的条目讲了,接着便由降兵开始喊话,内容当然是早已编排好的。

先由老弱妇孺打头阵,哭天叫地一通后喊道:“孩儿他爹耶,你还活着没有,快下山投降吧!这些义军不杀人,对我们好得很,每天滚汤热菜有饭有馍!”接着又有年青的喊道:“山上的兄弟快下来吧,这里有人管吃管穿,也不打人骂人,可比以前好过多了。”

张献忠被山下没完没了的喊话搞得着急上火,眼看军心摇动,却跑也不是,战也不是。罗汝才也被搞得头大,手下的兵饿了肚子,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兄弟义气,谁给吃的谁就是大爷,再这么喊下去,非给他喊垮不可。但二人除了大骂秦寡妇卑鄙无耻外,还偏偏拿他毫无办法,打仗这般打法,哪里是大老爷们儿能干的事?

为口饭吃而跟着张献忠跑的匪兵可就不这样想了,肚子饿起来还打个什么仗?眼看山下炊烟阵阵,许多以前熟识的弟兄如今精神饱满,喊出的声音中气十足,哪像自己这般有气无力,要是当初不跑多好,能吃上两顿饱饭,就是死了也值呀!可惜大家都有内斗的习惯,要是逃跑让别人看见,肯定会因妒生恨死命狂追。

张献忠当然知道死守不是办法,和罗汝才商量道:“咱们还是乘着大家还有点力气,收拾东西跑路要紧。”

罗汝才也正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当晚便乘着月黑风高夺路而逃。他俩没饿肚子,当然希望大家抓紧时间下山,可那些饿了一两天的士卒却提不起力气,更有动歪心思的想乘机开溜。

秦良玉早料到张献忠这招,只是不想逼得狗急跳墙,才故意给张献忠留了条活路。张献忠大军才过去一半,早已埋伏在侧的马祥麟突然从斜刺里冲出,将张献忠大军切为两半。

张献忠眼见事情败露,哪还顾及得了后面被截的士卒,反而加速亡命奔逃。被截住的匪兵肚子空空,四肢无力,哪有心思作战,想起白天所听投降的好处,纷纷跪地而降。

秦良玉留下两千兵力收拾降兵,咬住张献忠后队猛追。

张献忠所部从上到下皆毫无战意,哪里敢回头抵抗,跑得快的发挥速度优势往前狂奔,跑不过的索性蹲在路边等着受降。张献忠、罗汝才领着溃兵绕道跑回蘷州下关,想渡河到湖广。

秦良玉哪肯就此放过,一路鼓舞士气穷追不舍,于河边再次追上张罗联军,在马祥麟率军猛打猛冲之下,随张、罗二人渡河而过者不足两千,余人皆伏地受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