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朱昭宾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云谷市,县级市的一般街道和县城差不多,几座现代化的高楼耸立,显示出城市的模样。挂着教委办公室牌子的房间里,曹立有他们正在和魏主任说话。 魏主任:“欢迎老前辈到我们这里指导工作!” 曹立有:“魏主任,你别客气,我们是来麻烦你的。” 敬先贵:“我们想来寻找一位叫梁婷的人,她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云谷市,县级市的一般街道和县城差不多,几座现代化的高楼耸立,显示出城市的模样。挂着教委办公室牌子的房间里,曹立有他们正在和魏主任说话。

魏主任:“欢迎老前辈到我们这里指导工作!”

曹立有:“魏主任,你别客气,我们是来麻烦你的。”

敬先贵:“我们想来寻找一位叫梁婷的人,她五十多年前曾经在护士学校上学,1948年10月,她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魏主任:“护士学校?嘿,早就没有了。”

舒放:“啊,没有了?”

曹立有:“那……这个学校的资料可以查到吧?”

魏主任:“那个护士学校当时是民办的,没留下任何资料。”

曹立有:“请问,前街小学有吧?”

魏主任:“这个有,还是云谷市最好的小学呢。”

曹立有:“前街小学里有个曾经和梁婷恋爱的教师,是他写了信,告诉我们,有个叫梁婷的是我们寻找的烈士。”

魏主任想想:“真对不起,你说的该是五十年前的事情吧?我前年才上任,这样的事我还不了解。”

舒放:“这位教师在信里说,就在他们第二天要举行婚礼的时候,梁婷突然参加了解放军。”

敬先贵恳求地说:“主任,请你帮帮忙!”

魏主任为难地说:“我说过了,真的不知道。”

曹立有:“魏主任,能不能想个什么办法……”

魏主任突然想起来:“对了,你们可以去找前街小学老校长司马北斗。”


干净利落的四合院里,四周栽着各种果树,头上是茂密的葡萄架。老校长司马北斗正在精致的石桌上行茶道,石桌上摆着讲究的樟树根雕成的茶山,茶山上放着一套紫砂茶具。司马校长缓慢地将茶叶量好,放进茶壶,倒入开水。一会儿他把茶壶的水浇在茶具上,再将开水续进茶壶,这才徐徐注入茶杯,然后用罩杯盖住。舒放望着司马北斗慢条斯理的动作,有些坐立不安。

司马北斗:“诸位远道而来,鞍马劳顿,先品品茶,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叙谈。”司马北斗将罩杯揭开,放在鼻子下闻闻,闭着眼品味,“真是沁人心脾啊,诸位请!”

曹立有看看舒放和敬先贵,大家都学着司马北斗的样子拿起罩杯放在鼻子下闻着。

舒放大概是太渴了,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自己倒上一杯,又一口喝下。

司马北斗摇摇头:“姑娘,这茶不可如此狂饮。《红楼梦》里写道,‘手握小杯,有如玉石般温润。轻抿一口……”

舒放接上:“妙玉说,一杯则曰品,二杯则曰解渴,三杯就是驴饮了。”

司马北斗笑了:“你也是知道的啊!”

舒放大笑:“只是太渴了些,我不喝第三杯就是。”大家都笑起来。

曹立有:“司马老校长,我们从江城来到云谷市,目的是寻找梁婷的家人,把梁婷的阵亡通知书交给他,作为战友,我们不能让她无缘无故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她是壮烈牺牲在战场的英雄。”曹立有拿出梁婷的阵亡通知书,让司马北斗看看。

司马北斗看着信,沉吟不语。

敬先贵:“老校长,刚才把云谷市发送到《江城晚报》的信也给你看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们,那个和她准备结婚的男人是谁?”

司马北斗:“梁婷我知道,我当前街小学校长的时候,她是护士学校的学生,可是,谁和他准备结婚,这……我就不知道了。”

舒放急切地说:“那她是不是常常来找写信的这个人?”

司马北斗:“哎呀,这个我说不清,学校那么多年轻的男教师……”

曹立有拿出信:“老校长,不瞒你说,这信里还提到你。”

司马北斗一怔:“我?”

曹立有:“是啊,你听……第二天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司马校长还答应为我们主婚,可梁婷头天晚上突然参加了解放军。她后来在信里说,我会回来的,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让新中国成立的礼炮成为我们喜庆的鞭炮声吧。然而,我苦苦等了她五十多年,半个世纪啊!可至今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司马北斗想了半天:“人老了,记忆力就衰退,衰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唉,惭愧惭愧,你说的这件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敬先贵:“不会吧?《红楼梦》你都背得烂熟,一起做事的伙计能忘得了?”

曹立有:“老敬,司马老校长不会骗我们的,你也有记不起的事。”舒放注意地望着司马北斗。

司马北斗:“当时前街小学差不多有百十位教师,一千多个学生,老师们谁个谈恋爱,谁个结婚,我哪里能够都记得清楚?更何况,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曹立有沮丧地站起来,握住司马北斗的手:“感谢你的茶,我们……告辞了。”

司马北斗:“我看不如这样,把梁婷的阵亡通知书交给我,我想,我可以代表梁婷接受。”

敬先贵犹豫了一下:“老曹,要不咱们把阵亡通知书交给老校长吧。”

曹立有毫不客气地说:“扯淡!”


6

一座独立别墅,绿树掩映,花团锦簇。阳台上,我们在烈士陵园里见到过的那位老者静静地望着远方,他的手里还拿着那张《江城晚报》。老者的脸上挂着沉重,像是在回忆什么。

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前方,回屋来吧,外面风有些凉呢!”向前方猛地惊醒:“噢,锦绮啊,我这就回。”

偌大的客厅里,家具豪华,装潢考究的,一架钢琴放在一角。墙上挂着向前方和锦绮的结婚照,可以看出是七十年代的样式,加涂了蹩脚的色彩。

向前方坐在沙发上,凝神望着结婚照。锦绮走过来,端着一杯牛奶,放在向前方面前,温柔地说:“前方,睡觉前一杯牛奶,你总是要我催着。记住,牛奶晚上喝比白天喝更好。人睡倒之后,其他器官休息了,小肠还在蠕动,这样你的全身就可以慢慢吸收营养。”

向前方:“锦绮,你瞧我的身体,一年比一年好,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锦绮:“你是我的老公,我不关心谁还关心?”

向前方:“少年夫妻老来伴,我们虽然结婚晚了点,可我觉得比少年夫妻感情更深厚。”

锦绮:“我在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爱情到最后亲情的成分会更多一些,几十年的感情已经不是爱情能包容下的。”

向前方:“说得真好,爱情是虚无缥缈的,摸不着,看不见,都在各自的心里头,不是我爱你三个字能够传达的。但爱情发展到亲情,那就包容爱情、生活、家庭,爱情可能会短暂的,但亲情是永远的。”

锦绮走到向前方身后,在他肩上轻轻按摩:“有你,有这个家,有我们的子女,这就是我一生的满足。”

向前方拍打着锦绮的手,一脸的幸福。锦绮把牛奶递到向前方嘴边:“都快凉了,喝!”向前方听话地喝下牛奶。锦绮吻了向前方一下:“真是听话的孩子。好,我先睡了,你也别熬夜啊!”向前方笑着点点头。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向前方呆呆地望着,明显地心不在焉。他扭过头望着那张大照片,照片上锦绮的脸渐渐模糊,化为年轻的梁婷——


云谷护士学校的大门,当年年轻美丽的梁婷夹着书本,兴致勃勃地走出大门。

年轻的向前方在校门口踱步,等待着,教室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他不时地停下看看手表。年轻的司马北斗走过来,看到向前方:“向老师,在等你亭亭玉立的情人吧!”

向前方:“司马校长,梁婷一会儿过来,我在门口等她。”

司马北斗笑起来:“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向前方不好意思地说:“嘿嘿,不狂,不狂!”

司马北斗:“这些天局势越来越紧张,学生闹学潮,工人罢工,地下党还在组织集会游行,出去注意啊。”

向前方:“谢谢校长提醒。”

司马北斗离开。梁婷笑盈盈地走过来,看到向前方,跑了几步:“前方,等急了吧?”

向前方:“没有,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梁婷:“没那么严重吧?!”

两人走到门口,向前方指指门卫房里的一辆自行车:“梁婷,你看,我都准备好了,咱们去郊游。去……柳絮台,那里碧水潋滟,微风习习,我们坐在柳荫里,喝着啤酒,吃着面包,畅谈我们的人生……”

梁婷:“前方,昨天我就跟你说,今天我要参加反内战要和平的集会,你忘了?”

前方:“我……我知道,可是,你还是不去的好,这种集会,很危险的。我爱你,所以……”

梁婷:“我也爱你,可是我更爱自由和平。山河破碎,民族危亡,不制止这场中国人之间的战争,我们的爱情就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梁婷把手里的书本往向前方手里一放,跑去。梁婷停下,回头望望向前方:“我马上就回来,咱们一块儿去看看我们的新房。”向前方看着梁婷远去,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布置简洁明快的新房,颇富文化气息,墙上挂着几张梁婷的照片。向前方不安地在房间里踱步。想想,穿上衣服跑出房间。


街头的午后,一个男青年站在台阶上,慷慨激昂地正在演讲,面前围着许多群众。

男青年:“……大凡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和爱国热情的仁人志士,目睹国民党消极发动内战,迫害爱国民主进步力量,以至物价暴涨,民生凋敝,士气低落,国家糟蹋成这个样子,绝不会袖手旁观,我们再不出来讲话,便是无耻的自私!我们要向反动派的黑暗与腐朽宣战……”

梁婷在一边向来往的群众散发着传单。突然,尖厉的警笛声响起。群众四散,几个学生拉起梁婷就跑……

许多学生拿着小纸旗四处奔跑。一队黑衣警察跑来,冲到学生们面前,扬起警棍乱打。梁婷快步跑着,在她身后有几个警察在追赶。向前方急匆匆跑来,看到梁婷,一把拉住她,拐进了一条小巷。

向前方拉着梁婷在小巷里奔跑,警察也跟着钻进小巷……旁边有晾晒的黄豆,向前方捧了一把猛撒在地上,后面追赶着的警员躲闪不及,纷纷滑倒。两人跑出小巷,不料正撞上几个堵截的警察。向前方推开梁婷,来不及转身,被警察抓住。警察推搡着向前方向停在旁边的警车上推。突然,梁婷快速地跑上来,抓住一个警察的手就咬,那警察大叫一声松了手,梁婷拉起向前方趁机逃脱。

警笛声大作,警察们一起追了过去。

梁婷和向前方跑在大街上,突然看见街边的照相馆,梁婷拉着向前方跑了进去。追赶的警察们站下,左右巡视。一警官挥挥手,警察们迅速分散开,挨户搜查。

照相馆里,梁婷换上了婚纱,戴着金发的头套,化了浓妆。向前方西装革履,嘴唇上多了一撇小胡子,他们幸福地依偎在一起。摄影师开亮灯光,指挥照相。几个警察闯进,梁婷夸张地大叫一声,倒在向前方的怀里。向前方拿起斯的克(文明棍)指着警察呵斥:“没规矩,不知道敲敲门吗?”

警察们不知就里,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梁婷和向前方大笑着摆了个亲热的姿势,摄像师在拍照……

新房里,向前方指着房间各处:“这里挂上大红灯笼,这里,贴上大红喜字……”梁婷偎在向前方的怀抱:“前方,结过婚是不是更幸福?”

向前方深情地说:“我会一辈子疼你的。”


护校大门口,远处不断传来零星的枪炮声。这时,一队解放军战士列队跑出校门,民工们抬着担架匆匆跑进,鲜血滴在路上。

校园里躺着一些伤病员,卫生员和医生在忙着给他们包扎治疗。梁婷和一个女卫生员合力为一个重伤员剪去污血满身的衣服,梁婷畏畏缩缩不敢伸手,女卫生员双手抱住伤员,去除他的一只袖子,弄得身上沾满血污,梁婷看到卫生员不怕脏累,也放开手干起来。

一阵风吹过来,梁婷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梁婷看了看伤员,起身跑开去。过了一会儿,梁婷抱着一床新被子跑回,把被子小心地盖在伤员身上。女卫生员握住梁婷的手:“谢谢!”

梁婷:“没什么,我是学护理的。”

女卫生员:“部队上正缺少你这样的专业人才,干脆,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梁婷犹豫着:“可是……”

女卫生员:“没关系,到部队就是不上前线,也可以为我们讲讲护理知识什么的,这也是为祖国而战。”

梁婷:“我要去就要上前线,那才叫战斗。”

一名解放军战士冲过来,大喊:“赶快转移,敌人打进来了!”

民工和卫生员、医生纷纷收拾起东西,抬起担架匆匆往外冲,战士们断后掩护。抬着伤病员的队伍出校门向左边跑去,梁婷跑出大门后,站了一下,转身想向右边跑,掩护的战士们冲过来,带着她跑了过去。梁婷跑着,不时地回头望,脸上挂着一丝惆怅……

一个月后。

布置得喜气洋洋的新房里贴着大红双喜字,吊起了彩球五彩缤纷。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前方,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也没时间去告诉你……我走了,我跟着解放军部队走了。现在,我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纵独立团的卫生员,我能为中国的解放而战斗感到自豪。前方,等着我,等红旗插遍全国的时候,就是我凯旋的时候。等到那一天,就让新中国成立的礼炮作为我们新婚的鞭炮声吧!……”


向前方站在窗前,遥视着远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