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四十章

朱昭宾 收藏 0 1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墓碑前,当年幼小的孩子现在已是一副成年人的面孔,那是老虎的儿子吕卫国。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虔诚地望着石碑。 吕风强拍拍石碑:“吕风之的魂在这里了,他是俺八里店的村魂啊!” 曹立有掏出吕风之的阵亡通知书,庄重地走到吕卫国面前,递交到他的手里。 吕卫国:“两位老英雄,我代表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墓碑前,当年幼小的孩子现在已是一副成年人的面孔,那是老虎的儿子吕卫国。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虔诚地望着石碑。

吕风强拍拍石碑:“吕风之的魂在这里了,他是俺八里店的村魂啊!”

曹立有掏出吕风之的阵亡通知书,庄重地走到吕卫国面前,递交到他的手里。

吕卫国:“两位老英雄,我代表奶奶,代表爷爷,也代表我爸爸,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感谢。谢谢你们在五十年之后,把我失去的爷爷寻找了回来。我会去告慰我的奶奶,让她在九泉之下得到最好的慰藉。”吕卫国朝曹立有和敬先贵深深地鞠了一躬。

曹立有望着石碑,感慨地说:“其实,你爷爷的灵魂早就回来了,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你、我和大家的心里。”

吕风强看看围过来的村民,走到年轻村主任吕洋跟前使了个眼色。吕洋多少有些胆怯地来到吕卫国面前:“吕县长,我代表八里店全体群众强烈要求……”

吕卫国拍拍吕洋:“你是全县最年轻的村主任,担子不轻啊。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吕洋:“这个这个……吕风之是咱们八里店走出去的,他是我们全体八里店群众的英雄,他高尚的情操永远激励着我们搞好改革开放,农业开发……”

吕风强好像急了,推开吕洋:“啰嗦,卫国是咱自家人,有事还不直说?”

吕卫国:“风强爷,我做不到的,你可以揪住我的耳朵批评。”

吕风强:“你爷爷是八里店的英雄,是八里店的村魂,要是把他调到城里去,那俺们的魂不就飘走了?我说,吕风之的碑不能立在城里,他得留下来。”

彭局长:“老大爷,吕风之是咱全县的光荣,碑应该立在烈士陵园,你要是想他了,就去看看……”

旁边叫狗剩的老人插嘴:“吕风之还是俺八里店的神灵呢,要是接走了,群众生个病啥的就没神灵保佑了。”

吕卫国:“要说神灵,我信,不过,八里店群众才是神灵,多少年来,一直护佑着我奶奶,我爸爸,更护佑着我爷爷。这种护佑,一直延续到我的身上,让我上了大学,走上领导岗位。这种恩情,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完。我谢谢乡亲们!”吕卫国向大家深深鞠了三个躬:“爷爷的魂在这里,爷爷的心也在这里,爷爷他不走了!”

曹立有紧紧地握住吕卫国的手,群众一阵热烈的掌声。舒放激动地拿起相机,拍下这个感人的场面……


2

武警学院,白天明和郑飞凑在电脑前看舒放传的照片。

白天明:“他们送阵亡通知书的意义增值了。已经不仅仅是对一个家庭的安抚,现在,你瞧瞧,这社会影响多大。”

郑飞:“曹老不让政府介入,坚持自己亲自登门,看来有他的道理。”

白天明:“还用说,要是政府派人送,我看不过是例行公事,哪有这样的效果?今天一大早舒放就给我打手机,一边哭一边抒情,感动得一塌糊涂,我都听得鼻子一酸一酸的。”

郑飞:“要是舒放趁着这激情,赶紧写一篇大的通讯报道,肯定轰动。”

白天明:“可惜曹老给她约法三章了。”


3

黄明县旅馆,曹立有、敬先贵在看舒放笔记本上的那张合影照。

曹立有:“没想到,动静还弄大了。”

敬先贵:“意料之外的收获,老曹,心里舒服啊!”

舒放:“二老,我向你们致以最诚挚的——”曹立有立即打断她:“你一路都在帮助我照顾我,还用感谢?”

舒放调皮地说:“那我道歉。”

敬先贵:“这孩子,说话大喘气。你也是功臣,道哪门子歉?”

舒放:“过去,不瞒你说,我刚刚见到你们的时候我说过,这样会打破人家已经平静的生活。可是,跟着二老这些日子,我发现我错了,二老做出的事不但弥补了烈士家人数年来的遗憾,更重要的是你们引发的良好社会效应。”

曹立有:“要是我答应你把寻找烈士的事写出来登报,社会效应是不是更大?”

舒放:“那当然,社会上群众知道了这事,会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对烈士的后人加倍尊重……曹老,你答应我写稿子了?”

曹立有:“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不准出现我的名字。”

舒放:“可是总得让大家知道是谁在做这件事啊!”

曹立有:“那你就写敬先贵同志,他喜欢出名。”

敬先贵:“老曹,你这可是无端陷害我啊。几个月来我鞍前马后跟着你,虽不说鞠躬尽瘁,也算是呕心沥血了。”

曹立有:“那就都不写名字,就写事情不就行了?”曹立有拿出那沓阵亡通知书:“来来,老敬,我想了,既然我们已经跋涉了几千里,那就接着干,下一个给谁送通知书,咱们商量商量。”

敬先贵:“舒放,你瞧见没有,你曹大爷良心发现了,到底把我放进了眼里。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修成正果了。”曹立有突然收起通知书,瞪了一眼敬先贵:“正果?呸,你还没有接受良心的审判呢。”

曹立有拿起通知书起身走出去,敬先贵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


房间里,曹立有正在看自己绘制的地图。敲门声响,曹立有头也不抬地喊了声进来。敬先贵走进来,神情黯然地站在门口。

曹立有发现半天没动静,扭过头奇怪地说:“你坐啊……”曹立有猛然看到敬先贵在流泪,站起身,走到敬先贵面前,“老敬,你怎么了?”

敬先贵:“老曹,我……我……他妈的混蛋啊!”曹立有拉敬先贵坐下:“老敬,别激动,你慢慢说。”

敬先贵:“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牺牲的烈士,对不起独立团的战友啊!是我丢了76封通知书,是我丢的……我不敢承认,我不敢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我害怕组织的处分,我害怕人家说我贪生怕死。我隐瞒了几十年,我也悔恨了几十年,我的心里没有一天安稳过。直到我离休,我都没决心承认这个错误。老曹,你不知道,一开始我不是真心跟着你送通知书,我只是怕这事追到我头上。可是,肖长龄家受的那苦,韩冰清遭的那难,我感动,我震惊,就是我敬先贵,让他们等了亲人五十年,等得背井离乡,妻离子散,我有罪啊,我有罪……”敬先贵忏悔着,苍老的面颊上老泪纵横……


敬先贵和机要员猫着腰穿梭着。几颗迫击炮弹在树林里落下,爆炸,敬先贵和机要员几乎同时扑在档案包上。敬先贵抬起头,抖掉身上的土,推推身边的机要员,机要员一动不动。敬先贵起身,翻转机要员的身体,发现他已经牺牲了。档案包被血染红了,还破了个大洞。敬先贵用树枝盖好机要员,小心地抱住档案包冲出去……

树林外,敬先贵匍匐着过去,怀里紧紧地抱着档案包。

一颗迫击炮弹嘶叫着射过来,敬先贵一个翻滚,躲到一块大石头后边。炮弹在附近爆炸,档案包被抛出。敬先贵抖抖身上的泥土,朝不远处的档案包爬过去,他拉过档案包,却发现一沓纸漏了出来,压在泥土里。敬先贵从石头后面伸手想捡起那沓材料,一梭子子弹射过来,在他和纸张之间溅起一溜土烟,他急忙缩回手。过了一会儿,他再次伸过手去,还是一梭子子弹打过来……

敌人向这边包抄过来。敬先贵看看不远处躺着的一沓阵亡通知书,无奈地撤出。压在泥土里的纸张上面是油印的字:二纵独立团阵亡通知书。

不久,敬先贵来到刚才匍匐的地方,双手扒着弹坑里的泥土,仔细地搜寻着,他的手指不停地流着血……半夜里,敬先贵打着手电筒还在寻找着。他翻遍了整个弹坑周围,没有。敬先贵一屁股坐在地上,狠狠地捶着脑袋……


外面的夜很寂静,敬先贵捶着脑袋,涕泪交加:“我他妈的为什么怕死啊!假如我拼着性命拿回那些阵亡通知书,还会有今天的悔恨吗?我该死,我该死啊!”

曹立有拍拍敬先贵:“老敬,我说过,战场上枪林弹雨,血肉横飞,别说是通知书,咱们的命说不定哪天就丢了。我起先对丢失通知书的人啊真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找到他就生撕了。可后来想想,谁会有意弄丢那些宝贵的通知书?那都是战争造成的。我也真的怀疑过是你丢的,本来想找个办法查查。后来我发现你慢慢地变了,不再躲躲闪闪,你真的在为自己赎罪,于是我就等着你自己站出来,像个战士那样勇敢地承认错误。老敬啊,你到底说出来了,说出来好啊,说出来心里的大石头就搬掉了,轻松了,就能没有负担地跟我一起送通知书了。我原谅你,大家都会原谅你的,老敬。”

敬先贵抬起头,感激地望着曹立有:“谢谢,谢谢你,老曹……”


另一间房间里,舒放坐在笔记本前。眼前闪现的是她跟随曹立有和敬先贵送通知书的许多感人场面。

肖秀芳伏案恸哭……

韩冰清安静地躺在椅子上,一方丝手帕慢慢盖住她的面孔……

范大水朝战士们笑笑,转身钻进洞里,随后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八里店村头肃然的墓碑……

蔡炳臣端起一锅稀粥泼向敌人……

慢慢倒下的战士的身影,弹痕累累的红旗飘扬……

舒放纤细的双手在键盘上迅速地敲击。


4

江城晚报社,甘蕾蕾在办公桌前啃着苹果,打开邮箱。

甘蕾蕾:“舒放,你这个迷倒白天明的骚狐狸都跑成野狐狸了,说好了每到一个地方就通报信息的,今儿你小子再不给我发邮件我就不理你了……”

电脑屏幕上有信件显示,标有附件字样。甘蕾蕾一扔苹果:“有门儿!”

屏幕上打开的文件标题:《为了76封阵亡通知书》。

甘蕾蕾兴奋地大叫起来:“舒放,好样的!”听到动静,吕中和几个编辑赶紧围过来看。

吕中:“行啊,舒放,这篇文章又可以让头儿抓狂了,快打印出来,给总编看看去!”

甘蕾蕾、吕中和几位编辑正挤在韩墨的办公桌前。

韩墨突然一拍桌子:“好!上头条,给整版!甘蕾蕾,赶快编发!”

吕中:“可是明天的报纸版样已经进厂了。”

韩墨拿起电话:“印刷厂吗?明天的报纸还没上机吧……好,太好了,先别忙印,我马上派人去换头版稿子……对,换掉,必须换……这就去人,好唻!”韩墨挂了电话,得意地说:“哈哈,明天的报纸一出来,全江城的人都会被震得一愣一愣的,我的报纸发行量就会猛增,明年的订数噌噌地往上涨。”

韩墨看看面前的几个年轻人:“都傻站着干吗呀!吕中,去印刷厂。甘蕾蕾,抓紧时间编稿,去去去!”甘蕾蕾和吕中迅速跑出去。

第二天,江城街道上,赶着上班的乘客、路上的行人,几乎手里都拿着报纸在看。不远处的街头报亭前,买报纸的队伍排起了难得的长龙。

报纸的通栏大标题印着:年度最感人的大事件——《为了76封阵亡通知书》。

武警学院教室里,郑飞跑进教室,兴奋得有些过了头:“头条,又是头条!你们家舒放又有惊人之作了!”白天明和学员们纷纷围坐着看报纸,郑飞继续发表感慨,“又是一枚重磅炸弹,舒放,好厉害!”

白天明得意地说:“那当然,我教育得好!”


云谷市烈士陵园,这里既安葬着一些烈士,也有许多老百姓的墓碑。一群少先队员捧着鲜花,打着队旗,穿过老百姓的墓群,走向松柏环绕的烈士纪念碑。一位穿着西装的老者静静地肃立着,他叫向前方。他的面前是一个小小的墓碑,墓碑年久失修,已经有些破裂,但上面的两行字迹很清楚:向前方梁婷之墓。

向前方的字涂着红色。

扫墓的少先队员走过这小小的墓碑。向前方蹲下身,拂去梁婷字上的灰尘。他慢慢站起身,离开。他背着的双手拿着当天发行的《江城晚报》,头版上的粗字标题分外明显。


江城晚报,甘蕾蕾正在办公室看稿子。吕中抱着一大捆信件走进来,轰的一下堆在桌子上。

吕中:“邮政局肯定要给舒放发奖金,每天都是这么多来信,都是看过《为了76封阵亡通知书》的读后感。”

甘蕾蕾:“快拆开看看,发一组读者来信。”

吕中:“嘿嘿,千篇一律,没看头。”

甘蕾蕾走过去,拆开其中一封信,开玩笑地说:“行,吕中,你消极怠工,委靡不振,心怀鬼胎,图谋不轨。”吕中正要说什么,甘蕾蕾突然挥手,“停止你的聒噪!”

甘蕾蕾专心看信:“这封不是读后感,是一封请求我们帮助寻找失踪烈士的信。……她是我最心爱的姑娘梁婷,我们在一个城里生活,同享爱情的乐趣。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在新婚的前夜参加了解放军。我忍受着新婚离别的痛苦默默地在心里为她送行。渡江战役之前,她来信告诉我,她在二纵独立团当卫生员。我无法遏制自己的思念之情,疯狂地给她写信。她后来的一封信里说,让新中国成立的礼炮成为我们结婚时喜庆的鞭炮声吧。然而,这封信成了她的绝笔,自此杳无音信。我苦苦等了她五十多年,五十多年,半个世纪啊!可至今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她很有个性,她很勇敢,我相信她是在战场上牺牲的。舒放同志,看了你的《为了76封阵亡通知书》,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我真切地希望你能在那76封通知书里寻找到她——梁婷。”吕中兴奋地扬着信:“又是一条好线索!”她立即拿起电话,打给舒放——打不通。

“这个骚狐狸,关机,吕中,快,发邮件,让她告诉我们她的地址,然后把这封信用特快专递寄过去!”


黄明县旅馆房间,舒放喜不自禁地拿着信:“曹大爷,好消息!甘蕾蕾他们给我发来一封信,是一位读者看了我的文章后写来的,信里提供了一个信息,说有一位叫梁婷的卫生员……”

“什么,梁婷?!老敬,她是咱们独立团战地救护队的卫生员,我见过她,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一头短发……”曹立有惊讶地站起身,想起在阵地上见到梁婷的那一幕。

曹立有急忙翻看着阵亡通知书,不出所料,曹立有点着一张通知书:“梁婷,云谷市人,入伍前为护士学校学生……哎丫头,信从哪里发来的?”

舒放看看信:“前街小学。”

曹立有:“谁写的?”

舒放看了看地址,摇摇头:“没署名。”

曹立有慌乱地翻出地图,扔给舒放:“快查查,云谷市在哪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