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朱昭宾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蔡炳臣家,曹立有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踩灭,他双手紧紧地抱住头。一屋的人都静静站着。 铲子和勺子捧着阵亡通知书,呆呆地站着。红凤擦着眼泪:“谢谢,谢谢二位老革命。” 铲子:“曹领导,俺爹成了烈士,政府给补助吗?” 曹立有惊讶地抬起头,意外地望着铲子:“有,肯定有。” 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蔡炳臣家,曹立有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踩灭,他双手紧紧地抱住头。一屋的人都静静站着。

铲子和勺子捧着阵亡通知书,呆呆地站着。红凤擦着眼泪:“谢谢,谢谢二位老革命。”

铲子:“曹领导,俺爹成了烈士,政府给补助吗?”

曹立有惊讶地抬起头,意外地望着铲子:“有,肯定有。”

勺子紧接着问:“给多少?”

曹立有不好回答,皱了皱眉头,敬先贵接过话头:“这个要按国家的有关规定,至于具体补助多少金额,我得回去替你查一查。”

铲子:“你们千万往高里算,多给俺几万。你想想,俺爹要是不死,回来当个厨师,俺爷仨开个饭店,一年还能挣他十万八万的,这都五十年了,你说俺家损失有多少……”敬先贵忍不住打断铲子的话:“你这样算账,那就对不起你们牺牲的父亲了!我和老曹都是你爹的战友,我们在冒着敌人的炮火冲锋的时候,哪个想什么损失不损失的。他上前线打敌人,那是为了中国的解放,为了后代人的幸福!”

勺子:“你们没死,你们的后代跟着你们都幸福了,可是俺哥俩呢?掉到苦海里去了,五十多年没有人看得起俺们,当批斗对象、当坏分子,连俺的儿子都受连累,这个,政府就得给俺精神损失费。”

舒放有些气愤了:“你们……你们怎么有些不讲理了?他们两个老人都七十多岁了,身体还不好,自己掏钱,住二十块钱一宿的小旅馆,吃两块钱一碗的面条,千里迢迢来到你家,就是为了让你爹回来,让你们知道你们的父亲是英雄,可你们呢?跟政府讨价还价,你爹的在天之灵要是听见,他会气得骂你们不孝之子!”

铲子和勺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再说话。

曹立有慢慢站起身,朝大家摆摆手:“都别说了,他们受的委屈太多,让他们多说几句,发发怨气,天塌不下来。再说了,咱们政府……也真的对不起他们。”

红凤拉住曹立有:“老大爷,他们都不会说话,你老包涵点。既然都来了,我看,我做点乡下的菜,咱们就在家里吃饭吧。”

曹立有想想:“这个主意不错,我也想在老班长家里多待一会儿。”曹立有掏出钱交给敬先贵:“老敬,劳驾你去外面买些菜,买几瓶酒……”

敬先贵:“老曹,我这儿有钱。”曹立有瞪了敬先贵一眼,敬先贵接过钱出去了。


桌上已经摆满了汤菜,酒杯里也已经倒上酒,铲子和勺子坐好,曹立有端起酒杯起身,将杯中酒洒在地上:“老班长,我来看你了,曹立有惭愧啊,来得太晚了。你骂我吧,狠狠地骂吧,你骂得痛快,我心里才能舒服。今天我才明白,你这五十年都在天上看着我,护佑着我们这些活着的战友,可是,我却把你忘了,忘了五十年!我对不起你啊老班长……”曹立有有些哽咽,他在酒杯里蘸些酒,往空一弹,然后一饮而尽。

曹立有走到铲子和勺子面前:“比着你爹,你们就是我的儿子。孩子啊,你爹跟我们这一辈流的是血,你们流的是汗,流血流汗才有今天的好日子。别埋怨这个埋怨那个,过年过节的给你爹上上坟,敬杯酒,他也就知足了。”

敬先贵:“等蔡炳臣的烈士墓碑立起来,全县的人都会去祭奠他的,大家都不会忘记我们的先烈。”

铲子和勺子点点头,红凤擦着眼泪:“谢谢,谢谢,来,我敬大家一杯!”


傍晚,红凤和舒放在收拾桌子,曹立有、敬先贵坐在旁边休息。敬先贵拿出一张阵亡通知书:“铲子,你知道吕风之吧?”

铲子:“知道,他是我的姨夫。我爹去当兵,就在姨夫的那个连。”

敬先贵:“他也牺牲了,我们正准备给他送这份通知书呢。”

勺子凑过来:“姨夫的家在八里店,离俺庄十多里地呢。这么多年,俺没来往过。姨夫也死了?”

曹立有:“他在渡江战役里牺牲了,他用生命打通了解放江城的道路。”

铲子:“我姨好像是十多年前去世的,唉,人家过得比俺好到天上去了。”

勺子:“曹领导,你不知道,我们过去也知道吕风之五十多年没有音讯,但直到今天才知道他也阵亡了。可我们不能跟他比,八里店的上上下下从来都认定吕风之是牺牲了,是英雄,村里人还凑钱给他在村头立了碑呢。他的孙子吕卫国,命好啊,人家现在当了副县长。”

曹立有高兴地说:“噢,这可太好了,老敬,咱们马上去!”

舒放:“曹大爷,你也太激动了,你不看看都啥时候了。”

红凤:“天太晚了,你们要是不嫌屋里脏,就住下吧,明天一早再去。”

曹立有:“好,就住下,陪老班长一夜。哎,舒放,你看呢?”

舒放:“我何乐而不为?在城里闷着,除了灰蒙蒙的天,三面都是水泥。水泥的墙,水泥的屋,水泥的马路,天天都想着什么时候能在乡下住几天。”

曹立有:“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红凤:“这就见外了,没什么麻烦的,我去收拾床铺去。”

院子里,曹立有在院子里踱步。西屋里有些动静,窗户上闪动着微弱的红光。

曹立有停下脚步,望着西屋。红凤走过来:“嘿,他们哥俩这些年日子不顺心,成天烧香拜佛的,依我说那有啥用?不去好好挣钱就没好日子过。”

曹立有:“你说得对,我看他们哥俩到集上卖八大味就不错,是个挣钱的门路。”

红凤叹气:“唉,小打小闹呗。”

第二天清晨,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背起背包,走出屋子。

红凤:“这就走啊,真希望你们能多住几天。”

舒放:“谢谢大婶,已经很麻烦你了,我们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红凤:“妮儿,你可想着大婶啊。”

舒放:“我会的。”

曹立有左右看看:“他哥俩呢?”

红凤:“还不是照常那样,烧香拜佛呢。”

敬先贵:“红凤,你去喊他们,还有事交代。”

红凤要过去,曹立有拦住她,走到西屋窗下,他听到了屋里传出了轻轻的说话声。

“观音娘娘,铲子勺子给你老磕头了,要不是你老人家神通广大,大慈大悲,俺爹还不知道哪年哪月能回来呢。你给俺爹的魂引回来了,俺家今后再也不受欺负了。”

“观音娘娘,你老在俺家显灵了,降福给俺了,我给你老再上三炷高香,请你老保佑给俺补助多一些,越多越好。等补助到手,俺给你供三牲六畜……”

曹立有再也听不下去,扔下背包,一脚踹开了房门,院子里的人看到西屋里摆放的东西,都惊呆了——西屋正中,高高放着一尊观音菩萨像,两边两只很大的蜡烛燃烧着,香炉里几把香浓烟滚滚,铲子和勺子跪在观音菩萨像前,磕头如捣蒜。

门被踹开,铲子和勺子猛地回头,傻傻地看着曹立有。曹立有指着他们,想说什么,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的手在发抖。舒放急忙上前扶住他。敬先贵激动起来,随手端起一盆水,浇灭了香火。红凤气恼地说:“你们这是捣鼓的啥啊!”

曹立有转身背起包,大步走了出去。舒放和敬先贵急忙跟上。红凤跑出几步,倚在门框上,向曹立有他们的背影招手,她的眼中有泪花闪动……

乡间小路上,曹立有大步地走着,敬先贵和舒放不时小跑着跟上。

舒放的手机响了,他急忙打开:“你好,我是舒放……你是……彭局长?”

彭局长:“我马上去锅岔村接你们,你们等我一下,我送你们去八里店……”

舒放拿着电话看看前面的曹立有:“谢谢,我看,不必了。”


2

八里店的村头,参天大树下立着一尊高大的石碑。

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默默地站在石碑前,注视着碑上刻得不怎么好的字:吕风之之墓八里店全体群众敬立。旁边还有一行小字,看不大清,曹立有走近了低下头再看:你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树上的水滴落在曹立有头上,他抬头看看,感慨万分:“下雨了……”

曹立有站在墓碑前,向吕风之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3

江城民政局,郑守志在接电话:“……谢谢了彭局长,合作愉快,欢迎你来江城做客,我一定让你喝个一醉方休……好,就这样了,再见。”

奋致远悄然走进来,郑守志放下电话,朝奋致远招手:“奋致远,你回来了?辛苦辛苦,快进来。”

奋致远走到郑守志办公桌前,坐下:“郑局长,原二纵独立团的团长刘峰山我终于找到了,嘿,可真不容易啊。我是通过在南京军区政治部的同学查了五十年前的老档案,又跑到黑龙江的一个干休所,到底见到这个刘峰山团长了。按照你的意思,我去看望了他,刘团长听说是江城派去慰问他的,当时就泪如雨下。我告诉他曹立有和敬先贵都健在,他很高兴,说是身体允许,他一定来看望他的战友。”

郑守志:“你打听阵亡通知书丢失的事了?”

奋致远:“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当然会很巧妙地绕到这个问题上来。刘团长告诉我,那个负责保护档案的文书阵亡后,身边只有敬先贵在,那么,这批阵亡通知书应该是他接手了,但是后来的情况,敬先贵没有汇报……”

郑守志皱起眉头:“真是这样啊……你的任务完成了,完成得很好。奋致远啊,你先把调查材料写好,连同所有这个方面的材料全部归纳存档,由你全权负责保管。但是,你必须绝对保密,不得在任何地方、任何人面前说起你调查的情况。”

奋致远想想:“噢,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以我的党性向你保证,我会严守秘密。”

郑守志:“我相信你。致远哪,你去刘毅云主任那里,把阵亡通知书的复印件借出来,认真研究一下,准备去做配合曹老他们的工作。”

奋致远:“好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