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朱昭宾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蔡炳臣家,一座两层的楼房,是那种不讲究造型却很实用的土楼。一位老乡带着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走过来,曹立有上前敲门,一个中年妇女打开,呆呆地望着门外的来人。老乡向曹立有介绍道:“她是铲子家里的,叫红凤。”转身对着开门的中年妇女:“红凤,你家来贵客了!”

红凤没说话,侧过身子把大家请进屋里。

曹立有他们坐下,干净利落的红凤给他们倒水。曹立有和敬先贵坐着,打量着屋内的摆设。

屋里没什么很好的家具,但一应俱全,一台小电视机蒙着一块皱巴巴的红布,墙上挂着一些剪下来的电影明星照片,墙角堆着几个装着八角茴香之类的麻袋。红凤把茶水放在曹立有和敬先贵面前:“勺子跟铲子都上集卖八大味去了。马上就回来了,你们先喝茶,乡下没什么好茶叶,改改水味吧。”曹立有接过杯子,连声道谢。

红凤:“你们说勺子他爹不是逃兵了?”

曹立有:“不但不是,政府接着还会追认他为烈士,给你们一些补助。”

红凤难过地说:“要是早几年送过来,兴许还有用,现在……唉……”

曹立有:“出了点岔子,这些通知书刚刚找到,对不住你了。”

红凤:“受罪的时候过去了,还说啥?唉,反正就是一句话,就因为他爹常年没有消息,不知死活,乡里给他定了性,说是逃兵,就为这,铲子跟他兄弟多少年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在家里吃饭外边都有砸俺家窗户的。”

曹立有:“收到通知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红凤:“年三十打个兔子,有它没它都过年……”

敬先贵忍不住站起来:“你怎么能这样讲话呢?你知道吗?他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好,千里迢迢跑到你家,自己掏腰包,给你爹送阵亡通知书,他图个什么呀?”曹立有朝敬先贵瞪眼:“老敬,你怎么这样说话?!”

敬先贵也朝曹立有瞪眼:“就该这样说!”

曹立有:“我不许你这样说!”

舒放:“曹大爷,你千万别激动,你身体不好,要注意!”

曹立有生气地说:“敬先贵,你怎么这样对人家说话?我图什么?我图把流浪了五十多年的战友送回家!我图多少年没音讯的家庭不再悲痛!我图为丢失这些阵亡通知书的人赎罪!”敬先贵愣愣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红凤:“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会说话,你大人别计小人过。”这时,铲子和勺子匆匆走进屋,红凤介绍说:“他叫铲子,是我男人,他叫勺子。”

曹立有握住铲子和勺子的手,感慨地望着他们:“让……让你们受委屈了。”

铲子不解地说:“你们给我爹送什么通知书?”

曹立有拿出蔡炳臣的阵亡通知书,庄重地交给铲子。勺子看着通知书,大哭起来:“俺爹啊,等了你五十多年,就等来这一张纸啊!”

铲子:“爹,你走了,不管俺弟兄俩,你知道俺受的什么罪啊!”

兄弟俩抱头痛哭,红凤站在一旁暗自落泪。铲子抬起头,走到曹立有面前:“老人家,你跟我爹是战友?”

曹立有:“是的,我吃着他做的饭打仗。你爹最拿手的是焦锅巴,焦黄焦黄的,浇上肉汤,香喷喷的,美滋滋的,谁训练积极,谁打仗勇敢,你爹就拿焦锅巴做奖品。”曹立有喝了一口水,“你爹也是个倔脾气,那年受了伤,让他回来休养他还跟连长干了一架……”


连队指挥所里传来阵阵吵闹声,曹立有、肖长龄和田壮等人在外面听着。

范大水:“老蔡,你怎么能这么想!”

蔡炳臣:“你让我怎么想,我现在还能打仗,我一受伤,你们就让我退伍,不是嫌弃我是什么?不管怎么说,我不退。”

范大水:“你……”

吕风之:“姐夫,你先别急。家里不是还有两个娃儿嘛,你不正好留下时间回去看看孩子。”

蔡炳臣:“风之,你也这么想,你忘了你姐是怎么死的了?告诉你,战争一天不结束,我绝不回去,我还有用,我还能打仗!”

吕风之:“我知道你能打仗,可是战场上有战场上的规矩,我告诉你说,我坚决不同意,你必须给我走。”

蔡炳臣:“你不同意!我告诉你吕风之,我现在以姐夫的身份跟你说,我要留下来,你听见没有,我要留下来,这只胳膊没了,我还有一只!”

两人陷入僵局。范大水赶紧拉拉吕风之:“你们俩先别吵,都听我说,老吕,咱得明白老蔡的心里,他憋屈难受,这些我们都要体恤。当然了,老蔡,你也是个老兵了,作战怎么样,我们都清楚,可是,你也得知道咱作为战士,得服从命令,服从政策。”

蔡炳臣大吼:“别拿政策给我说事儿!”

曹立有、肖长龄和田壮冲进指挥所,为老蔡求情。吕风之急了:“你们三个给我添什么乱,去去去,都给我出去!”

三人继续求情:“连长、指导员,留下老蔡吧。”

蔡炳臣很平静:“我去炊事班。”

五人同时回头看着蔡炳臣,蔡炳臣态度很坚决:“我去炊事班。”

战场上,炊事班设在树林里,空中飞过几架敌人的轰炸机。蔡炳臣抬头看看天:“狗日的,飞机还真多!都装好了吗?”

一小战士:“装好了。”

蔡炳臣:“到时间了,得赶紧送过去,要不那些小崽子们得叽里哇啦乱咂咂了。”蔡炳臣正准备挑担,一战士过来:“班长,要不这次我去送吧,你歇歇。”

蔡炳臣假装生气:“小看我!”

战士:“我哪有。”

蔡炳臣挑着担子:“这条路我熟,我告诉你们,别看我现在这样,就是这样子也比你们强,更别提我当年了,那个时候我一个人摁倒四个敌人。哎,你们等我回来好好给你们这些小崽子讲讲我当年的……”另外一战士小声地嘀咕:“我的妈呀,还说啊,都讲过多少次了。”

蔡炳臣耳尖:“你说什么?”

小战士:“我没说啥?班长小心啊!”

战场上,飞机低空轰炸,子弹四处倾泻。蔡炳臣绕着战场后方走着S形道路,子弹在身旁嗖嗖地穿过。“砰”的一声,蔡炳臣的汤桶被打穿了,蔡炳臣看见洒汤的桶:“他姥姥……”

蔡炳臣继续游走。突然,一架飞机倾泻炸弹,炸弹弹片四处飞舞,一炸弹落在蔡炳臣附近。灰烬落去,馒头散落一地,桶里的汤已经全洒了。蔡炳臣被弹片炸伤,他边匍匐边捡着散落一地的馒头,蔡炳臣受伤很重,仍在努力地坚持着,他的腿动不了,一下一下地朝战壕爬着……

战壕外传来乒乒乓乓的一些枪炮声,肖长龄:“听这些声音就知道老蔡该来了。”

外面有人在大声地喊:“老蔡!”

曹立有和肖长龄赶忙跑过去,老蔡一跟头跌倒在曹立有跟前,老蔡摊开的衣襟里掉出来一个带血的馒头,老蔡断断续续:“饭来了……”

吕风之冲过来一把抱起蔡炳臣:“姐夫!姐夫!”

老蔡:“……该……吃饭了……”

吕风之大喊:“听见没?吃饭了!”吕风之拿着馒头疯一般地塞给大家,大家都呆着不动。

“给我吃,都给我吃,吃饱了给我好好地打,好好地打!”大家还是不动。

“听见没!给我吃,都给我吃!”吕风之拿馒头往战士的嘴里塞。

“我吃!”曹立有含着眼泪,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可是却咽不下去。

吕风之:“好样的,大家都吃,我也吃。”

战士们都开始吃,嘴里使劲地嚼着,但都咽不下去。范大水在旁边看不下去,挥挥手,战士们把蔡炳臣抬了下去。吕风之使劲地嚼着馒头,眼泪强忍着没下来。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