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朱昭宾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小屋前,曹立有走到豆子忠面前,豆子忠感觉到有人来,停下手里的二胡。 曹立有轻轻地拿起他手里的二胡,拉了几下,豆子忠循声“望”着曹立有,激动地说:“杀鸡了!杀鸡了!你是……一班的曹——” “曹立有。” 豆子忠双手摸索着,曹立有弯下身子,豆子忠摸到了他的脸:“战友,我的战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小屋前,曹立有走到豆子忠面前,豆子忠感觉到有人来,停下手里的二胡。

曹立有轻轻地拿起他手里的二胡,拉了几下,豆子忠循声“望”着曹立有,激动地说:“杀鸡了!杀鸡了!你是……一班的曹——”

“曹立有。”

豆子忠双手摸索着,曹立有弯下身子,豆子忠摸到了他的脸:“战友,我的战友,终于有战友来看我了!”

曹立有一把抓住豆子忠的肩头,摇晃着:“豆子忠,你为什么不回去?!你不知道陈翠翠一直在等你吗?她等了你五十年啊!”

豆子忠拿开曹立有的手,指指自己的腿和眼睛:“回去?我回去应该给翠翠幸福,让她依偎在我肩膀上过几天好日子。可是,我都这样了,那只会拖累她一辈子……”

敬先贵:“老豆,陈翠翠走了,走在了你前边啊!”

豆子忠仰天长叹:“苦命的翠翠,我对不起你啊!”

敬先贵拿出那封信,放在豆子忠手上:“这是你给他寄去的信,她一直放着,临终的时候,她交给了你的战友潘黎明,我给你带来了。”

豆子忠把信放到鼻子上闻着,他微笑着:“这里面有她的气息,我闻到了。”

曹立有:“我们本来是去为你送阵亡通知书的,谁也没想到,你还活着。”

豆子忠伸过手去。曹立有犹豫了一下,将通知书放到豆子忠手里。豆子忠把通知书小心叠好,放到口袋里。

豆子忠:“到我真死了的时候,我把这通知书送给自己。”

豆子忠拿出打火机,将那封信点燃,自语着:“我的心随你去了,翠翠,你好好等着我!”

豆子忠将燃烧着的信用力抛向空中,一团红火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飘然落入墓群里。曹立有泪流满面,他动情地大喊:“豆子忠!”

豆子忠突然单腿跃起,扑入曹立有的怀里:“我想你们啊!”

旁边,白天明转过脸去面对着墓群,他不想让人看到他流泪,可是泪水还是不听话地流了下来。大家都肃然地看着一对老战友激情地拥抱。

夜晚,豆子忠坐在烈士墓旁的小屋前拉着二胡,曲子平缓悲凉。敬先贵坐在小屋里,默默地看着豆子忠。

舒放:“曹大爷,咱们不如把豆子忠带回去,让他休养几天,他吃的苦太多了。”

曹立有:“傻丫头,我寻找了他那么久,我不想吗?可是,他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舒放:“豆子忠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他是怎么守护这些无名烈士的啊?”

曹立有:“他说,他心里什么都看得见。”

……


7

曹立有家,黄小兰正在厨房里炒菜,油锅里发出嗞嗞的声响,曹念索忙着端菜,盛饭。旺梅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

曹念索:“妈,吃饭了。”旺梅好像没听见,还在念叨。

曹念索:“妈,你又在为爸爸许愿,是吧?”旺梅转过身来:“是啊,你爸爸这回走得远,这么多天没回来,我担心哪!”

曹念索:“要不,我去请一尊观音菩萨回来,你十五三十的烧烧香拜拜多好!”

旺梅:“什么样的神也没我心里的这个神金贵。”

曹念索:“家里供着菩萨,也省得你大老远跑坟地里念叨了。”

旺梅犹豫地说:“那……那坟里埋着你爸最好的战友……”

黄小兰解下围裙:“念索,你干吗打破沙锅问到底,老人有老人的事,咱问不着,吃饭吃饭。”

旺梅坐下,端起碗又放下:“唉,你爸爸也不知道现在到了啥地方!”


民政局办公室,郑守志正打电话:“是黄明县民政局吗?……我找一下彭局长……啊,你就是啊,你好你好……我们还是上次在北京开会时见的面,你偷偷在酒杯里加白开水,让我逮住了……哈哈,记住,下次想喝酒耍赖,要加雪碧,那玩意儿不冒热气……经验,是经验。我跟你说,有个事你可得全力以赴帮忙,我们这里两位老干部,加上一位女记者,从寿和县动身,去你们那儿寻找一位烈士的家……对对,你也知道?是送阵亡通知书,两位渡江战役的老英雄,从贺陵县到灵水,又从灵水找到寿和,马上又要去你们黄明,都是七十岁的人了,长途跋涉连轴转,我生怕他们出个什么问题。他们到了黄明,希望你能给予方便……有关材料马上给你传过去……那太好了,我会专程前去感谢……咱们都得保证不加雪碧……再见!”郑守志放下电话,想想,起身走出。

刘毅云在整理材料,忙着装订,郑守志走进:“刘主任,联系上奋致远了吗?”

刘主任:“联系上了,他说已经打听到原独立团团长刘峰的下落,准备前去拜访,调查阵亡通知书失落的事。”

郑守志摆摆手:“你告诉他,如果已经动身去见那位团长,那就去吧,但是角色要转变,不是调查,而是看望,代表我们民政局去看望解放江城的功臣。”

刘主任:“可是,我们就要完成调查的程序,等奋致远回来,核对好材料,马上就可以知道当初是谁丢了这批阵亡通知书。”

郑守志:“我们现在的工作不是怎样查谁丢了阵亡通知书,而是怎样尽快把阵亡通知书送到烈士家中。”

郑守志走出办公室,刘主任小声地说:“查到又怎样?我不信是谁有意搞丢的。”


长途汽车站,一辆挡风玻璃上大字标明“寿和——黄明”的大巴。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背着行李准备上车,舒放一眼看到对面的大巴上写着“寿和——江城”的大字,放慢脚步,问:“曹大爷,这些天咱们行程差不多两千多公里,你跟敬大爷这么大年纪,还是休整几天好。这里到江城只有几十公里,我看……”

曹立有:“丫头,想家了吧?要不你回去看看?”

舒放:“我说的是你们。”

曹立有:“我们?你看看,俩老头多精神。你愿意回去就只管回吧。”

敬先贵:“是啊,你的任务是采访报道,其实不跟着我们也行,等我们回去跟你说说情况,就能写出稿子来。”

舒放急得直蹦高:“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这是真诚的关爱,想让你们有个休息调整的时间,你们把我的好心当驴肝肺,那好,我不问你们的事了。”舒放抢先一步,走进大巴。

车上,舒放眼瞅着窗户外面,不理睬旁边坐着的曹立有。曹立有伸出一只手在舒放面前晃动,猛地一抓,手上出现了一只橘子,曹立有笑嘻嘻地把橘子递给舒放,舒放撅着嘴不回头。曹立有回头看看敬先贵,无奈地耸耸肩。突然,曹立有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偷偷一笑。突然头一歪,大口喘着气,捂住胸口:“我……不行了……”

舒放急忙回过头,见状大惊,抱住曹立有,着急地说:“曹大爷,你怎么了?”

曹立有闭着眼,舒放急得大哭起来:“曹大爷,你醒醒,醒醒,我们还有好多通知书没送呢,你得坚持住啊!”

曹立有猛地坐起,朝舒放哈哈大笑。舒放气得直哭:“你……你老革命还骗人。”

曹立有:“老革命疼闺女,怕你生气啊!”

舒放:“曹大爷,我不生气了,你也别吓我了,好吗?”

曹立有:“行,给,吃橘子。”舒放接过橘子,高兴地吃起来。


8

蔡庙,正是逢集,狭窄的街道上人头攒动,两边的地摊杂乱无章。五十多岁的勺子和铲子摆了个卖五香八大味的摊子,门板上摆满了胡椒、八角、鹿桂、辣椒等调味品,旁边有一盘小石磨,勺子一手把调味品往磨眼上放,一手不停地转动石磨,粉末纷纷。铲子熟练地把粉末包装起来,一边扯开嗓子喊着:“走一走看一看,到我这边站一站,货真价实八大味,吃了赛似活神仙。”

几个妇女走过来,铲子殷勤地介绍道:“大婶大姨,包一包吧,你瞧,福建的八角,广东的胡椒,买回去炒菜,胡萝卜都能变成肉。”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走到摊子前,仔细地看看铲子。他穿着一身旧式的中山装,上衣口袋还插着杆钢笔,老头问:“是铲子吧?”

铲子:“是我,大爷……你是……哎哟,老乡长啊,好久不见了,身子骨还是这么结实。”

老乡长:“不行了,土埋到脖子了。哎,那是勺子吧?”

勺子朝老乡长点点头:“大爷,我是勺子,您老好啊。”

老乡长:“好好,你们哥俩做点小买卖,日子过得好吧?”

铲子:“托您老的福,跟那时候跑出去要饭比,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老乡长:“唉,你那个倔劲的爹,脚一跺就走了,撇下你们俩没爹没娘的孩子,五十多年没有音讯,可苦了你们了。”

铲子一边包作料一边说话:“嘿,硬说俺爹是逃兵,这不害俺哥俩吗?小时候上学不让报名,长到十岁才进学堂,少先队都不让俺俩进。后来俺俩的孩子上了学,个子矮偏叫坐最后一排,同学撵着他们喊,你爷爷是逃兵,是坏蛋。到后来上中学,俩孩子申请入团,班主任当着同学的面撕了他们的申请书,孩子回到家,委屈得一天没吃饭。”

勺子:“多亏了老乡长您,偷偷照顾俺哥俩。我记得‘文化大革命’那阵子,说俺家是坏分子,专政队拿着黑红棍逼着俺俩站在村头低头认罪。冰天雪地的,我跟俺哥冻得浑身哆嗦,鼻涕耷拉好长,是你老给俺俩披上棉衣。专政队的头头不愿意,说俺爹是逃兵,你气冲冲地喊,证据呢?你凭啥说他爹是逃兵,我说他是英雄,是烈士哩。”老乡长摆摆手:“不提了,不提了,你们日子过得好了,什么都别讲了。”

铲子包了一大包八大味,硬塞到老乡长手里:“咱也没什么好东西,带回去做菜吧。”

老乡长把那包东西往摊子上一放,铲子又拿起要塞给老乡长,争让间,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跑到摊子前。

小伙子:“勺子叔,赶快回去,有……有急事。”铲子和勺子都愣住了:“啥事?”

小伙子:“江城来了两位老同志,说是你爹的战友,他们大老远跑来,专门来给你爹送阵亡通知书。”

勺子:“什么……阵亡通知书?”

小伙子:“就是说,炳臣爷爷是烈士!”

老乡长一时没明白:“什么,你是说蔡炳臣是烈士?”小伙子点点头。

老乡长:“这么说他不是逃兵,是渡江战役的烈士,是我们的英雄!”

铲子和勺子急忙收拾摊子,老乡长挥舞着双手,在街中心兴奋地高呼:“铲子、勺子他爹是烈士!是英雄!我们蔡庙集的英雄!我五十年前就说过,蔡炳臣不是逃兵,他不是逃兵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