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作品相关 第三十五章

朱昭宾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面包车停在灵水市城郊,隐隐可以看见高大的楼房,阳光照在幕墙的玻璃上反射着刺眼的光芒。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站在绿化带旁的高地上,杨阳身边站着一位高大的老人。

杨阳:“按照韩墨总编的说法,这个方向,离江边八个小时步行路程,找一所渡江战役时期的战地医院,那就是这里了。”

杨阳扶着那位老人:“这位是市卫生局离休老干部单学俭,渡江战役的时候,他就是这所战地医院的后勤。”

曹立有有些激动地握住单学俭的手:“我的战友,我们走了几十里路,就是为了找到这里,找到那位叫豆子忠的战士。”

单学俭:“送来的时候那伤员还活着……”舒放惊喜地跑过来:“单老,你是说,豆子忠到这里的时候还活着?”

单学俭:“是的,活着,不过他伤势很严重,医生给他的腿截了肢。”

“后来呢?”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几乎同时发问。

单学俭摇摇头,指指高地:“这就是我在的那个战地医院旧址,当时搭的都是帐篷,条件太简陋,怕感染,就把豆子忠转移到纵队医院了。”

曹立有紧张地说:“纵队医院在哪里?”

舒放:“现在改成了什么医院?”

大家都热切地望着单学俭,单学俭摇摇头:“我来得晚,没去过纵队医院。”

曹立有失望至极:“线断了。”敬先贵也叹了口气:“五十多年了,纵队医院早就该撤了,上哪儿打听去?”

曹立有站在原来是战地医院的高坡上,久久不说话。


3

大路上,一辆越野车飞快地驶过。郑飞开着车,甘蕾蕾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白天明坐在后排座上一脸焦急。

甘蕾蕾:“可怜的舒放,平日里所到之处尽是陷入追捧的重围,鲜花掌声,众皆侧目,金口一开,有求必应,到哪里采访车接车送,风光无限啊。可现在跟着两位老革命艰苦奔波,又遭飞来横祸,真是风霜雪雨,花飞花落啊!”

郑飞:“嘿,这哪里是遭罪,分明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说不定人家舒放就此享誉全国,粉丝无数了。”白天明伸手拍了一下郑飞:“小子,你是身边粉红佳人陪着,心里乐滋滋的,就不知道我心似滚油煎熬?滚一边去,我来开,你简直像蜗牛在爬。”

郑飞:“亲哥哎,这已经是一百四十迈了,你就不嫌我飞得太低?”

白天明:“我警告你郑飞,咱可是一层一层请的假,两天假还是院长特批的,明天夜里12点前必须归队,否则后果很严重。”

甘蕾蕾:“天明哥,你放心吧,郑飞驾车的技术连你都说是你们学院里数一数二的,再说了,还有我陪着他,他会发挥得更好。”白天明往后一躺:“哎哟,冷!”


中午,灵水一家小饭店里,舒放、杨阳和曹立有一起吃饭。曹立有端着一杯酒,慢慢地喝着,一脸忧郁。

舒放:“敬大爷呢?”

曹立有:“他?屋里呢,想躺会儿。”

舒放:“嗯,走了那么长的路,一定是累了。”

曹立有:“都累啦,可是不能停下来啊。”

舒放也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没线索了,没法儿再找下去,翻车,劳苦,都白费了。”

曹立有:“你不知道丫头,你说我累了又能怎么样啊。这些通知书现在在我的手里,为什么偏偏是我发现了这些通知书?这些阵亡通知书被当成废纸扔到这儿,扔到那儿,没有谁发现它,怎么就让我看到了?我想了,不是天意,是人意,是那些亡魂漂流在外的烈士们引着我发现的,他们信任我,我得把他们送回去……你说豆子忠这事儿,能算送到了吗?没有,丫头,到现在是死是活还没弄清楚,能算是我完成任务了?没有,我还得去找他,找这个豆子忠。”

舒放:“是,曹大爷,我是不懂你们那个年代的情怀,可是我也想过,五十多年过去,那些烈士家里人早已经把痛苦淡化到遗忘的程度了,咱们又把痛苦放在他们面前,你那些牺牲的战友愿意这样吗?就比如豆子忠,咱们已经知道他的未婚妻没有等到他,死了,假如豆子忠真的活在世上,假设他在外地娶妻生子了,那么当一封阵亡通知书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会给他的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

“你胡说……”曹立有震怒地一拍桌子,桌上的酒杯和菜盘跳了起来。

曹立有突然意识到面对的是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急忙缓和了口气:“你真的不懂啊,那些烈士,他们丢了命是为谁丢的?无论是谁,都有义务把他们送回家,把他们的灵魂,把代表他们烈士身份的这份阵亡通知书送到手,这是一个家庭所有人的荣誉,你明白吗?送不到,这个家庭就会承受一辈又一辈的耻辱,你都见过了,你其实明白。那个豆子忠,即便他活着,可这份阵亡通知书让他的灵魂流散在外。如果送到他手里,他的灵魂就回归了。”


回到旅店,敬先贵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自言自语:“豆子忠,你到底在哪里啊?你挺幸福的,那个陈翠翠是实心实意地爱着你。我们都听了潘黎明讲了你的故事,我知道她是爱着你的,要不然,你寄给她的信不会珍藏到现在。唉,我是在给自己赎罪啊,你要是还活着世上,你就别藏着了,我跟曹立有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快拼不起了!”

旅馆门口,一辆越野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门口,车上的人急忙跳下车,跑进旅馆。

白天明无声地推开门,看到了背对着门的舒放。曹立有看到门口站着的白天明,很是意外:“白天明,你怎么来了?”

舒放神情沮丧:“曹大爷,我胆小,白天明他还没上战场呢!”

白天明兴奋地喊她:“舒放!”

舒放猛地回头,愣愣地望着白天明,突然起身扑过去,抱住白天明大哭:“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来,我不想看到你!”甘蕾蕾在一旁取笑:“嘿嘿,口是心非。”

郑飞:“嘿嘿,重色轻友。”

甘蕾蕾:“我们是多余的人。”

郑飞:“我们在这里碍眼了。”

舒放松开白天明,泪眼婆娑地拉住甘蕾蕾:“蕾蕾,我好想你啊!”

甘蕾蕾故作惊讶:“天哪,你是在对我说话吗?”

杨阳:“喂,我说大家都别激动了,都到这时候了,你们还没吃饭吧?”

餐桌上,白天明、郑飞和甘蕾蕾狼吞虎咽地吃东西,曹立有和敬先贵坐在旁边,不断为他们布菜。

舒放:“天明,你就不能文雅一点?”

白天明立即把夹菜的动作做得极慢,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大家都笑起来。白天明抹抹嘴,拍拍肚子:“行了,弹药库贮存满了。”

白天明注意到一脸愁云的曹立有:“曹老,我听舒放说,寻找豆子忠的线索断了?”

曹立有:“唉,找到了原来的战地医院,可他又转送到纵队医院去了,要是知道纵队医院在哪儿,顺着也就可以找到老同志,问问豆子忠后来去了哪儿,可是这里没人知道。”

白天明想想:“纵队医院,纵队……只要曾经存在过,就一定留下痕迹。”

“有了!”白天明突然一拍大腿,朝其他人招招手,“都过来,都过来!”郑飞、甘蕾蕾和舒放围着白天明。

白天明:“部队里级别高一些的老干部大都写了回忆录,写写出生入死的战斗啊,怀念牺牲的战友啊,像纵队医院这样的大单位,肯定有人写了回忆文章,咱们这样,都去上网吧,上网就搜索医院、救护队甚至卫生员,一定会有收获。”

郑飞佩服道:“高,实在是高,挖地三尺,也得搜索出来。”

舒放:“全国战地医院太多了,搜索时候还是加上二纵,或者苏皖地区。”

甘蕾蕾:“加渡江战役也能缩小搜索范围。”

曹立有:“好办法,到底是年轻人,脑子灵活啊,你这一下子给我解开了心里头的疙瘩。”

敬先贵:“老曹,那咱俩干什么呢?”

曹立有高兴地说:“咱们去图书馆,查查那本《星火燎原》。”

敬先贵:“对,《星火燎原》里可有好多回忆渡江战役的文章哩。”

曹立有兴奋地说:“小杨,走,你带我跟老敬去图书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