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朱昭宾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一片荒凉的野地,凹凸不平的土路两边是干涸的水沟。此时,干沟里翻倒着一辆机动三轮,轮子朝天,还在不停地打转,四个人都躺在水沟里,曹立有先挣扎着站起来,朝敬先贵大喊:“老敬,你要是没死就给我赶快站起来!” 敬先贵艰难地爬起来,拉拉破了洞的衣服,看着身上有血迹:“妈的,老子受伤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一片荒凉的野地,凹凸不平的土路两边是干涸的水沟。此时,干沟里翻倒着一辆机动三轮,轮子朝天,还在不停地打转,四个人都躺在水沟里,曹立有先挣扎着站起来,朝敬先贵大喊:“老敬,你要是没死就给我赶快站起来!”

敬先贵艰难地爬起来,拉拉破了洞的衣服,看着身上有血迹:“妈的,老子受伤了!”

曹立有又喊:“舒放,丫头!”舒放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丫头,你可别吓我,醒醒,醒醒!”

曹立有扶起舒放,拿过地上的矿泉水浇在她额头上,舒放慢慢睁开眼,长长地舒了口气。舒放看看曹立有,看看四周,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曹大爷,我……我没死吧?”

曹立有:“傻丫头,死了你还会说话?”

旁边,敬先贵拉起司机,呵斥起来:“你开的什么车,差一点要了我们几个的命!”

司机哭丧着脸:“我的车,天啊,车要是坏了,我一家老小咋办啊!”

舒放慢慢站起,曹立有走到司机面前,掏出一沓钱,交给他:“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这些钱够不够你先拿着,我们有急事不能帮你了,马上有车过来请他们帮忙吧。”

司机数数钱:“老大爷,这……太多了……”曹立有挥挥手,舒放和敬先贵也相互搀扶着爬上来,三人沿路走去。

大路上,落日的余晖洒在三人疲惫的身上,给他们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舒放额上系了一条白色布条,渗着血迹。敬先贵胳膊上缠着白布。曹立有走路看起来有些吃力,但他坚持着,舒放和敬先贵在两边小心地扶着他,两老人手里都拄着临时用树枝做的手杖。

曹立有:“舒放,饿不饿?”

舒放:“饿。曹大爷,就是饿也没办法,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敬先贵:“孩子,那你就想热腾腾的馒头,香喷喷的烤鸭,还有麦当劳。”

舒放:“敬老你别说了,我听着更饿了。”

曹立有:“别听老敬的,他净哄小孩。你听我说,我娘生我的时候,没啥好东西补身子,我爹就弄了几斤豌豆,磨碎了蒸饼子给我娘吃,娘拿起热腾腾的饼子,心里还想着棚里的那头牛,问我爹,给牛添草了吗?我爹一个劲儿地说,槽里有,槽里有,你别操心牛了,给我用心生儿子。得,我爹姓曹,我生下来就叫曹立有了。”

舒放大笑起来:“曹大爷,我没想到你还真逗!”

敬先贵:“你曹大爷平时板脸的时候太多了。”

舒放担心地望望天空:“曹大爷,天要是黑了怎么办呀?”

曹大爷:“丫头别怕,有我们两个老兵在呢。”敬先贵扬起手里的手杖:“孩子,放心吧,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


傍晚,舒放一屁股坐在路边上,叫唤:“妈呀,我再也走不动了!”

“停止前进,休息十分钟。”曹立有和敬先贵放下背包,坐在舒放旁边。

曹立有:“丫头,来,大爷给你玩个魔术。”

曹立有在地上铺了一方手帕,把三个人茶杯上的盖子拧下,又掏出三个小球,放在手帕上。曹立有玩起了盖子下有没有球的游戏,舒放总也猜不到,急得耍赖,把三个盖子全揭开,还是没有,气得她拿起曹立有的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掰着找,曹立有笑得躺在路边的草地上……敬先贵也敲起身边树干,说起快板:“说英雄,道好汉,舒放也是好儿男。再大的困难她不怕,前进路上真勇敢……”

舒放猛地站起身:“曹大爷,敬大爷,咱们前进!”

“来,咱们唱歌。向前向前向前——唱!”三人踏着大步向前走着,歌声在旷野里飘荡……


三岔路口外,曹立有、敬先贵和舒放正走着,曹立有突然警惕地站下,拦住舒放和敬先贵,警惕地道:“有情况!”

路口,一辆面包车停在路旁,几个年轻人站在道边,正望着曹立有他们。曹立有和敬先贵警觉地横起手杖,很自然地护住舒放。

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朝他们招招手:“喂,那个美眉,你是舒放吗?”

三人坐上车,戴眼镜的年轻人介绍道:“我们是灵水市报社的,我叫杨阳,你们叫我小杨就行。《江城晚报》的老总韩墨跟我是好朋友,他给我打来电话,说你们可能沿着这条路走,寻找什么传说中的战地医院,而且可能遭遇车祸了,我们就赶紧往这边赶,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

曹立有:“谢谢,要不是你们来,我们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呢。”

舒放拿出手机,发现已经摔坏,气得扔在一边,转向杨阳:“小杨,你的手机借我用用。”舒放拨号,那边响起白天明低沉的声音:“你谁呀?”

舒放:“白天明,我出了车祸,已经死在荒郊野外,抛尸他乡,现在是我的灵魂给你通话,这下你高兴了吧,没有人阻止你自由自在地生活了,没有人阻止你去当英雄了……呜呜……”白天明急切地问道:“舒放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里?”

舒放:“你应该问,你在天堂还好吗?”

白天明:“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我知道你肯定遇到危险了,你在哪里?……舒放,我会去的,我一定去见你……”

舒放大声地说:“我不想见你……”说完,挂掉了电话。

曹立有关切地说:“丫头,你这样说话让白天明多伤心啊,好好跟他说嘛。”

敬先贵:“孩子,你觉得委屈吗?可是……你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何必把怨气撒在白天明身上?要知道,他正在紧张训练,他要为国家去执行维和任务,他的担子重啊,你这样说话,不是让他分心吗?”

舒放后悔了:“那……我不让他来就是了。”

曹立有:“那你要让他知道,他们这些年轻的军人,没经历过战火的锤炼,他们要听听我们这一代军人的事,知道我们的战友是怎样用鲜血和生命报效国家和人民的。精神受到感染,骨子里就会长出勇敢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