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朱昭宾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潘黎明家,潘黎明有些不能自持地掩面而泣,他的手里攥着一封装在塑料袋里的信。曹立有掏出阵亡通知书,犹豫了一下,递给潘黎明。潘黎明仔细地看看,又交回到曹立有手上:“得给……陈翠翠送去,让她看看,咱豆子忠是个英雄,她没等到他,可她没白等,她嫁给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敬先贵:“老战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潘黎明家,潘黎明有些不能自持地掩面而泣,他的手里攥着一封装在塑料袋里的信。曹立有掏出阵亡通知书,犹豫了一下,递给潘黎明。潘黎明仔细地看看,又交回到曹立有手上:“得给……陈翠翠送去,让她看看,咱豆子忠是个英雄,她没等到他,可她没白等,她嫁给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敬先贵:“老战友,你说的这个陈翠翠,她现在住哪儿?”

潘黎明:“她……死了。”

舒放身子一震,呆呆地望着潘黎明:“啊,他的未婚妻……死了?”

潘黎明:“二十年前吧,是有二十年了,我去看过她几次,每次去,都感到她逐渐衰老,可我总觉得她那双眼睛还亮着,像是有火花在闪。而且每次她都给我讲她做的梦,她说她老是梦见豆子忠还活着,坐在好大好大的坟地里,天上灰蒙蒙的,坟地里有好多眼睛在闪动,豆子忠坐在地上,面对着数不清的坟茔,拉着二胡,那二胡声,听着让人掉泪……”潘黎明说不下去了,潘老太太接过潘黎明手里装着信的塑料袋:“陈翠翠死在医院,临死的时候,我跟老潘都在,她把这封信交给老潘,她相信豆子忠还活着,她说请把这信还给他,陈翠翠这辈子不能嫁给豆子忠了。”

潘老太太把信交给曹立有,曹立有颤抖着接过……


贺陵县殡仪馆,房间的四壁存放着无数骨灰盒。曹立有走进来,舒放觉得有些害怕,胆怯地闭上眼睛。钱主任指着一个落满灰尘的骨灰盒,工作人员小心地拿下来。

舒放在骨灰盒前点燃了火纸,纸灰飞扬。曹立有和敬先贵肃立,曹立有拿出阵亡通知书:“陈翠翠,我们没见过面,你在那边还好吗?我和战友把你的豆子忠送回来了,你们……团聚了。团聚了就好,你们就永远不分离了。你别责怪他了,他是好样的,给咱当兵的做了好榜样,你好好待见他。我们送过去点钱,你们……就在那边办个婚礼吧,祝你和豆子忠……”

曹立有说不下去了,收起阵亡通知书,哽咽起来。敬先贵在燃烧的火盆里加了几串纸钱,火盆里的红光映照着舒放泪水盈盈的脸。

回到旅店房间,曹立有躺在床上想着心事。敬先贵走过来,透过窗户看见房间里的曹立有,站下看着他。敬先贵抽出一支烟,点上。舒放从门缝里伸个头:“曹大爷,我去网吧了。”舒放笑着迅速地消失在门口。


网吧里,舒放正在上网。MSN上白天明的头像在闪动。


白天明:我猜你准是在贺陵县,住在小旅馆里,斑驳的天花板上吊着一盏昏黄的十五瓦灯泡,床头的墙壁上沾满着风干了的蚊子的尸体,枕头下暗藏着饥饿的张牙舞爪的臭虫,正在悄悄朝着你柔嫩的皮肤迂回进攻……

舒放:白天明,你给我小心点,等我回去,见到你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这臭虫的牙给掰了,爪子给剁了,然后风干了挂在我的墙上。别贫了,天明,我虽然住小店受点苦,但我离曹老他们近了,我需要的东西正在从他们心里慢慢流进我的资料库里,这就是我最需要的效果。

白天明:舒放,好好干下去,在他们这一代老兵身上,有着我们这一代人可能难以理解的精神,这种精神从战争年代一直延续到今天,成为中华民族的支柱。我想起了麦克阿瑟最后一次演讲,我记得他说过那些他尊重的老兵——

我不了解他们生得高贵,可我知道他们死得光荣。他们从不犹豫,毫无怨恨,满怀信心,嘴边叨念着继续战斗,直到看到胜利的希望才合上双眼。这一切都是为了它们:责任——荣誉——国家。当我们蹒跚着在寻找光明与真理的道路上时,他们一直在流血、挥汗、洒泪。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舒放:等等,我抄下来……


晚上,舒放回到旅店房间,自言自语着:“……我不了解他们生得高贵,可我知道他们死得光荣。他们从不犹豫,毫无怨恨,满怀信心,嘴边叨念着继续战斗,直到看到胜利的希望才合上双眼。这一切都是为了它们:责任——荣誉——国家。当我们蹒跚着在寻找光明与真理的道路上时,他们一直在流血、挥汗、洒泪。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曹立有睡不着,下床,走出房间。他听到舒放屋里在说话,走过去,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举手敲门。舒放打开门,见是曹立有,有些窘迫:“曹大爷,我的朗诵影响你休息了吧?我有些激动,对不起……”

曹立有:“不,我就是来听的,老兵不死,老兵真的没死啊!”曹立有脸色严肃,昏黄的灯光里,他的脸如同雕塑。

舒放给他倒了杯水:“曹大爷,豆子忠的事结束了,咱们先回去调整一下吧,你太累了。”

曹立有答非所问:“丫头,咱们的事还没完哪。”舒放意外地道:“曹大爷,你不是给陈翠翠看了阵亡通知书吗?”

曹立有:“你想过没有,豆子忠牺牲的时候,战友没找到他的遗体。就是顺江水漂下去,也有浮起来的时候,无论谁打捞上来,总该报告给政府或者部队啊?”

舒放:“你是说,豆子忠有可能还在人世?”

曹立有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到现在没见到豆子忠的坟墓,连立碑的地方都没有,我不甘心啊。”

舒放:“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寻找豆子忠?”曹立有点点头,舒放疑惑:“可是,长江很长啊。”

这时,敬先贵走进来:“大河奔流十八弯,遗体再漂,总是聚到湾里。再说,江面上经常还有打鱼的。”

曹立有:“要不是那个混蛋丢了阵亡通知书,早些时候寻找,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有头绪了。”

敬先贵低下头,想了半天:“老曹,到你屋里去,我有话跟你说。”

曹立有:“舒放又不是外人,就在这里说。”

舒放:“曹大爷,你们老人家之间有话说,那就你们自己说吧。我们这些年轻人,怕是理解不了你们的心思。”


2

曹立有房间里,敬先贵和曹立有面对面地坐在床上。

敬先贵:“我知道,你又要逼我承认阵亡通知书是我丢的……”

曹立有:“我说过,谁丢的已经不重要了。”

敬先贵:“可那真不是我丢的。”

曹立有:“丢不丢是你的事,我是说,豆子忠的事还不算完,咱们都想想,怎么样才能找到线索。累了吧伙计,那也得睡床上想想,明天一早咱们就碰碰头,找个办法,啊!”

敬先贵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没脱衣服就躺在床上,盯着桌上的电视机。电视里不知在播什么电视剧,炮弹在爆炸,军人在冲锋……

敬先贵眼神愣愣地回想着……


一间破房子外,隐隐传来枪炮声。一个战士拿着阵亡登记表,另一个战士在填写阵亡通知书。

“一连一班,马全福,江城人……肖长龄,丰山县人……”一支笔在油印的阵亡通知书上填写……他们把填写好的阵亡通知书整理好,交给等在旁边的机要员,敬先贵也站在旁边。

一位军官走进来,指着机要员:“你要保证把这些阵亡通知书安全送到师部。据侦察,你们要通过的地方是敌人的封锁线。”军官望着敬先贵:“敬先贵同志,你一定要注意保护机要员。”

敬先贵下意识地看看机要员的档案包:“保证完成任务!”

敬先贵和机要员刚跑过村头树林,突然迎面碰上几个敌人,敬先贵拉起机要员回身就跑。敌人向他们开枪,敬先贵按下机要员卧倒。几秒钟后,几颗迫击炮弹在树林里爆炸,敬先贵和机要员几乎同时扑在档案包上。

敬先贵抬起头,抖掉身上的土,推推身边的机要员,机要员一动不动。敬先贵站起身,扳过机要员的身体,发现机要员的胸口鲜血不停地流淌,档案包被血染红了,还破了个大洞。敬先贵用树枝盖好机要员,小心地抱住档案包冲了出去。

……


房间里,敬先贵捶着脑袋,电视画面不停地在闪烁,可以看见他眼中的泪光。


3

第二天一早,曹立有正在收拾行李,旁边站着敬先贵和舒放,大家似乎都十分兴奋。

曹立有:“吴所长自告奋勇去民政局查了资料,刚才告诉我,去年民政局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份1950年解放军二纵一个战地医院的来函,通知一名叫豆子忠的战士已经重伤入院,请转告其家属。籍贯一栏里填写的是贺陵县,但是没有具体乡村地址,这可能就是这份文件一直没落实的原因。后来他是不是伤愈归队了,还是没抢救过来牺牲了,就再没有任何消息了。”

舒放:“万一要是豆子忠被抢救过来了,那就是活着的烈士,我的天哪,这可是巨好的新闻爆料。受伤入院,那就说明他当时还没有牺牲,被什么人救了。是渔民?是江轮,还是……反正这里有一段精彩的搭救亲人解放军的动人故事。”

敬先贵:“但愿豆子忠意外地活着,我希望这样的意外再多一些。”

曹立有慢慢停下收拾:“先别兴奋,你们想过没有,战地医院,那是啥年月的事了?现在到哪儿去找豆子忠住过的战地医院?”

舒放收敛了笑容:“是啊,总得知道在什么地方。不过我听说,有些战争年代的战地医院就地转为地方医院了。如果转为地方医院的话,那县志里面都应该有记载,咱们一查不就知道了吗?”

曹立有和敬先贵很开心地笑,敬先贵说:“马上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