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进入司令部所在的区域之后,他们却迷了路,李驰紧张地询问了几个美军军官,傲慢的美国人一看是中国人,态度顿时大变,他们甚至叫来了值日宪兵,要将李驰这些擅自闯入军事禁区的台湾大使馆成员送交日本警视厅“驱逐出境”。幸亏威洛比的情报办公室主任的勤务兵赶到,给他们解了围,否则,李驰等人将无比难堪地被“请上日本人的警车”。


李驰擦拭着冷汗,战战兢兢地带领龚剑诚和廖凯登上了司令部大楼电梯,不久来到了森严的作战室外面的会议室。威洛比闻听李驰等到达,拿出一副少有的热情,不仅没有让他们在门外等待,还让情报主任立刻叫他们以宾客的身份进去。


“威洛比将军,您好!”李驰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给威洛比敬军礼,然后诚惶诚恐地立正问候。

在三楼一间有着日式风格的作战室会客间,麦克阿瑟的情报官,有着德国血统长有一双蓝色眼睛,面孔清瘦颧骨和额头很宽的高大将军貌似热情地伸出手来。

“李先生,很抱歉这么晚把你们叫到这里来。”

“将军太客气了,目前朝鲜战争局势危急,将军的时间用分秒计算,能召见我们,乃是荣幸之至!”

李驰率直地阐明了他们来这里的重要性。

“我很喜欢你们的直率!请坐,我的朋友!”

查尔斯·威洛比少将用军人的手势让三人落座。龚剑诚开始打量这个出生于德国卡尔·韦登巴赫,带有浓厚日耳曼口音的德国人,当然二战时他站在盟军一边,现在是美军太平洋情报首脑。

对于这个德国血统军人,他不陌生,早在滇缅战场后期就打过交道。此公二战伊始便是麦克阿瑟将军身边的得力干将,一些下属称他为“普鲁士教官”,也有一些人称他为“查尔斯先生”,因为威洛比既是一名强横的职业军人,又是情报和训练专家,因而声名显赫。太平洋战争期间,威洛比为美军建立了G2情报系统,为打败日本做出过贡献。战后他随麦克阿瑟驻军日本东京,在日本占领期间,他专门打击共产主义运动。

一九四九年二月十日,在华盛顿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上,美国陆军部发言人散发了一个根据东京麦克阿瑟总部情报部长威洛比将军的报告编写的所谓国际性苏联间谍集团的文件,其中威洛比悍然诬称同情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的艾格尼丝·史沫特莱是“苏联间谍”。当即美国各家大报都在头版新闻中,把史沫特莱当成充当苏联间谍的罪犯加以讨伐,并在版面中央刊登了她的照片和已被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在一九四四年处决的两名苏联间谍,即德国人理查德·佐尔格和日本反法西斯战士尾崎秀实的照片,此事可以说是威洛比导演的杰作,当时,这位一生都在与共产主义运动不共戴天的美国军人可谓得意之极。

由于史沫特莱勇敢战斗,终于迫使美国军方收回对史沫特莱的指控,公开道歉。 “陆军情报部指控美国作家艾格尼丝是苏联间谍,是违背事实的,是错误的。”这件事让威洛比很狼狈。

但是,威洛比是造成史沫特莱女士遭受政治迫害的元凶之一,由于联邦调查局的特务对史沫特莱的跟踪,她不得不在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去往英国,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国际主义战士于一九五零年五月六日,朝鲜战争爆发前夕在伦敦病逝。

龚剑诚的心头浮现出这位中国共产党的朋友音容笑貌,他曾经在上海见到过史沫特莱女士,对于她英年早逝,他感到无比难过。而现在,迫害她的那个人就在眼前,他审视着对史沫特莱女士无情打击的情报头子,心里产生巨大的波澜,因而他并没有像李驰和廖凯那样受宠若惊地赔笑,而是严肃地站在李驰的身后,用一种没有感情的目光凝视着“普鲁士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