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丁湾上空的“中国鹰”

fengyimin 收藏 0 161
导读:不间断的昼夜高度戒备、长时间的空中执勤巡逻……征战亚丁湾的一群“海天骄子”,直面高温高盐的海区环境、复杂多变的海空情况和艰苦孤寂的舰艇生活,出色完成了巡逻警戒、威慑驱离、勤务输送、垂直补给、航拍侦照等任务,创下了人民海军舰载直升机部队随舰执行任务持续时间最长、出动频率最高、机降难度最大等多项纪录,被中外商船和护航官兵亲切誉为“亚丁湾上空的中国鹰”。   紧急起飞、快速出击,用速度诠释海上铁翼   解救商船,军舰与海盗展开的是一场时间竞赛,而舰载直升机是速度的化身。   1月29日,

不间断的昼夜高度戒备、长时间的空中执勤巡逻……征战亚丁湾的一群“海天骄子”,直面高温高盐的海区环境、复杂多变的海空情况和艰苦孤寂的舰艇生活,出色完成了巡逻警戒、威慑驱离、勤务输送、垂直补给、航拍侦照等任务,创下了人民海军舰载直升机部队随舰执行任务持续时间最长、出动频率最高、机降难度最大等多项纪录,被中外商船和护航官兵亲切誉为“亚丁湾上空的中国鹰”。


紧急起飞、快速出击,用速度诠释海上铁翼



解救商船,军舰与海盗展开的是一场时间竞赛,而舰载直升机是速度的化身。



1月29日,大年初四。一大早,“武汉”舰正前往曼德海峡东口,计划为“裕固河”号等中国商船实施护航。前一天,刚有一艘丹麦商船被劫,因此,官兵格外警惕。正在前甲板值班的特战队员突然报告:前方发现可疑船只,不断接近编队,数量有增多趋势!



直升机升空!”接到命令,机长孙自武和机组人员迅速冲向处于一等值班的直升机:登机,开车,起飞!几分钟后,他们出现在了可疑海区上空:3艘小船在向我编队靠近!孙自武迅速作出安全判断并采取果断举措:在小船前方降低高度,利用直升机风力驱赶可疑小船。很快,小船调转方向,远离编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9时30分,编队的应急呼救系统突然接到距离本舰24海里处的希腊商船“ELENIG”号的紧急呼救:“我船正遭到多艘海盗船追击!”



“直升机起降部署!”情况危急!快!一定要快!刚刚着舰不久的机组人员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经验告诉他们:海盗从登船劫持到完成人员控制,前后只需20多分钟。



5分钟后,直升机紧急起飞,以大速度朝目标方向搜索前进。



9时58分,直升机抵达希腊商船附近空域。此时,5艘小船正从不同方位快速围向希腊商船,最近的1艘小船距商船只有100多米。这时,GPS显示,商船正位于也门的领海线上,飞机不能进入!



孙自武紧贴着也门的领海线飞行,并把直升机保持在适当的高度,始终擦着云底。这样,直升机既可以躲避海盗船袭击,又可观察水面动向。在编指命令下,希腊商船加速驶离也门领海。此时,海盗船不断向商船逼近,毫无远离之意。机组成员密切协同,控制好速度和高度。机长孙自武缓缓下降高度,调整好飞机状态和位置,及时摁下武器发射按钮,驱离了海盗船。



“战鹰”返航,孙自武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被汗水湿透。第一次与海盗如此近距离的交锋,令他永生难忘。



解救商船,兵贵神速。速度,成了直升机组全体人员孜孜追求的目标。以往,直升机从出库到起飞,需要近1个小时准备。“如果商船遭海盗围追,等直升机赶到时,海盗早已得逞。”孙自武告诉记者,“必须用速度来诠释海上铁翼!”



为缩短起飞准备时间,有着10多年维护经验的机械师刘雄峰,大胆改进和简化直升机刚性系留、桨叶固定等操作步骤,使直升机从三级转为一级只需要不到30分钟,大幅度缩短了直升机战斗部署等级转进时间。而飞行员们则更有办法,除了睡觉休息外,经常就呆在甲板、机库附近,一听到号令,随时就能登机起飞……



临空威慑、垂直增援,用胆略绘就空中雄鹰



临空威慑、垂直增援……危险无处不在,考验的是机组人员的胆略。



3月2日,正在为5艘商船进行护航的“武汉”舰,先后发现了近40艘可疑目标。一天之内,舰上3次拉响一级战斗部署,直升机3次起飞,对可疑目标一一进行临空查证驱离。这是护航期间最为繁忙、最为紧张的一天。



“要是海盗向你们发起攻击怎么办?”对于直升机大胆的解救行动,记者不由担心。“主要是两条,一是控制好高度与速度,尽量要在危险距离外;二是快速作出判断,看可疑小艇上的人员有没有武器,一般他们还不会主动进攻军机。”领航主任常晓波笑着回答,“你有胆量,你在气势上压倒了他,他就必然得承认失败!”



危险没有让海天骄子们却步,反而更激起了他们挑战极限的斗志。



3月17日,中国商船“天王星”号主机突发故障,失去动力。为确保其安全,编指临时决定由直升机输送5名特战队员上船实施随船护卫。孙自武驾驶直升机载着特战队员飞向“天王星”号。



由于该船不具备机降条件,特战队员只能滑降。这就要求直升机在商船20米上空悬停,可是该船中部的两具30米高的主吊塔挡住了最佳悬停位置:悬停过于靠近,直升机旋翼可能碰上吊塔,稍有不慎就会机毁人亡;如果要悬停在安全地方,则远离了商船甲板,特战队员滑降下去就会掉进大海。



艺高人胆大!机长孙自武在仔细观察后,驾驶直升机斜着从两个吊塔之间进去,在10米高度悬停。此时旋翼尖距吊塔只有3至4米,而平时悬停训练的安全距离是30至40米!而此时,商船在海上还左右摇晃,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训练是训练,作战是作战!”此时此刻,大家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孙自武屏气凝神,把平时的训练水平发挥到了极致:他小心翼翼地操控着驾驶舵,让“战鹰”始终保持在安全范围内;特战队员抓紧时间,抓住时机,以最快的速度一个个成功滑降……



3月20日,护航编队由曼德海峡东口向亚丁湾东部航行,为中国远洋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吉利”号散装货船等船只护航。根据编指命令,上午8时20分,孙自武驾驶直升机向“吉利”号散装货船输送特战队员。



而货船上驾驶室和吊塔之间的距离较短,仅有20米,接近直升机旋翼直径,而且当天风力较大,货船还在航行中,这些都给机降带来较大难度。机组成员凭借平时练就的过硬心理素质、娴熟的驾驶技能和团队协作意识,最终从货船右舷成功降落。着船时,直升机两边距驾驶室和吊塔仅有1-2米的距离!



“海天骄子”的精彩表现赢得了船员们的啧啧称赞!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