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二十、大获全胜

中国老坦克 收藏 8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那里还有活的没有?”听了陈林清的话,党育明回头问了一句。 “有,抓了四个活口。还起出一个电台,但是灯是灭的。” “你带我过去看一下。” 党育明跟着陈林清进入了那个一个墙都被炸倒了的日本商店,进入后院一看,果然有一部电台,但是并没有通电。摸了一下,机器冰凉的,看来刚才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那里还有活的没有?”听了陈林清的话,党育明回头问了一句。

“有,抓了四个活口。还起出一个电台,但是灯是灭的。”

“你带我过去看一下。”

党育明跟着陈林清进入了那个一个墙都被炸倒了的日本商店,进入后院一看,果然有一部电台,但是并没有通电。摸了一下,机器冰凉的,看来刚才敌人并没有把消息发出去。又看了一下四周的墙,回头让人叫来了黄小毛。

“小毛,你马上审问那四个活口,我觉得这个事不对劲,这里绝对不是一个高度那么简单。而且你要带人仔细搜查这个院子,我怀疑这里藏着一些什么东西。如果那四个活口开口了,你就跟鬼子联系,说这边的电话不通了,报务员重病,明白了吗?完事之后你要在犯人里挑些个兵,我去警备军那里,明白了吗?”

“明白,审讯俘虏然后蒙鬼子一下,再在犯人里招兵和关系,还要在警察里招关系。”

“对,你这就去吧。”回头又问陈林清,“这边有多少摩托和自行车?”

“一共有六个挎斗,三十个车子,二十多匹马,十五挂大车,还有一辆汽车。日本商店里还有两辆驴车和四辆小车。”

“好,你这就安排人去把我交待的事办好,再给小毛四个人,他有用。”

安排好了之后,又叫来王立平,让他带两个班,五台车去把万宝沟的人接到县城里来,还要把俘虏都带来,又安排后勤部的人用马匹开始向1125方向转移物资;让文小力带人捣毁县政府,并对所有的日本人开的商店进行搜查,所有有用的东西都予以没收。

党育明带人来到了伪军军营就发现,刘清平已经把收集的物资装了满满一卡车,二十匹马的背上也驮满了东西,还有一些东西已经分类放好,等待装运;俘虏也分成了两批,一批53人还关在屋里,另外22人则站在了操场上。

看到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党育明笑了笑,让这22名反正的伪军跟着后勤部的人一起往1125转移物资。然后让人把孙长发叫到一个空房间。

“孙连长,城门的那些弟兄我只能抱歉了,这二十多人我也带走了,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您海涵。”

“我还不知道您是何方神圣,能报个号吗?”

“火龙。”

“你就是火龙?”

“不象,是吗?现在我也入了抗联了,以后咱们断不了打交道。”

“好说,好说,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一声,小弟一定尽力。”

“如此多谢孙连长了,现在就有个事想请您帮个忙。警察局边上有个日本商店,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吗?”

“知道呀,那个是岸谷厅长设在这里的暗桩。平时也卖些东西,没有特殊情况我们买东西都要去那里。不然顾问会找我们的麻烦的。”

“对了,你们的顾问哪里去了?”

“就是死在你身边的那个呀,他每天都要去日本商店。”

“如此说来多谢了,这样,我们走的时候给你留五十条枪和一些粮食,但是你也要帮我们干点活,有一批东西你帮我送到一个地方,回来我就把东西交给你,另外我这里有千多个子弹壳也送给你,相信这样对你会有帮助。”

“多谢大当家的,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就是了。”

让孙长发回到俘虏当中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之后,俘虏都表示没有意见。见这边已经安排好了,党育明就安排人把警察局那边的十几挂大车都套好,让人带到这边,让刘清平带三个班,护送物资和反正的伪军,在伪军配合下把物资向1125峰方向转移,然后由两个班护送伪军返回营地,刘清平则带一个班和反正的伪军携带部分物资向零号营地进发。

当晚五点多钟,万宝沟的人员全部撤回县城,有七十一名矿工要求加入抗联,其中有六十八人是关内的战俘,另外还有九名伪军也加入了抗联,还有两名日军士兵自称是日本共产党员,也请求加入抗联。这么多人要求加入有点出手党育明的预料,特别是两名日军士兵的加入,更让党育明感到意外,经过详细询问,才确认这两个人确实是想加入抗联,原因居然是日军的邮件检查。两人在写给家里的信中表达了厌战情绪,对宪兵发现,三村次郎和林弥小次郎在同村士兵的家信中得知,家里人已经受到了军方的迫害,两人也多次受到部队长的体罚,并不断受到羞辱。经过询问,这两人均会驾驶汽车,三村次郎还曾经是电台兵,这让党育明非常高兴,于是决定,先把九辆汽车装满,由后勤部的十个人护送,带着伤员和烈士的遗体返回基地(实际上是到离基地不远处的一个山沟);另外80名新战士则等着和大部队一起行动,在等待期间,给每户老百姓送了五十斤粮食。

晚上九点多钟,运送物资的马队回来了。黄小毛也来报告,说那边处决了十三个刑事犯,招收了40人参加队伍,另外还有十多个老百姓也加入了队伍;此外部队还花钱从老百姓手里买了一些东西(主要是酒和蔬菜),另外还有一个事就是四队的两个兵嫖娼没有给钱,人家闹到了黄小毛这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党育明问了一下之后就让黄小毛先把钱垫上,把人名也记下来,回去再处理。不一会儿,文小力也回来了,报告说物资的罚没工作已经完成了,日本人也都集中在一起,等待处理。

党育明命令由新入伍的战士对日本人执行枪决,并规定不许蒙眼睛,让不想加入抗联的十一个伪军和县长、警察局长观刑。

完事之后由文小力带着黄小毛挑出来的认为可靠的四十个新战士和两个班带上九台摩托车和四十台自行车驮上物资回基地;黄小毛带一个班在警察局看着这些警察和伪官员,待孙长发返回后把45支步枪,两挺歪把子,4支手枪,带不走的10000多斤粮食和其它物资交给孙长发,并告诉他取回1000发子弹,200发手榴弹的地点,然后会合另外两个班携带一些便于携带的物资乘马返回基地;其余人包括剩下的新战士和后勤的马队一起向零号营地方向转移。

离开前,党育明又带着黄小毛来到了日本商店,尽管黄小毛说找出了一个地下室,并找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他还是认为有遗漏的地方。四下看了一遍之后,党育明的目光落在了后屋墙上,看了一下之后,又走到屋外又看了一下,让黄小毛拿过一把镐头来,几下就把屋里的墙上刨开了一个大洞,一间密室呈现在眼前。拿过马灯,往里一照,果然还有不少东西,包括一些本子,一些现金和黄金,几箱弹药,二十多箱鸦片,一箱吗啡,几箱西药,还有一些古董之类的东西。党育明让人把这些东西划拉一下都带上,这才带人离开县城,在城门口,遇到了返回的孙长发,于是命令大部队在城外二十里处休整,他带着孙长发来到了警察局,把物资交接之后就带着黄小毛等人追赶大部队去了。

由于有马匹代步,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然后党育明让王立平和黄小毛带着六个班携带贵重物资返回基地,自己带着陈林清和大部队向零号营地进发。

五月十日下午,党育明终于带着大队到达了零号营地。这时先期到达的部队已经搭好的木屋,并准备好了饭菜。把部队交给负责安置新兵的朴明心和陈建长后,带着各队队长和直属队回到了基地。

五月十二日,党育明下令各队班长以上干部到指挥部开会,零号营地部队由朴明心负责统一管理,基地这边的部队原地休整;五队由于情况特殊只要求黄海峰参加。

当天晚上人员到齐后,由程飞鹏主持召开了会议。

会上,首先由程飞鹏介绍了战斗情况和战果。

“这次突击金川;镇作战战斗进行的非常顺利,取得了巨大战果,共击毙日军一百四十五名(含俘虏后枪毙的),宪兵和特务十七名,伪军十一人,扩充人员158人(现有伤员九人),缴获步枪两百七十支,轻机枪七挺,枪弹十万余发,手枪三十余支,枪弹六千余发,掷弹筒八具,手榴弹和掷榴弹三千余枚,二零炮两门,炮弹八百发,七零迫击炮两门,炮弹四百发,粮食五万斤,夏季军服五百套,药品十二箱,其它物资若干。我军战斗减员六人,其中牺牲四人,非战斗减员五人(均为新加入人员)。下面由军长发言。”

看了看下面的干部,党育明问道:“大家认为这次战斗进行的怎么样?”

下面的众人一愣,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地说:“打的不错。”

“不错?哪里不错了?都说出来我听一下。”看党育明的脸色非常难看,下面的干部都不敢出声。看下面没有声了,党育明继续说道,“这次我们能取胜靠的全是运气。不然我们四个队至少有三个队回不来。首先我要问一下情报科,赵树明,你们的侦察是怎么做的?什么叫没有重武器?什么叫只有一个小队和一个宪兵分队?那里明明是半个中队和一个炮兵小队,你是怎么侦察的?那多出来的七个特务为什么没有发现?那两门迫击炮我就不说了,敌人在警察局门口的那个日本商店明显就是一个火力点,你们为什么没有侦察到?如果不是四队反应得当,他们一个队就都丢在那里了。你知道不知道情报上差一点,战场上会有什么结果?你这样干弄不好会害死大家的。还有黄小毛,再搜查的时候记住多用点脑子,一个特务据点里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相关的文字材料?”

听到这里赵树明站了起来,“我承认没有发现日本商店是我的错,但是日军的迫击炮一直放在仓库里我哪儿知道呀。再说了,我也没有办法进鬼子兵营侦察,只能从其它数据推算鬼子的数量。”

“你还有理了?你推算的为什么不在情报里说明?怎么,你还想推卸责任怎么的?”

“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但是这次确实是时间太紧了,而且缺乏内线,没有办法。我以后一定注意,不再犯类似错误。一定把工作做到细处。对于日本商店的失误,我向四队的同志们道歉。”

“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我代表军指挥部宣布给赵树明同志警告处分,希望他能吸取教训,不再犯类似的错误。下面我来说一下四队的问题,这次战斗四队是唯一一支有战斗伤亡的部队。这里固然有情报失误的原因,但是也有指挥上的原因,以前训练中讲的不要把人聚集在一处的话都丢到脑后去了吗?基本的作战要领都就饭吃了吗?陈林清,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一下就让人打倒了四个人,你有什么话说?没有说的是吗?我在这里宣布给予陈林清同志警告处分。还有二队的刘清平,你组织人员转移是怎么弄的,一下伤了五个,怎么回事?”

“报告军长,天黑路滑,我没有组织好,我负全部责任,请组织给我处分。”

“你知道就好,我在此宣布给刘清平同志警告处分。作战中的问题说完了,我还要说一下纪律问题,这次战斗过程中总的来说纪律还是不错的,但是我要问一下,李大牛,赵水根,你们两个就没有什么要跟大家说的吗?”

两个人脸一下就白了,急忙站起来,“我错了,军长,我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我不是因为这个说你们,你们去那种地方我能理解,但是自己干的事情自己应该有担当,完事不给钱让人家追到黄小毛那里,你们也好意思,现在处分你们有话说没有?”

“没有。”

“好,我宣布两人撤销班长职务,回到新兵连从新兵干起。希望你们能放下包袱,再立新功,早日回到干部队伍中。总的来说这次作战是成功的,我军的战术目的已经达成,关于作战中应该奖励的人员等一下由程主任宣布,我在这里讲一下部队扩充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