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胖大头的江湖 第六回

丛林之叶 收藏 134 253
导读:[center][color=#FF0033][size=22]第六回 切磋武艺巧接碗 少林弟子喜相逢[/size][/color][/center] 且说红尘秀极负气而去,包厢内的众人却是哈哈大笑、开心之极。 八弟一边教着大头发力的要领,一边得意的笑道:“红尘一直自称太极拳天下第一,这下输在我手里,恐怕鼻子都要气歪啦,哈哈。” 大头似乎参透了八弟教授的发力要点,抓了抓头说:“八弟哥,你这一招确实厉害,但好像比较诡异,不够光明正大啊。” 八弟脸一板:“什么诡异,能赢就是好招、妙招、绝招!还光

第六回 切磋武艺巧接碗 少林弟子喜相逢


且说红尘秀极负气而去,包厢内的众人却是哈哈大笑、开心之极。

八弟一边教着大头发力的要领,一边得意的笑道:“红尘一直自称太极拳天下第一,这下输在我手里,恐怕鼻子都要气歪啦,哈哈。”

大头似乎参透了八弟教授的发力要点,抓了抓头说:“八弟哥,你这一招确实厉害,但好像比较诡异,不够光明正大啊。”

八弟脸一板:“什么诡异,能赢就是好招、妙招、绝招!还光明正大,真光明正大那还不要打个几千个回合?你个笨胖子,居然连兵不厌诈的道路都不懂,白教你了,哼。”

海湾乌托邦站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八弟,你都赢了还想怎样?还是接下来看我和叶老兄的比赛吧。”

说着,海湾乌托邦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碗来到叶丛林面前。叶丛林也站起来,笑咪咪的看着海湾乌托邦。大家不知道海湾乌托邦拿碗酒过来到底要干什么,也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海湾乌托邦冲叶丛林一抬酒碗:“叶兄,刚才八弟和红尘比的是招式、劲道,我们换换花样吧。”

叶丛林知道躲不过去,就索性直面挑战:“好啊,不知道海湾兄想出个什么新鲜的花样?”

海湾乌托邦将手中的酒碗轻轻一转,给大家看清楚碗里满满装着一碗酒,然后不慌不忙的说道:“你我二人坐着打,交手之前一人需把酒碗抛起来,然后才动手较量。酒碗落下时,不抛酒碗的那人需接住酒碗,还不能打翻酒碗里的酒。当然抛酒碗的范围需在对方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内,至于多高则没有限制,只要不碰到房梁即可,哈哈。”

叶丛林暗想:这个难度不小啊,看来这个海湾也是内家的高手,看来手上的巧劲练的应该不错。

正想着,海湾乌托邦又道:“叶兄不必多虑,只是简单切磋,图个好玩而已。主意是我出的,抛还是接当然由叶兄任选。”

叶丛林看着海湾乌托邦如此轻松说话,似乎胸有成竹,一付吃定自己的样子,不禁好胜心起。这抛碗肯定是占优势,无论是怎么抛,还是抛了以后如何抢攻,主动权完全能够掌握。这接碗难度就大了,既要应付对方的急招抢攻,又要留心思去接酒碗,着实不易啊。想到这里,叶丛林也没客气,直接就选了抛酒碗。

双方量好距离坐定,叶丛林早已想好,一手端着酒碗,一手微抬,盯着海湾乌托邦。海湾乌托邦当然也不敢托大,当下摆了个最稳的姿势,凝神注视着叶丛林。叶丛林抛碗的动作和挥拳抢攻是同时进行的。抛用的是旋字诀的劲道,落下的地方也选在海湾乌托邦的身后一臂的距离。这样接是最难的,海湾乌托邦必须到身后去接,还有化解碗上的那股旋劲。

叶丛林的出拳却是很简单,是少林长拳中最普通的半招“弓步冲拳”。这招弓步冲拳在河南一带,连三岁的小孩都会,是少林拳的基本拳法之一,可在叶丛林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当然不是普通的威力。叶丛林的师父教导叶丛林的时候,一直认为最简单的招式才是最有效的招式,花哨的招式看着很好看,实战起来却用处不大。

海湾乌托邦当然不会被叶丛林的半招弓步冲拳打倒,他右手挡开来拳,左手手掌作刀斜斩叶丛林的右肋。叶丛林收拳提膝,护住肋部,继续猛攻海湾乌托邦面门。霎时间,二人你来我往,闪电般的对拆了数十招。酒碗落下来的时间通常都不会很久,海湾乌托邦虽然没看一下酒碗的方位,但还是知道落下来的地方必定是自己的身后。双方电光火石般对招中,只听蓬蓬两声,海湾乌托邦一个铁板桥后仰,居然用额头将酒碗稳稳接住!

叶丛林哈哈大笑:“海湾兄果然高!小弟输的心服口服啊。”

海湾乌托邦拿下额头顶着的酒碗,直起身笑道:“承让承让,叶兄招式精奇、内力雄厚,要不是让我三分,我哪里接的住这个碗啊。”

大家看的莫名其妙,明明海湾乌托邦从容应对,潇洒接下酒碗,怎么是叶丛林让三分?海湾乌托邦一边回归自己的座位,一边跟大家解释。原来二人一交手,海湾乌托邦就后悔了,看叶丛林年纪不大,招式、内力却都不弱。若平时交手,二人也是半斤八两,胜负难分,要是海湾乌托邦要接这个酒碗,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最后二人一对掌,叶丛林的劲道恰到好处,正好让海湾乌托邦借势后仰,看清酒碗的旋转方向,卸去劲道才轻松接住。接酒碗的时候,叶丛林也没继续抢攻,才让海湾乌托邦如此顺利赢了这局。

叶丛林微微一笑:“海湾兄谬赞了,小弟确实是输了,该罚酒,罚酒。”说完端起酒碗喝了起来。

海湾乌托邦哈哈一笑:“叶兄也太谦虚了,来,我陪叶兄干了这碗,哈哈。”



红尘秀极此时确借着方便的理由,正和匆匆赶来的夏老板(以下根据大家的主意改称56为龙六,哈哈)在楼梯拐角处低声商谈。当听到叶丛林和大头都是少林门下,龙六不禁有些诧异,追问之下,却得知叶丛林不肯多谈。

龙六微微沉吟:“少林门下?俗家弟子?难道是九师叔的关门弟子?”

红尘秀极也诧异起来:“怎么?老六知道那个叶丛林的来历?”

龙六若有所思:“我师父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师从少林行真长老,共师兄弟9人。我师父排行第六,其他几个师伯师叔我都见过,九师叔行踪不定,见面最少。据说他老人家隐居在太湖缥缈峰数十年了,从未踏入江湖一步。隐居之前好像收了个苏州的少年做关门弟子,不知是不是这个叶丛林……”

红尘秀极打断龙六的沉思道:“行了行了,在这里猜,还不如当面去会会。”

龙六笑道:“确实如此,走,去看看。”


龙六和红尘秀极进包厢的时候,正是海湾乌托邦和叶丛林端着酒碗互相吹捧的时候。大家正心不在焉的听着二人肉麻的恭维话,食欲明显受到了很大影响。龙六一进来就笑着抱拳道歉,打着哈哈敬酒。一圈下来,龙六连喝了六碗,居然面不改色,大头看了不由咂舌惊叹起来。

龙六又端起酒碗冲叶丛林一举道:“叶兄原来是少林门下啊,真是有缘啊。龙某也是少林门下,从小跟随师父铁手擒龙,学了一招半式后就出来闯荡啦,哈哈。”

叶丛林和大头对望一眼,同时惊道:“铁手擒龙是龙老板的师父?”

龙六心中一喜,看来判断确实没错,此二人跟自己确实有渊源。于是笑道:“是啊,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不问俗事,隐居起来啦。”

叶丛林连忙躬身行礼:“原来是师兄啊,小弟礼数不周,还望师兄不要见怪。”

龙六故作惊讶:“叶老弟这是怎么说的,你尊师是哪位师叔?”

叶丛林此时也就不故弄玄虚了:“呵呵,小弟师从闲云剑客,六师伯一向可好?好久没去拜见他老人家了。”

龙六哈哈大笑,上前搂住叶丛林肩膀:“哈哈哈哈,叶师弟啊,真是九师叔的弟子啊,这下可好了,真是太好了!”

八弟等众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楚团长更是笑的趴在桌上,眼泪都笑出来了。叶丛林和大头却被众人笑的莫名其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众人看着叶丛林和大头一副痴呆表情,笑的更厉害了,楚团长已经笑的没有了声音,一手拍桌子,一手捂着肚子,浑身发颤。

最后还是龙六忍住笑,向叶丛林解释道:“师弟别见怪,他们和我是同伙,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就让他们继续笑吧。现在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去我书房泡壶茶,咱们好好聊聊。”

大头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啊,联合起来摸我们的底?”

龙六笑道:“庞师弟不要见怪,稍后我来跟你们解释清楚。走,喝茶去。”

大头脸一红:“别叫我师弟,我比叶师叔低一辈呢。”

叶丛林也笑道:“不碍事,什么低不低的,大家年龄相仿,又不在家里,没必要分这么清楚,还是兄弟相称吧。”

龙六附和道:“对对对,都是兄弟嘛,分的太清楚就不好说话了。”

众人终于止住笑声,出了包厢,来到龙六的书房就坐。龙六的手下早已泡好茶,又点了清香,众人喝着茶,谈谈笑笑,好不爽快。

等大家续上一杯茶后,龙六站起身来,正色问道:“叶师弟,你最近在哪里高就?不会在六扇门当差吧?”

叶丛林诧异道:“怎么可能,当年师父早定下规矩,不许当兵、不许当官、不许当差的。我现在学着师父早年,到处游山玩水,顺便做点小生意。比如把苏州的碧螺春茶、丝绸等特产运到北京去卖,然后再买了北方的鹿茸、人参之类的特产运回苏州卖,赚点差价,补贴我游山玩水的费用,哈哈。”

八弟笑道:“想不到叶兄弟还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啊,佩服佩服。”

龙六摆摆手打断叶丛林的谦虚,继续说道:“叶师弟,实不相瞒,我们几个确实是一伙的,至于一伙到什么程度,我不能多说。反正师兄我只做好事,不做坏事,当然也不会害自己的师弟。摸你们的底,是怕你们是官差,也没什么大事。现在都清楚了,兄弟们也可以放心了。你既然在我这里住下了,就好好住几天,我们师兄弟多亲近亲近。”

叶丛林笑道:“师兄这么客气,小弟怎么可以不识抬举呢?只是我在松江有批丝绸要运往北京,恐怕在师兄这里住不了几天。”

龙六笑道:“那就住一天吧,可不能耽误了叶师弟赚钱的生意啊。”

龙六说着又转头对红尘秀极说:“红尘,烦劳你去通知账房,给大船传个信,内容你知道的。”

红尘秀极点头答应,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众人继续喝着茶,聊起天来,由于不用像刚才那样时刻戒备了,气氛顿时更加轻松、愉快。大头初次闯荡江湖,更是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插话问些问题,惹的众人哈哈大笑。这书房里的气氛居然比刚才包厢里更热烈更融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