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改革之方与开放之法<原>

全维战论者 收藏 1 64
导读:新中国风风雨雨六十年了,其外交政策的推行始终是抱着五项基本原则的理念而在运行的,当然为此我们也赢得了众多的朋友,但在这些伙伴当中,我们多半发现的还都是发展中的国家,在那个落后的时代,因为我们的交友准则,符合了当时国际社会环境的局限性,在那个狭窄的总是处处被人制约的空间中,也仅有此路线才能让我们有所突破,才能让人家来赞目欣赏,其实这个五项基本原则对弱国来说,具有很强的粘合力,而对比我们强于我们的大国来说,还是有一丝一相情愿的,无论是对意识形态和制度完全不同的西方国家,或还是对有着共同信仰和制度相同的前苏联,在

新中国风风雨雨六十年了,其外交政策的推行始终是抱着五项基本原则的理念而在运行的,当然为此我们也赢得了众多的朋友,但在这些伙伴当中,我们多半发现的还都是发展中的国家,在那个落后的时代,因为我们的交友准则,符合了当时国际社会环境的局限性,在那个狭窄的总是处处被人制约的空间中,也仅有此路线才能让我们有所突破,才能让人家来赞目欣赏,其实这个五项基本原则对弱国来说,具有很强的粘合力,而对比我们强于我们的大国来说,还是有一丝一相情愿的,无论是对意识形态和制度完全不同的西方国家,或还是对有着共同信仰和制度相同的前苏联,在利益的角逐与较量面前,五项基本原则外交之政策时显得很伟大又时显得很脆弱,有时突飞猛进又有时力不从心,愚就不在此一一举例了。

但有一个事实对我们来说是无法否定的,那就是支撑五项基本原则之基础的独立可行的外交政策之本,且既不光是因为我们好客从善,也不光是因为我们中华文化里充满了至纯至美的仁诚、博爱和道德,我们既不光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的佐罗也更不光是什么全人类于苦难中求索的赋有希望的那个大救星,而是我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几千年由上而下,所形成的凝结牢固的不屈不挠的为反抗强势霸权而爆发的那个惊天动地的精神,正是这个闪闪发光的思想气势,是它燃亮了那些与我们过去一样贫穷的落后的或正在被压迫被剥削的被殖民和奴役的正在于困境里挣扎的异族人们,使他们从我们的身上看到了光明的未来就在他们可望而又可及的眼前,使他们不在迷惑和彷徨,不在消沉和绝望,不在悲伤和忧郁,确实我们种种与强敌斗争的胜利,形成了一种他们所敬仰和崇拜的在行为上可求得的东方式的力量标准,这种标准就是一面威壮的旗帜,它代表了渴望新生命与新生活的象征。

假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那个朝鲜战争不爆发,我们没有在那时打败联合国军的入侵或不给他们一点长痛的感觉,你认为会怎么样?如果我们后来不打败前苏联与印度鬼的入侵又会怎么样?且世界上那些发展中的国家又会对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价和欣赏?自建国以来如果我们一直和平到现在且我们的生活会很平静吗?你认为那些刚吃过生灵之肉的野狼们张着还在滴血的嘴巴会对我们视若惘然或善罢甘休吗?愚认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所创造和展示出以劣势去打败强势的并以一种所向无敌的亮剑精神,可比原子弹的威慑力,至少吓敌了半个多世纪,甚至还会影响和为我们以后的民族、国家以及全体炎黄子孙之安宁打下坚固而又不可摧毁的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国为世界反法西斯主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我们做为受害国所参与打击日本侵略者的行动从事实上讲,是不能全功于我们的,无论美苏当年考虑的是一种什么之目的或为达到一种什么之利益,对胜利地把日本军国主义者从我国之领土上赶出去,他们都是那场战争之胜利不可或缺的组成之力量,在此笔者不想对美苏之战功大加讴歌和赞扬,但我们必须要客观地去考虑到二战之后,如果没有美苏尤其是美国对日本这个战败国的横加强制的约束,他还会象有今天的这样的老实吗?还会有这副德性和景象吗?愚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他的军事力量会发展的让我们整天都睡不能安眠,吃不得思饱了。

所以世界各国的外交关系,向来都是错综复杂的又是相互制约的,有张有合的,既不是呈绝对形势的存在,也不是呈相对形势的而存在,是智谋与手段交合的产物,是血淋淋的强食弱肉之关系,或是冷酷麻木无情的利益至上的优胜劣汰之关系,谁的民族之文明过硬并能汲取和吸收新的营养,谁将会永久地生存下去,谁的根茎腐烂枯竭了,谁将叶落花谢,这也是自然界之无法回避的一种规律。

如今我国从和平外交到和谐外交的转变,是与时俱进的,极具有超前的先进性、融合性和优越性,它不光包容了前者之全部,还更具有划时代意义上的开拓性。

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电影〈〈太行山上〉〉中,在血战平型关时的一句林彪师长的台词:与其被敌机炸的无处藏身,倒不如冲下山去,去与敌人搅在一起拼肉搏,让敌机丧失制空的优势。

现在我东方文明真正主动地冲下山去了,并狠狠地与西方文明零距离地碰撞和搅和在一起了,我们学到西技并在学西技的过程中找到了破解西方人强盛的密码,原来西方人也并非是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金功罩铁布衫,他们也有致命的弱点,象当年的日本人一样也不是什么不可战胜的神话,我们就这样不断地从被动中解脱了出来,用吸功大法来充实了我们神勇的力量和综合之实力。

我国的改革,说的确切点就是对生产力全部释放的一次大的革命,经济建设就是一场气势恢弘的国力之大战略和大战役,我们胜利的目的地是什么呢?就是富强我中华,就是复兴我中华之文明,永远摆脱贫穷和落后的面貌,即使不做全球之最好,那也要达到顶峰之强。

在这样的一场经济大决战中,正如朱德总司令教导我们的那句话所说:我们打仗从来就不去看哪一家的兵法学说,只要能打赢得了对方,那就是好的兵法。这与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当年所提出的“白猫与黑猫论”不是如出一辙的道理吗?原理上都是相同的,运用兵法且存乎于心,关键是你如何去灵活地操作,只要能保全我之力量而去消灭敌人以达我之目标就行了。

也就是说只要我内部不变,而又能取得整体经济建设上的辉煌之战绩,是可以变量我们的方法的。比如当年为了共同抗日而一起来解救我中华民族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危机,红军各个依依不舍地脱掉了八角红星帽,虽然戴上了有国民党党徽的军帽,但我们的心还是红的,并没有随之而褪色,我共产党的组织和武装力量的奋斗目标以及奋斗追求之本是没有改变和变质的,有些人对我们当前之态有点西象,很是不舒服和不理解,愚认为这种想法其在本质上与出发点上也是对的,但要懂得战略方法的变量,我们说千道万再也不可能去用大刀长矛与敌方较量了,这是改不掉事实。

现在我们依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是永都不会去改变的,现在我们依然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政府是永远都不会去改变的,只要这个基本点不变,我们的颜色就不会变的,别去担心我国会象前苏联解体的那样,那是不可能的,有了前车之鉴,就有了明镜可依,我党的智慧还不至于笨到那个程度,如今遍地红的根深蒂固,岂是外来之异色随便就可以改染的?那也太轻视我们的力量了。

所以我们得想一想,新中国是怎么来的?我们的历史是一个怎样的历史,而这个历史又都告诉了我们之什么?我们在前进中要应该注意的是什么?怎么去避免过去的悲痛?怎么去让悲痛不复重来,是关门造车呢?还是去与众合作?不管是运用什么之方法,且都得要有所突破。

当然我们越是努力就会越有成就,越有成就就会越来越强大,越是强大就会越来越显示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而越是显示我们制度的优越性,我们就会越来越会安稳和长久,任何眼红者和吃醋者都是拿我们没办法和无可奈何的,也不管他们整天怎么去叫个不停,都是在做无用功和无济于事的,倒头来还是要主动地跟在我们的后面。

所以我们在理解开放一词时,要注意它是与改革一词摇相互应的,开放不是要抛弃我们的本去容纳西式的那一套散沙,开放是改革的一个手段或是方法,开放的目的就是去与西方列强们共舞,反过来说你不开又怎么改呢?否则那不还是在等于关门闭造吗?就象跳交际舞一样,你搞得浑身破烂不堪的且又臊又臭又难闻的,既不去洗洗也不去刷刷,那么又有哪个漂亮且帅气的人愿意来和你抱在一起尽兴呢?那副恶心的样子吓就把别人给吓跑了,你总不可能自己跟自己跳交际舞吧?

所以我们不能太保守固旧自己的行为了,社会是永远在前进和进步的,改革本来就是为了要打破过去封闭之状态,你越封闭就会越守旧,其越守旧就会越落后,越落后其命运就会越悲惨的,而对我国之历史来说,我们应该是不难来理解这句话的,凡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都会知道这其中的含义,因为我们过去吃的苦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差一点点亡国亡种,所以要生存就得学会去共融,去融合,而不是把自己孤立反锁起来我行我素,四不靠邻也不粘邻,象那个漂洋过海独落孤岛的鲁滨逊一样,那还能有什么之出息?自己就把自己给整死了。

大家为什么会羡慕西方国家这个厉害那个厉害的,反过来我们为什么会没有那么多的厉害?过去我们的四大发明很是无与伦比的厉害,现在还厉害不?秦始皇厉害的时候,恐怕美国佬的娘还在他姥姥的姥姥的肚子里没出来呢,我们现在相比与美国还厉害不?

实力归根结底不是靠从土壤里刨出来的,也更不是从枯朽的思想里呐喊和挖掘出来的,是要靠旧文化的精华与新生文明之先进科学技术来作用的,才能碰撞出喜悦的火花。

我国曾经远离自然科技太久了,以至于都不认识这个伟大力量的存在了,光叫好四大发明又有什么用?鞭炮又不能把我们送到世界之顶峰,所以我们要做大做强,一是要靠我们自己自觉地去深刻地检讨和反省,并去积极努力向上追求和进取,还要靠我们主动地去向人家学习我们所没有的东西,要让我们祖先的令人为之骄傲的四大发明之精神来作为一种开拓科学干劲的动力,并能促使我们鞭策我们重新的更加之努力奋斗和拼搏。

武侠书上的主人公都不是天生的奇功神学,即使是孙猴子也是在石头里孕育了几万年才造化出来,只是后来通过了身心之修炼和磨练才终成正果,也就是说一边学习一边要通过把对方当作参照物来找到我们自身需要弥补和缩短之差距,但一边学还要一边练,光学不练是不行的,光练不学也是不行的,这是相互辨证进步的问题,李小龙大师最伟大最值得骄傲的地方是打败众多之强手,而不是他在表演截拳道的时候,如果李大师当初只光有我中国之咏春拳之术,而不去融合西洋之竞技,他有如此的那么灿烂和耀眼吗?霍元甲要不是打破我中国武学之陈规的弊病,他的迷踪拳也不会发挥的那么厉害或让敌方闻风丧胆的,融合是一种自我对局限约束的突破,化有限为无限或化无限为有限,这是中国式的东方特有哲学的奥妙与精髓,才能使我们再次能成为一位令人仰慕的大侠,难道把它适用于中国之改革开放的经济建设这一大战略上来有什么之不妥吗?

保旧过去狭隘的有限的空间,就是停止自己的无限活力,就是孤芳自赏,是在错误当中沾沾自喜地看尽自己所谓的那点有限的优点的做法,是一种倒退和堕落,更是一种自残,是自己把自己刻意地囚禁在时间的逆流中,而得不到尽情地奔放。

万势如水,静则死,动则活,这是生命存在的本质。

当然万事都不是绝对地以完美之形式而存在,在我们势不可挡的建设中,所出现的一些不合理之现象,也要视之而治的,不可顺势而随之,诸如象独派、腐败以及面对外来之敌的嚣张气焰,我们都应该要有所加强控制的力度,不可让他们有膨胀之野心和泛滥,要备有好制约他们行凶的手段和策略,只要方法得当,如削疾瘤,但对处理某些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得要有个时间和过程,政对社会视如水,民看风浪暂莫哀,要相信我党的执政能力和高超的制约艺术,尤其是国家对外之策略每每总会遭到一些人的批评和指责,愚认为太极拳法形如败势,实则是在以柔克刚,是把胜巧妙地藏于不露的败局中,过早地暴露痕迹则不为谋也,谁输谁赢未必就如你所料,当然也不会去否定你的那一颗爱国之心的,相反则恰恰也反应了我们国民的素质和某些觉悟意识的提高。

凡事观察,在事物发展的过程和演变当中,均要注目凝思,透视因果,把握关键,锁定重点,跟踪趋势,并防患于未然,正所谓矛盾与冲突有两:一是对存在的积极的矛盾与冲突,我们则应该予以理解和推动,二是对存在的消极的矛盾和冲突,我们则应该在发现后予以严厉的打击和取缔,且莫在还未发现事物问题的本质之前,就有所开始大喊大叫,且不为大智者之想也,若能为国家之高层决策者提供一些有用的有价值性的辅助性的建议,则更是你为天下之兴旺行一匹夫之责任,实乃我中华之福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