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49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马帮继续行进,停留了正好一泡尿工夫。我姥爷想不出樱子说去后面看看,是不是不愿意跟自己走在一起。要是不愿意话到嘴边容易谈及勒俄地,不愿意走得太近会把一个男人惹得太火旺,但在高山雪夜,她不是东一句西一句谈过二弟,还一句一句地说过弟媳是个什么样的大美人吗?既然夜里可以谈,白天又有什么不可以?有啥必要离得那么远?路上,偶尔遇见山里的老弱妇幼牵着一两匹马迎面走过,马背上坐着各类人物。马哥头漫不经心地告诉我姥爷,山里人挣钱难,大渡河以南金沙江以北,所有大小马站之间都有这种溜溜马,专门干短途客运,接送旅客。

高原山谷,风云变幻温差大,早上冷若冰霜,穿着皮衣还觉冷,但太阳一冒出山顶,明净的天空下面就变得暖洋洋。时至午后,马帮在一条河边的草地上停下来歇息,马哥头请我姥爷跟他们一起吃了干粮。樱子一直在马帮后面,可能以为我姥爷会自己到后面去找她一起吃,也可能知道我姥爷会有吃的,反正没骑马来找。接着又启程,马帮队宛延数百米,浩浩荡荡。往来的溜溜马多了起来,从马帮一边通过时,公母牲口相遇,总要引起一阵骚乱,惹得马帮里的一些马又蹦又叫。我姥爷胯下的银针马是匹公马,一遇见母溜溜马从身边经过,鸡巴就一伸老长。每到这时,走在一边的马哥头就会笑着说一些开心解闷的话。

马哥头发现我姥爷隔不久就回头朝后望,知道他在望什么,于是笑起来说,他从不喜欢官军,因为官军用的不管长枪还是短枪,都不如他身上的那杆枪。我姥爷跟着笑笑,想自己的枪,当然是下面的枪,又想樱子腰间的双枪,忽想起勒俄地头人说的那句“到时候,你才晓得她耍的是啥子双枪。”头人的脾气很怪,说的话也怪,樱子她耍的是啥双枪呢?男人想枪颇能打发时间,离前面的马站还有十多里地,两个马脚子已经骑着快马先行一步赶去。听马哥头笑声中的意思,眼下正是一年当中马帮的旺季,沿途马店拥挤,使枪的男人也多,必须派人提前赶到,量马定槽,拴草为记,别的马帮才不再占用。

离天黑尚早,大马帮赶到了马站。在那两个立在路口迎接马帮的马脚子四周,已经围上不少卖东西和伺侯马帮的山里人,十几个山里的小孩子守着一捆捆割来的马草,准备卖给马帮。马哥头跟那些人挺熟,他下马趴在马身上,叫喊背上痒痒,那些小孩马上跑过来,争着掀开他的衣服,把手伸进衣服里一阵猛抓。两个没机会抓背的孩子就问马哥头身上还有哪里痒,要给他抓抓。

马哥头小声说,跟每次一样,鸡巴痒。

一个小孩说,晚上你等着,我来叫你去抓痒。

另一个接着说,我也帮你找一个抓痒的,一共两个,行不?

马哥头说,晚上两个都喊来,我先看看哪个会抓痒再说。

两个小孩转眼就跑不见了。

晚饭仍是马哥头请我姥爷一起吃的,樱子应该跟那三个兵在一起,我姥爷照样没往别处想。离开两个护送的勒俄地彝人已经走了一整天,他还能记得老彝人讲的美女与大鬼母,能记起樱子临别时的情景。夜里有点月光,他躺在赶马的人们当中,胯下火辣辣的疼,翻来复去睡不着。骑了整天马,尽管仍担心二弟,连二弟人影还没见着,但又想干樱子了。于是起身去找,四处转来转去,结果不见人影,也没见到那三个兵。但他相信几人都睡在了什么地方,不会离他太远。回到原地躺下,望着满天星斗,一闭眼睛就天旋地转,仍骑在马背上晃晃悠悠,眼前又蹲着草坎上的女大学生乔。忘掉乔不容易,她的喊叫声和扑腾的姿态已进入我姥爷的体内,可能变成骨头和血肉,分不开了。那么一个挺文弱的女学生,当时居然还占了一会上风,但在辫子被拽住之后,几经拉扯之后,才败下阵来,露着女人的一条沟缝无法遮掩。而樱子,浑身上下好一股子寒气,当然除了一对暖和柔软的乳房,还要除了她下面那条肉嘟嘟的缝,摸弄起来滑溜的缝,阴毛稀少的缝,姥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