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六章 烽烟又起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2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林易博并没有继续劝说,只是低沉地说:“你有你选择的路,我有我走的路,自己选择的,自己负责。我是兵,但你不是贼;你是贼,但我不是兵。我只是一个流落在这个时代的学生,一个只想平静生活的人,打打杀杀不是我的职业,我的职业是学生。我走了,战场上,我永不见你,只要有一天你回心转意了,我在仙游等你,就在县城外的那棵树下,我坐在秋千上等你。”

说完,易博带着李铁塔径自下山去,汇合了金虎,浩浩荡荡地往仙游而去。

邱二娘就呆呆地看着,谁都没有发现她的眼眶红了,谁都没有发现她极力不让泪水落下。

邱二娘率领的起义没有因为林易博的到来而取消,而是因为易博的到来而提前两天发动,四月二十一日一早,邱二娘同胡熊在笔架山上宣布起义,率领一千多义军四处袭击地主乡团武装。原来盘踞在仙游的黑白旗首领陈尾自两年前率部奔逃至惠安,按照同邱二娘约好的,立刻率部响应。

而正在此时,林俊在南安埔头、炉内等处被清总兵钟宝三部尾追甚急,为引开敌人,林俊要求邱二娘率部进攻惠安县城。她立即与各乡义军约定:以玳瑁山上烽火为号,一见火起,即到县城会合。二十四日上午,她与胡熊亲率义军千余人向县城挺进,可惜当天大雾迷漫,各乡义军看不到山上烽火,没有前来会合;加上军情走漏,城内清军早有防备,邱二娘孤军作战,虽对县城发动猛烈攻击,终因守城清军顽固抵抗,四乡地主武装赶来夹击,县城未能攻克。邱二娘只得拔队离开县城,军师张炉等20余人被捕牺牲。

仙游军只是收缩兵力,并没有任何行动,王懿德闻说又有反贼进攻县城,立刻命令福建巡抚吕佺孙组织征剿。因为仙游方面的孝敬只是一般般,吕佺孙第一个点名就是仙游军立刻出战。

出战就出战,仙游军一向“行动缓慢”是出了名的,林易博派汤怀民率领八营整队出击,依然慢吞吞地行军,路还没有走一半,邱二娘的部队早就撤走了,汤怀民便率领部队原路返回仙游。

邱二娘出山的这次战斗虽未攻克县城,但调动了清军兵力。清署泉州知府马寿祺,接到邱二娘进攻惠安县城的消息,立即派兵三百赴援,又请钟宝三自南安分兵一千五百人驰赴惠安,林俊队伍的压力因之得到缓解。趁机带领部队突围而去。

等到钟宝三率部抵达惠安,邱二娘早已撤离县城,并把队伍化整为零,钟宝山虽然兵分五路,处处搜捕,但是处处扑空。清军下乡清剿,只能“烧毁匪屋”,“并未能斩获一犯”。

见跑了林俊,钟宝山大骂着不应该去救惠安,本来就快把林俊擒住了。而马寿祺则指责钟宝山救援惠安速度太慢,才会导致跑了邱二娘。钟宝山和马寿祺互相埋怨,同时大骂邱二娘,悬赏一千五百两缉拿她归案。在群众的掩护下,她如鱼得水,坚持在惠北山区领导抗清。

这种游击式的起义让官府很头痛,马寿祺不断派兵进剿,但是每次都无功而返。

本来清廷还想尽快调仙游团练往江苏前线参与镇压太平军,但是鉴于福建不稳,故而就将此事压了下来。

钟宝山带领绿营兵返回,林俊已在炉内等处作好反围剿的准备。五月上旬,清军集中全力,攻炉内根据地,林俊即以隐伏多变的战术与敌人周旋。泉州知府马寿祺在禀报当时的战况说:“大兵至乡,贼匪均窜伏近山。兵丁纵火之后,撤伍回营,而窜伏者纷纷复集,救灭余烬。兵勇贪得财物,行走落后者,且被擒杀。”炉内有座土堡,是林俊重点设防的指挥部,清军连续攻打十几天仍不能得手。会阴雨连绵,清军死亡日众,钟宝三只好让当地绅耆具结,保证林俊不在炉内后草草收兵。

炉内反围剿刚告一段落,五月二十三日,林俊又到仙游盖尾与旗首朱三共同指挥乌白旗与清军作战。福建巡抚吕佺孙侦知后,集中兵勇七千余人,由总兵吕大升、钟宝三,道台徐宗斡、胡应泰督率,并派御史陈庆镛、侍御庄志谦参与戎幕,企图一举围歼。林俊、朱三利用当地的地形与敌周旋,清军打了半个月,盖尾仍巍然不动。徐宗斡哀叹道:“军兴以来,费帑将近十万两,由仙游郊外至盖尾仅十里,是以一万金止进一里而未能也!”

之前一直调派仙游军出战,但都被易博以兴化、永春新接手为由一直致力于这两地的建设而推掉,到六月份的时候终于告一段落。在吕佺孙的一再催促下,易博再一次命令汤怀民率领八营出击,到南安协助钟宝山剿灭林俊。

有八营的加入,清军更是势如破竹,只用了三天,就攻破盖尾始,但林俊等早已撤出,清军又一次扑空。

离开盖尾后,林俊退到晋、南、仙、永交界处。从此,队伍化整为零,有些义军被遣回乡当乡勇,潜伏待机。为了迷惑敌人,义军还放出风声,说林俊已在盖尾被火焚毙。王懿德信以为真,便在六月中旬宣布:“全省肃清,大兵凯撤”。

正当王懿德等欢庆“胜利”之际,七月中旬,林俊又在南安、永春交界处集结二千余人,开赴闽北开辟新战场。因此,八月份开始,王懿德又惊呼:“沙县、将乐、顺昌土匪为乱”,“林俊、黄有使余党……踞(顺昌)班宝山、淹山”,不得不再次调兵进“剿”。

这次王懿德直接命令易博立刻出兵协助,为了一劳永逸解决林俊,王懿德不但调集了福建两万多绿营兵,还向朝廷请旨,征调两千浙江兵和两千广东兵入闽参加对林俊的作战。

三万多人,分成三路向林俊杀了过去。

仙游大营派出了八营单独一支部队随同总兵吕大升一同出发,望北而去,经过半个多月的寻找,一直未能寻获林俊主力,让八营长汤怀民怀疑游击作战在中国自古有之,而不是近代才出现。就算是来自后世的他们,也真不知道应该拿这种骚扰性质的作战怎么办,几万人似乎被林俊的部队牵着鼻子做武装游行,就连精锐的仙游部队私下都颇有怨言,更别说不像军队的绿营兵。

一直到十月份,奔忙两个多月的清兵才终于探知林俊的隐藏地,王懿德匆匆集合了一万多人,将林俊三千余人团团围住在顺昌。分散各地的两万余人也立刻征调起来,不断前往增援。

本来以为林俊这厮必死无疑,可是闽北各地村庄的百姓们却不断地组织起来对付官军,清兵的运粮部队经常遭到袭击,伤亡不少。各地的义军也纷纷组织起来不断骚扰清军外围部队,王懿德咬紧牙关,不断地催促吕大升和钟宝山并立进剿。

因为有仙游部队犀利的火炮在,虽然只有十几门,但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林俊的三千余人防守的顺昌的几个山村连起来的地方只防守了一天就岌岌可危,加上仙游军一顿顿排枪过去,绿营兵再趁势占着自己的人数优势推进,林俊部队的活动空间不断被压缩。

林俊的部队不断地死命突围,但每次都被占据人数优势的清兵打了回来,虽然各地的义军不但赶来增援,但都是杯水车薪。一直到邱二娘和胡熊率领三千多惠安义军赶到时才有了一点转机。胡熊是林俊的生死兄弟,为了林俊就算死也甘愿,自然不会放任好兄弟置于险地,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邱二娘尽点能带出的最大兵数,在清军后面尾随杀了过来。

邱二娘三千多人的部队在各地义军中算规模最大的,是以赶来救援的部队都加入到邱二娘麾下,集中指挥对林俊的救援。到林俊被围的第三天,邱二娘已经收罗、收编了一千余人,汇合起来四千多人,浩浩荡荡杀向清兵的包围圈外围。

突然杀出来一支人数这么多的部队,让清军的围攻部队猝不及防,一时之间包围圈出现了一个大缺口。胡熊救林俊心切,立刻指挥部队对着缺口杀过去,眼看着还有几百米就可以冲过去了,却在突然间冒出来几百名身着草绿色军装的家伙,砰砰砰就是三排枪,胡熊一马当先,顿时变成一个全身是窟窿的可怜虫,当场去见阎王。

随同进攻的一千多名义军也纷纷中弹,好不容易逃回本阵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三百多名。可是对方没有罢休,竟然踩着整齐的脚步开始进攻。草绿色的军服看上去就像一片移动的森林,而这片森林里面凶险万分。邱二娘知道这是仙游的部队,她不想也不愿同仙游部队作战,其实谁都不想跟这样的部队作战,邱二娘一下令撤退,义军们喜出望外,立刻撤退。

可是已经晚了,清军虽然有许多是就囊饭桶,但在这种冷兵器作战中,还是有不少的清将是行家。当邱二娘率领三千多人浩浩荡荡前来解救林俊时,吕大升、钟宝山等人便发现了,只是为了一劳永逸地同时解决邱二娘,钟宝山故意放任邱二娘招拢各地义军,等到邱二娘开始进发的时候便偷偷率领一万多清兵围了上来,至于那个缺口是钟宝山故意留出来,引得邱二娘部队在这里聚集,再让精锐的仙游部队守那个缺口,基本上别想有人能过去。

作为一名年轻的将领,钟宝山做得很好,邱二娘的义军正想撤退时,看看左右、后边,已经有数千绿营兵围了上来,而且围兵之中竟然还有几百名八旗兵的影子。看来清廷是将自己这伙军队当瓮中之鳖了,这些个老爷兵就是上来练练手,镀层金之后可以回去升职。

邱二娘还没来得及为胡熊感到伤心,就要面对此时异常凶险的境地,她知道仙游火器的犀利,也不想再深入做瓮中之鳖,是以下令全力向后突围。

钟宝山亲自指挥,几千绿营兵拼死抵挡,虽然义军勇猛,但是无奈连冷兵器都比清军落后,加上清军还有老式的鸟统、神威大将军等火器,加上钟宝山的亲兵还装备仙游军的后装步枪,冲锋中的义军一个接一个地奔向死亡,但是谁都不像转身去面对仙游部队那变态的战斗力。

看看自己的四千多人仅仅半个时辰就死伤一半,邱二娘突然间发现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天真,以为有了几千人就可以驰骋大地,进而占据地盘,进一步招兵买马,绿营兵虽然堕落千丈,但是作为国家的经制兵,仍然有一战之力。

顽强不屈是邱二娘骨子里的性子,就算突围无望也要做最后的努力,剩下的两千义军也知道就算投降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作为从犯只需要充军,但是过那生不如死的生活还不如现在拼一拼,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要说如果钟宝山没有调来足够的兵力和购买的几十条仙游步枪的帮忙,真会被义军攻破阵线,突围成功。邱二娘的义军完全是豁出去死命地进攻,后边的林俊闻说前来救援的邱二娘部陷入重围,也组织了一千余人不断进攻清军的各个阵地,希望减轻邱二娘的压力,就是清军外围赶来的乌白旗等众,都出了死力不断地主动进攻清军。一时之间,顺昌那真是打得乱七八糟,要在天上往下看去,会发现几乎各个地方都在打,多的上千人,少的十几人,几十人。

看到前方陷入了混战,仙游军便列队不再前进,摆开防守队形,随时准备增援。王懿德闻说引出了各地义军,立刻命令福建各地兵勇向顺昌集结,一定要在此消灭顺昌的各反贼。

从情报部收到邱二娘率领的义军陷入重围的消息,让林易博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公然出兵去救也不行,现在只能希望真有奇迹,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走出营房,看到李昌辉正在检验已经扩展到一千多人的特种大队的训练,林易博突生一计,快步走过去说:“昌辉,这些特种兵训得怎么样了?”

李昌辉很得意地说:“那还用问?百步穿杨,一对十,暗杀、偷袭,无所不通。”

“那太好了,他们能不能在几万人的战斗中救出一个人?‘

“我知道你想干嘛,只是这样绝对不行,会给我们仙游带来麻烦,给永春、兴化带来麻烦。”李昌辉断然说道:

“哎,我知道,只不过问问,至少,至少心里有个底。”

李昌辉拍拍易博的肩膀,大步走开又去检阅部队了。

顺昌只不过一个小地方,但这个时候却有几万人在这里打个你死我活,一队又一队清兵不断地增援进去。对于这些想夺大清江山的反贼,清廷一向是战了又战,绝不手软,从不妥协。在世人眼中软弱不堪的清政府对于造反的人民群众一向是强硬加铁血,就算拼了老命也一定要将之剿灭,可惜的是未能将这种精神用在对外战争。

邱二娘武功高强,亲自上阵,此时已经是血染战袍,犹然继续不断地砍杀,死在她刀下的清军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可是砍了一个立刻又有下一个,清兵似乎无尽无穷,杀不完,打不尽。邱二娘此时也是气喘吁吁,看看自己的部下已经只剩下一千多人,并且被分割成数段,自己身边也只有三四百人。

败了,输了,可是不甘心,永不会甘心,邱二娘望望南边,希望那边此时会出现一个骑着白马的人,然后是一大片草绿色的军队。可是如果这一幕真出现了,会是敌是友呢?

占据优势兵力的清兵从一开始就占据优势,并且统一指挥,协调作战,武器相对义军也好得多。而各地义军基本上是各自作战,并且人数处于绝对劣势,失败是可想而知的。外围已经有几股义军知道胜利无望偷偷撤走了,混战中也有许多义军干脆仗着路途熟悉溜走,一些干脆来一个投降,钟宝山听着一个又一个捷报,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可是没有多久就有清兵来报告后装枪没有子弹了,没有子弹,只能找仙游军买了,钟宝山现在已经爱上了这种枪,在他眼里,这样的枪可以顶上至少五十只清军现在装备的火绳枪。

福建一些将领的观念已经开始转变,开始重视火枪,这点比曾国藩的湘军还要快。

历史,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