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四章:日尔曼之鹰(四)下

红色猎隼 收藏 8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59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在海因兹.凯斯勒的召唤和帮助之下,克拉默上士加入了“自由德国青年联盟”并成为了民主德国人民军中的第一批成员。因为苦难深重的德国需要知道,或者起码是要感觉到,他们的困苦确有自己的捍卫者,这不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只有行动。在此后的40多年里,曼弗雷德.冯.莫德尔上校的家族之中有两代人再次为了捍卫柏林而加入军队。而莫德尔上校的父亲更是在20世纪70时代先后担任民主德国人民军总参谋长和国防部长的海因兹.凯斯勒麾下的爱将。

由于1955年到1956年期间在苏联空军学院学习的经历,使得海因兹.凯斯勒大将尤其重视空军和陆军航空兵的发展。至今曼弗雷德.冯.莫德尔上校的案头仍摆放着一本由他所纂写的小册子—《论陆军航空兵的攻击作战》。而令莫德尔上校感到遗憾或者说庆幸的是这本小册子至今在统一之后的德国军队中都少有人知晓。这多少为他在今天的联邦德国空中机动师中在进攻思想和战术组织方面保持着鹤立鸡群的优势。

虽然陷于了民族分裂的阴影之下,但是在东欧剧变之前,民主德国仍是华约组织之中最为稳定的政体。1964年1月,民主德国开始在全国推广“新经济体制”,通过改革经济组织和计划方法,废除一些行政命令式的管理方法,以利用经济杠杆调动民主德国人民的生产积极性。改革的成效是显著的。1966年至1970年,民主德国的劳动生产率平均增长6%。1970年,民主德国国民收入突破1000亿马克大关,达到了1174亿马克,人均收入增长22%。

虽然后来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口诛笔伐,但是至少在莫德尔上校的家族看来1971年6月上台的埃利希.昂纳克在治理国家的能力之上无可指责。在他的领导之下民主德国在70年代逐步发展成一个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工业国家。10年中,民主德国的国民经济投资额从1971—1975年的1830亿马克增至1976—1980年的2500亿马克,生产率增长53.6%,国民收入增长53%。其中机械、能源、化学、冶金等部门发展的成绩非常突出,产值达到300亿马克,占工业生产值的11.2%。截至1980年,民主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达1204亿美元,人均达7180美元,居同期世界第28位,在苏联东欧国家中居于首位。

即便是动荡的1989年,民主德国生产性国民收入达到2735亿马克,比建国初期增长了10倍多,其中工业生产增长18倍,农业生产增长1倍,畜牧业生产增长8倍,劳动生产率提高了10.5倍,人均纯收入从1970年的794马克提高至1988年的1620马克,人民生活水平居世界第24位。直至两德统一之前,民主德国的社会发展水平都一直居于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领先水平。

但是由于民主德国一直无法摆脱苏联的影响,“昂纳克时代”的民主德国甚至比“乌布利希时代”更为依赖苏联。可以说,民主德国政治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之前一直受到苏联的指挥和控制。而长期对苏依赖也导致民主德国政府缺乏应对危机的能力,最终导致民主德国在“东欧剧变”的巨浪袭来时“束手就擒”。

1989年春夏,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政局急剧变化,这给号称“社会主义样板”的民主德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而昂纳克本人的“不改革、不统一”方针在民主德国积聚了不少“对抗性问题”,而戈尔巴乔夫鼓吹的“民主社会主义”“新思维”又在敦促民主德国进行改革。内外压力之下,昂纳克不得不于1989年10月黯然下台。然而新上任的克伦茨政府面对国内风起云涌的游行示威浪潮却显得束手无策。11月9日,克伦茨政府无奈做出了“开放柏林墙”的决定,从而引发了柏林墙的崩溃和民主德国民众的大量“西迁”。柏林墙的倒塌最终预示着两德重新统一时代的来临。

而则在这一场破镜重圆之中受到最大冲击的莫过于民主德国的人民军。民主德国最后一任国防部长特奥多尔.霍夫曼下达了著名的“最后一道命令”宣布解散民主德国的正规国防力量—国家人民军。事实上在临近两德统一时,国家人民军的开始坠落的迹象已经是显而易见的。当1989年10月柏林墙被推倒后,很多国家人民军的后备役军人和应征士兵已经开小差逃离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那段动荡的时间里,士兵们反对执行国家人民军严格的条令规则。士兵委员会也要求国家人民军的领导们同意士兵在不执勤时穿戴平民服装以及执行宽松的条令规则,少一些训练,同时取消国家人民军内部的政治教育系统。当统一临近时,军官们面对着失业和地位的消失,于是他们的士气开始动摇。

虽然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人民军的领导层仍然希望它在一个统一的德国以一个特殊的实体的形式存在。然而,西德政治领导层要求统一后国家人民军应该解散,同时它的装备和基地应该由联邦国防军接收。90000名国家人民军服役人员和47000名受雇的平民工作者被融合到联邦国防军的基层中。这群人当中,有50000名前国家人民军官兵将会被当成联邦国防军的一部分重新接受训练。14600名国家人民军军官中,5100人获得批准进入联邦国防军,他们有两年的过渡试用期。这些军官的百分之七十,其中大部分是初级军官。这些军官将在获得联邦国防军的批准和筛选以便对他们当中的前东德国家安全部人员进行清除后被重新雇佣。而当时刚刚加入人民军不过一年时间的曼弗雷德.冯.莫德尔便是其中之一。

而190名国家人民军将官全部退役,同时还有包括曼弗雷德.冯.莫德尔在内的全部的上校和众多年龄超过55岁的军官也被要求全部退役了。剩下的军官中的大部分都在35岁或者以下。很多前国家人民军军官因为比联邦国防军条令中对等军衔规定的年龄低,都被降了一级或者两级。事实上波恩方面仅仅考虑了在红旗下长大,国家人民军军官 接受了彻底的政治教育,而且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被视为政治上最可靠的群体。却完全漠视了他们同样出众的军事才能。

两德合并后,大量的国家人民军苏制武器被联邦国防军接收,包括2300辆主战坦克,7900辆装甲车, 2500门火炮,400架作战飞机,50架武装直升机,还有很多火箭和导弹系统。由于受欧洲常规武器条约的限制,同时这些武器还有安全性和兼容性的问题,联邦国防军并不打算尝试将国家人民军的武器纳入自己的编制之中。

因此当国家人民军军事物资被收集,分类贮藏在仓库之后,大批制服,装备,弹药开始往世界军火市场上销售。其中也包括曼弗雷德.冯.莫德尔童年时代最为珍爱和向往的米—24“雌鹿”型武装直升机,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被卖给匈牙利,其中的两架则成为了美国军事博物馆的收藏。曼弗雷德.冯.莫德尔庆幸他所崇拜的战斗英雄—拉尔夫.哥斯切克上尉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天—他已经在1983年6 月16日战死在了两伊战争的天空之中了。

柏林墙的倒塌,两德统一,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军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和它所效忠的国家和政权一起走进了历史,曾经的荣誉今天成为了廉价的商品。在国家人民军士兵出售他们刚刚脱下的军服时,一些国家人民军的制服和装备仓库甚至遭到了洗劫。而同样已经离开军队的曼弗雷德.阿德勒上校却试图阻止这一切,最终却倒在了抢掠者的刀下。

实际上在1990-1991年的柏林大街上,很多国家人民军的装备包括突击步枪都可以买到。街边小贩用桌子摆摊出售制服,勋章奖章,书籍,旗帜和其他很多东西。至今曼弗雷德.冯.莫德尔仍能在电视中看到,伊拉克新军士兵在使用前东德的MPI-KM (AK—47的东德版本)进行着训练。

而曾经重新铸就日尔曼之剑和带领着民主德国走向经济繁荣的国家领导人们也成为了胜利者的囚犯。1990年10月,统一后的德国政府组织专门小组调查昂纳克涉嫌于1961到1989年间200名东德人越境被打死事件。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接受德方要求,宣布驱逐昂纳克出境。1992年被引渡回国受审,但因患癌症,获准前往智利投靠女儿和女婿生活。两年后,病死在异国他乡。昂纳克给德国人留下的最后印象是,他在法庭上发表长篇讲话,强调民主德国存在的合理性及其光辉成就,并在狱中宣布加入新成立的德国共产党。因为同样原因受审并被投入监狱的还有海因兹.凯斯勒大将,1993年他因向守卫柏林墙的边防军下达开枪的命令,犯有间接杀人罪,被柏林法院判处7年半有期徒刑。直到1998年10月29日,才因健康原因被提前释放。

而那些被编入联邦德国国防军的人民军士兵也只是暂时还穿着军装而已。其中的绝大部分军人和文职人员都被解雇了,只有少数军人得以申请加入到联邦军队,“人民军”变成了“人民”。被留任的军人大约只有7000人,如今只剩下2000人左右,不到人民军总数的5%。而拥有着民主德国人民军多年用汗水甚至是鲜血凝结而成的陆军航空兵经验的曼弗雷德.冯.莫德尔成为那幸运颇为的5%之一。

被赶出军营的人民军军人已被禁止使用军衔(加上“退役”字样也不行)。人民军其他人的命运与原东德政府官员、科学家等人的命运一样。他们有的利用语言或了解风土人情等优势在经济领域或贸易领域谋取一份工作。不过,还有一批人民军至今仍在失业大军中徘徊。上校和将军们只能靠不断被削减的养老金过日子,“统一之前的各种承诺均未兑现”,而最受影响的是这些军人们的家人。更悲惨的是,还有一部分人被追究法律责任,尽管他们没有错。原东德很多企业在私有化过程中被关闭,失业率高达20%;尽管现在东德人收入只占西德人的86%;尽管东德人现在几乎没担任德国高级领导职务;尽管原东德公共交通、能源价格飞涨,但是却并没有为之而抱怨。因为当苏联人的履带碾到柏林之时,他们已经学会了默默忍受这生命之中的阵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