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变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闲着无事,我跟白毛狼便聊起了天,“真是期待呀,知道吗菜鸟?每次当我把刀子插进越南人的脖子里时,总能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就好像在舞厅听着动感音乐不自觉地跳起舞来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白毛狼兴奋地脸颊都有些潮红。

“你现在的表情真变态!让我想起了魔鬼!”我一脸厌恶的表情说道,这家伙似乎对越南人很有偏见,一说起杀越南人来跟魔鬼很像,但平时却不是这样的,说起来他还是队中最幽默的一个,时不时闹点笑话,我想白毛狼一定跟越南人有点过节。

“嘿嘿,是吗?不过那家伙长得太丑,我不喜欢这个比喻。”白毛狼嘻嘻笑道。

“如果皮肤上沾满了鲜血,我想大家应该会改口叫你红毛狼。”我自认为幽默地开玩笑道。

“为什么是皮肤上沾满血就叫我红毛狼?”白毛狼一时没反应过来,若有所思地说道。

“哈哈,大家叫你白毛狼不是因为你皮肤白吗?皮肤红了以后大家不就该叫你红毛狼了!”我笑着为自己拙劣的玩笑解释道。

“我叫白毛狼是因为我头发白,我讨厌别人说我皮肤白!”白毛狼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臭臭的表情说道。

“你...少白头?”我试探地问道。

“哈哈..”无线电中传来那帮家伙放肆地大笑,汗,也不怕把追兵给吸引来,我到现在才注意到,原来白毛狼的头发是染成黑色的,新长出来的头发末端隐约可以看到一段白发,我说怎么皮肤白不叫他白皮狼、白脸狼,原来是因为头发白才叫白毛狼的啊,再汗一个。

看到白毛狼的表情越来越臭了,就在我准备大声求救时,杀手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安静,有情况!”

“天籁之音,杀手果然是好哥们!”我在心里感激了杀手无数遍,无线电中立刻静了下来,大家都静静隐藏起来,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一个五人小队出现在街道尽头,开始一边检查路旁建筑一边聊着天,慢慢向着这边靠近。

渐渐地可以听清他们的谈论,他们是用得越南语说的,虽然我的越南语一般,但听个大概意思还是没问题的,只听其中一个说:“知道吗?中国政府除了派了这几个人来外,只是依靠媒体舆论发出了一些抗议,我听头说咱政府晚上晚些时候便会向这里派正规军了,油井也会很快建好,等到军队一过来,这里将插上越南的旗帜,咱们便可以回家度假了!”

“每次发生这种情况,中国政府都是舆论抗议,看来咱政府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要不这片宝地被别的国家占了就可惜了,有美国掺合,南海始终是归我们东南亚国家的。”另一人说道。

靠,这帮家伙还真是自大,以为有老美撑腰便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中国不敢动他们?说白了南海问题就是一张复杂的关系网,美国想借用越南等国拖住中国,不让中国安心发展经济,越南等国则借机吞食丰富的资源,看来中国是时候拿出点颜色来让他们看看了。

“哎,安立图你说,钻井设备只留下那几个家伙看守保险吗?”又一个人问道。

“那帮家伙是一群变态,听说是一支很出名的佣兵队伍,我们现在要找的这群家伙还不是个个很牛,要不是对他们绝对放心,政府也不会雇他们来的。”那个被叫做安立图的人回答道。

无线电中传来“梆梆”一长一短两声响动,队长他们已经准备行动了,白毛狼向我伸出食指,然后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自己,伸出拇指,我明白他是说第一个人他来解决,第二个由我来解决,后边剩下的队长他们已经分好了。

我点了点头,跟在白毛狼身后从商店后门绕了出来,贴着街道拐角的后墙等待猎物送上门来,脚步声渐渐传来,在第一个人拐过来的同时白毛狼一把拉过他的脖子,手上一加力,咔吧一声将他的脖子拧断了。

第二个拐过来的人看到眼前的场景一愣,反应过来刚想端起手中的步枪,我的左手已经环绕他的脖子后将他的嘴堵上,往怀里一带,同时将右手的军刀插进了他的脖子里一划,那家伙刚抬起步枪的手一顿之后,又颓然垂了下去,连挣扎都没有便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不知道外国人信不信死后见阎王爷)

没有第三个人拐过街角,在那之前已经被队长他们给干掉了,将尸体拖到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后,队长一脸严肃地将我们重新聚在了一起。

“计划有变,看来我们要提前行动了,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的话,越南政府很可能会在下半夜派军队完全占领这里,而且,‘金蛇狂舞’看来是接了看守钻井设备的任务,没想到这帮家伙还是破坏我们之前的约定,插手到了中国的事务中来了,我们也不必客气了。”队长眉头皱的紧紧地说道。

“我们跟‘金蛇狂舞’有什么约定?”我好奇地小声问杀手,没想到战鹰队还跟雇佣兵有联系。

“我们之前跟他们打过几次交道,还一起合作出过任务,很有些交情,他们的队长曾答应不会插手与中国有关的任务,算上黑竹沟那次,他们已经两次违反约定了。”杀手为我解释道。

“魔鬼、杀手、菜鸟,你们先回海边我们登陆的地方去取炸药,然后等天黑后从海边绕到小岛南部与我们汇合,我们要赶在越南正规军到来前炸掉钻井设备,剩下的人跟着我先潜伏起来,准备今晚的战斗。”队长说道。

一路躲着来往的搜索队,我们悄悄向着镇外跑去,灯塔等制高点已经重新被越南军占领,并且加派了人手,这使得我们躲起来更加麻烦,幸好他们刚接手,很多哨卡还没有设防,我们有惊无险地逃出了小镇。

回到藏着潜水机和潜水服的地方,打开潜水机的储物仓,里面是大约三十多斤重的高爆炸药,还有一些高能燃烧弹、进攻型手雷和碎片手雷一大堆东西,分成三份分别装在三人的防水包中后,每个人的负重大了很多。

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距离行动时间还有约三个多小时,给队长说了声一切都已准备好,吃了些东西,我们便分好警戒时间开始休息,晚上难免会有一场恶战。

杀手叫醒我时已经七点了,再有半个多小时天就会黑下来,抬头望着被霞光映红的天空,我突然想到在这样同样的天空下,都市里的生活会是怎么样呢?过着朝八晚五的生活的白领们现在已经下班回到家中了吧,此刻应该有一大桌丰盛的晚餐等着他们,温柔体贴的妻子们已经放好了热水为他们冲去一身的疲劳,真幸福啊,那才是生活!

杀手摇了摇有些发呆的我,“怎么了?该出发了。”

“噢,嗯,有些发困,被你一摇完全醒了。”我冲杀手笑了笑,晃了晃脑袋赶走脑中的幻想,我不由地想起了猎人说过的话“不要对未来抱有任何幻想!”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内心深处我对平淡的生活是那么的向往,甚至我已经开始打算,三年后自己可能会离开战鹰队,回到老家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

看到杀手和恶魔已经穿好了防水服,我赶忙检查了下装备,穿好防水服准备出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