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外传 萨苏的点评《钩起老萨的瘾来了》

西西河小米 收藏 3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URL] 这一段儿呢,您的描写不自觉地运用了一些经典的写作技巧。比如,有人死难,有人生还。死难者使我们知道那个处境的危难,生还者带给我们希望。 而您的描写,又较好地描述了南京当时普通人的心态,使大屠杀给中国人带来的震惊真实地呈现了出来。 具体到这段救人,您选择的情节基本没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这一段儿呢,您的描写不自觉地运用了一些经典的写作技巧。比如,有人死难,有人生还。死难者使我们知道那个处境的危难,生还者带给我们希望。


而您的描写,又较好地描述了南京当时普通人的心态,使大屠杀给中国人带来的震惊真实地呈现了出来。


具体到这段救人,您选择的情节基本没问题,不过若是萨来写,我估计会做一点小的改动。


改动哪儿呢?


首先,我会把这段里头的日本人设定为两个,一个护兵,一个佐官(小米的胃口够大的,上来就要干一个佐官)。这样小米的难度可能小一点。当然,也可以门外再放一个哨兵。这不要紧,因为表面上是一对三,实际上局部总是一对一,只要小米能有干掉一个的能力,就行。


哦,我已经认为门外放一个望风的是个好主意了。


好了,现在小米可以动手了。他毕竟是个没打过仗的人,面对鬼子杀人并要强暴高玲的场面(对了,且让他只看到里面鬼子护兵要强暴高玲 -- 为什么不见鬼子佐官呢?不为什么,只因为让他看见两个鬼子,恐怕小米没有一对二的勇气),他可能的反应是 -- 心中愤怒要拼的同时,脚却不自觉地往外走。


和平时代的人忽然进入这样一个血火世界,心理和生理会不配合的。这是人对于危险的自然反应。


这样,当他自己快要走出危险的时候,可能是女孩子的一声尖叫,可能是鬼子护兵的一声大笑,让他清醒过来,“拼”的念头会重占上风,并让他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 -- 因为位置上远离了一点恐怖的实体,这种清醒和恢复是符合逻辑的。


不过,以小米的状态,如果他只是去“拼”,那基本后面就没什么戏了 -- 南京城里当时因为血勇准备“拼”的并不少,大部分被日军所杀,并没有形成什么威胁。拼命与对历史的了解无关,小米后面有很多戏,他必须具有与别人不同的气质,才有可能在一次近身肉搏中生存下来,并发展自己。


好吧,我们把他的优点设置为在紧张中仍然不乏冷静。


好了,要回去拼了的小米,会怎样做呢?


我想他已经快要逃离现场了,他能看到的,应该是门外望风的鬼子哨兵。


那么这时候他会怎样想呢?


第一,哎呀,这里还有一个。。。


第二。。。


好了,现在我们让那个鬼子哨兵作点儿诱惑小米的事情 -- 管家婆不是被日军枪杀了吗?她应该是死在院门口,那么,我们让这个鬼子去翻管家婆的腰包好了 -- 从现存的南京大屠杀史料来看,日军除了杀人,当时抢掠非常严重,却往往被忽略。


这样,他就把三八式步枪靠在墙上了,而房里传来鬼子护兵调笑高玲的声音又让他分心,这就给了小米杀鬼子哨兵的机会,也给了他条件。





好了,小米现在会发现,第一这鬼子原来并不是穷凶极恶,他放下枪,至少比自己矮两个头呢!(二战日本兵平均比中国兵矮10公分,从现代穿过去的小米比他高两头一点儿都不稀奇)。第二,这鬼子低头弯腰的翻东西,完全没有防备,这样近的距离,一块板砖砸不死他,俺。。。俺的姓可以倒着写了!

于是,在激愤和恐惧之间的小米,忽然觉得不干一下太TMD不是男人,万一。。。死就死了吧,大不了老子穿回去。


我想,可以让小米暗暗地赌个誓,如果自己能够杀掉这个鬼子,那老天让我穿回南京,就是一种使命,如果杀不掉,那就是老天拿我开玩笑而已,自己逃命吧。

小米的逻辑已经不太正常,杀不掉鬼子,他还能跑么?


这时候,斧子就可以出现了。

现在,小米可以悄悄逼近过去,用那把斧子突然袭击仍然沉浸在一边搜钱,一边听屋里动静的鬼子 -- 如果这鬼子不是如此状态,大概小米依然没机会干掉他。


小米一斧就干掉那个日本兵 -- 由于是从后面砍,小米的斧子有意无意之间直接打在鬼子后脑下部,把延髓都打断了,这种情况下,按照医学分析,那鬼子应该一挺就死,面目狰狞但连声儿都发不出来。 -- 对了,让他倒进门道里面,否则会被经过的日本兵看见的。


延髓位置,切断它可以破坏所有运动机能,是徒手战杀敌的重要攻击部位


小米幸运,也正是这第一次顺利杀人,让他信心大涨,喷溅的鲜血激发了他心底的血性 -- 这是对杀性真正的激发,而不是刚才那种感性的冲动。


这回,不让他去杀鬼子救高玲都不可能了!


下面怎么杀?


如果有时间,小米可能会把鬼子哨兵的子弹,手榴弹什么的拿过来,但这时候,让小米刚刚拿过那支三八枪的时候,高玲就高喊救命吧,别给小米那么多准备的功夫。


现在,听到救命,长长的三八枪给了小米勇气 -- 男人手里有了枪,胆气自然不一样。


他恐怕一个箭步,举着枪就冲进去了 -- 小米不是军人,你要让他举着一个斧子冲进去跟鬼子拼,恐怕还有点儿犹豫,可举着大枪,那优越感足以让他跟那赤手空拳的鬼子护兵肉搏!


这个时候鬼子护兵对高玲仍然只能停留在调戏的阶段 -- 原因也是合理的 -- 他没法现在强暴高玲。日军强调官阶区别,这鬼子护兵面对高玲自己是不能先下手的,他必须等那个佐官先来,那个佐官呢?不要紧,让我们慢慢来讲。


小米毕竟还没有战斗经验,他虽然够冷静,但还没有经验,所以不懂得观察房子里面到底有几个鬼子。


但是他杀敌的勇气应该没问题,手也不会抖,一枪,就刺在措手不及的鬼子护兵后心上,这个时候,你让那鬼子护兵蹦也可以,叫也可以,作什么稀奇古怪的把戏也可以,但是,小米的枪肯定脱手了。


因为,刺刀扎进鬼子护兵后心,可能还刺到骨头上,会卡住在敌人身体里。老兵一拧枪,就把刺刀拔出来,新兵没经验,往往就被对手把枪或刺刀带走了。


小米连新兵都不算,自然不会拧枪,第一次白刃战,扎上人会手软,被鬼子护兵垂死挣扎把枪带走不算希奇,但那鬼子护兵肯定坚持不住(废话,谁后心插一把刺刀能坚持住那是电影),会一头攮倒抽搐。


总算松了口气的小米茫然望向高玲,却看到这女孩子不是感激,不是激动,也不是歇斯底里,在她眼睛里,只有无限的恐怖 -- 小米明白了,在她的瞳仁里,对面,小米背后,门后面有一张床,正有一个鬼子一边提裤子一边慌里慌张地从床上丢的装备里掏枪。


这就是那个要第一个强暴高玲的日本佐官了。佐官么,会有些地位。即便想干那种事儿,会想找个舒舒服服的地方。进屋后,这佐官就看见了后面这张床,他一面让护兵控制住高玲,一面慢条斯理地脱衣服,不料眼看全脱完了,却冲进来一个小米,一刀把护兵干翻,让他大吃一惊。



、大吃一惊的情况下,职业军人的反应也远快于小米这个菜鸟。刚杀了两个鬼子的小米,不要让他去扑上去和鬼子夺枪,他还没这个反应,现在也会手软 -- 他只能目瞪口呆地转过身来,如同做梦一样看着那鬼子虽然磕磕碰碰但依然职业地拔出了一支南部14年式手枪,在仅仅三米远的地方,对准小米的胸膛扣动了扳机。。。

[

且写到这儿吧,小米怎能脱险,我的答案其实已经在这里了,而他杀那个日本佐官,就用您原来写的方法吧。那鬼子两条腿绊在裤腿里,就算练过也没小米灵活的。

幸运,但合理。


这一仗以后,小米就可以脱胎换骨了,无论精神上还是经验上。后面,再有什么情节,就无需如此菜鸟,直接按老兵的水平上。。。

一时技痒涂鸦,改造您的情节,望小米别怪罪阿,要是不妥,俺就删除算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