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正文 第六章,好人、坏人?

西西河小米 收藏 13 3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URL] 听着外面的女人那如同划破水晶一样的尖叫,米强感觉窝火,穿越以前米强常常痛恨南京大屠杀时,中国人的懦弱。但是现在自己穿越了,手里拿着精美的多功能瑞士军刀,却感到自己的胆怯。 手里没家伙,胆气不壮。这瑞士军刀,说是军刀其实也就一水果刀。思前想后,一咬牙:“靠 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听着外面的女人那如同划破水晶一样的尖叫,米强感觉窝火,穿越以前米强常常痛恨南京大屠杀时,中国人的懦弱。但是现在自己穿越了,手里拿着精美的多功能瑞士军刀,却感到自己的胆怯。


手里没家伙,胆气不壮。这瑞士军刀,说是军刀其实也就一水果刀。思前想后,一咬牙:“靠 人生自古谁无死,乱世人命不如狗。老子不能白穿越一回。”小心移开头顶的木板,从煤堆里面爬出来。


米强踮起脚尖走路,毕竟面对是全盛时期的日本军队,而且一对多,看着手里不足十厘米长寒光闪闪的小刀,想想对方的三八大盖,佐官刀,米强的心在慢慢下沉。


走到墙角,米强踮起脚,慢慢抬起头,观察对面的情况,四个穿着黄色军装如电影上的日本鬼子站在院子里面,旁边一摊血渍,一位老年妇女躺在血泊里面,微微的白发在寒风中颤动。


三个日本兵发出得意的笑声,一个挎着佐官刀的军官像戏弄老鼠的猫,在推搡刚才对米强横眉冷对的女学生。


米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感觉自己的手再不规则的抖动,牙齿也在上下哆嗦。终于看见活的日本鬼子了,看见日本鬼子的暴行了,自己该如何办。


米强的眼睛在四处搜寻称手的家伙,几块砖头落入米强的视线,米强摇摇头否定掉了,丫的现在不是打架,而是要杀人,这些砖头也不是红砖而是青砖,明显质量偏大。


眼睛扫过煤堆,米强眼睛一亮,一把小斧子被米强锁定,这家伙称手,米强捡起斧子,有刃的一面已经锈蚀了,但是米强不在意,米强需要的钝头,在大学的米强知道当年大学有一冷血杀手用的就是小榔头,这家伙一下去,不死也丧失能力。


权衡了双方的实力,米强把瑞士军刀咬在口里面。拿起小斧子,悄悄爬上墙头,因为米强知道这时的日本军人训练有素,长期缠斗,自己胜算不大,必须发动突然袭击。而且防止自己下不了狠手,米强在心理默默回忆了一遍后世看到的日本侵华恶行,一幅幅日本人,虐杀中国人的图片在脑里回放,自己听者旁边少女的呼救,米强感觉自己血脉喷张,眼睛有些充血。调整好心态才从墙上跳下去,脚尖先着地,像豹子一样压低自己的身体缓步潜行。


几个日本兵也许是太顺利了,或者是沉静在自己野兽的欲望当中,没有发现从身后悄悄逼近的米强。一个家伙手里平端着三八大盖,站在最后身体敦实的像炮弹一样。正嘻嘻哈哈的看着无助的女学生,米强摸到身后,右手抡起斧头,对准后脑勺,就是一下,对方马上就止住笑声,身子变软,米强左手扶住他的肩膀,慢慢放下他。


这时前面两个日本兵并排站着,米强一不做二不休,对着左边的家伙后脑勺又是狠狠一下。但是这下太狠了,左手没有扶助对方。右边并排的日本兵,发现了不对。马上向左边扭过头,看见了米强,只听见咔嚓一声三八大盖上膛了,但是不到一米的距离米强没有给他开枪和拼刺的机会。


猛地扑过去,斧子的钝头狠狠砸在他鼻子上,于是变成满脸桃花开,脸被砸进去一块。不过前面裤子褪到一半的日本佐官,已经警醒,不但回过头,而且站起来了。


这位佐官,发现他身后的三个大日本皇军已经横尸于身后,一位看起来穿着斯文的支那人,嘴里衔着小刀,右手提着斧头,一双血红的眼睛冷冷的盯自己。


刚开始的震惊,瞬间消退,愤怒的他,觉得这个支那人必须死。只见这名支那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还在缓步向自己靠近。长久的训练,条件反射的去拔腰间的佐官刀。手刚放到刀把上,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把斧子带着寒风迎面飞过来。他下意识往右一闪,斧子没有砸在脸上,但是砸在左肩上。自己手上的动作随之一慢。


对面的支那人已经一个健步冲了上来,把他撞倒,双手抱住他的头使劲往身下的水泥台阶上撞。渐渐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回想自己从日本进入中国以来,中国的平民没有这么温顺的如绵羊一般,死在自己屠刀下的人,没有这么暴力和野蛮。


而这时的米强,也已经紧张快虚脱了,当看到对方的开始拔刀的时候,练过具合道米强知道,对方的刀一拔出来,自己绝对死定了。一寸断、一寸险,自己只能发动近身的突然袭击,必须一招解决对方,如果对方换过劲来,自己和长期训练,杀过人见过血的日本军人格斗胜算为零。而且不提人家掏出手枪,一枪就会把你撂倒。所以米强一直告诫自己自己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亡,一旦出手,必须全力以赴,不留后手。


当看见对方手一动,下意识马上对着对方的脸掷出斧头,而且为了让对方的军刀发挥不出作用,马上扑上去撞倒对方。自己按照习惯是一手扼住对方咽喉,一手抓住对方头发,使劲往地下撞。手一摸,发现对方剪的是短发,手抓不住。马上用两手抱住对方的头全力以赴往地下的水泥台阶上撞。


水泥台阶上,一位衣冠不整地少女,在哭泣,黑布的裙子已经撕烂,穿着白袜的黑皮鞋旁边。一位男子使劲抱住一位日本佐官的光头,把后脑勺往水泥台阶的棱上撞,咚、咚、咚的声音伴随着少女无助的抽泣声。


看到对方翻了白眼,而且台阶上粘着血迹,白花花的脑浆已经流出了,米强才敢停手。一停手才发现,自己的肋下一阵剧疼,原来日本军官临死前,用军刀的铝制把手,狠狠撞击自己的肋下。刚才发狠,感觉不到,现在那一口气一停,自己疼得已经喘不过气来。


看着还沉浸在悲痛当中不断哭泣的小女,米强取下嘴里的瑞士军刀说:“大小姐,别哭了,欺负你的人都死了。”


刚才冷艳的少女带着哭腔说:“嗯、呜呜呜。”继续哭。


浑身瘫软的米强坐在台阶上说:“你贵姓,如何称呼,对了你确定现在真的是1937年南京吗?”

女孩哭得梨花带雨说:“我姓高,你叫我高玲就好了,今年是民国26年,12月31日。你怎么连这都忘了。”

米强狠狠吸了一口凉气说:“考 我考它姥姥,这回爽过头了。”

高玲睁开眼睛的,才发现,院子里面横七竖八的尸体,又是一声啊的一声,说:“你杀人了,你杀了他们。”赶紧一边向后退,一边整理衣服说:“你别过来,你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别过来。”米强忍着疼痛说:“高小姐,我真的像坏人吗?”说完这句话,自己心里一愣,自己真是好人吗?自己刚才杀了三个人。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