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在解放西藏百万农奴中的历史功绩

最近,西藏人民乃至全国人民都在欢庆3月28日这个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召开纪念会、办展览、宣传报导,这都是很好的。但在这些活动中很少谈到毛主席在解放西藏百万农奴中的重要功绩,却是一个缺憾。为了弥补这个缺憾,特从《毛泽东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出版)、《毛泽东文集》(人民出版社1999年出版)和《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出版)等书中,摘录了有关的资料,对毛主席在解放西藏百万农奴中所作的巨大贡献作一概述。从这些历史事实中可以看出,毛主席十分重视和关注西藏问题,他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一起,充分考虑到西藏的特殊条件,并估计到各种可能性,在平叛前、平叛中、平叛后,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及时作出重大的决策,既坚持了民主改革的正确方针,又运用了灵活的斗争策略,写下了新中国发展史上光辉的一页。


一、平叛前:既对西藏上层人士耐心等待和引导,又对可能发生的叛乱做好充分准备


自从一九五一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中央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一直对西藏工作采取“极端谨慎、稳步前进”的方针,以对西藏上层的统战为主开展工作。但从《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实行时起,西藏就有那么一股反动势力,不断地挑起事端,同中央人民政府和驻藏部队进行较量。


一九五六年,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西藏地区搞不搞民主改革,这个问题曾经在西藏上层人士中引起不安。针对这种情况,十二月十六日,毛主席在修改中央给西藏工委的复电中明确作出“六年内不改革”的决策。他在这份复电中加写了如下的话:“改革一定要得到达赖、班禅和僧侣领导人的同意,要各方条件成熟,方能实行。现在无论上层和人民条件都不成熟,所以目前几年都不能实行改革。”与此同时毛主席还估计到另一种可能:“如果受外国指挥的反革命分子不通过协商而一定要通过反叛和战争破坏十七条协议,把西藏情况打烂,那就有可能激起劳动人民起来推翻封建制度,建立人民民主的西藏。”毛主席把这个复电加发给正在印度访问的周恩来。十二月三十日,周恩来把这个决策向正在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两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的达赖喇嘛作了传达。


然而,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把中央人民政府宽大、等待、忍耐的态度视为软弱可欺,在国外势力的支持下,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于不顾,逐步走上分裂祖国的危险道路,企图在西藏永远保持封建农奴制度。


一九五七年五月,川、甘、青三省藏族地区的分裂分子在拉萨成立了名为“曲细岗珠”的叛乱组织(“曲细岗珠”,汉语译为“四水六岗”,指包括西藏、四川、青海等省区在内的全部藏族聚居区)。


毛主席对西藏地区可能发生叛乱有所警觉。一九五八年六月,青海地区发生了叛乱。这次叛乱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阴谋分裂祖国的活动紧密相联。二十四日,毛主席在转发青海省委关于平叛问题报告的批语中提出:“西藏要准备对付那里的可能的全局叛乱。乱子越大越好。只要西藏反对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一九五八年底,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支持的武装叛乱,已经在山南地区开始发动。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毛主席在审阅中央关于动员两千青壮年人入藏屯垦生产的指示稿时,加写了如下的话:“在西藏地区,现在及今后几年内,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后,总要来一次总决战,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还说:“西藏统治者原有兵力很弱,现在他们有了一支斗志较强的万人叛乱武装,这是我们的严重敌人。”他强调:“(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这两件事,都要在我军同叛乱武装的斗争中予以完成。”这个指示在一月二十四日发出,是西藏发生武装叛乱前夕的一个重要指示。


二、平叛中:坚决果断地镇压武装叛乱,同时灵活地运用斗争策略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认为时机成熟,在外国势力支持下,公然发动了以拉萨为中心的武装叛乱。这一天,达赖喇嘛原定要到西藏军区机关驻地观看军区文工团演出。西藏上层反动集团乘机煽动僧众赶往达赖喇嘛的驻地罗布林卡,阻拦达赖喇嘛如约前往。叛乱分子打伤了西藏军区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杀害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官员堪穷·索朗降错,还拖尸示众。他们高呼“西藏独立万岁”等口号,还在罗布林卡集会,宣称“同中央决裂,为争取西藏独立而干到底。”他们纠集叛乱武装七千多人,在药王山、罗布林卡、布达拉宫等地构筑工事,包围了西藏军区司令部和中央人民政府驻藏代表机关。


西藏武装叛乱一发生,中央就给予明确指示。三月十一日,中共中央致电西藏工委:“我们的方针是:让他们更加嚣张,更加暴露,我们平叛的理由就更为充分。”同日,总参谋部给西藏军区的指示电也提出:“在敌人向我进攻之前,应严守自卫立场 ,不先打第一枪,以争取政治主动”。三月十二日,正在武昌的毛主席致电中央说:“照此形势发展下去,西藏问题有被迫早日解决的可能”。同时指示西藏工委:“目前策略,应是军事上采守势,政治上采攻势。目的是分化上层,争取尽可能多的人站在我们一边,包括一部分活佛、喇嘛在内 ,使他们两派决裂;教育下层,准备群众条件。”还说:西藏工委争取在拉萨打一大仗更为有利。“如果达赖及其一群逃走,我军一概不要阻拦,无论去山南、去印度,让他们去。”同时提出两种处置办法:


“(一)宣布为叛国者,以后只有在他悔过认罪之后,才可以回来;(二)宣布为被人挟持者,仍然希望他设法脱离叛众,早日回来,罗布林卡位置及人大位置,仍给他留着。”


根据毛主席和中共中央指示的精神,驻藏部队十分克制,采取了后发制人的方针。三月十五日,西藏军区政治委员谭冠三第三次致信达赖喇嘛,仍然规劝他“改变错误态度,立即负起责任,平息叛乱,严惩叛乱分子”。十五日下午,毛主席致电中央,说这封复信“很好,政治上使我处于主动”。同时指出:“要准备一封信历述几年以来中央对诸大事件宽大、忍耐的目的,无非等待叛国分子、分裂分子悔悟回头,希望达赖本着十七条及历次诺言,与中央同心,平息叛乱,杜绝分裂分子,归于全民族团结,则西藏便有光明前途,否则将贻害西藏人民,终遭人民弃绝。”


然而,西藏叛乱分子已经听不进任何劝告。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把驻藏部队的忍耐看作是胆小害怕。三月十七日,达赖喇嘛暗自离开拉萨逃亡印度,叛乱分子更加有恃无恐,一直发展到三月二十日凌晨向驻藏部队和中央人民政府驻藏代表机关发起武装进攻。


情况万分紧急,如再不采取果断措施,后果难以想像。西藏军区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不待增援,立即组织拉萨市内现有兵力进行反击。上午十时,人民解放军打响了平息叛乱的枪声。一举攻下药王山,控制了市内制高点,随即又攻占罗布林卡。二十一日清晨对叛乱武装形成合围。二十二日拂晓,大昭寺和布达拉宫的叛乱武装缴械投降。拉萨市的武装叛乱基本平息。


三月二十日,中共中央电示西藏工委:“噶厦集团公开叛乱,达赖逃跑,叛乱武装攻击我军据点,西藏政治局势完全明朗,这是极好的事。但是对于达赖逃跑,暂不对外宣布,暂时不把达赖放在叛国头子之内,只宣传叛国头子挟持达赖。”二十二日,又发出《关于在西藏平息叛乱中实行改革的若干政策问题(草案)》,提出一边平息叛乱,一边放手发动群众,实行民主改革。叛乱地区先改,未叛乱地区暂时缓改。


三月二十八日,国务院发布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解散藏军,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任命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代理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这样安排,实际上给达赖喇嘛留了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


三月二十九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致电周恩来总理并转毛泽东主席,代表西藏广大僧俗人民坚决拥护国务院的命令,接受国务院的任命,担任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代理主任委员。毛主席看到这封电报,当即请邓小平告胡乔木即予发表。


山南是这次叛乱的大本营。西藏军区在平定了拉萨之后,迅即调兵进军山南,很快控制了整个山南地区。这时,达赖喇嘛已于四月十八日到达印度的提斯普尔,发表了背叛祖国的“达赖喇嘛声明”。


五月二十二日起,平叛部队挥师向藏北青藏公路以西地区挺进。九月中旬基本歼灭了青藏、川藏公路两侧的叛乱武装,后方补给线的安全有了保障。


四月十五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讲话,专门谈了西藏平叛问题。在谈到对达赖喇嘛的政策时说:“中国G·C·D并没有关死门,说达赖是被挟持走的,又发表了他的三封信。这次人民代表大会,周总理的报告里头要讲这件事。我们希望达赖回来,还建议这次选举不仅选班禅,而且要选达赖。他是个年轻人,现在还只有二十五岁。假如他活到八十五岁,从现在算起还有六十年,那个时候二十一世纪了,世界会怎么样呀?要变的。那个时候,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五十九年不回来,第六十年他有可能回来。那时候世界都变了。这里是他的父母之邦,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到外国,仰人鼻息,几根枪都缴了。我们采取这个态度比较主动,不做绝了。”还说:“他如果是想回来,明天回来都可以,但是他得进行改革,得平息叛乱,就是要完全站在我们这方面来。看来,他事实上一下子也很难。”


连日来,西方国家和印度等国对中国平息西藏叛乱进行指责。毛主席密切关注这些动态,他要《人民日报》有选择地刊登一部分内容。四月二十五日,给胡乔木、吴冷西、彭真写了一个批语,对有关平息西藏叛乱的宣传工作,提出重要的指导方针和策略原则。隔了几天,毛主席为新华社起草电讯稿《西藏人民群众拥护人民解放军平叛,亲如家人》,用事实驳斥了境外一些人散布的谣言和无理指责。


三、平叛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实行民主改革,发展西藏的人口、文化、经济和政治


一九五九年四月九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阿沛·阿旺晋美和詹东·计晋美前往北京,出席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五月七日,毛主席高兴地会见了他们。毛主席关切地向他们询问对民主改革的看法。班禅表示:西藏要改革是肯定的,不实行改革,西藏无法发展。我希望快点实行改革。毛主席说:“你们站在爱国、进步方面,是左派,不要怕丧失你们的庄园以后没有饭吃。对左派和中间派,要采取赎买的政策,保证改革以后生活水平不会降低。对你们要同对上海、北京、天津、武汉、广州、西安、兰州、成都等全国所有大城市的资本家一样,同对荣毅仁一样。”


毛主席说:“现在,你们都是国家干部、人民代表,还分别是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政协常委。在西藏你们还有职务和工作。只要同西藏人民合作,讲民主,一定有你们的政治地位,生活上不降低,同过去一样,这一点由中央来保证。过去同薪巴(农民)关系不好的,要改好一点。像刘文辉,工人、农民就不斗他了。这是第一步,走民主的道路。第二步是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汉族地区和内蒙古、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都走了这两步。你们那里先走民主的道路,打完仗以后,就搞和平改革。”


谈到宗教政策,毛主席说:“关于宗教,我们的政策很明白,就是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看来,宗教寺庙也需要进行改革。寺庙中有些人参加了叛乱,同叛乱分子合作,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地都有这样的情况。”


西藏是中国大家庭的一部分。毛主席对西藏寄于深切的厚望。他说:“西藏要发展,人口、文化、经济和政治都要发展。”“藏族人民是聪明、勤劳的。社会制度进行改革之后,西藏可能很快发展。你们的事业是有希望、有前途的。跑到印度去的人,是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


这次会议后不久,西藏平叛取得了全面胜利,民主改革普遍实行,百万农奴翻身解放,获得了人权和自由,获得了土地,为以后的发展开辟了宽广的道路。


在50年后的今天,西藏的发展已经取得了重大成就,达赖集团流亡国外陷入穷途末路。我们重温当年毛主席的这些重要指示和讲话,感到多么亲切并倍受鼓舞啊!


胡先生总书记曾指出:“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我们始终都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然而,近年来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猖狂地攻击毛主席,否定毛泽东思想,大搞“非毛化”,其实质是要否定新中国,否定社会主义。我们一定要积极地如实地宣传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丰功伟绩,坚决反击“非毛化”的猖狂进攻,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奋勇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