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耳边仍残留着媒体对日全食极尽慷慨而又煽情的赞叹声,但是日全食热终将退去。此时,有必要检讨一下这股倏忽而至的热潮高烧退后会给我们留下些什么?


整体而言,在本次日全食到来前后,表现最为活跃的是政府,正是它们的积极表现,使一场本来仅具有科研兼科普价值的天文观赏活动,变成了由政府主导的公共事件,政府在日全食到来之前充分采取各种应对措施,诸如对交通设施如城市路灯等的检查,对工程建设工地的安全提示,对人流密集地区的治安预案安排等等,都凸显出经过了无数突发公共事件洗礼的政府,角色感越来越强,责任心越来重。


不过因为科普氛围的稀缺,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日全食热表现出强烈的商业气息。据报道,因为此前认为日全食最佳观测地在长三角地带,热点区域酒店早已预订一空,部分景点也早已展开各种攻势招揽游客。生产观测镜的厂家也赚了个够。还有情侣购买了成都-上海的航班机票,全程追逐日全食……持续数日的日全食热似乎在民间形成了一次全民科普运动。不过纠缠在其间的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让人怀疑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由纯粹的科学精神在推动。在我们的商人考虑如何从日全食中获益之时,近邻韩国的天文研究院却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免费发放可以安全观测日食的太阳眼镜的活动。


那么,谁是这场日全食热潮的真正推手呢?是媒体!最近一段时间,有关日全食的新闻报道在各类媒体上占据了很大篇幅,随着日全食如约而至,相关报道的热度也达到了最高点,其中电视媒体更是出尽风头,多城市观测、全程直播、专家点评,弥补了那些限于气象原因无缘一睹日全食风采的天文爱好者的些许遗憾。媒体设置议题能力、左右公众兴趣取向的能力展露无遗。但遗憾的是,一些媒体无意扮演科普推动者的角色,对于它们来说,一次地域跨度大、多城市观测的直播节目,仅仅是一期“节目”而已,节目结束后,它们又将追随新的热点而去,重新在公众中燃起新的兴趣。


中国是无可争议的太空强国,其民间群众基础越庞大,也越预示着其发展后劲的强大。基于这一国情,中国的天文爱好者就应该有更高的要求,就不能仅仅停留在观赏层面,满足于对造物主之神奇的讴歌和赞叹上,而应该把关注点拓展到观赏前及观赏后。这其实是对民间的各类天文爱好者组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就在前两天,大洋彼岸的美国人刚刚欢庆了属于自己也应该属于全人类的“登月40周年”的庆祝活动。其实,从阿姆斯特朗在月球迈出历史性的第一步的那一刻开始,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就进入了新的竞争阶段。征服太空的号角声仍在耳边萦绕,每一次看似平常无奇的天文观赏活动,都在培养一代人的太空梦想。倘能如此,这才是日全食热给中国留下的最好遗产。


此番日全食被称为“500年一遇”,那么,至少从理论上说,500年前,我们的祖先曾跟我们看到过同样的天文奇观,三个主角太阳、地球、月亮一个也没有变,变换的只是我们这些宇宙间的匆匆过客。时代的进步往往就在大自然的不断“同义反复”中得到惊人的印证,同样的日全食被人类以不同的方式尊崇、追捧、研究。应在不断的祛魅中调整我们与大自然的关系,弘扬中国人探索神奇太空的科学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