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越南战争中法国人的卑鄙举动

xiaoyaoyou9958 收藏 5 3930
导读:法国人被越南人深恶痛绝,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法国人从来没有把越南人看 作是与他们自己一样的人类。这一点表现的最为典型的就是1937年在河内举行由法国总 督戴萨尔主持的“研究工人计日工资专题会议”的“标准化分配额”。会议认为:“一 般安南工人每日生活费只需二十五分,其中,大米八分、盐四分、蔬菜四分、房租三分、 药费三分、衣服六分、纳税一分。”从这里,不难看出法国人对越南人所持的态度。   北圻棉纱公司经理杜布列说:“要挑选一百条狗是不容易的。至于苦力,我只要伸 出一根手指头,就立刻有成千个跟你们同种的苦力代替

法国人被越南人深恶痛绝,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法国人从来没有把越南人看 作是与他们自己一样的人类。这一点表现的最为典型的就是1937年在河内举行由法国总 督戴萨尔主持的“研究工人计日工资专题会议”的“标准化分配额”。会议认为:“一 般安南工人每日生活费只需二十五分,其中,大米八分、盐四分、蔬菜四分、房租三分、 药费三分、衣服六分、纳税一分。”从这里,不难看出法国人对越南人所持的态度。

北圻棉纱公司经理杜布列说:“要挑选一百条狗是不容易的。至于苦力,我只要伸 出一根手指头,就立刻有成千个跟你们同种的苦力代替你们。”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 法国人对越南妇女不仅从经济上表现出来,而更多的是表现在对他们精神和肉体的欺凌 方面。北越领袖胡志明写到:“无论在什么地方,妇女们都不能免受侵略者的暴虐行为: 在街上、在家里、在集市上或农村里,她们到处都碰到统治老爷、军官、军警、海关人 员和车站职员们的残暴行为。”

我有幸在布鲁科利图书馆看到一本H·L·詹姆斯著的《在安南国土上》一书,从而 有可能对法国人在这块土地上的行径与美国人后来支持的那个政府作一番比较,因为詹 姆斯在他的书中较为详细地记述了当时法国人在越南的一些情况。

南定纺织厂

南定纺织厂是北圻(北越)最大的纺织厂之一,建于1900年,那里正式的工作时间 是每天十五小时。由于过长的劳动时间和连续的劳动强度,女工们疲惫不堪,经常发生 被机器碾过致死或者轧断手臂的事故。在法国人看来,那些女工根本不需要什么劳动保 护和福利享受。她们在忍受所有的苦难中,最难以忍受的是女性特殊的苦难:处罚、殴 打、调戏和奸污。每当听到法国工头特利肃先生的名字,她们就会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1931年,新闻记者罗布报导过特利肃先生的暴戾行径。

“南定纺织厂大约一千名女工中,有个名叫贝氏娃的十七岁的女工,她每天工作十 个小时。一天,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厂方丢失了一个纱团,约五、六百克,偷者是 十五岁的女工海。

“为了不受处罚,女工们都提前十五分钟来到厂里。这是避免因迟到一分钟而被扣 掉二、三分钱的最好的办法。人们看见海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绑在柱子上了,谁也不 敢问,因为怕被怀疑是海的同伙。

“突然,特利肃先生来了,人们四散跑开。为什么要跑呢?谁也没有说什么,也没 有犯什么错误,只是怕工头怀疑自己同情海。跑得最快的是贝氏娃。工头看见了,大声 喝道:”小丫头,来!‘“贝氏娃蹲下,瘦棱棱的双手捂住脸,身材高大的特利肃先生走过来,用鞋尖猛踢 贝氏娃的肚子。小姑娘倒在地上抽搐,不能动弹了。当特利肃先生发现她不省人事的时 候,才叫来一辆人力车,问明贝氏娃的地址,让人把她拉走了… ”

2.锡普矿区

锡普矿区的女工在1941年以后,一直占矿工总人数的百分之三十五以上。这些女人 身穿草衣,口里嚼着血红的槟榔,弯腰曲背地推着小车,脸上沾满了漆黑的煤灰。她们 所谓的衣服,只是一件类似的裙子的、长及膝盖的草围,内身则赤裸着。一些年轻的妇 女要等很长时间,才能穿上一条类似三角裤的粗布丁字带。女矿工要洗澡,则需等一个 晴天,躲在偏僻的溪间里脱下衣服洗晒,这期间她们只能泡在水里等衣服晾干。

尽管把她们视为猴子一样的奴隶,那些远离故土的法国人还是清楚地意识到她们同 时还是女人,而对于在他们心目中作为猴子和女人的混合动物,他们表现出了极其野蛮 原始的性情。

锡普矿区第一经理比勒选出十几个在女工中较为标致的姑娘,让她们冲洗干净,然 后每天轮流为他们拔腋毛和胡须,并做一些杂务。当然,这些女工除了做上述的事情以 外,最重要的是充当比勒发泄兽欲的工具,而这种发泄并不是有着人类情爱的成份,恰 恰相反,他身上只存在种本能的欲望和抚摸一只动物所具有的感觉。

在翁门选煤车间,工长利比索命令工人在车间内修筑了一个地下室,四壁围以木板, 地上铺席子,每当他要发泄兽欲的时候,便从女工中任意挑选一名带到这个地下室去强 奸,而反抗者会遭到毒打以至解雇——因为他知道这两种惩罚都是那些女工所惧怕的。 有一次,他遇到了一名强烈反抗的、倔强的姑娘。在他的命令下,四个男矿工把她强行 抬入地下室,并按住她的手脚使利比索发泄兽欲。之后,利比索先捆起那个女工的四肢, 然后用粗绳勒在她的身上。第二天的下午,工人们打开了地下室的门,发现那个女工已 经窒息而死。但是,工人们又能够怎么样呢?他们低着头,脸色阴沉地把那个女工的尸 体抬了出去,车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煤矿的看守都是从法国殖民地来的黑人雇佣兵,尽管他们自己被矿主所歧视,但他 们对于越南的女人却表现出极为强烈的优越感。这些黑人雇佣兵常常利用女工们下班回 家或者在溪间洗澡的时候把她们捉住强奸。一次在法籍警长奥菲的纵容下,十几名黑人 雇佣兵捉住了一个正在溪间洗澡的女工。他们在溪边把她轮奸之后,又用绳索反绑起她 的双手,牵着她赤身裸体地跑回矿井,然后继续折磨她;最后,他们把已经奄奄一息的 女工丢进一个小斗车滑入坑道。

那些黑人雇佣兵还在上班时间闯入厕所,在那里强奸女工。煤矿出入口的黑人看守, 几乎每天都要利用检查的机会在女工身上摸来摸去。这种日常惯例的侮辱,激起了煤矿 工人的抗议。他们要求:⒈使用女工头管理女工;⒉为女工另行设立厕所。这两件简单 的、无须争辩的要求,被矿主当即否决了。

比勒在离开越南的时候说:“我认为已经尽力为他们做了他们需要的一切

本文摘自<越战前后目击记>

主要是让读者知道,西方国际所谓的 自由 民主 都是虚假的谎言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