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监考大人的孩子太早怀疑人生

醉扶风去 收藏 0 17
导读: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在全区公检法系统竞职笔试中出了一个“奇招”,让当地18位少先队员来监考,结果这些孩子抓出了25个作弊者,作弊者的成绩将按照零分处理。有论者云:这是孩子具有理想主义的一面,而成年人是无法比拟的。   关于这点相信没人能反对,谁没有过理想主义的时候?记得我们从受到教育开始,就知道了最基本的对错:诚实是好的、说谎是坏的;见义勇为是好的、临危袖手是坏的;干净整齐像个人样是好的、坐在厕所里弄个行为艺术——这个说不上来好坏。总之,在孩子的世界里,有着成人希望他们知道的好坏标准。   但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在全区公检法系统竞职笔试中出了一个“奇招”,让当地18位少先队员来监考,结果这些孩子抓出了25个作弊者,作弊者的成绩将按照零分处理。有论者云:这是孩子具有理想主义的一面,而成年人是无法比拟的。


关于这点相信没人能反对,谁没有过理想主义的时候?记得我们从受到教育开始,就知道了最基本的对错:诚实是好的、说谎是坏的;见义勇为是好的、临危袖手是坏的;干净整齐像个人样是好的、坐在厕所里弄个行为艺术——这个说不上来好坏。总之,在孩子的世界里,有着成人希望他们知道的好坏标准。


但就像哲学中那些古怪的名词所说的,一件事有“应然”与“实然”两种状态。“应然”的意思是应该如此,“实然”的意思当然就是实际如何。结果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所受的教育大致都是精神分裂的套路,太小的时候明白了好坏标准,长大以后就很难说了;又或者我们从书本上知道了善恶的标准,在现实生活里往往就不能分辨了;从老师与家长那里知道了什么叫做高尚,在社会上也就混淆了。闹到最后,在四十岁的时候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不惑”与“难得糊涂”。


记得我小时候读过一个童话,有个世界是孩子在管理,而大人是被管理者,这个童话的意思大概也是取孩子的理想主义、正常的善恶观而为之,试图建造一个在想象中的理想社会。这当然是倒果为因的,因为大人在社会生活里是规则与善恶的制定者,如果一个成人社会不能有正确的价值观,一个孩子管理的社会也不会有任何的理想主义。


而这件事的另外一个隐喻更有意思。您看,这个考试是公检法系统的竞职笔试,这些部门是我们这里主管法律的三大部门。法律最讲究公正与规则,结果在内部晋升考试的时候需要孩子来监考,也居然就这么抓出25个作弊者。按说有资格参与竞职考试的人,多少也算是知道一些法律是什么的人物,而出现这种事情之后,我们这些旁观者就会开始怀疑人生,顺便怀疑一下掌管我们人生之一部分的司法机构了。


现在这些监考的孩子可能还不明白公检法机构在社会上所负责的到底是什么,可能也不明白他们的社会身份使得他们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得到社会的信任,但终究有一天,这些孩子会明白,他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在一个理想主义的想象中是多么荒诞,进而他们也会开始怀疑人生。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还有几个孩子端然坐在社会这个考场上,目不斜视地回答自己那些关于人生的问题。


所以,这件事从根本上说是悲哀之事,悲哀的不在于用孩子来维护公正,而是让这些孩子更早的看到了社会的不公正,以至于很可能更早地放弃理想主义。如果把这件事作为范例推广,倒可能更快地毁掉孩子。请这些公检法的人员还是该怎么抄就怎么抄吧,反正你们也是没有希望了,而这些孩子说不定还有。(五岳散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