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姑收养弃儿 如今已上大学

秋萍 收藏 2 1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年冬天,雪下得特别早。见到她时,她正缩在一个竹篮里,棉被上都是冰碴。”桐城市大关镇麻山村有座独山,半山腰上有座白云庵,释心愿12岁时来到这里,一呆就是28年。她说的那个“她”是释戒明,是17年前被捡上山的孩子,今年考上了安徽农业大学。


一只小竹篮


1992年,农历10月22日。这一天,天空飘起了大雪。释心愿来到桐城市区的如意庵,办好事后准备冒雪赶回白云庵。如意庵附近有个菜市场,释心愿路过这里时,发现有一大群人围作一团,像是在观看一件宝物一般,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禁不住好奇心驱使,释心愿也上前一看究竟。


“哪里是一个宝物?明明是一个普通的竹篮。 ”释心愿说。那不过是一只非常平凡甚至有些破旧的小竹篮,里面塞着一床旧棉被。因着急赶路,释心愿准备离开。这时,不知道是谁稍稍揭开了棉被的一角,释心愿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棉被下竟然藏着一个已冻得出不了声的娃娃!


释心愿凑上前,小心翼翼掀开包裹,看到一个长相可爱的孩子,身上裹着块毛巾,脸上的泪已结成冰,耳朵被冻得变了色,哭哑了的嗓子只能偶尔发出抽搐声,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儿在雪地里分外明亮,警觉地打量着周边的人。


这一刻,释心愿动了恻隐之心。


一个大胆决定


释心愿提起竹篮,拨开围观的人群,径直奔向医院。“这孩子冻了这些天,不知道还正不正常? ”医生听她说明了缘由,马上对女婴进行了检查。因受冻时间过长,加上长期没有喂食,这个女婴已经奄奄一息。医生给孩子吊上水后,释心愿就一直陪在床边。过了几天,孩子好转了!


孩子继续在医院休养,一直住了40天才算完全好。其间,除了照顾孩子,释心愿还悄悄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孩子带回庵里收养。经过到民政、宗教部门仔细咨询,释心愿如愿以偿。


孩子出院那天,释心愿又轻轻地把孩子放进了竹篮。此刻,娃娃会笑了,还天真地跟释心愿逗乐,两只手不停地挥舞。释心愿摸摸孩子的脸,微笑着用毛巾把竹篮盖好,走向独山上的白云庵。


尼姑庵里突然多了个孩子?这在当时,是令人极其震惊、甚至是不可想象的。当夜间女婴的啼哭声透过丛林传到山下的村里时,想必不少人都在暗暗嘀咕。不过,释心愿并没有在意。望着睡熟的孩子,她想给孩子取个名字:“希望她以后对任何事情都能看得开,看得透,一个明字就可以了。”从此,女婴有了自己的名字——释戒明。


当初,释心愿不过22岁。对于如何养育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可是毫无经验。无奈之下,释心愿只好求助于母亲,由母亲带到村里,一直养到了4岁。

一条泥泞路


4岁的小戒明活蹦乱跳,长得越来越好看,非常讨人喜欢。一天,释心愿的母亲带着小戒明来到了独山,对女儿说:“庵里的孩子必定要还给庵里的,让戒明以后就在庵里吧。 ”从此,小戒明便喊释心愿为“师公”,喊释心愿的徒弟释宗学叫“师父”,三个人在庵里开始了14年相依为命的生活。


也许是出生时受了风寒,释戒明从小就时不时地抽筋,严重时手脚都会变形,发病时十有八九都是在夜里。于是,当地人经常能看到释心愿师徒在夜里一人抱着孩子,一人打着手电筒,急匆匆地往山下卫生院跑的身影。等释戒明长大一点,释心愿还把她带到北京治疗,戒明的病情逐渐好转。


虽然找不到亲生父母,释戒明过的却是跟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小戒明100天时,释心愿还特地把她带到城里的照相馆,为她拍了百天照。每年农历10月22日这天,释心愿都会送她一样礼物。后来,小戒明上起了幼儿园。每天放学,其他的孩子由爸妈来接,小戒明则欢天喜地地冲进师公的怀抱。


独山跟村落并不相连,上山的路一逢大雨就被冲坏,戒明和师公只能呆在庵里,靠半山的井水和香客的贡品过一阵子。山上多雷雨,一闪电打雷,庵里就会断电。这时,她们就会各自捧一本书,坐在屋檐下朗读。有时候,戒明念的是英语,释心愿诵的是早晚经。



一颗倔强的心


白云庵虽说历史悠久,可是因为地方偏僻,香客并不多。释戒明除了每个月从民政部门领取的70元生活费外,生活相当拮据,学费大半是香客资助的,从小到大也没买过衣裳,穿的都是些旧衣物。


新来的香客初见戒明,都会好奇地问释心愿:“怎么会搞个孩子来? ”释戒明有时候自己就会抢着说:“捡来的呗! ”


知道释戒明的情况后,学校的老师对她非常照顾,有时候会喊她到自己家里吃饭。有一天,刚从老师家吃完饭出来的戒明遇到了同学,同学的一句无意的问话却刺激了戒明。 “你怎么没回去反而到老师家吃饭?庵里的孩子怎么能去别人家吃饭呢? ”戒明先愣了一下,然后低头默不作声地走开了……


一个公司的老板在来庵里进香时也认识了戒明,第二次还特地带来一台DV机。“他说要把戒明的情况拍了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帮助她。”释心愿说,当这个老板还在跟自己聊天时,戒明警觉地冲了进来,大喊“我不干,没钱大不了我去打工,不念书了”。


强烈的自尊心,让释戒明受不了别人的同情。她这个特别的名字背后,隐藏着一颗倔强的心。


一个明亮新世界


从小到大没上过补习班,从没请人辅导功课,释戒明的学习成绩却出奇的好。 3年前,释戒明考上当地最好的中学,释心愿为了照顾她,主动要求下山,和释戒明一起住在桐城市区一所已经关闭了的寺庙里。


寺庙的一间偏房,便是释戒明的“书房”。虽然高考已经结束,可是各种各样的参考书依然把一张破旧的桌子堆得满满当当。抽屉里,整齐地排放着释戒明的准考证、毕业证乃至上初中时进出学校的出入证。这一切,师公收拾得是那么有条不紊。


“本来戒明应该能考得更好,恰巧高考的时候我的徒弟生病了,因胆结石要开刀,她每天考完试还要到医院送饭,看着师父生病她也着急,没有发挥好。 ”释心愿说。今年高考,释戒明取得了557分的好成绩,目前已经被安徽农业大学录取。


“念好大学,毕业了找工作,可以让师公、师父过上好日子。 ”18岁的释戒明内心一片纯真。大学对于她来说,将是一个明亮新世界。 (记者朱艳琪)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